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夜半冥婚

更新时间:2021-03-27 16:32:26

夜半冥婚 已完结

夜半冥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深如墨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之前那个恶毒的女人,此刻却小鸟依人的靠着他,娇滴滴的喊着他的名字。郁卿。我的胸口仿佛千万支毒针刺入。为什么,他这一世的轮回,也叫做郁卿?听着别的女人这样喊着他,真是心酸而又嫉妒成狂。那个女人,对羽儿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情,我实在是想将她捏碎,但,她是郁卿的妻子,她怀着郁卿的孩子,那是与羽儿不同的孩子,亲生的血脉。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折磨我而出现的,我感觉无助而又不甘心。偷窥他一天又一天,绝望却增加了一天又一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嫉妒成狂

或许是我过度解读了他的神色。只是我发觉只要我接触到他的目光,就完全无法移开了,苦苦痴恋的看着他,看着他,仿佛放慢了他所有的动作,将他一字一句都仔细倾听,恨不得纳为私藏。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不管你们的,无论需要付出多大代价……”

他说。

绝对不会不管我们吗?那当初,这么义无反顾的以身殉职,与那厉鬼同归于尽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我,没有想过,我即将要面对的漫长的痛苦的日子吗?

而今他轮回成新的生命,就这样把我们丢在一旁,揽着新欢生儿育女去了。

泪水无声掉落,我泣不成声,尖声说道,“你的女人都怀孕了!你还怎么管我们?!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

我哭,是真的哭。但这些话喊出来之后,我马上发觉我失言了。

看到医生一脸惊讶与茫然的看看我,又看看他。

我知道,此时此刻,我是一个受伤的小孩的妈妈,而他是一个受伤的孕妇的男人。

我们就是这世界上的两条直线,交汇之后再无牵连。

我没有看他的表情,我也不想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也不想理会我这句话放在这样的环境会造成多大的误解。

我落荒而逃。

阴冷灰暗的生活因为那个男人的出现,而炸了雷,我也许是冷漠了太久,一时间完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只好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托付阿南代我去医院帮羽儿办理了转院。当然是假装转院,半路便直接把已经好活蹦乱跳的羽儿接了回家。

我自然是记得的,郁景对我的埋怨,告诫我即便轮回了,也不可以接近郁卿,因为会把他害死。再加上,此时的郁卿,已经是有家室的人。

我这个孤魂野鬼,哪里有立场去要求他什么。

但是我忍不住,开始偷偷调查了郁卿的事情,开始偷偷的跟踪他。我看见他在医院里,表情比起那天的强势,始终有些失魂落魄,或许他还在担心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吗?

之前那个恶毒的女人,此刻却小鸟依人的靠着他,娇滴滴的喊着他的名字。

郁卿。

我的胸口仿佛千万支毒针刺入。为什么,他这一世的轮回,也叫做郁卿?听着别的女人这样喊着他,真是心酸而又嫉妒成狂。

那个女人,对羽儿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情,我实在是想将她捏碎,但,她是郁卿的妻子,她怀着郁卿的孩子,那是与羽儿不同的孩子,亲生的血脉。

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折磨我而出现的,我感觉无助而又不甘心。偷窥他一天又一天,绝望却增加了一天又一天。

最后我都只能孤零零的自己回家,躲在停车场里,靠在方向盘上无助的哭。

“啪嗒——”副驾的车门毫无预兆的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自然而然的坐了进来。

我抬起一脸的泪痕,却看见郁卿一脸疲惫的靠在副驾上。

我一惊,全身鸡皮疙瘩冒起,泪水更是无法控制决堤而下。

他转头看着我,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是这样,表情里尽是我读不懂的复杂。许久他才艰难的将视线从我脸上一开,语气艰涩说道,“那孩子……已经没事了,对吧?”

