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契约情人:总裁步步夺心

更新时间:2021-04-01 11:47:00

契约情人:总裁步步夺心 已完结

契约情人:总裁步步夺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樱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妈妈未昏迷之前,所有的财产全部被他们霸占了,只剩下这一栋老宅了,她还记得妈妈之前一直嘱咐自己,一定要保护好那栋宅子。 所以,她什么都可以给他们,偏偏那栋房子,绝对不能给。 “签了,你不签我就让医生把你妈的药给断了。”景悦月见景澈菡不动,再一次的出声警告景澈菡的动作最好快一点,她可没有什么耐心。 景澈菡摇头:“不,不要。不要这么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契约情人:总裁步步夺心:契约关系

  开门,冯宇整个人就跌倒了下来,呈现出一副跪着的姿势。

  景澈菡神色闪了闪,难道他一晚上都在这里?莫缜无所谓,反正这房间的隔音很好。

  “莫总,他一早上就来了,说是等莫总你给他签文件。”

  随着冯宇进来,他的身后也跟进来一个人,那人是莫缜的秘书。

  莫缜点头,表示确有此事。

  “莫少,昨晚验货验的怎么样,还满意吗?”

  冯宇一脸笑意,他可没有碰过景澈菡,她绝对是干干净净的。

  莫缜瞥见了他手里拿着的文件:“把合同拿来吧。”

  昨晚,还算不错。

  原本在里屋的景澈菡终于安奈不住的走了出来,冯宇的双眼似乎定格在了她的身上。

  只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她怎么看起来比起之前更加的诱惑人了呢。

  看起来少妇和少女,给男人的感觉还是天差地别的。

  “咳。”莫缜轻轻的咳了一声,算是警告冯宇。

  冯宇立马回了过神,他连忙弯腰收拾起了莫缜签好的合同。

  “莫少再见,合作愉快。”

  “等一下!”

  “不知道莫少还有什么吩咐?”赔笑。

  莫缜手指敲打着茶几的玻璃,一副满不禁心的样子。

  “听说,今天你要结婚?”

  冯宇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立马就明白了莫缜的意思。

  “莫总,结婚的事情我自有打算,既然莫缜看上了我的未婚妻,那就送给你好了。这也算是她的福气,对不对。”

  虽然有点惋惜,但是比起这份合同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么说,冯总你是不打算结婚了。”

  结婚!当然是要结的,毕竟消息都放出了,要是不结婚,肯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我自有安排,莫少要是有时间的话,欢迎你过来参加我的婚礼。”

  冯宇点头哈腰的离开,景澈菡闭眼双眼,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女人这么这么爱哭,昨晚上她就一直在哭,现在还是在哭。

  “哭什么?”

  “和你无关。”

  景澈菡擦了擦眼角,不想理会眼前这个人。

  “哭什么,为了这么一个男人?”

  莫缜被她的眼泪弄得心烦意乱的,昨晚她也是第一次,又没有被那个男人站便宜不是吗?

  “谢谢……”景澈菡接过他手中的纸巾,胡乱了擦了擦双眼,眼睛依旧还是红肿的。

  莫缜放下手,总算是不哭了,耳边总算是清静了。

  哭过之后,景澈菡觉得自己好受了许多。

  想着,昨晚荒唐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了了,她也没有必要再自暴自弃了。

  “你要去哪里?”莫缜在她开门的一瞬间,直接把她抱在了怀里。

  门再一次被合上,天旋地转之间,自己整个人被莫缜压在了沙发上。

  “走?你觉得上了我莫缜的床,就能够这么容易就走的吗?”

  “那你还打算怎么样,我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你把我留下来的。”

  她最宝贵的东西,在昨天晚上已经被他掠夺了,他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看看这个……”莫缜打开电脑,屏幕上播放着今天冯家结婚的直播。

  冯宇已经换好衣服,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

  镜头一点点的从他的身上移开,定格在了他的身旁。

  好一对金童玉女。

  景澈菡满脸错愕,那个女人夏筱筱,怎么会是她,她竟然和自己的男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景澈菡觉得自己愚笨极了。是啊,夏筱筱这样的女孩子若不是怀有目的的,怎么可能接近自己,又怎么可能成为她的好朋友。

  现在,未婚夫的背叛,好朋友的背叛,都像是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了景澈菡的心底,让她喘不过气来。

  莫缜含笑看着她的表情,还以为她只会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原来在这种时候也会生气的全身发抖。

  “莫缜!你叫莫缜对不对。”

  突然被点名的莫缜有点好奇的看着她,看来她是有话和自己说了。

  按下暂停键,房间归于平静,景澈菡的声音清晰灵动。

  “我想跟你谈一笔交易……”

  交易?莫缜来了兴趣,默默地看着她:“说来听听。”

  “你也知道,我被男朋友出卖,被好朋友背叛,昨晚我们已经那样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要我帮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须说出让我感兴趣的筹码,否则我凭什么帮你。”

  莫缜理所应当的说道,景澈菡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莫家的大少爷,可不是一般人,他凭什么尽心尽力的帮她。

  “昨晚,我感觉的出来,你对我应该是有点意思的,既然如此,我选择把自己买给你,你帮我对付这两个人。”

  此时恨意已经彻底的淹没了景澈菡的理智,是他们两个一夕之间毁了她本应该觉得属于自己的一切,应该受到惩罚。

  “刚才不还要死要活的不允许我碰你,现在怎么又心甘情愿了?”

