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不灭剑宗

更新时间:2021-04-05 19:15:33

不灭剑宗 已完结

不灭剑宗

来源:微小宝 作者:扶摇直上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就像是安静的湖面突然掉落一块石子,场间突然生出了一股涟漪,然后这股陡然化作巨浪,朝着四面八方涌了过去。草折。树断。但是两人却是丝毫未动,就像是被海浪拍打的礁岩,任凭你雨打风吹去,我自巍然不动。时间仿佛静止,直到一个声音划破沉寂。噗!莫长风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刻莫长风再次受重伤。陆青歌的嘴角也流出了鲜血,但是因为凭借着斩我明道之中蕴含的强大剑意,所以陆青歌只是受了轻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灭剑宗第8章试读

“哈哈,你根本就不敢杀我俩。”莫长风此刻那还有半点的俊儒风度。

“欧,为何?”陆青歌饶有兴趣看着莫长风问道。

“我们都是六大宗门弟子,你杀了我们难道就不怕求道院和天灵门的报复吗?”莫长风狞笑道,“放我们离开,今天的事便一笔勾销。”

“呵呵,那你们杀我就不怕我们问仙宗报复吗?”陆青歌讥笑道,“你的逻辑真是可笑,你认为现在我们还有和解的可能吗?”

说完陆青歌便再次握紧手中的长剑,举剑便要刺向莫长风。

莫长风哪曾想陆青歌真的敢杀他们,慌忙说道:“陆兄莫要动手,我这里有一本玄级功法,愿献于陆兄,换我们一条命。”

“是吗?拿出来看看。”陆青歌说着便停下了手中的剑。

“给。”

说着莫长风便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递与陆青歌,陆青歌拿在手中一看竟然是一本玄级拳谱。不过现在的陆青歌并未对玄级功法感兴趣,只要他成为内门弟子,藏经阁中的玄级功法自然可以随便借阅。

“如果就是这点的话,恐怕不够换你一条命。”陆青歌冷冷说道。

“我这里还有一件法器,愿赠与陆兄。”说着莫长风便又掏出一柄墨绿色的宝剑,那剑身之上也漂浮着金黄色的字迹,竟然跟之前的那柄长剑有些相似。

“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两柄法器,现在只剩下这一柄现在赠与你,只求陆兄饶我一命。”说着莫长风更是痛苦的咳嗽起来。

这法器分为法器、宝器、灵器、还有神器。现在神器已然绝迹,最好的便是灵器,而法器在他们修炼者中也算是难得寻觅的宝贝。一般都是门派的内门弟子或者是黄金世家的精英子弟才会配有。

陆青歌拿过这柄法器内心不禁轻笑一声,这所谓的偶然得到恐怕也是杀人越货得来的。

“今天就饶你一条小命。”陆青歌说道。

“谢谢!”莫长风说道,脸上更是挂满诚恳,就像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你呢?”陆青歌盯着顾凡,眼中的杀机不由再现。

“我这里有一粒培元丹,是我准备修炼至瓶颈服用的,现在给你。”说着顾凡小心翼翼的从身上掏出一个宝盒,送到陆青歌面前。

陆青歌打开盒子便看见里面盛着一粒丹药,那丹药的表面流转着淡淡的光华,一股异香更是从中升起,闻起来让人感觉全身的四肢百骸全通,陆青歌只觉通体舒坦,全身的真气更是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仅仅是闻一下就如此神奇,如果要是服下去的话恐怕这境界又要提高一层。

果然是好东西,陆青歌没想到两人的身上竟然会有这种宝贝,不禁有赚到了的感觉。

“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顾凡说道。

陆青歌让开身子,伸出手做了个请字,说道:“当然。”

