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总裁撩爱心慌慌

更新时间:2021-04-01 18:09:36

总裁撩爱心慌慌 已完结

总裁撩爱心慌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梅子九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陆氏集团里今天的气氛格外阴沉,就连前台小妹都小心翼翼,大家今天都知道总裁心情不好,谁也不敢往枪口上撞。 顶楼总经办。 赵谦守在门口,听着里头男人暴怒的声音,面色平静地看着即将要进去的财务部总监,他拍了拍财务总监的肩,“老总说啥你只管一味附和就行,” 他抬了抬镜框,“没多大事。” “年薪百万养你们做什么吃的?以后再拿这种垃圾给我看就立马滚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险被侵犯

  她慢慢滑落下去,拾起落到脚面上的那张空额支票,咬着红肿麻木的唇,隐隐搐动的唇角勾出一丝凉凉的笑,随之用力将手里的支票撕得粉碎,然后穿过众目跑进了楼梯间里,在寂静的楼梯间里,她终于可以让眼底盘旋的屈辱放肆宣泄出来,坐在冰凉的楼梯上,她无声的哭了一下午,直到夜幕沉落,才重又回到顾蕊蕊的病房里。

  “姐,我已经和那个人结束了,你就安心的调养身体吧。”她站到姐姐病床边,垂着眸子轻声说。

  顾蕊蕊抬头盯着顾小溪那双红肿的眼睛,冷漠的脸庞缓缓重现一丝温和,拉住了顾小溪的手,“小溪,别怪姐,只是那个人,他不适合你,他对你,不过只是想玩玩儿而已……”

  “姐!”顾小溪忙出声打断,她不想再提那个人,“姐,我想我最近几天可能不能过来照顾你,我一个同学帮我找了一份工作,我想去试试。”和陆淮南闹翻了,眼下最耽误之急的就是欠他的钱还有姐姐之后的康复费用,所以她必须尽快找到一份薪水高的工作。

  “小溪,都是姐不好,让你受委屈了。”顾蕊蕊看穿妹妹的良苦用心,心里蓦然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暗慕陆淮南,她也不想要伤害最爱她的妹妹,所以握紧妹妹的手,和她约定:“小溪,姐姐答应你,姐会尽快把身体养好,然后好好工作,再帮你物色一个好男人和他一起疼爱你,小溪,别怪姐,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

  顾蕊蕊这番满是真诚的言语,轻易就打动了顾小溪,她红着眼眶抱住了姐姐,似乎只要有姐姐的疼爱,一切屈辱都值了。

  ……

  隔日,顾小溪便开始四处找工作,大学毕业后姐姐就得了病,她一直没能抽身找工作,眼下又急需用钱,便迫不及待要找一份高薪酬的工作,就在她穿梭于繁华偌大的城市里寻求工作的时候,偶遇了一个大学同寝室的女生方媛,在校的时候和方媛相处很好,她便把处境跟她说了,说她急需一份薪水高的工作,然后方媛就介绍她做平面模特,听方媛说一天至少有几千块的收入,顾小溪立即就产生了兴趣,求方媛帮忙引荐她。

  于是这天傍晚,她跟着方媛来到某家酒店里,方媛边在前面带路边跟她嘱咐:“小溪,我今天给你介绍的这位林导在圈子里影响可不小,所以你待会儿见到他可要好好表现,没准林导看你条件不错,日后还有可能介绍你进演艺圈里,听说当红的一些一线女星都曾经在他手里做过模特呢!”

  顾小溪跟在后面连连点着头,为了钱,她会努力,至于进不进得了演艺圈,她其实一点也不感兴趣。

  “到了,就是这里。”楼上的某间套房门口,方媛脚步停下,刚作势要开门时,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翻了下手包,然后转头匆匆道,“糟了,小溪,我想起来我有点重要东西落在车子里,我现在下楼去拿,这样,你先进去吧,林导已经在里面了,人家是百忙中抽空,我们别让人家多等,你先进去,我去去就来!”

