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

更新时间:2021-03-29 11:09:15

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 已完结

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

来源:微小宝 作者:慕雪流年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小心!”余情急忙出声,许南风已迅速一步调转车头方向,避开对面冲驰而来的车,一阵尖锐刺耳的刹车声拖着尾音绘绘响起。余情一直揪着安全带,导致身体没有保持到一个平衡而失去了保护,整个人向前一冲,头向前撞了一下。“啊!”她捂头叫的瞬间。“很疼?”许南风立刻伸手过来,想要看看她撞疼的地方,微微泛着红。“嘶……别碰!”余情疼的眼泪鼻子都快掉出来,本能的推开他抚过来的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撒娇女人最好命

许南风盯着她,她的意途他一眼便看穿,只是他不明白短短几小时的时间,她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

余情也毫不畏惧的回视着他的目光。

最终许南风脸上的温度有些回转,但也没有回答,松开余情回到办公桌边拿起外套彼在余情的身上。

这便是他的答案。

看见他的动作,不知为何,余情眼眶微微一热。

以前林一阳对她的关心也总是默默的,他的世界里只有她,可是此刻她才想起,五年后再回来的林一阳,对她再无这样的关心,而她竟然还沉浸在过去,对于他的改变丝毫不察。

以前她对他说,她冷,林一阳会立刻脱下外套给她彼上,而现在的林一阳只会叮嘱她回家多喝些热水。

呵,难怪多喝热水,会成为男女分手最多的原因。

难道许南风对她,是真的——

呵!

余情,不要再自作多情了,更何况此刻更不是想感情的时候,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理智终还是打败感性。

——

许南风带着余情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时,尤其身上还彼着许南风的外套,不仅让贺煊对余情另眼相看,其他的人更是在心底暗叹,这该不会就是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吧。

许南风从贺煊那儿拿了车钥匙,宣布下班,便带着余情离开。

路上,许南风开车,余情坐在车里一边把玩着安全带,一边转动着眼珠,观察着身旁表情淡漠,安静的男人,车外的绿光红灯迎着风从车窗映进来,他浓眉剑目在这样斑斓的夜色之中更显男色之美。

这样的男人有着雄厚的家族背景,却依旧独自创业,想必其中也定不是风平浪静的,他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余情先开口打破沉默,“你平常也都是自己开车吗?”

“不常开!”

“刚刚去的时候都是下班时间了,你还在开会,工作累吗?”

许南风闻言,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仿佛在说,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余情被他看的有些耳根发热,“我的意思是,你,是公司的老总,要懂得分配任务,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不然你请那么多的员工干什么?你自己要注意休息!”

她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辆车从前方的路口突然捌出来,在转弯时较急没有踩刹车,直接朝着他们这一方向冲了过来。

“小心!”

余情急忙出声,许南风已迅速一步调转车头方向,避开对面冲驰而来的车,一阵尖锐刺耳的刹车声拖着尾音绘绘响起。

余情一直揪着安全带,导致身体没有保持到一个平衡而失去了保护,整个人向前一冲,头向前撞了一下。

“啊!”她捂头叫的瞬间。

“很疼?”许南风立刻伸手过来,想要看看她撞疼的地方,微微泛着红。

“嘶……别碰!”余情疼的眼泪鼻子都快掉出来,本能的推开他抚过来的手。

许南风脸一沉并不是因为她推开他,而是他头上伤,抬手将她按靠住,严肃的将她的将转过来,看见她头上撞的红肿一片,疼的眼睛红通通还带着泪。

他眉头一皱,“除了疼,还有没有头晕之类的?”

余情见他担心,软下声音似娇似媚的说,“疼……”

这要是换在平时,别说只是撞了一下,就是把她的头撞偏,她都不带皱一下眉的,只是当她看到许南风眼底的着急时,所以故意的娇情一下喊疼。

撒娇女人最好命,这对许南风来说原来也管用?