我没有回答,如果一般人这样问,我肯定会极其警惕,害怕别人怀疑羽儿。但对于他,我没有办法,我甚至连起码的距离感都无法保持。

“我们以前认识,对吗?”他又问。

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我有一股想要紧紧拥抱他,亲吻他,感受他的温度的冲动,但都极其理智的压制住了,只因为想起,他这一世的轮回,是已经有了妻儿的一轮生命。想起我可能会再次令他失去生命。

我转过脸,狠狠的将嘴唇咬出血,控制住了自己的哭腔,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你私自跟踪我那么久,我这次跟踪你回来,不算过分吧?”他打断我的话,似乎他听得出我在转移话题,又再次追问道,“你做那么多没有意义,你回答我,我们是不是以前认识。”

“没有,你走开好吗?你怎么可以擅自上别人的车。”我反抗的语气显得软绵绵的无力。

“那你看着我,一字一句对我说清楚,你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我。”他的语气依旧是这样的坚决。

他知道我做不到,他知道,我只要一看见他,就会忍不住落泪,忍不住痴痴傻傻的看着他。

“我不说,你想怎么样。”我依旧看着窗外黯淡的风景,不愿意看他一眼。

“那我就会一直缠着你。”

我闭上眼睛,心里却被一股莫大的满足感占据,他没有忘记我,即便他转入了轮回里,他依旧没有忘记对我的感觉,我多希望他能生生世世的缠着我。

但我知道,打乱轮回是大忌。我不应该撞破他这一世的轮回。不应该让前尘往事将他的正常生活打乱。但我知道我实在无力去跟他对峙,毫无办法的我咬了咬牙,只能直接下了车,快步的离开停车场躲开他。

果然,决意“一直缠着你”的他快步跟随在我身后,“那孩子……跟我也有关系,对吗?”他又问道。

说到孩子,我想起郁卿曾经抱着羽儿亲昵的场景,又想起他这一世的女人,撞飞羽儿的事情,我猛地回头,怒目看着他,喝道,“是!跟你有关系!被你的女人撞飞了!就像那医生说的,你只需要管好你的女人,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们了可以吗?!”

“不行。”他眼神如此的笃定,甚至上前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臂,仿佛他知道我在赌气。

我一直在逃避跟他的正面接触,别说是肢体接触,就连视线,都令我无法承受。而现在他却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臂。他熟悉的温度经过手掌传递到我的手臂,似乎他轮回了之后,灵体依旧没有改变,他依旧是那个冥王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再熟悉不过的感觉。

我控制不住自己,顺着他的力道狠狠的抱住他。

他没有一秒的迟疑,直接紧紧的将我拥在怀中。“我知道这些天你一直都在暗地里看着我,我知道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关系,如果是我忘记了,你能不能主动告诉我。”

我把一脸的泪水埋进他的胸膛里,咬着牙哽咽说道,“告诉你有什么用,已经来不及了……”

他已经走入了新的轮回,而我始终是个孤魂。

“不会!”他的语气有些焦急,“你在,我也还在,有什么来不及的!”

我表情有些惨淡,语气虚无缥缈,“或许,并不在呢?”

对他来说,这里便是一个可以存在的世界,但对于我跟羽儿呢?我们是恶鬼,是连地府都驱逐的恶鬼,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在”呢?

他的表情有些错愕,那一瞬间,他的瞳孔有些扩大,我心里一惊,他听明白我的话了?还是因为羽儿的事情,他也察觉到了异样?

若是让他知道我们的真实面貌,作为人类的他,可能会被吓死吧?他抱着的这个女人,是个恶鬼,不是人类。

我退后两步,手心凝聚一股魂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一甩,消掉了他的记忆。但从他的眼神里我察觉到,魂力似乎对他没用?

“你在消除我的记忆力?”他上前一布,表情咄咄逼人而又有些悲痛欲绝,“你就这么想避开我?”

我继续退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我怎么可能想避开他,只是,只是……

他已经有了妻儿啊!我怎么可以去打乱他轮回的生活!

我急得又哭起来。

只有在他面前,我才总是那样的无助,他又再上前一步抱住我,似乎他有多心疼我的眼泪,有多心疼我的无助。

“傻瓜,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查出来的。”他捧起我的脸,一点点将我的泪水拭去,说道,“自从第一眼看见你,心底里,甚至是身体,都在一遍遍的提醒我,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你是不是傻,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能有多重要?”我推开他,他却纹丝不动,紧紧拥着我。

“我会查出来的,你所不愿意说的那一切事情。”他星星点点的眼眸微微眯起,带着熟悉而又尊贵的自信。

查出来?查出来我是一只厉鬼,到时候他这个人类会怎样?我跺着脚,气急败坏的一把推开他,骂道,“你尽管去查!查得到算你厉害!”

