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更新时间:2021-04-05 16:21:57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已完结

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紫色泡沫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司沐一大早就去了司家,还在睡觉的第五之白似乎陷入了某种痛苦的梦魇。梦中,她置身一片海域,苍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脚下却如同平地,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张恐怖至极的脸。是人形海草!“你竟敢坏我好事,我不会放过你的。”第五之白只觉得这声音实在太刺耳了,“你是什么人。”“哼!司家!”随后那人形海草便消失不见,而她却似乎被困在了这片海域,再也出不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6.当然是想多了解他啊-紫色泡沫

第五之白正考虑着要不要实话实说,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得学会保护自己。

“我家有一颗大榕树,上百年了,”第五之白看了看云景,“忘记跟你说,我家也是开医院的,每次有病人要死的时候,大榕树就会告诉我。”

咳,说个谎话应该不伤大雅吧?

她没做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所以应该会被理解的对不对?

“你们家开医院的?”云景直接看向司沐,“你家在哪里?”

第五之白撇嘴,“忘了。”

说事情就说事情,干嘛套她话。

云景摸摸鼻子,默默把话题拽回来,“这里又没大榕树,你怎么知道司玉坤要死了?”

“托大榕树的福,我有时候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咳,这是作为阴阳师最基本的。

第五之白继续说道,“他的下场,似乎很惨。”

奇怪的是,她看不到司沐的。

云景笑了笑,没再继续问,他跟七爷持一样的态度,不相信这些。

第五之白耸了耸肩,也没指望人家立刻就相信,本来还想说一下司玉林的事情,恐怕也得往后拖了。

司玉坤的事情,司沐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第五之白信口胡诌,反而吩咐云景让人时刻注意司家本家有没有其他的动作。

三天之后,薛晴让人来请司沐,说是商量一下这司玉林的身后事。

司家是绝对的百年世家,富可敌国,一年前司庆阳夫妇的葬礼万分隆重,这也无可厚非,短短三年,司家已经办了好几回丧事了。

司沐一大早就去了司家,还在睡觉的第五之白似乎陷入了某种痛苦的梦魇。

梦中,她置身一片海域,苍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脚下却如同平地,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张恐怖至极的脸。

是人形海草!

“你竟敢坏我好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五之白只觉得这声音实在太刺耳了,“你是什么人。”

“哼!司家!”

随后那人形海草便消失不见,而她却似乎被困在了这片海域,再也出不去。

司沐回来处理了一会儿文件,猛然想起了什么,“人呢?”

“之白姑娘还在睡觉的。”

因蝶园里没有女佣,云景就想着是不是找两个来伺候第五之白,可看司沐这模样,他有些捉摸不透。

司沐眉心一拧,起身就去了第五之白的房间。

“醒醒。”司沐拍了拍她的脸,她的口中念念有词,脸色却是白的吓人,正要让云景去喊医生过来,就被她拽住了胳膊。

“小七,快走!”

他愣了一下,随即脸就黑了,心中却在琢磨着把人送走,他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偏偏对这个女人诸多容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么想着,伸手就把她拎起来,“喂,醒醒。”

被困在梦魇中的第五之白,身后突然被什么一拽,眼前荒芜的海面碎裂成片,她也一下清醒过来,眼睛还有些茫然,看到突然放大的俊脸,下意识的抬手,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

司沐一身的力气爆发,真是反了天了,“你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第五之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小七?”

卧槽,她刚刚做了什么?

男人半边脸上明显的巴掌印,着实吓到她了,赶紧搂住他都胳膊,“小七,刚刚吓死我了,呜呜呜……”

这一次,司沐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把拨开她的手,第五之白愣愣的看着他,“收拾好,马上送你走。”

卧槽。

“司沐,”第五之白怒了,面上的笑意也没有了,“你要是敢送我走,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男人笑的讥诮,“没人告诉你,爷早就没有名声这种东西了吗?”

遇到这个女人之后,莫名的多了一个恋尸癖的怪癖,还被这个女人占尽了便宜,现在又说让他身败名裂,谁给她的胆子?

