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君心劫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君心劫 已完结

君心劫

来源:微小宝 作者:泽诺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我也许应该制止这样的感情,他好比洪水猛兽,一旦决堤真的覆水难收,我除了与杰王子的郎情妾意,还是有求之不得的无奈和叛经背道的恐惧。睡梦里的我,除了有朦胧的杰王子的脸,远远望去还有黑暗的荆棘。翌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和往常一样用着早膳,玉静和晟德仿佛跟之前一样,只是我会有一种心虚感,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他们眼神。这时我的宫外有嘈杂的声音,熙熙攘攘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心劫第16章试读

子时已过。我却在辗转反侧。今晚的杰王子已经不是拨弄我心弦那么简单了,他的怀抱我既然开始怀念了。

杰王子这个令我魂牵梦萦的人,既然可以拥自己入怀,这是对我来说,仿佛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美梦成真,好像自己的漂浮的心有了一个彼岸。

可是就在此时,我忽然害怕起来了,我的进后宫时日应该也快到了。

忽然觉得自己好贪婪,一个远远地眼神还不够,一个暖暖的拥抱还不够,一颗跟我辉映的心还是不够,我到底想要什么。这和我当时回京的初衷好像变化太大。

我的贪婪真的在一步步吐噬我,是对爱情太强烈的欲望。

我也许应该制止这样的感情,他好比洪水猛兽,一旦决堤真的覆水难收,我除了与杰王子的郎情妾意,还是有求之不得的无奈和叛经背道的恐惧。

睡梦里的我,除了有朦胧的杰王子的脸,远远望去还有黑暗的荆棘。

翌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和往常一样用着早膳,玉静和晟德仿佛跟之前一样,只是我会有一种心虚感,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他们眼神。

这时我的宫外有嘈杂的声音,熙熙攘攘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玉静忙出门看去,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我这里基本是每人会来拜访的,况且感觉来的人还不少,看来带的随从也很多,我生怕来的人还是嫣贵妃,还要那么难堪的难以收场吗?

只见玉静急匆匆的走到我面前:“穆姑娘,是皇后,您快出来迎驾。”

“皇后?”我很是纳闷。

只见皇后娘娘在一群人簇拥下,慢慢走近我宫内的正厅里。

我小心翼翼的跪下行礼。皇后娘娘,不比嫣贵妃那种侵略性的美艳,她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她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金色水仙散花的长裙。华贵中尽显奢华。

皇后娘娘,坐在正厅的主位上,微笑的打量着我。

这位美丽的皇后,虽不是年轻貌美,但是举手投足间,尽显柔美温暖之意。我虽然见到这位美丽的女人也尽显紧张之意,但是我并没有之前见到嫣贵妃的恐惧与不安。

“想必这就是穆姑娘了。”皇后娘娘轻声问我。

我轻轻点头,然后小心的抬起头看着皇后娘娘,“回皇后娘娘,臣女就是穆府的穆泽诺。”

“穆姑娘,出落的这得年轻标致。”皇后娘娘微笑着说道,“在宫里这些日子可还习惯。”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在宫里一切都好。”我连忙回答。

皇后娘娘这样悉心的问候,让我对皇室的后宫不免有一丝的改观。至于皇后娘娘为何得到王的独宠,我真的能理解了。真的不是皇后是有多么美丽的盛世容颜,而是这样温润如玉的,不会因时日和时势的变化而改变。

皇后娘娘接着说:“穆姑娘,你在宫里习惯就太好不过了。正月初六,宫里的后宫甄选。到时候你就是堂堂正正后宫人了。”

我听到皇后娘娘说到这,后宫,这个词,忽然挑动了我大脑最敏感的神经,原来这一天真的就到来了,那个昨晚还和我你侬我侬的杰王子的影子却越来越模糊。

这时候,玉静,忽然在身后轻轻拍了我一下,她发现了我自顾自的走神了。

皇后娘娘还在继续说:“我此次来,就是给你带了点绫罗绸缎和一些你能用得着的首饰。”皇后娘娘边说着,边伸手示意让身边的丫鬟,端上来一些绸缎长裙和玲珑纱衣。

“穆姑娘年龄尚轻,本宫知道内务府那些裙衫不配姑娘,所以本宫特意带来的这些裙衫,都是些嫩色,和穆姑娘的年纪都相搭。”皇后说。

“多谢皇后娘娘。”我机械般的行礼谢恩。玉静带我接过皇后娘娘的赏赐。

“这些步摇和玉钗你也,也是本宫特意给你挑的,拿去细心打扮边。”皇后接着说。

皇后娘娘一直细心叮嘱我在宫中的种种事宜,而我也一直本能的谢恩,只是皇后娘说话的内容,我却恍恍惚惚的听着。

我的脑海里仿佛只有一个执念,就是杰王子。后宫甄选的日子越近,我和杰王子的能再次倾慕的日子就越来越少。

送走了皇后娘娘。玉静和芳茹接过皇后给的赏赐,看着站在原地木讷的我。

没心没肺的芳茹说:“穆姑娘,你马上就不一样了呢。要不我赶紧试试,皇后娘娘赏赐的这几件裙衫,好美呀,穆姑娘,还有,这玉兰步摇。”芳茹边说,边摆弄着那几件裙衫。

玉静赶忙让我芳茹把赏赐拿下去,芳茹还有点莫名其妙,她仿佛还沉浸在皇后娘娘刚才的赏赐中。

我没有做声,径直了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不仅要离开这个风雅涧,还要彻底改变我的身份,更要彻底颠覆我和杰王子的关系。