  “啊?可是…媛媛……”顾小溪还想顾虑些什么,方媛已经把她推进屋子里转身跑开了。

  “是顾小姐吧?来来来,快请进!”顾小溪听到一抹略显苍老的声音,怔怔转过眸去,只见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笑着朝她走过来。

  顾小溪环顾了眼房间四周,发现这间房里只有走过来的这个中年男人,便轻声的询问:“您好!请问,您就是林导?”

  “对呀!我就是林导演,专门培养模特的。”中年男满脸堆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过来就上下的打量着顾小溪的身材,看似满意的点着头,“嗯,不错。”说着上前,手伸向了顾小溪衬衫的领口,“来,把外衫脱一下……”

  “你干什么?”见状,顾小溪连忙伸手捂住胸口,往后退了两步,林导咧嘴笑笑,解释着:“顾小姐别想多了,我只是想看看你上围,毕竟我们今天要拍的是内衣写真,来,做模特吗,就要敢脱敢露。”林导说着脚步又逼近过来。

  顾小溪看着那张猥琐的脸孔满溢着的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有那双鼠眼里折射出的好似盯着猎物一般的光芒,她顿时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连忙后退到门板匆匆道:“对不起林导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就转身去拉门把,却不等碰触到,身后的中年男人一把就从背后把她紧紧抱住了。

  “啊!不要!松开我!”顾小溪惊叫起来,此时已彻底认清自己被方媛给骗了,死命挣扎,却还是被自称林导的男人给拖到了床上,看到男人对她一边色眯眯的笑着一边解开裤袋朝她扑过来,她吓得连忙爬起来,却被男人又一把拽回来摁在床上。

  “小宝贝别怕怕,林导我就是想考验下,看看你里面是不是也像外面看着这么鲜嫩,来吧,想成名,就乖乖听话!”男人说着就跨在她腿上,一边扯她的衣服,一边俯下身要吻她。

  “不要!滚开!啊!救命——”顾小溪拼命的晃着脑袋闪躲男人那令人作呕的厚嘴唇,双脚扑腾个不停,试图要把半趴在她身上的猥琐男人给踹下去,而她的挣扎换来的是男人更变态方式的束缚,男人松开她两只手腕,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条红绳子要帮绑上她乱踢的双腿。

  而就在这功夫,顾小溪突然瞥见床头柜上那只玻璃烟灰缸,她皱紧眉,眼见着男人低头摁着她的腿要把她五花大绑,顾小溪揪紧一颗惊恐的心,一把抓过那只烟灰缸朝男人后脑勺用尽力气的砸了下去……

  “噢!”下一秒,只见男人哀嚎了一声,捂着鲜血直涌的脑袋从她身上滚落到地上去,顾小溪顾不及其他了,慌忙爬起来拉开房间门跑了出去,就在她跑出来那扇门没几步远,迎面就撞上了一堵坚实的胸膛,她错愕的抬眸,却看到一张冷漠而熟悉的脸孔。

  陆淮南幽冷的眸子里映进一天未见的女人,她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样子,任谁一看都是一副刚被糟蹋过的样子,剑眉缩紧,他上前一步,阴鸷的问:“女人,迫不及待要和我解除关系,就是来这里找到新的买主了?他是谁?是钱给的比我多?还是床上功夫比我好?”

  “陆淮南!”顾小溪微微颤抖的声音打住他冷漠讽刺的言语,她攥紧双手,在惊恐未定的狼狈一刻撞上他,虽然有那一瞬像似抓住了一丝安全感,可他讽刺的言语却又给了她重重一击,她突然凉凉的笑了,道:“对,我就是来卖的,但我和你已经结束了,再卖给谁都和你没有关系,你只要记得,我欠你的钱,一定会还!”

