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娇妻盛宠:慕少情深不晚

更新时间:2021-04-04 11:36:12

娇妻盛宠:慕少情深不晚 已完结

娇妻盛宠:慕少情深不晚

来源:微小宝 作者:唐棠美人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在秦安雅看来,季辰曦的沉默,不就是默认的一种表现吗?秦安雅攥紧了手心,“姚梦娜,看来你进入娱乐圈,别的没学会,娱乐圈那套勾心斗角,横刀夺爱的戏码却是学得有模有样。”姚梦娜双手抱在胸前,“你尽管骂好了,反正季辰曦早晚会是我的男人,而你季家儿媳妇的位置,也早晚会是我的!”秦安雅出奇的平静,“姚梦娜,你半点都没有作为插足者的愧疚感?如果你不是让我看清楚了人心险恶,或许我还能成全你。可如今,我并不想让你如愿以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娇妻盛宠:慕少情深不晚第3章试读

回到秦家,已是黄昏。别墅已经被拍卖,很快这个家便不再属于她。

太阳西沉,城市很快被黑夜笼罩。随着夜幕降临,漂浮的雾气将整座城市氤氲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模糊了客厅前那副巨大的落地窗。

秦家破产,父亲身陷牢狱,母亲的精神状态变得很不好,导致抑郁症加重,被她安排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弟弟还是如以前那边玩世不恭,总是很晚才回家。偌大的别墅,少了以前的生气,变得冷清死寂。

包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秦安雅抽回思绪,才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一看。那是一条短信,内容只有寥寥几个字金域澜岸,818号房。

短信来自陌生的号码,出于好奇,她还是在楼下车库里取了车。

系好安全带后,秦安雅快速发动引擎,车子一下子窜了出去,迅速隐没在夜色里。

十五分钟后,奥迪A6车头一个利落的拐弯,稳稳停在“金域澜岸”的门口。

秦安雅将车钥匙丢在门迎的怀里,踩在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径直进了酒店的旋转水晶大门。酒店里富丽堂皇,温馨典雅的装潢,可心里却有股冷意在滋生蔓延。

她忍不住揣测起发短信之人的用意,不管对方是出于哪种目的,肯定是别有用心。那么,她这样贸然前去,会不会恰好让别有用心的人称心如意?不过,好奇心最终还是击败了心里的顾虑。

站在那间高级总统套房的门前,房间内的对话不可避免得潜入她的耳朵。

“辰曦,我们总是这样私底下偷偷幽会,你就不怕惹来诽议,或者让你那个楚楚动人的未婚妻生气?”

男人迟疑了一下,“生气?她有什么资格生气?”顿了顿继续说道,语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姚小姐在吃醋呢?”

秦安雅瞳孔在剧烈收缩,脚步像扎地生根一般,瞬间怔在原地。清冷孤傲的声音,带着慵懒的语调,不就是她的未婚夫季辰曦的声音?

不假思索,她推门而入。

推开门的瞬间,她的视线正好撞上男人如漩涡般深邃的眸子,他轻拧眉毛,晦暗不明的眸子染上丝丝怒意,不由分说质问道“你怎么来了?”

秦安雅眼里染上笑意,看了一眼身形婀娜的女人,才挑眉缓缓说道“怎么,我不能来?还是说,我的出现有煞气氛?”

季辰曦深黑的眸子微微一敛,冰冷的俊容没有多余的表情,“回去!这里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看到她眼里的丝丝笑意,他的心情莫名烦躁起来。

是不是因为不在乎,所以能够将自己置身事外,微笑面对?即便他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依然不能让她生出一丝醋意?

姚梦娜垂下纤长的睫毛,遮挡住眼里一闪而逝的狡黠。她转过身,直面看着秦安雅,眼里充满了挑衅,“秦安雅,你能找到这里来,想必你已经知道我跟辰曦的事了,那我跟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秦安雅冷冷看了她一眼,视线径直越过姚梦娜,落在眉睫深邃不动如山的男人身上,红唇轻嗤,“季辰曦,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她吗?”

季辰曦摸出烟盒,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根香烟,兀自点燃,缭绕的烟雾将他幽深的眸子萦绕得更加漆黑深邃,“秦安雅,我是不是做什么事都要向你报备?你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不该过问的最好不要过问。”

语气轻缓的几句话,生生让人听出了满满的威胁。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逾越自己的身份。

姚梦娜慢悠悠走到她的身旁,举止间充满了胜利者的高傲。她凑到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才发现其实你挺蠢的!你不知道,男人可以很清楚得将冲动和感情分开吗?我有把握,让慕瑾宸无法自拔得爱上我!”

她特地强调了“无法自拔”四个字!

