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娇妻溺宠:豪门养妻成瘾

更新时间:2021-04-01 11:48:34

娇妻溺宠:豪门养妻成瘾 已完结

娇妻溺宠:豪门养妻成瘾

来源:微小宝 作者:唐亦汐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站在门外,方南皓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一想到安然还在昏迷,以及受的煎熬。孙子州手紧紧握成拳头,以至指骨发白。 “孙子州,你不用用那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看着我。反正眼不见心不烦,你不是过几天就要离开出国了吗。 我倒是很好奇,那样肮脏的一个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换得你这么痴心!” 他的话是很难听,更多的是一种不爽。像是自己的什么宝贝,一直在被人觊觎那种感觉。一直惴惴不安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娇妻溺宠:豪门养妻成瘾:挑衅

  “为什么?”安然从来也没想过深究这个问题,没想到孙子州突然说起这件事。“这跟方南皓为什么这样对我有关系吗?”

  “其实方南皓他和你……”

  “你们在干什么!”不远处传来方南皓的怒吼声,原本他还怀着对安然的愧疚感。

  一听见她醒了就立马从公司赶回来了,手里还拿了药过来给她,没想到她倒好,居然在这里背着他和孙子州纠缠不清。

  好像原本内心的那么一点柔软都瞬间消失不见,他真是可笑到了极点,居然还在这里关心她的病情。

  现在看来,她病情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安然如梦初醒,连忙把手抽出来。她只顾着说话去了,竟然都忘记了把手抽出来。

  又被他抓个正着,安然苦笑,看来晚上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了。

  “砰!”

  方南皓狠狠的把药摔在地上,精致的瓷碗瞬间摔得粉碎,褐色的药也溅了一地。

  “安然,你给我过来!”

  在刚刚碗被摔倒地上的时候,孙子州下意识的把她护在了身后。而安然竟然也没有反抗,就任由自己躲在他身后。

  “你别再吼她了!”孙子州就这一点就足以看出来了。

  安然这些天,一定被方南皓折磨的很惨,她原本就内心胆小。这样下去,孙子州都害怕她会得自闭症。

  孙子州眼里充满了嗜血的光,他印象里的方南皓不是这样的。即便很疏远其她女生,但是从来不会像这样折磨她们。

  他是什么时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

  他正和方南皓对视着,突然感觉后背一沉。安然已经晕倒靠在了他的背上,眼看着瘦小的身子就要下滑,孙子州手疾眼快的抱住了她。

  “安然,安然,没事吧。”

  他焦急的拍了拍她的脸颊,她本来刚退烧就不该出来吹风的。就这么一会,体温就又有了上升的趋势。

  方南皓冷眼看着,他觉得安然似乎已经完全把他惹怒了。

  原本收养她的原因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受伤她发烧,再怎么难受,就算是死了。那也才是他需要的目的!

  孙子州叫不醒她,只能抱着她抬腿就走。方南皓脚步不自觉的跟上去,却看见孙子州抱着安然要往门外走。

  他心里一紧,立马上前把他拦住,颇有些急躁恼怒的问他。

  “你这是干什么!”

  “带她走,离开这里。”孙子州没有丝毫犹豫,说的理所当然。

  “我上次就说过了,这些事和安然没有关系。不管怎么样你不能报复在她身上。你不是说只要我对她有兴趣,你就把她给我吗。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就是对她有兴趣,我要带她走。”

  方南皓冷笑一声,依旧把他拦着没有让开。

  “机会只有一次,你错过了就没有机会了。我也不愿意把她给你了,你不要忘了,收养安然的人是我,你没有权力带她走。”

  “方南皓,你和我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次就算我求你了,你放过安然吧,只要你同意,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孙子州是极度不愿意和他争执的,他也很少认定什么东西或人。

  视线落在他怀里的身躯上,因为发烧脸颊有些泛红。上次她跌进泳池的时候,他就害怕过。怕再也见不到她,怕她寻死离开。

  就算是报复,也要把她绑在身边。

  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同上天堂的机会,那就只能带着她一起下地狱了。

  “放下她!”方南皓终于开口。

  “你要是执意带她走,那我就只能报警了。反正到时候她还是要回来,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方南皓,你是不是疯了?”孙子州不敢相信。