我好像早已知道是这样的结局,还要去作茧自缚。我必须接受,不管我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去接受。

这些我的无奈和不安,杰王子是否也有这样想。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时,玉静敲门。“进来。”我说。

玉静端着皇后赏赐的东西,走进来。她安静在给我收拾,并没有说什么,问什么。

只是此刻的我却不由得对她说:“玉静,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玉静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穆姑娘,你终于还是主动愿意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了。”

我轻叹了一声,“嗯。”

“穆姑娘,其实我们作为奴婢的,是不该过问主子的事的。但是穆姑娘,请不要忘记你进宫的初衷。最初我提到那个人,然后几次看到你的反应,我就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

“杰,杰王子吗?”我说。

玉静轻点头。她继续说:“穆姑娘,在宫中大忌,就是凡事,不能按照自己的性子来。您不知道你身边有多少眼睛盯着你呢,总之您可千万不能糊涂。”

“我糊涂吗?”我其实是反问自己。

“穆姑娘。能在宫里伺候你一场,也算奴婢与您有缘,玉静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你好。如若穆姑娘,真的想在后宫里立足,我玉静一定愿意竭尽全力。

只是穆姑娘,你现在和杰王子这样,即使我深知你们之间的情义,但是真的是爱莫能助。我最担心的的姑娘你,不能全身而退。”玉静担忧的对我说。

玉静这些日子对我的一言一行为,为我解围,为我堪忧。真的使我受益良多。

我该如何彻底决断这份感情。

我承认我真的被心中爱的执念,控制的心不知所向了。

君心劫第17章试读

其实昨晚杰王子深夜回府以后,也是辗转难眠,加之他又听了元祥跟他说的那些话。心难静。

杰王子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像元祥说的那样糊涂了。

可是杰王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不是糊涂,应该是情不能自己。

加上酒意没消,看见穆泽诺正是他心中所想,心底的人完全站在自己眼前,含情脉脉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招架的住。

已经过去了两天,日子还算平静,杰王子的在宫中醉酒的事情,应该除了风雅涧的几位宫人知道,旁人不知晓。

杰王子自那晚以后,却多了一个叫牵挂的东西。朝思暮想原来是这样的感觉。这是跟对待母亲不一样的感觉。

这样感觉,是缠缠绵绵的相思。穆泽诺的影子无时无刻在他脑海里闪过略过,甚至会影响到他的平时的生活。

杰王子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心里留下,穆泽诺这个女孩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是第一次在和穆泽诺在旧宫里,对话的纠结,还是那一次穆泽诺,忽然的拔剑自刎的坚定,还是穆泽诺体力不支,晕倒时的怜惜,还是穆泽诺在风雅涧,舞剑的美丽身姿,还是穆泽诺对待感情,那份执着。

其实杰王子也无从得知,只是知道这个穆泽诺他爱上了。无声无息的爱上了。

杰王子从军部处理军务回来以后,元祥公公,见到他立刻说道:“主子,贵妃娘娘,晚上设宴,邀你前去。”

元祥又补充说:“主子,你还是把上次醉酒在风雅涧的事,赶紧忘记吧,我看你最近有鬼迷心窍的趋势。”

杰王子瞪了元祥一眼。若有似无的说着:“元祥,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你才才鬼迷心窍。”

“旁观者清。我的主子。你在贵妃娘娘面前,千万可别这样。”元祥交代道。

“元公公,你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杰王子为自己辩解。

元祥看着辩驳无力的杰王子,说:“今晚上听说梁秀公主也去,你更要注意。”

杰王子,听到梁秀这个名字,眉头一紧。

这个梁秀公主,真的是杰王子这几年,横在他和他母亲之间,最大也是最明显的分歧点。

杰王子可以为母亲,变得更加优秀,只是把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加之在这个梁秀公主身上,让他觉得力不从心。

因为杰王子知道这个梁秀公主,对他倾慕许久,只是杰王子却没有意。一直待她如一位普通的皇妹一般。

他可以娶她,但是这对这位真情纯真的公主,显得那么残忍。

与其这样这样伤害一个人,杰王子宁可选择一个,无关痛痒的女人成亲。

加上现在杰王子心里,又有一个穆泽诺,这样的一次次见梁秀公主,让杰王子更加的勉强。

“主子,你可别多想,依小的看,贵妃娘娘的意思,梁秀公主,早晚是我们府上的王妃,只是时间问题了,主子您的心,该收一收了。”元祥看出了杰王子的不自然,不敢接着再说。

“元祥,你不懂。”杰王子欲言又止。

“主子,我虽然不太懂儿女情长,但是我知道这宫里有些女人,你是碰不得的,想想都不行。”元祥说。

杰王子没有回应他。

“况且梁秀公主,哪里差了。论姿色,论才华,我想不会输给风雅涧的那位吧。”元祥打趣的说。

“你有完没完。”杰王子说。

“主子,您看您还急眼了,我说这话你还不懂吗?就是在劝您,我知道两个姑娘,一定都是好姑娘。只是身份不同罢了。”元祥说。

“嗯。”杰王子说。“晚膳时间记得提醒我。”杰王子说完就进了书房。

夕阳将至。

元祥忙着帮杰王子更衣。“主子,这件孔雀蓝袍子如何。毕竟是去见梁秀公主的。”