莫长风听到陆青歌说话,连忙爬起来去扶顾凡。

两人就这样搀扶着走向远处,然而陆青歌又岂不明白放虎归山的道理,之前得罪杨杨鹤影他便要找自己的叔父来替他报仇,若是今天自己放两人离开,等他们回到宗门在来个恶人先告状,恐怕又不知道会有什么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所以陆青歌等两人走出三丈远放松警惕的时候,直接举起长剑斩了过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因此陆青歌一出手便是斩我明道这最强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莫长风突然将搀扶的顾凡直接一把提起扔了过来,然后莫长风便长啸一声直接朝着翡翠城遁去。

顾凡显然没有料到这时候莫长风竟然还留有后手,会将他拿来做挡箭牌。然而这时候等顾凡惊觉时早已经迟了,陆青歌的场间已经落了下来,斩在了顾凡的身上。

顾凡此刻直接被一剑劈作两半,鲜血夹杂着碎肉飘落下来。

陆青歌也没有想到莫长风此刻竟然还留有余力,恐怕刚才莫长风做的一切便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然后好争取时间暗中积蓄力量逃跑,这个莫长风果然是好心机。

绝对不能让他逃回翡翠城,若是让他逃回翡翠城,自己就很难杀他,而且若是自己这样追到城中,恐怕有理也很难说清。

所以陆青歌也不犹豫,也是长啸一声便急忙的朝着莫长风追去。

一会两人便奔出了五六里路,陆青歌看着眼前的莫长风,心中不禁暗自着急,绝对不能让他逃入城内。

于是陆青歌再次拼命鼓动真气追了上去。

虽然莫长风身受重伤,但是修为毕竟是先天六层比陆青歌的修为还要高出一层,所以这一时半会之间两人的差距竟然没有缩短。

又过了一会,翡翠城已经遥遥在望,莫长风的心头不禁大喜,更是拼命催动真气朝着翡翠城奔去,为了逃命他此刻更是不惜以境界降低为代价燃烧精血拼命加速。

然而陆青歌怎会让莫长风逃走,于是陆青歌拿出培元丹服下,服下的瞬间陆青歌只觉一股热流突然从丹田升起,然后以迅疾的速度扩散到四肢百骸,陆青歌只感觉仿佛全身的穴窍都已经打开,体内的真气更是隐隐和天地间的元气产生感应,他感觉仿佛全身的穴窍都在呼吸。

真气在体内迅速的流转,天地间的元气更是通过四肢百骸进入他的身体然后化作真气汇入他的丹田。

他只感觉现在仿佛有无尽的力量,奔跑的速度更是不觉快了起来。

此时莫长风的速度很快,但是陆青歌的速度更快,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现在体内的真气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有越聚越多的趋势。

陆青歌只觉体内的真气就像是一股洪流,在他的经脉之中不断的冲伐,他只觉经脉在真气流动的过程中变的更加的宽阔坚韧。

“这真气在淬炼自己的经脉。”陆青歌暗喜。

真气改造经脉本是一件非常浩繁的工作,但是从开始到完成也不过几息的时间。陆青歌感知到体内的真气越来越澎湃,在经脉之中累积的越来越多。

直到陆青歌听到自己的体内响起一声碎裂之音,就像是被洪水冲垮河堤发出的声音。

那是真气冲破先天五层的壁障所发出的声音,陆青歌的境界就这样来到了先天六层。原本澎湃无比的真气在这一刻瞬间如泻了气的皮球,大半部分的真气都通过四肢百骸重新回到了天地之间。

但是就是仅剩下的小部分真气,也比陆青歌之前的真气凝练上十几倍,那真气更是化作一股暖流汇入丹田,然后再由丹田进入全身经脉。陆青歌现在只觉是浑身舒畅全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

“竟然进入先天六层。”陆青歌在心内惊叹道,他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粒丹药会给他带来如此多的好处。

之前他做为问仙宗的外门弟子,那有机会吃什么丹药来培元固本提升实力,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如此一粒丹药就能够让他直接进入先天六层境,而且陆青歌还感觉到自己现在是先天六层上境,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进入先天七层境。