  “我早就疯了,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从我知道我爸包养情妇那天开始我就疯了,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有大把肮脏的女人主动贴上来。”

  他的脸色很平静,一点看不出曾经那些事发生时。他是有怎样的煎熬和挣扎过。

  两个人对峙着都不肯退步,眼看着怀里的人体温越来越高,孙子州咬牙。转身还是回了方家。

  助理胡铭学过一点医护知识,拿了医生留下来的药,给安然扎了一针。又吩咐了闵琴给她擦拭身子,以此降温。

  一行人才从房间里退出来。

  站在门外,方南皓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一想到安然还在昏迷,以及受的煎熬。孙子州手紧紧握成拳头,以至指骨发白。

  “孙子州,你不用用那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看着我。反正眼不见心不烦,你不是过几天就要离开出国了吗。

  我倒是很好奇,那样肮脏的一个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才能换得你这么痴心!”

  他的话是很难听,更多的是一种不爽。像是自己的什么宝贝,一直在被人觊觎那种感觉。一直惴惴不安的。

  “不许你再这样侮辱她!”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方南皓轻蔑的笑笑。

  “混蛋!”

  孙子州再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个健步冲上去,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他的脸颊上。

  胡铭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立马跑过来拦住了孙子州,吓得魂魄都快出鞘。

  “孙少爷,冷静一点,请你冷静一点。”

  “胡铭,放了他!”

  方南皓冷冷的下了命令,胡铭呆住。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阻止,趁着他呆住的瞬间,孙子州成功脱身,又朝着方南皓扑过去。

  轻轻松松躲开孙子州的进攻,方南皓两手把他牵制住。

  他冷眼看着面前这张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的脸庞,忽然觉得可笑极了。

  “你以为我会给你第二次打我的机会?”

  “方南皓我告诉你,只要你不伤害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干净单纯的人,可是你永远都不会懂。”

  “你信不信,就算我不动她。总有一天她也会来主动找我,求我上她的床。我这样说,你敢相信吗?”

  他笑的有几分邪魅。

  “不可能!”想也不想,孙子州就否定了他的话。

娇妻溺宠:豪门养妻成瘾:求你

  “有没有可能我以后当然会证明给你看,但是现在,我不想再看见你呆在我家。胡铭,送孙子州离开。”

  “你凭什么现在赶我走,起码,要让我看见安然醒过来才走!”孙子州倔强的站在原地不肯离开。

  胡铭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方南皓,他知道他们两人关系一直还算不错。不知道方南皓是不是铁了心要赶他走。

  “凭什么让你离开?”方南皓冷笑一声。“就凭这里是我家!”

  “孙少爷,你先离开吧,别为难我。放心吧,等安小姐醒了,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胡铭还算是了解孙子州,他是一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人。比起方南皓那种强硬态度,像他这样贴心的引导显然更有效果。

  “方南皓,我一定会尽全力护安然周全。你要是还把我当朋友,就放过她,不要再折磨她了。”

  孙子州深深地看了方南皓一眼,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方南皓因为他的话心里有些触动,他不明白孙子州到底哪根筋不对。

  非要为了安然跟他吵架,但更多的,是因为他对安然的关心感到不满。

  孙子州离开后,方南皓又等了片刻,终于他还是等不住了。直接走到房间外,一脚粗暴的踹开了房门。

  闵琴刚给安然擦完身子降温,还没来得及把她的衣服穿上。见门被踹开,立马把衣服盖在了安然的身上。

  “你出去!”方南皓走进了房间里。

  闵琴站起身来,有些错愕。她抬手指了指安然,有些僵硬的说。

  “可是方少爷,我还没给安然小姐穿衣服呢。不然您再等一下,我马上给安小姐穿好了就出去。”

  方南皓脸色本来就不好,一下子更是阴沉了。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立马出去。”

  闵琴大概也知道自己触碰到他的脾气了,只微微晗首,就离开了房间。反正她相信,方南皓也不会对安然做什么。

  安然的肩胛完全暴露在空气里,白皙的皮肤一览无余。她的脖颈上还有他留下的吻痕,方南皓心念微动,走到床边坐下。

  余光瞥到跟进来的胡铭,方南皓心里一紧。抬手就把桌上的杯子扔了过去,他第一次发现胡铭这么没有自知之明。

  “谁让你跟进来的,滚出去把门关上!”