秦安雅笑了,笑出了眼泪,秦家陷入水深火热,季辰曦无动于衷,还跟姚家的千金姚梦娜上演了一场醉生梦死的出轨狗血剧。他明明知道,秦家和姚家一直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

姚梦娜凑到秦安雅耳边,“你知道明知道喜欢的男人已经心有所属,却还是偷偷喜欢他喜欢了整整三年的感觉吗?从第一眼见到季辰曦开始,我就爱上了他。我一点点侵入他的生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取代你的位置!”

“就冲我的处心积虑和良心用心,你也应该成全我对吗?”

秦安雅沉默不语,冷眼看着季辰曦和姚梦娜的这一出狗血感情大剧,心里犹如寒风过境。

姚梦娜勾唇,“我见证了季辰曦爱你爱得炽热,也见证了他爱你爱得痛苦狼狈。他已经不爱你了,放手吧!”

在秦安雅看来,季辰曦的沉默,不就是默认的一种表现吗?

秦安雅攥紧了手心,“姚梦娜,看来你进入娱乐圈,别的没学会,娱乐圈那套勾心斗角,横刀夺爱的戏码却是学得有模有样。”

姚梦娜双手抱在胸前,“你尽管骂好了,反正季辰曦早晚会是我的男人,而你季家儿媳妇的位置,也早晚会是我的!”

秦安雅出奇的平静,“姚梦娜,你半点都没有作为插足者的愧疚感?如果你不是让我看清楚了人心险恶,或许我还能成全你。可如今,我并不想让你如愿以偿。”

姚梦娜气得咬牙,“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落魄千金,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家大小姐?只有我,才配得上跟他双宿双栖!”

秦安雅看着座位上不动声色的男人,他深冽的眸子打量着她,黑眸里始终带着一丝讳莫如深的深意。

她收回视线,嘴角含了一丝讥讽的笑意,“分不分开是我跟季辰曦的私事,还轮不到外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姚氏千金就这么作践自己,还好意思在人前耀武扬威?”

她上下扫视了姚梦娜一圈,嗤笑出声,“你现在在娱乐圈也算混得风生水起,居然甘心沦为备胎。在娱乐圈待久了,别的没学会,娱乐圈那套勾心斗角,暗度陈仓的戏码倒是学到了精髓。你说这消息万一不小心透露出去,别说你那如火如荼的星途,可能连在演艺圈基本的立足之地都没有,沦落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确定要为了一份虚幻缥缈的爱情,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她不是不懂。

娇妻盛宠:慕少情深不晚第4章试读

姚梦娜攥紧了五指,“秦安雅,你威胁我?!”在前途和爱情上的抉择,她贪心得想要一并拥有。

她差点忘了,秦安雅可不是那种可以让人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秦安雅揉了揉隐隐作疼的眉心,“我没想威胁你,只是想提醒你,做人不要太过分了。别把人逼上绝路,到时候来个鱼死网破,对谁都好处!”

一直沉默缄言的季辰曦冷冷开口,语气冰冷得不含一丝温度,“闹够了吗?闹够的话,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秦安雅迈开步子,越过姚梦娜,直接走到季辰曦的跟前,清澈的水眸看着他,“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没有等来季辰曦的回答,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我是不是应该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心如明镜,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

季辰曦突然站起来,扼住她的手腕,黑色漩涡般的黑眸蓄满了可怕的怒意,“秦安雅,收起你的惺惺作态,你知不知道,你这幅模样让人看了倒胃口?”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让秦安雅不自觉皱起了眉头,那双漂亮的眸子泛着层层涟漪。即便季辰曦冷言相向,她依旧笑得明艳动人,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水悄然滑落。

“如果你想跟我解除婚约,明说不就得了,费得着耍这种恶心人的手段吗?我是不是该庆幸,我这个落魄千金,还值得季总裁花费心思演一出‘移情别恋’的戏码给我看?”

季辰曦身上混杂着烟草的味道,漆黑的眸子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深谭,泛着冷冷的光泽,“这么多年,你说话的方式还是一样让人讨厌。你不稀罕我对你的爱,难道还不允许我喜欢别人?”

曾经他爱得那么卑微,却始终得不到她的任何回应。他现在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一味的付出,不求回报。

秦安雅努力收拾自己的情绪,可悲伤的情绪还是不可抑制地凌迟着她本就面临崩溃的神经。四年的感情,谈不上刻苦铭心的爱恋,却是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

移情别恋,究竟是岁月无情,还是人心易变?

季辰曦眸子聚集了风暴,“秦安雅,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对你绝对没有好处!如果不想秦牧一辈子待在监狱里,就安安静静地做好自己的本分。管得太宽,对你绝对没好处!”

翻脸不认人,不正是季辰曦最擅长的事吗?

季家能从萱城默默无闻的工薪阶层,快速成长为萱城颇有名气的家族,秦家是最大的功臣。如今秦家颓败,季辰曦半点表示都没有。他不主动,难道是想让她主动向他服软?