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能够这样关心她的伤痛,真的很好。

“送你去医院!”许南风见她眼中有泪,推着她坐稳。

“我没事!”余情拦住他转方向盘的手。

许南风深墨的眸子瞪了她一眼,警告她别再动,车快速调转头直接去了附近最近的一家医院。

医生给余情额头上上了药,还确定保证她的伤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其他的并发症,更没有脑震荡,他才总算答应不让她住院,带着她回了家。

来到景园,余情还没来得及观察这里的景致,许南风牵着余情进屋坐下,冷着脸,“田嫂,把客房收拾一下,带着人下去休息。”

田嫂看了眼余情,嘴角微扬带着几分笑意,“是!”然后走到一边,对着另外两个佣人说了什么,然后几人一起离开,整个大厅一下子只剩下余情和许南风。

佣人离开的时候,许南风拿起手机走到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表情特别严肃。

余情吞了吞口水,这会儿和早上与他“坦诚”相对不同,因为早上是他主导,这会儿她要主导,这场戏才能走的更远。

余情正想着,许南风收起电话走过来,“头上带着伤,好好休息一下。”

许南风说着就要走,余情立刻站起来,从身后抱住他,“我说了,我要请你吃饭的。”

许南风没有出声。

“你开了那么久的会,应该也没吃晚饭,都这个时间了,我弄点儿吃的给你吧!”

许南风没有回答,余情就一直抱着。

须臾。

“你打算抱着我吃?”

余情一听,脸一红,松开许南风,“那个,厨房在哪儿?”

许南风低垂着眸子看着余情,指向客厅的侧面。

余情知道自己的脸此刻一定红的像猪肝,不敢抬头看许南风,扎着头向许南风指的方向走,可是她忘了,这里是景园,不是余家,刚抬脚就踢到台阶,人不受力的向前倒。

许南风在身后一把将她捞进怀里,大手刚好摸她软弱的地方,余情心口一跳,像是炸毛的猫一样推开许南风从他怀里弹跳开。

许南风沉静的脸被她这样一跳,有些变色,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

余情看着许南风,脸色比哭还难看,尴尬至极,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两人相对而站,余情深吸一口气,她并不是因为许南风才这样,是真的被吓着了才这样的,所以才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余情动了动嘴,想要解释,许南风向前一步,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然后开口,“走路慢点儿。”

余情看着不动气的许南风,愣愣的点了点头。

许南风转身回到沙发上,余情眼前还有他小心察看她伤口时的样子,以及他掌心的温度。

许南风在外人的眼里是冷漠的,但就是刚刚他的冷漠,沉稳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你今晚还走吗

“你有什么喜欢吃的?”余情转移话题。

许南风坐在沙发上,侧过身看向余情,黑眸半含似真似假的柔意,“你不是应该问我最想吃什么吗?”

吃你妹!

余情深吸一口气,假装没听见,“我去煮面!”

看着余情逃似的奔向厨房,许南风深墨的黑眸收起笑意,浮上深沉的淡漠,转过身拿出手机。

余情感觉在厨房并没有忙上多久,但她端着面出来时,许南风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看着他睡着的样子,因为闭着眼看不到他深渊的眸子,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安静,清雅,真像一个不食凡间烟火的神。

只是这个神也会有累的时候。

“看够了吗?”许南风的声音淡淡的,好像就真的只是问问而己,没有任何的情绪。

余情瞳孔一扩,忙站起身,吞口水的空调整好情绪,“面煮好了,来吃吧!”

说完余情转身,手被拉住,一个使力人就被拽了下去,接着另一手臂穿过她的腰间,将她环住。

她倒在他的怀里,她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慢慢的说,“我可以先吃点儿别的!”

余情连气都不敢出,这个时候脑子里哪里还有半分对杨一一豪言壮语说要钓到许南风的气势。

她睁着个眼睛,看着他的黑眸,看着他只是轻轻松松的抬了抬下巴,他的唇就快贴上她的唇。

余情咬了咬牙,心里想着,又不是没吻过,娇情什么?不就是来钓他的吗?

就在余情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许南风突然头一偏附在她的耳边,呼着热气轻轻的说,“冰箱里有小菜,拿出来开开胃!”

温热的呼吸扑洒在耳朵和侧脸,这一瞬间余情感觉被电了一下,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没有吻她,却让她的心比在酒店房间时跳的更乱。

许南风松开余情的腰,起身从余情身侧站起来,余情还保持着刚刚撑在沙发上的姿势,通红着一张脸,狠不得找个地逢钻进去。

许南风向前走了两步,见身后的人不动,停下脚,似笑非笑的,问的好像是真关心的,“你腰不舒服吗?”