  景澈菡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最终还是开了口:“睡一次是睡,睡两次也是睡,有什么关系吗?”

  女人在乎自己的第一次,而她用自己的第一次证明了,她三年中爱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倒是看的很开,不错,昨晚你确实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夜晚……让我就这样放了你,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莫缜舔了舔唇,做出一个意犹未尽的模样。

  仔细思考了一番又说道:“不过,我想要另外加一个条件,你只需要呆在我身边一年并且留下孩子。”

  孩子?景澈菡张大了双眼,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孩子或许只是用来继承家业的。

  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孩子不仅仅只是一个孩子,那是责任爱情的象征,最起码对于景澈菡来说是这样的。

  呆在他身边一年,不算什么!可是孩子……

  不可以的,就算是为了报复冯宇报复夏筱筱,她也绝对不可能拿孩子开玩笑。

  “不可能,我不可能给你生下孩子,而且根据我的了解,莫少应该是不缺少女人的,想要孩子也不用找我。”

  有钱人家的少爷都是这样吗?都这样喜欢玩弄别人?

  景澈菡低下头,语气更加的坚定了几分:“我说了,这件事情,我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不答应?

  莫缜好像早就料到了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答应,一脸从容的从一边拿出一份文件,扔在了她的面前。

  “你自己看看。”

  景澈菡拿起一看,脸色越来越白。

  “你调查我?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以为我会睡一个我不了解背景的人?景澈菡我知道你现在缺的是什么。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就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其实仔细想想,你是不亏的。”

  母亲病重,母亲继承父亲财产,全部给大伯收入囊中。

  景澈菡寄人篱下多年,一直都是唯唯诺诺的。

  她一直忍耐的,希望有一天母亲能够醒过来,能够重新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权利,金钱,身份……我莫缜不缺的就是这些,我缺的只是一个孩子,只要你心甘情愿的为我生下孩子,这些我都可以满足你。”

  他需要一个继承人!他用等价的交易获取这个孩子,以后景澈菡离开的时候恐怕也没脸再继续要这个孩子了。

  见景澈菡还在犹豫,莫缜便抛下了更加诱人的条件:“我知道你小时候住的别墅,被你大伯一家给侵占了,你很想要收回那一套房子,对不对。”

  景澈菡惊愕的看着莫缜,那套房子承载了她和父母过多美好的记忆,她做梦都想要收回。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我在这一年之内可以为你生下孩子。生下孩子之后,我就乖乖的离开,保证不会和你有任何的牵连。”

  “那就把这份合同签了吧。”莫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

  景澈菡快速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吗?”

  莫缜收好,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门被推开,外面走进来一排一排的人,好像早就在外面等着了。

  “给她打扮打扮,越漂亮越好。”

  为首的时尚女郎,恭恭敬敬的对莫缜说道:“莫少请放心,半个小时之内肯定能装扮好。”

  莫缜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电脑,极度有耐心的等待着。

  十五分钟后,景澈菡出来了,莫缜微微抬头,不由得眼前一亮,果然是他的女人,打扮起来就是不一样。

  最起码,比起他迄今为止见到的任何女人,都要美上几分。

  “莫少,您觉得怎么样。”

  刚才那为首的造型师见莫缜不说话,只好开口询问。

  莫缜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

  莫缜没有说不满意,那就是满意了,造型师松了一口气,带着自己的东西连忙跑了出去。

  莫缜站在景澈菡的身边,如今她穿上了一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身姿更加的挺拔,只是和莫缜站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娇小。

  “你突然把我打扮成这个样子,干什么?”

  莫缜微微颔首:“既然,现在你成了我的女人,我当然要先帮你出口恶气了,跟我去了你就知道了。”

  “莫少,莫少,是莫少来了!”

  认识莫缜的人议论纷纷,景澈菡低头站在他身边,有些尴尬。

  莫少!冯家的两位长辈一听到莫缜过来了,连忙跑出来迎接。

  “莫少,你怎么来了……”

  说话的声音顿时停住,冯父看着景澈菡眉头一皱。

  莫缜拉过景澈菡:“怎么,难道冯总认识我的女伴吗?”