说完转身跑离了他,他自然是会追上来的。我知道。

只是一拐弯我便瞬移离开了。

他怎么可能追得到我。

家里,阿南带着一帮老友其乐融融的在弄糯米丸子,面对他们的笑意盈盈,我显得是这样的狼狈。

几千年来,人间至地狱,也只有他,令我如此。

无法言说的悲伤

雨越下越大,似乎在哭诉着它无法言说的悲伤……

我避开了所有人,回了房间。我将自己关在浴室,掬了一抔冷水,直直往脸上呼去,冰凉的感觉让我稍稍清醒几分,我看着镜子里那个红肿着双眼的女人,心情五味陈杂。

我坐在椅子上,靠着窗,看着漆黑的天空。郁卿他回去了吧。

“麻麻,麻麻,奶奶给我做了糯米丸子,你要吃吗?”小家伙端着一大碗的糯米丸子,走到我面前,道,“很好吃的哦!”

“不用了,你吃吧。”我摸了摸他的头。

“唔,麻麻,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就……就和小兔子一样。”小家伙疑惑地看着我道,“麻麻,你是哭了吗?”

“没有,只是风太大,让沙子迷了眼而已。”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用上这种老套路。

“哼!肯定是哪个大坏蛋趁小爷我不在,欺负麻麻你了。”小家伙将端在手上的糯米丸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双手叉腰,气哄哄地道,“麻麻,你不用害怕,你告诉我,那个混蛋是谁,我现在就去剁了他!”

他是你爸!你确定你要去剁了他?

我不禁冲他一笑,这孩子真是我的得到最好的礼物。

“咦,麻麻!”小家伙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指着我道,“你刚才,刚才笑了!”

“嗯哼,有吗?”我刚才有笑吗?我怎么不知道?

“有啊!”小家伙冲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抱住,道,“麻麻,自从爸爸去了轮回,这么多年了,这是你第一次笑诶……”

自从郁卿走后,我就选择将自己封闭起来,包括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情绪,而现在随着他的出现,这些被封存的情感逐渐复苏。

我已经习惯了冷冷的生活了,可你却递给了我一把火,将我冰封的世界融化。

“麻麻,是不是……”小家伙挑了挑眉,猜测道,”是不是,爸爸回来了?”

咳咳咳,这孩子……

我摇摇头,道:“羽儿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怎么猜的这么准?

“嗯……因为之前爸爸在的时候,麻麻经常笑呀,但之后爸爸去了轮回,麻麻就不笑了,所以,现在麻麻会笑了,肯定是爸爸回来了!”小家伙一副看我厉害吧的样子。

这逻辑,理得还挺顺的。不过就算你猜对了,我也是不会承认的。

“没有。”我试图转移话题,于是道,“你的糯米丸子再不吃就冷了。”

“啊!”小家伙一个激灵,立马转身将丸子端到面前,用勺子舀起,道,“我的亲亲丸子,抱歉,一时冷落你们了,嗯……现在就让朕来好好宠幸你们吧!”

说罢,就眯眼一口吞下,嘴里还喃喃自语道:“朕的爱妃真香啊,美味,美味啊……哈哈哈哈……”

朕,爱妃?噗……我怎么感觉有点点毛骨悚然呢!

我嘴角一抽,一头黑线,这小家伙平时看的都是什么剧啊,怎么净学些不正经的……不行不行,我决定好好管理他平时的观影了,万一某天不小心看了更大尺度的,那可是真要出大事的。

“对了,今天晚上收拾收拾,我们明天早上出发去C城。”郁卿的事情让我感觉不安,这绝对不是巧合,我已经关了手机,以防他对手机信号的追踪。

“C城?”小家伙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去C城呢,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嗯……我听说C城那里有一片好吃的,你不去尝尝?”我继续道,“你不去的话,就留在这里吧,我去溜一圈。”

“不行!我可没有说我不去,哼,你别想一个人偷偷跑去吃!”小家伙做了一个动作,以示他双眼盯着我,“明天一起去的哦。”

“嗯嗯。”我点点头。哎,这孩子,只能用吃的来诱惑他上钩了。

我一时语塞,心想着这下完了,他怎么会知道……难道魂力对他来说没用?还是他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关键时刻装装糊涂吧。

“呵……”

“爸爸!”小家伙见到郁卿那个兴奋啊,简直是要开心得飞起来了,“爸爸!你终于回来,唔,羽儿好想你啊……”

他纵身一跳,直直往郁卿身上扑去,等我转过去,想将他拦截在半空时,已经来不及了。

郁卿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直直被扑了个满怀,脸上表情僵了僵,但手却是自动收紧,将小家伙抱住。

“爸爸,我好想你啊,我和麻麻等了你好多好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小家伙搂住郁卿,就是一鼻涕一把泪的,“你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们母子俩是怎么过来的,呜呜呜……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总是嘲笑我,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小孩……呜呜呜呜,爸爸……”

郁卿看向我,眼神复杂,先不说小家伙之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现在是生龙活虎,这突然有个孩子喊他爸爸,倒也是怪异至极了。我有种想脚底抹油,直接开溜的冲动。

我直接将黏在郁卿身上的小家伙扒了下来,故作平静地道:“走了。”快跑啊!