她抬起精致的下颚,语气不卑不亢,“季总裁,你怎么践踏我都没关系,您开心就好。”这段感情是她自己选择的,苦果理应由她自己承担。

“季总裁”这样疏远客气的称呼,一下子触怒了季辰曦,他的眸子燃烧着熊熊怒火,让人看了不由心悸,“在我们还有一纸婚约束缚的时候,不管你的心在谁的身上,你就还是季家的准儿媳妇!在我没有允许你离开之前,你就别想摆脱这个身份!”

四年了,她心里依旧忘不了他吧?

秦安雅心尖一颤,印象中的季辰曦在情绪上从来都不露痕迹,还未像现在这样如此失态。

她怔愣几秒才勾了勾唇说道“有什么话直截了当说不是更好,含沙射影做什么?”

季辰曦放开对秦安雅双手的钳制,而是捏紧她的下巴,满意地看着她因疼痛蹙起的眉头,薄唇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除了装傻充愣这一招,你就不能玩点新鲜的?”

秦安雅讥讽地笑笑,故意瞟了姚贝娜一眼,“旧爱枯燥乏味,所以你就找了新鲜的?季辰曦,我不是那种看不懂眉眼高低的女人。给我一个彻底死心的理由,我保证以后不再过问你的私事!”

季辰曦加深了手上的力道,愠怒道“我以为你至少会为了我,跟姚梦娜一较高下。秦安雅,我在你心里就那么无足轻重,连让你争风吃醋都不够份量?”

说到底,他的愤怒,还不是因为自己作为秦安雅的未婚夫,却不足以在她心里占据一席之地的不甘。

秦安雅眉心蹙紧,死死抿住唇瓣,不想去回答男人的无理取闹。

姚梦娜慵懒地倚在门框,眼中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闹剧。秦安雅和季辰曦关系闹得越僵,她就越是有机可乘。

季辰曦眼中赤红一片,似乎想要将女人的骨头捏碎,“你不是一向伶牙俐齿吗,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所以无言以对?”

秦安雅试图挣脱男人的钳制,换来的却是男人更深的禁捁,她只能放弃挣扎,说话的语气却依旧不肯收敛锋芒,“季先生,我爸还在监狱里,我没时间陪你们玩两女争一男的游戏,更没有心情玩争风吃醋这种无聊的戏码!我说过,我不是那种没有眼见力的女人。只需要给我一个理由,我可以当个隐形人,不再纠缠你,不再妨碍你们相亲相爱。”

她的话并没有平息季辰曦的怒气,他眼中的暴戾足以摧毁她所有的隐忍。

季辰曦手指指节分明,他在极力压抑心头的怒火,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我已经把你从心里移除了,不想再让自己爱得那么卑微了,这算不算理由?你非要一个理由,那么,我给你理由!”

秦安雅垂眸,掩盖眼底的情绪,“算!这个理由……我接受。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过问你的私事。”

她纤睫垂下,刚才被季辰曦握住的那睫纤瘦白嫩的手臂已经满是瘀痕,她却感觉不到疼痛。大概是心里的疼痛太过强烈,才会掩盖掉身体的疼痛。

季辰曦缓慢松开对她的钳制,眼中已然恢复以往的散漫姿态,“今天的事必须守口如瓶,我不希望听到有关我的任何绯色新闻。”

言不由衷,只是为了刺激她,希望她能开口挽留他的心,可结局让他大失所望。曾经眼高于顶的她,没有选择反抗,而是选择妥协。

他突然有些讨厌秦安雅突如其来的懦弱。

秦安雅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跳梁小丑,无论怎么蹦哒,都改变不了已成的定局,只会让自己更加窘迫和难堪。

姚梦娜幸灾乐祸地欣赏着秦安雅此时的窘迫和难堪,昔日高贵优雅的秦家大小姐,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落魄难堪的时候。

再轰轰烈烈的爱情,终究也逃不过分道扬镳的那一天。

秦安雅逃离似地冲出了包厢,耳边隐隐能听到身后姚梦娜那满含娇媚的嘲笑声。

眼泪在脸上肆意流淌。她自认自己足够坚强,可眼泪根本控制不住。难过的不是季辰曦的背叛,而是他对秦家的绝情。

季辰曦漆黑的眸子看着秦安雅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姚梦娜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这张挡箭牌用得可还顺手?利用完了我,一声不吭就想离开,姐夫也真是够无情的!”

季辰曦清冷的眸子仿佛藏了冰一般寒气缭绕,“既然知道自己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挡箭牌,就不要奢望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若是姚小姐嫌这个角色不够份量,大可以选择退出。”

姚梦娜缓缓放下自己的手臂,无论她怎么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可踮起脚尖还是够不到他分毫。

如果不是因为爱得执着,她又何苦去为难她自己?

季辰曦爱得卑微,她又何尝不是?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