可是,余情敢打百分这一百的包票,他这么问绝对是故意的,不过她也不能怪他,谁让她自己不争气,明明她是来撩人的,却反被撩的昏头昏脑的。

余情直起身,咬着下唇,转移话题,“去吃面吧!再不吃真要坨了。”

许南风走在前面,余情拍着小心脏跟在后面,心里想着,只知道女人皮相好,好办事,没想到男人的皮像好,也能来事,这才多大会儿,她这心就跟跑了马拉松似的跳个不停。

餐厅就在厨房旁边,余情煮好面直接放在外面餐桌上,许南风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没有坐下,而在站在一边等着,余情过去时,他淡淡的道,“坐!”

余情看着许南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外面那都是别人主动为他拉椅子,端茶奉水的,可他居然亲自为她拉椅子,要说她心里没有几分的异样,那也只能是嘴硬的自欺欺人。

“谢谢!”余情也没做客套,走过去坐下。

心里又开始辩解,替女士拉椅子,这很平常,国外的都管这个叫坤士今天换成别人,他也这样,这跟为谁拉椅子,没有任何关系。

许南风余情坐下,走到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见许南风要动筷子,余情心里甭提有多紧张,虽然她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担心他觉着不合口味。

许南风动筷子偿了一口,动作自然优雅,眉心一挑,又挑了一筷子,余情在一边看的移不开眼,都忘记自己眼前也有一碗面条。

被盯了老半天,许南风抬眼对上余情的眸子,“我脸上有东西?”

余情忙回神,埋头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喂。

“小心烫!”

“啊,好烫!”

许南风出声,可还是迟了一步,余情将面吐了出来,刚伸出舌头小手噗扇噗扇的,可是一看到对面的许南风,她又立刻收回舌头,端正的坐好。

许南风起身倒了杯水,递过去,“烫就伸出来,别忍着。”

余情接过水,“不用了!”可是大口大口喝水的样子,已经暴露出刚刚那一烫确实不轻。

许南风看着,突然轻笑一声,“放心,我不会说你像小狗的。”

余情一口水闷呛在喉咙里,差点儿把自己呛死,但就为了他的那声笑,她死也不会表露出来。

喝完水,放下水杯,深深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再看着眼前的面,她是怎么也吃不进去了。

许南风见她没事,倒是慢慢拿起筷子,慢慢的吃起来。

余情坐在对面看着,她发现许南风吃东西真不是普通的雅,连个声音都没有,就因为他没声儿了,这么大个房突然安静的像没人似的,气氛也一下子冷的尴尬,因为余情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她真希望自己是杨一一,因为别看平时杨一一总是咋咋呼呼的,但绝对不会冷场。

“好吃吗?”

许南风将面吃完,放下筷子,沉吟半响才开口,“你今晚还走吗?”

余情:“……”

她虽然是来撩他的,可再怎么说她也是女孩子啊,他问的这么直白,她总不能回答,我不走了,我就是来睡你的。

许南风突然站起身,“天太晚了,就留下休息吧!我已经让人把客房收拾好了。”

余情也跟着起身,不说留,也不回不留,反而说,“你吃好了,我去把碗洗了。”

“放哪儿吧!有人会收的。”

余情:“……”

又是一阵无语,看了看手里刚刚端起来的碗,无奈的放下,就在她思考着下一话题该说什么的时候。

许南风说,“我带你去客房!”

说着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朝楼梯走。

余情只好硬着头皮跟上,每走一步,她的心就跟着忐忑一下,低着头也不知道前面的许南风已经停下,一头撞在他结实的后背上。

她抬头,他回头,只看了一眼,打开旁边的一扇门,颀长挺拔站在门口做了一个请字。

余情深吸一口气,她很明白,进入这扇门意味着什么。

她不再单单的只是出卖/身/体就可以了,她是要彻彻底底的出卖/身/与心,以后她不仅只是身体归他,她的心也要跟着讨好他,这样才能借助她,完成自己想要的。

这相对他答应注资,她只倍他睡一更更甚。

可是她没有选择。

林一阳的背叛固然让她难受,痛苦,叶佩要把她嫁给那个陈老板,这些事情都只是推动她的因素,但是站在这客房的门外,看着门口的许南风,余情比谁都清楚,还有一件事,一直都是她想知道的,而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只有许南风能帮她了。

她一定要搞清楚,当年叶玉为什么会突然去家对面的小区楼顶,还从楼上摔下来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小说《隐婚蜜爱:许少宠妻入骨》 第9章 撒娇女人最好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