“我,唔……”

小家伙刚想开口,我便捂住他的嘴,瞪了他一眼,这魂力我是不敢在郁卿面前用了,万一……

郁卿一把将我手中的小家伙抱了回去,道:“你准备把我儿子,带去哪呢?”

噗,你儿子!额……好吧,这的确是你儿子。

“与你无关。”带去哪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那女人肚子里……哼!想到他身边已经有别人了,我心里头就堵得慌。

“我们准备去C城吃好吃的。”小家伙一把搂住郁卿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地道。

“C城?离这儿可不近。”郁卿扬起嘴角道,“难不成,你是为了躲我?”

“自恋。”我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躲你什么,我为什么要躲你!我只是嘴馋了不行啊,出去玩玩不行啊。

我直接转身往前走,可恶,还是和以前一样气死人!

“就这么走了,儿子你不要了?”郁卿冲我道。

“不要了,送你了!”我摆摆手,加快了脚步。

“哇……”小家伙那一声哭喊,真是响彻云霄,“麻麻,麻麻!你是不是外面有别的小孩了?呜呜呜……麻麻,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怎么忍心将这么可爱的我抛弃啊……别的小孩子有我帅气吗?肯定没有。别的小孩子有我能干吗?也没有!他们就只会给你增加烦恼,最多给你暖暖床啊……”

“小屁孩儿!”我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哪来的这么多感情戏!没看见我脸色不对吗?还雪上加霜,嫌我不够冷吗?

“啊,疼疼疼……”

你还知道疼啊。

“和小孩子较什么劲。”郁卿握住我的手,示意我松开。

“和你没关系。”

“和我有关系。”郁卿笑着,继续道,“你现在揪的是我儿子的耳朵。松手。”

松手就松手!

我一松手,小家伙就立马捂住自己的耳朵,道:“还是爸爸对我好啊……呜呜呜,爸爸,你看看,我这么多年有多么不容易啊……”

气结!卒!我这些年真是白疼你了。

现在知道做错了,迟了!

“以后你就和你老爸过日子吧。”我对他们象征性地挥了挥手,道,“再见!”

“我们好好谈谈。”郁卿拉住我的手道。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你就不怕,我把他送去为医疗事业做贡献?”郁卿这话说得云淡风轻,但意蕴十足,明显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嗯?”

“呵呵。”我甩开他的手,道,“随便你如何,你开心就好。”

“你!”郁卿一时语塞。

“嗯,我很好。拜拜。”我转身离开。气死你!

我沿着小道一路向前,脚步匆匆,就如我不平静的心一样,急促慌张,我没有回头看,也不敢回头看,卸下伪装的我狼狈得无处遁形。

突然一辆黑色的车从我身后冲来,横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郁卿从车上下来,朝我走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扛起我,塞进车里。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几秒,我是一脸懵逼的状态!这,这,这……什么情况!

等我回过神来,车已经跑了很远了。

“放我下去。”

“孩子我让手底下的人,带去照顾了……”郁卿冷着脸,并不打算放我下去。

“我要下去。”

回答我的,是他的冷脸和渐渐凝固的空气。

好吧,说了也是白说,还不如干脆点,直接开门跳下去!可正当我伸手准备开门时,郁卿便突然欺身而上,抓住我的双手,将我压在座椅上。

他的脸贴得很近,呼出的热气扑在我脸上,让我有一瞬间的愣神,我能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是紧张还是雀跃,连我自己也分不清。

“你,你……”你让开啊。我将脸别向一边。

“看着我。”

“不要。”

“我不说第二遍。”郁卿收紧了手上的力道。

我也不说第二遍!

“你在赌气?”郁卿靠在我耳边道,“你是气我没有认出你来,气我这么多年都没来找你们母子,嗯?”

没有,我没有赌气,我气什么,有什么好气的,不认识我,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要气也是气我自己!

“事出有因,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