  莫缜说景澈菡是他的女伴,冯父当然不敢多说什么。

  “不,不认识。”

  “不认识就好。”莫缜轻描淡写的回答。

  “筱筱,小宇你们两个过来。”突然冯父对着不远处的一对新人招手,冯宇牵着夏筱筱来到了莫缜的面前。

  见到景澈菡的时候,两人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不管你在想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扰乱这场婚礼。”

契约情人:总裁步步夺心:参加婚礼

  夏筱筱警告景澈菡,眼神之中早就没有了昔日的情分。

  景澈菡真想大笑的,给她两个耳光,又怕脏了自己的手。

  她高雅的端起手边的香槟,微微举了举:“夏小姐多虑了,今天我是陪着莫少过来的,可没有空做的别的事情,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着,一仰头,一杯酒一饮而尽,嘴角依旧挂着笑容,心中早就五味杂陈。

  “最好你的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夏筱筱当然一脸不相信,一个女人要是真的喜欢一个男人,是不可能改变的那么快的。

  “这种男人,配你刚刚好。”

  渣男贱女,配上一对,能不是刚刚好吗?景澈菡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夏筱筱有些激动。

  “夏小姐,今天是你的结婚典礼,冯家也算是大家,你还是保持一点淑女象形,否则……传出去,对你可没有好处。”

  莫缜没有插话,只是觉得这样口齿伶俐的景澈菡让他眼前一亮,这个女人果然是越来越有趣了。

  “景澈菡,没有想到你这张嘴,还真的是能说会道。”

  “比不上你,你说起谎话的样子才是让我望尘莫及。”

  夏筱筱又把视线转移到了莫缜的身上,阴阳怪气的说道。

  “莫少啊,你可不能被这个女人的外表给迷惑了,她当初和冯宇交往,只是为了冯宇的钱,现在巴结上你恐怕也是这样。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你也看得上?”

  莫缜挑眉,直接拉过景澈菡,一低头便吻了她的唇,现场的人无不被这样香艳的镜头震惊到。

  更多的是羡慕,恨不得推开景澈菡,自己代替景澈菡的位置。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莫缜只是想要警告那些看不起景澈菡的人。

  她是他莫缜的女人,别人还没有资格看不起她呢。

  景澈菡摸了摸自己的唇,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温度,莫缜见她愣神,便没有让她说话。

  夏筱筱气的脸色发白。

  “冯总,今天突然造访,多出来两个位置,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冯父立马反应过来,虽然不喜欢景澈菡,但是莫缜可是他惹不起的对象。

  “莫少,说的哪里的话,随我过来。”

  两人相继离开之后,夏筱筱踩了一脚冯宇:“你看什么,是不是又被迷住了。”

  冯宇心中觉得怪怪的,但是还没有忘记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才是自己今天的新娘子。

  脸上立马换上了笑容,一脸讨好:“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惊讶而已,没有想到骨子里那么保守的景澈菡,居然被男人当众……”

  夏筱筱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以后你和我结婚了,可不能在和她有什么瓜葛了。”

  “你放心吧,我爱的人是你,你知道的。”

  冯宇附在夏筱筱的耳边,气息暧昧的让人哆嗦,夏筱筱一脸通红,撒娇似的推了他一把。

  整个早上直到中午,从那件事情之后夏筱筱都没有来找景澈菡的麻烦。

  结婚典礼十分的隆重,但是由于是隐蔽结婚,所以外界的人知道的不多,也没有什么媒体。

  她坐在一边,觉得无聊至极,只想着找个借口离开。

  “去哪里?”

  景澈菡刚刚站起来,莫缜的声音就从她的身后响起。

  “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这一片景澈菡实在是太熟悉了,当初是冯宇带她过来的,也是他们两个亲自定好的结婚场地。

  轻车熟路的走了出去,一路上也没有任何人阻拦。

  “小姐,你要去哪里?”

  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看到景澈菡神色不好,本来是不想打扰的,但是……总是要问客人,去哪里的啊。

  “去人民医院。”

  她淡淡的回答,视线飘向了外面。

  站在病房门口,景澈菡深吸了一口气,才轻轻地推开了门。

  病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毫无生气的样子,若不是还有呼吸,心脏还在跳动,谁也不会认为,她还活着。

  景澈菡脱下鞋子换上了一双平底鞋,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妈,妈!”