  说完,她就举步要从他身边走过,生怕那间房里的男人追出来,而让陆淮南发现她方才为了钱差点被玷污的狼狈,陆淮南也只是阴冷的攥紧拳头,心中已经覆满对这个女人的失望,他亲眼看到她从那间房里出来这副衣衫不整的样子,难以再劝自己相信她是纯洁的。

  然而,就在顾小溪与他擦肩而过的一瞬,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吼:“MD,贱人,你给老子站住!敢打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听到那狰狞的声音,顾小溪惊慌的回眸,如她所担心的,正是方才要对她不轨的秃头中年捂着满头的血从那间房里出来朝她这边大步追过来,恐惧再次袭来,顾小溪拔腿就要跑,哪知那狰狞的男人已经箭步过来一把扯住了她身后的头发。

  “啊!流氓,放开我……”顾小溪刚惊恐的尖叫出声,下一秒就听到那男人在身后连连几声哀嚎,她再愕然回眸时,只见陆淮南一把掐住那男人脖子把他重重摔在墙壁上,锐利如他,怎么也无法相信顾小溪会离开高富帅的他,而来找这么个看着都让人作呕的猥琐男,便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死死的掐住对方脖子,他阴狠的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陆……陆少!”猥琐男认清眼前的人,吓得嘴唇直哆嗦,“我…没……没做什么?就是想,想和她玩玩儿……”

  “玩玩儿?”陆淮南挑眉,鹰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凑近那人耳边,“你是说,你刚才,侵犯了我的女人?”

  “啊?您……您的女人!”猥琐男吓得浑身一抖,噗通一下就跪到了陆淮南面前,不顾满头的血迹直往地上磕,“对不起陆少!我真不知那是你的女人,陆少饶了我吧,我刚才虽有想法但是也没能得手……啊!啊——”

  陆淮南攥紧铁拳连连几下把猥琐男狠狠的抛进墙角里,然后阴森的道:“碰我的女人,就算逃过死罪,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话落之际,他一挥手,身后不知何时已赶到的保镖过来把满脸是血的猥琐男拖走了,他这才慢慢回过身来,紧蹙的眉目中,映进顾小溪紧紧抱着颤抖的身躯惊慌未定的模样。

  缓缓迈步过去,微凉的指尖捏起她低敛的下颚,“顾小溪,我现在就要你一句话,跟我回去,还是继续招人糟蹋?”

  

9-囚禁

  深夜的景湾别墅灯火通明,二楼房间内一片狼藉,顾小溪被陆淮南抵在大床上,男人褪下凌乱不堪的外套,睨着身下不愿屈服的女人就一阵火气,“你就这么不愿意跟着我?”

  “是!”顾小溪情绪崩溃的大喊,姐姐以死相逼的话回荡在耳旁,她挣的小脸涨红,“欠你的钱我还,请你别逼我!”

  逼?

  男人眼底漫出的阴狠,他唇间溢出一抹冷笑,“那我就成全你,”他扯开领带一把绑住顾小溪的手腕,“龙城陆淮南手段一向阴狠,我不介意逼女人一把。”

  “为什么?”顾小溪眼角淌出泪水,试着推开陆淮南,为什么姐姐要逼她,陆淮南也要逼她?甚至就连她以为最好的室友方媛都要陷害她一把?!

  听到顾小溪的话男人眼角一掠过一抹厉色,他抿唇覆盖住身下的女人,薄唇带着惩罚一般吻着顾小溪,从颈部一处一处的往下吻,像似要把刚刚那个老男人的味道洗遍……

  “陆淮南你混蛋!”顾小溪努力的撑开手里的领带,忍不住放声大哭,双手拼命的捶打着床铺,“你就是个只会对付女人的人。天宇哥,救命……”这会的顾小溪早已经口不择言了,完全不知道这句话会激怒到陆淮南。

  而陆淮南在听到她的这句话时脸色难看至极,他撑起手掌,睨着身下的女人冷冷笑开,“是,”他把被子盖上,“我只会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特别这个女人还是你。”

  男人的话犹如一道魔音一直缠绕着她,“你个恶魔!”