  他下意识把身子的往前倾斜,将安然完完全全挡在自己身后。

  胡铭被杯子砸中,一只手接住了杯子。另一只手捂住自己被砸的地方,痛的呲牙。

  他能不能说自己很委屈,他只是因为答应了孙子州。所以才会跟进来看安然的情况,除了脸,他哪都没看见!

  终于,门被关上。

  方南皓扭头回来继续看着她,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观察过安然。

  她的脸颊还有些婴儿肥,肉肉的。皮肤很白皙,淡色的眉毛,淡红的唇。并不是什么惊艳的美,是那种文秀的气质。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方南皓想,她笑起来应该会很好看吧。可是记忆里搜寻了老半天,他错愕的发现。

  安然的脸庞,哭的,隐忍的,故作坚强的,还有小心翼翼讨好的……

  他记得那么多张她的脸庞,却唯独没有一张是笑的。好像她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讨好他,即使是笑,也从来没有真诚的笑过。

  方南皓抬手摩挲着她的脸颊,昏迷中的安然原本很无助。因为发烧很难受,忽然像感觉到了爸爸的气息,安心到了极点。

  视线扫过桌上备着的药水,方南皓接过就要捏她的鼻子灌进去。

  他皱眉,忽然想起上一次这样喂她,她几乎全部吐出来了。可能也是因为这样,导致药效没有发作。

  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安然,一只手把她半抱起来。另一只手端着药碗,含了一口药在自己嘴里。

  附身贴上她的唇,毫不犹豫的把药渡过去。

  果然,她没有再吐出来。直到喂完最后一口,方南皓唇瓣贴在她的唇上。半晌竟克制不住自己,不舍松开她的唇瓣。

  他一点点的舔舐着她的唇,毫不费力的撬开她的唇舌。轻轻品尝着她的甜美,一瞬间,连药的苦涩都消失不见。

  回手将碗放在桌上,方南皓的唇一点点下滑,滑至她的锁骨。微微用力咬了一口,像是要发泄自己的怒气。

  他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看她,可她做了什么!

  和孙子州纠缠不清,果然,遗传的放荡就是无法改变!

  然后方南皓就又赶去公司了,他特意叮嘱闵琴和胡铭。这一次安然醒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离开房间半步。

  安然一直迷迷糊糊的,中途醒过来一次。没过一会就又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锁骨有点疼,嘴里苦苦的还有药的味道。

  安然一点点坐起来,靠在床头。

  “闵琴……”

  她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闵琴迅速进了房间。把房间里的灯也调亮了一点,带着几分欣喜走过来。

  “安小姐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

  “我怎么又睡了这么久,现在什么时间了?还有,我怎么感觉我的脖子有点痛啊。”

  她拉下衣领让闵琴帮她看,脖颈间的吻痕,咬痕一下子全部显现出来了。

  闵琴脸色微变,又想起下午离开的时候她脖子上除了吻痕什么都没有。

  回来的时候衣服也穿的好好的了,她大概也知道了都是方南皓的杰作。

  “今天你刚醒就跑去后花园,结果病情反复,发烧还更严重了。方少爷很生气,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你出门。你身上的衣服都是他帮你换的,现在已经晚上了,方少爷也还在公司。”

  闵琴为她解答了全部问题,就是没有告诉她关于咬痕的事。

  安然屈了屈手指,抬手附上自己的脖颈。

  无所谓了,替她换了衣服就换衣服吧。反正又不是没在他面前暴露过。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安然掀开被子准备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哎,安小姐你要干什么,这回方少爷可是下了死命令了,说什么你也不能出去,不然我会死的很难看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