“……”第五之白抹了把脸,没有搞清楚司沐为什么能解她痛苦的原因,她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实在不行就往无耻了来,“司沐,你都把我带回来了,为什么要送我走?”

“爷不想看见你。”司沐蹙眉,看着泫然欲泣的女人他心中莫名的烦躁。

第五之白又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无下限的凑近他,“我很乖的,不吵你,不闯祸,你不开心的时候,我还能当个解语花,你不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当个花瓶,好不好嘛?”

若是搁在以前,这么没节操的事情,绝对不是她能干的出来的,然而现在情势所迫啊,这两天她也对这里的情况了解了一些,尤其是这个男人。

司沐被哽了一下,咬牙道,“花瓶?”

第五之白赶紧点头,“我还可以头顶插根花。”

司沐伸手想推开她,第五之白却搂得更紧,委屈极了,“司沐,你能不能,不要赶我走?”

……

今天是司玉林的葬礼,司沐一大早就去了司家,司玉林毕竟是薛晴的心头肉,这突然就没了,她接受不了,就想着在丧事上多多弥补一下。

第五之白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想的却是那天的梦魇,这种梦魇,她在以前道行很低的时候,倒是经常遇到,是谁进入了她的梦里?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得从司沐的身边动手,于是喊了一声云景。

司沐并没有带云景去司家本家,而是将她留下,说是以防万一,但是云景知道,司沐担心第五之白。

“有什么事?”云景走过来,低声问道。

“给我一份关于司沐的资料,以及这里的所有的资料。”第五之白话一出,云景的脸色微微一变,“要七爷的资料做什么?”

别人的资料倒是无所谓,偏偏七爷的,云景看着第五之白的眼神,就有些排斥了。

哪一个接近七爷的人,是单纯的没有目的的?

谁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

第五之白是个人精,假装没有看到,“当然是想更了解他啊。”

云景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就出去了,帮忙找到小少爷是一回事,但若是想要接近七爷,那意思可就深了,更何况,还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7.葬礼惊魂-紫色泡沫

司家葬礼上。

薛晴哭的几乎要厥过去,被人搀扶着回到房间,司家九个孙子,没了五个,现在就连重孙子都没了。

说起来这司家也真是福泽不厚,老大司玉坤的孩子都已经十五岁了,却突然生了意外没了,老二司荣桓娶了媳妇却一直都没有孩子,老七司沐别说孩子,就连媳妇都没娶呢。

司沐素来懒得管这些事情,司玉坤还在医院,主事的重任就落在了司荣桓身上,毕竟是百年世家,想要巴结的自然是不计其数,葬礼这天到场的人几乎囊括了整个帝都有头有脸的人。

司沐一身戾气的站在礼堂门口,想的却是自己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个女人蛊惑,他是疯了吗?

司荣桓看见他便走了过来,“老七,想必大哥已经问过你了,那具女尸,送回去了吗?”

短短几天,那女尸显然已经成了薛晴的心病。

“怎么?”司沐淡淡的瞥他一眼,神情不悦,这时候有人跑过来在司荣桓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只见他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老七,里面出事了。”

司荣桓转身往里跑,司沐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进去之后,才发现那人所说的出事,有多严重。

给司玉林特制的棺材里面竟然在漏水,礼堂里所有的人的脸色都已经变成了恐惧。

谁不知道这小少爷三个月前就失踪了,几天前才在海里找到,莫不是小少爷回来报仇了?

这种说法虽然荒谬,但跟在薛晴身边的人,多少都是信鬼神的。

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司荣桓显然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慌乱之中看向司沐。

“开棺。”司沐并未看他,反而是冷沉的命令身边一人,那人一个哆嗦,直接跪在地上了,“七爷!”