  陆淮南不以为意的看着像只刺猬的顾小溪,她满心满眼都只有郑天宇,可能在她眼里他和郑天宇完全没有可比性,那么,既然这样的话他何不如一次坏到底……

  “女人,你这辈子注定逃不掉了……”

  陆淮南低首在顾小溪耳畔里低喃,像说给自己听的,又像说给顾小溪听的,让她死心一般。

  “呵呵。顾小溪轻笑一声,她攥紧手心里的床单,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像个破碎的养娃娃。

  陆淮南,这辈子最让人痛的不是第一次,而是此时。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房间内,顾小溪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睛,手腕上的领带依旧还在,她瞥了眼身侧的人,昨晚的一幕幕就在眼前一闪而过,事后回想起来她真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明明知道昨晚的陆淮南就像头暴怒的黑豹,却还要去惹怒他。

  “醒了?”

  身侧响起一道慵懒的男音,陆淮南一把搂住顾小溪的腰,低着头蹭了蹭顾小溪修长的颈部,忍不住低喃一声,“好香……”

  颈间传来一阵温热的湿气,顾小溪忍不住绷紧浑身的神经,她一动不敢动,身上的疼痛感无处不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透着恐惧一点点的浸透到男人的眼底。

  陆淮南掀开被子起身走向浴室,再次出来时顾小溪还是保持之前的动作,他来到衣橱前随手挑了一件衬衫穿上。

  须臾,像是想到什么回头睨着床上的女人,“今天在家好好休息。”

  家?

  好温暖的一个字,可惜这个字一点也不适合用在此时此景。顾小溪忍不住勾起惨白的唇瓣,视线落在手腕上的黑领带,不发一语。

  半响也没听到身后女人的回应声,陆淮南穿戴整齐站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睨着顾小溪,“没听到?”

  浅蓝色的衬衫,黑色西装裤,米白色的皮鞋。

  干净整洁,可明眼人一眼就能发现缺少了什么,只是陆淮南一时并没发觉。

  许久,楼下传来一阵引擎声,顾小溪眼角眺望到银色跑车开出别墅,她心底一松,抬起被领带绑住的手腕放在嘴边咬开。

  女子姣好的面容带着憔悴,顾小溪柔着手腕,两条深红的痕迹极其狰狞,一把掀开被子起身走入浴室。

  陆氏集团里今天的气氛格外阴沉,就连前台小妹都小心翼翼,大家今天都知道总裁心情不好,谁也不敢往枪口上撞。

  顶楼总经办。

  赵谦守在门口,听着里头男人暴怒的声音,面色平静地看着即将要进去的财务部总监,他拍了拍财务总监的肩,“老总说啥你只管一味附和就行,”

  他抬了抬镜框,“没多大事。”

  “年薪百万养你们做什么吃的?以后再拿这种垃圾给我看就立马滚蛋!”

  财务部总监刚想接话就听到办公室里再次传出陆淮南的声音,带着不怒而威的威慑力,年过四十的财务部总监冷不住哆嗦,“总裁今天怎么了?”

  怎么了?

  赵谦握着拳拿到嘴边轻咳了声,他哪里知道BOSS今天怎么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位爷起码有三百六十天心情不爽的,除了那一年……

  顾小溪换好衣服准备离开景弯别墅,但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看到门前站了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顾小溪不明所以地看了眼,神色怀疑地准备走出房间,却不想被这两个男人挡住,“顾小姐您不能出这个房门。”

  顾小溪一脸错愕的表情看着保镖,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握紧捶在身侧的手,“你,你们这是什没意思?”

  保镖对视一眼,最后其中一人开了口,“陆先生吩咐的,”保镖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动作不变,“请顾小姐请回。”

  顾小溪折身回到床边,她看了眼门口的保镖,眼眸里的失望一点点的透出来,陆淮南这是准备软禁她?

  这个卑鄙无耻的人渣!

  医院。

  顾蕊蕊看着渐渐发黑的天空,又瞥了眼安静的病房,她抿着唇怎么都睡不着,顾小溪今天一天都没来过一趟医院,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昨天说要去面试一个礼仪模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望着窗外怔怔的发呆,直到房门开启她才缓过神来,声音里带着喜感,“小溪你怎么才……”来字在见到来人之后活活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