  她跪在自己妈妈的床前,紧紧的握住那冰冷的手,心中有着无尽的委屈,想要和自己的母亲说。

  不管她是听得见,还是听不见。

  她断断续续的陈述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最终无奈的笑了笑:“妈,你说女儿是不是很可笑,有钱人家的公子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我还傻乎乎的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爱。”

  没有反应。

  “是啊,像我这样的人,本就没有任何幸福可言,活该被人骗的。妈,你知道吗?今天我还是去参加了他的婚礼,但是……我不是他的新娘,他的新娘是夏筱筱。”

  景澈菡想起,母亲昏迷之前还不知道夏筱筱是谁,又继续说道。

  “夏筱筱是我最好的朋友,什么都可以分享的朋友,可是她却霸占了我的位置,抢了我原本最爱的人。”

  “妈,要是你能够张开眼睛,我就什么都不计较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可是床上的人依旧纹丝不动,景澈菡虽然早就知道这样,却还是忍不住的失望。

  病房的门,直接被人踹开,来的人好像早就知道自己在这里。

  景澈菡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脸上的表情归于平静,没有丝毫的害怕。

  “大伯父,大伯母,悦月!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不要你这个妈妈了呢?跟着别人结婚,连自己的妈妈都不顾了。”

  朱秀琴一脸嘲讽的看着景澈菡,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提到婚事,景澈菡双眼有些湿润。

  “呦呦呦,还装可怜呢,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们,过了今天你就有钱了吗?你就嫁给了冯大少爷了吗?既然嫁给了冯大少爷连区区的一百万都拿不出来了吗?”

  “妈,你还不知道吧,我可是听说今天要嫁给冯大少的人可不是她,是她的好朋友夏筱筱,你说说好不好笑。本来是自己的未婚夫,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别人的丈夫呢?”景悦月添油加醋。

  “堂姐!”景澈菡出声警告,眼底的泪水也憋了进去:“你们给我点时间,我会把钱还给你们的。”

  “可笑,现在你没有冯大少爷这只金龟婿,你还能从什么地方得到钱,难道你去卖吗?”

  景悦月的话语一下子戳中了她的弱点,景澈菡愤怒的抬起头:“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是第一次看到景澈菡这样的眼神,景悦月竟然有些害怕的烟了咽口水。

  爸妈都在自己的身边,她害怕什么。

  她壮起胆子继续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去卖,都和我没关系,今天是最后一天,你要么把钱拿出来,要么……就给我把这份合同签了。”

  说着就把合同扔在了景澈菡的脸上,这份合同是一份关于景家老宅的合同,因为地理位置很好,所以十分值钱。

  妈妈未昏迷之前,所有的财产全部被他们霸占了,只剩下这一栋老宅了,她还记得妈妈之前一直嘱咐自己,一定要保护好那栋宅子。

  所以,她什么都可以给他们,偏偏那栋房子,绝对不能给。

  “签了,你不签我就让医生把你妈的药给断了。”景悦月见景澈菡不动,再一次的出声警告景澈菡的动作最好快一点,她可没有什么耐心。

  景澈菡摇头:“不,不要。不要这么做。”

  看到她眼底的惧怕,景悦月眯着眼睛,继续开口:“那你就乖乖的签了,这样对你我都好。”

  景澈菡纹丝不动!

  房门打开,几十个保镖跑了进来,本就不算很大的病房内,一下子都快挤满了。

  “这位先生,两位女士,麻烦你们出去一下,我家少爷和这位小姐,有话要单独说。”为首的黑衣保镖,倒是十分的谦逊。

  一个保镖的手已经碰到了朱秀琴的手腕上,想要强制让她出去。

  朱秀琴惊叫起来,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保镖也不由得放开了手。

  “我警告你们,你们最好别碰我,否则我就报警。我凭什么出去啊,她把合同签了我就出去。”

  现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让景澈菡签了。

  可是面前的保镖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的朱秀琴就有些害怕,她连忙躲在了自己老公的身后。

  景澄海也忍不住的开口:“澈菡你就签了吧,我保证以后你妈的医药费我帮你付了。”

  “恐怕,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莫缜从门外走进来,保镖们站得笔直齐声喊道:“少爷好。”

  见到莫缜的时候,景澄海整个人都是不敢相信的,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缓缓地张开,再一次的确认。

  景澄海是认识莫缜的,但是朱秀琴并不认识,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就是一个寻常的富二代而已,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说你怎么没有嫁给冯少爷呢,原来已经有了别的男人了。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有了冯少爷都敢在外面找别的男人,难怪冯少爷不要你。”

  景澄海心中一惊,她究竟在说什么啊,竟然当着莫缜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冯宇家,虽然有钱有势,但是比起莫缜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得罪冯宇,他们尚且还有一线生机,要是得罪莫缜,莫缜真的发起火来,可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啊。

  景澄海拉着朱秀琴直接跪在了莫缜的面前。

  “你干嘛,你放开我。”

  莫缜眯着眼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看这一场好戏。

  景澄海瞪了一眼朱秀琴,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按住她的头,对着莫缜弯了弯。

  “莫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我代替她向你赔罪。”

  “滚吧。”

  莫缜只是冷冷的说了两个字,便转头向坐在一边沙发上的景澈菡走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