司沐抬脚踹在他的心窝上,“废物。”

那人直接被踹了出去,司沐看都不看径直走向棺材,礼堂里的人都屏住呼吸,唯有一个司荣桓,示意让人去找薛晴,若是在葬礼上闹出点什么风波,那司沐这个主位可就走到头了。

司沐走的并不慢,但奇怪的是,他每走一步,棺材里渗出来的水就越多,还带着一股子咸咸的味道。

那是海水的味道。

“不准。”

就在司沐要开棺的时候,薛晴沙哑却严厉的声音响起,踉跄的挡在司沐前面,“你想干什么?”

神色有些疯狂的薛晴,凶狠的看着司沐,大有他敢说开棺,她就扑过去跟他同归于尽。

司沐站在那里没动,可棺材中渗出来的水更多了。

落地之后的水,竟然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

那是血。

一时间,礼堂里惊叫声四起,司荣桓也给吓着了,止不住的脊背发寒,不由得就看向那棺材,也跟着叫了起来,“奶奶,快离开那里,你身后。”

薛晴一愣,看着众人惊恐的神色,赶紧回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脸都白了。

棺材上,竟然站着一个水草怪物。

司沐目光阴冷的看着那团巨大的水草,它的身上不断的流着水,就如同一个泉眼般,大有将整个礼堂都染成红色。

“毛先生,毛先生呢?”薛晴忍住心中的惊恐跑到司沐的位置,忙喊道,“快点来看看。”

心中本来就不痛快,如今司玉林的葬礼上竟然还出乱子,薛晴害怕过后,怒从心起。

都说活人的眼,毛辞正在外面做法事,这小少爷毕竟是横死,就算是做做样子也让人心中多少宽慰一点。

毛辞跑进来,一眼便看到那团水草,脸色裂变,“快退出去,所有人都退出去。”

这可糟糕了。

那一大团水草周身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毛辞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对司沐说,“七爷,那具女尸呢?”

司沐的神色一冷,却见一直站在棺材上的水草一闪,朝着司沐就撞了过来。

毛辞吓了一跳,手中的杀鬼符一挡,生生的将那团水草给逼退至棺材上。

礼堂里一下就跑光了,那血红的海水蔓延至礼堂的大门口,那团海草突然把棺材给抬了起来,薛晴回头便看到这场景,当下也顾不得害怕跑着就要去抢棺材,司沐一把拽住她,“我去。”

司沐头都没回的走了进去,然而奇怪的是,他的脚一落地,那血红色的海水竟是如同涨了眼睛一般退去。

他也发现了,又往前走了两步,海水继续往后退,毛辞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紧紧跟在司沐的身后,十几张镇魂符朝着那团水草飞去,谁知那团水草一下消失不见,就连地上的雪水,都跟着消失的干干净净,好像刚刚不过人们的错觉。

只不过,棺材依然在漏水。

这一次,司沐可谓是畅通无阻的走到棺材跟前,“起钉钳。”

毛辞赶紧跑到棺材底下把开棺工具都拿过来,“七爷,我来开棺。”

他怕还会有什么变故,开棺的过程很顺利,只是,打开棺盖的一瞬间,毛辞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青白色。

司沐走过去,黑瞳同样一缩,薛晴见两人都不说话,赶紧走进来,一看到棺材里的情况,一个踉跄就要跌倒在地上,毛辞眼疾手快的扶住她,“您别激动。”

怎么可能不激动?

棺材内,原本身穿寿衣的司玉林,此时竟然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死白的身子被那宽大的嫁衣衬得小的可怜。

七八岁的孩童,能有多高。

“老七,都到现在了,你还不把那具女尸交出来吗?”薛晴是很疼爱这个孙子的,当日打捞上来的那具女尸,被司沐带回来,她就心惊胆战。

司沐神色不变,俯身就要把那嫁衣扯出来,毛辞赶紧开口道,“七爷,这件事情耽搁不得,这已经在警告我们了,若是不把那具女尸还回去,恐怕……”

司家就真的保不住了。

“司沐。”薛晴想不明白,司沐为什么要执意于一具尸体,难不成,真的跟外界穿的那般,他有恋尸癖?

小说《阴气撩人:总裁的神秘鬼妻》 第6章 6.当然是想多了解他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