杰王子倒是紧皱眉头。“元祥,你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只是普通的一个家宴。”

元祥没有再说了。收拾好以后,他就随杰王子一起进宫赴宴了。

此时在栖嫣殿中。

“秀公主到。”殿外的公公传令道。

只见一袭粉色绸缎轻纱长裙的梁秀公主,走进殿内。

梁秀公主感觉无时无刻,都是面带甜美微笑的,举止优雅,大方得体。

姣好的容颜, 配上这样的好性格,再加上高贵的出身。

嫣贵妃甚是欢喜。自己的儿子,娶的这位公主,也算是实至名归的皇家联姻了。

梁秀公主还是梁国君王,最宠爱的女儿,一旦与自己的儿子成亲,杰王子可就是梁国的女婿。

南唐也是一直和梁国交好。军事上也是一致对外。而自己的儿子成为梁国驸马,无论是对南唐,还是对杰王子都是如虎添翼。

“娘娘,秀儿给您请安。”梁秀公主问候嫣贵妃。

嫣贵妃则是改变她,一贯疾言厉色的作风。微笑的回应着梁秀。“秀儿,快起来。”

“娘娘,这是我给您挑选的上好珍珠项链。”说着梁秀叫下人打开包装精美的锦盒。一串珍珠映入众人眼帘,珍珠晶莹凝重,圆润多彩。

“多谢秀儿的美意。”嫣贵妃喜悦的收下了。

接着梁秀搀扶着嫣贵妃,进入正殿,两人很融洽的攀谈起来。

众人都能看出来,梁秀一言一行都是深得嫣贵妃的心。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梁秀公主就是杰王子的未来的王妃。

“杰王子殿下到。”殿外的公公传令到。

“杰儿可算来了,让我们秀公主好生等了。”嫣贵妃笑着的说着。

“娘娘,你可别这样说。”梁秀确实害羞了。

杰王子进入殿内,连忙给母亲行礼,“儿臣给母亲请安。”杰王子看了一眼,坐在嫣贵妃身旁的梁秀公主,礼貌性的点头问好。

“快起来吧,我们都在等你呢。”嫣贵妃说着。

“杰哥哥,来这边请。”梁秀殷勤的招呼着杰王子。

倒是杰王子,此时在母亲的宫殿中,忽然的不自然起来。

晚膳用到一半,嫣贵妃忽然对着梁秀问道:“秀儿今年有十八了吧?”

梁秀则因为嫣贵妃,忽然提到自己的年龄,羞红了脸,毕竟年龄在这个时代还是每个女孩子的小秘密。

“娘娘,您怎么忽然提起,秀儿的年龄了。”娇羞的低下了头。

不过杰王子,对他母亲的这个问题,无所关心。依旧安静的吃着晚膳。

“秀儿,这你就见外了。都是一家人了。不要害羞。”嫣贵妃面带笑意的说。

梁秀害羞的点点了头,偷偷的看看了杰王子。觉得杰王子的无动于衷,很是让她莫名的担心。

“杰儿,你今年正好加冠之年,成家最为合适了。”’嫣贵妃对着身边的杰王子说。

梁秀也看着杰王子,她的眼神里,明显有十足的盼望之情,她比嫣贵妃更想知道,杰王子的态度。

杰王子,却没有立即回应嫣贵妃。

嫣贵妃继续说着:“等秀儿,你这个月把生辰过完,我就跟王说,你们的婚事。宫里这几年,很少有这样的喜事了。”

嫣贵妃话音刚落,杰王子立刻说:“儿臣没有那么早,成亲的意向。望额娘理解。”

梁秀公主顿时眉头紧皱,嫣贵妃愤然拍桌:“杰儿,你现在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杰王子则是低头不语。

杰王子没有反驳的意思,更没有解释的意思。杰王子的心底的情愫,仿佛在指使他那么说。武断且决绝。只是后果,是他自己没法预测,也是不想预测的。

与其欺骗,简单纯真的梁秀感情,不如拒绝来的彻底。这样虽然一时半时,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总比欺骗,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婚姻要好。

善解人意的梁秀公主,则放下自己的难堪,一直在劝着嫣贵妃息怒。

只是梁秀公主,那种失望之情,油然而生。

虽然在宴席上,一直保持着公主该有的风度,可杰王子那一席不冷不淡的话,惹得她有忧心连连。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