陆青歌有种赚大了的感觉,他暗道:“回到问仙宗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成为内门弟子,只要成为内门弟子才能够享有门派的资源,才能更快的提升实力。”

现在陆青歌开心归开心兴奋归兴奋,但是他仍然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是什么,那就是斩草除根绝对不能让莫长风逃回翡翠城,他知道如果自己心慈手软放虎归山很可能会给自己留下很大的隐患,甚至是有生命危险,现在的陆青歌早已不再是以前的陆青歌,他已经将内心变的坚硬似铁。

“你必须死!”陆青歌盯着前方的莫长风说道。

这一刻陆青歌的眼中杀机大盛,奔跑的速度较之前也快上不少。

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渐的缩短,不出意外,陆青歌在到达翡翠城之前一定能追赶上莫长风。

终于陆青歌追赶上了莫长风,此刻两人之间仅仅是相隔四丈。

莫长风看到身后的陆青歌,和他眼中的杀意,不由打了个寒颤。莫长风深知自己此刻并不是陆青歌的对手,但是此刻求生的欲望让他战胜了恐惧,他知道此刻不能在逃了,他知道唯有一战才有活的希望。

于是他停了下来。

陆青歌也停了下来。

四目相对,眼光之中尽是杀意。

莫长风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他看着这粒丹药脸上先是出现踌躇的表情接着这踌躇的表情尽数化为坚决,然后将丹药吞服入喉。

原本已是落魄低沉的莫长风在服下丹药后,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血色,身上那种飘然气质再次出现,此刻他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个受伤的人,感觉就像是气血旺盛的年轻人,而他的身上更是在这一刻发出凌厉无比的气势,莫长风的实力竟然在这一刻奇迹的恢复到了先天六层,而且也是先天六层上境。

不灭剑宗第9章试读

莫长风服下的是逆丹,只要服下这次丹药不管你受多重的伤,境界都会在瞬间恢复到原本的水平,甚至还会有提升的可能,但是服用这粒丹药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这粒丹药的药效只有半个时辰,而且半个时辰以后身上原本的伤会加重数倍,仅有的境界实力也会因为服用逆丹而消变

成普通人,虽然之后依然可以修炼,但是基本上实力最多也只能到先天五层,所以这种代价对一个修炼者来说可以说是代价巨大,但是莫长风此刻宁愿道基被毁也不愿失去生命。

在他的眼中生命高于一切。

“陆青歌我要杀了你!哈哈!”

莫长风又重新找到了实力回到身体的感觉,而且他发现自己现在的境界竟然比之前还要精进了小半个层次。所以他很开心很自信,同时他也很生气,他恨将他逼入绝境的陆青歌,所以他现在必须要让陆青歌死,这样才能解心头之恨,他的恨只能用鲜血洗刷。

陆青歌没想到此刻的莫长风在服用丹药后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了巅峰状态,气势更是比之前还要强大的多。

这是什么丹药为何会如此神奇?莫长风既然有如此神奇的丹药为何早不服用。

陆青歌盯着莫长风疑问在脑中闪过,不过很快陆青歌便想明白了缘由,看来这丹药有副作用或者是药效并不持久,不然莫长风不会等到被自己逼入绝境才服用。

陆青歌现在也很是头痛,他没有想到莫长风的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宝贝,平生出如此多的意外,看来以后有机会还是不能够犹豫,杀伐一定要果断,绝对不可粗心大意,不然对方很可能会冷不丁的暴起咬你一口。

陆青歌无言,但是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必须将莫长风斩杀。

莫长风再次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之前莫长风一直怕陆青歌通过折扇猜到自己的身份,但是现在他依然没有了顾虑,他最擅长的便是用扇,最强大的杀手锏便是杀秋诀。之前在麒麟宴上他为了验证自己的某些想法,所以上台时根本就没有展示出自己的全部实力来,他是有所保留的。但是他现在不能够在有所保留,现在已经是拼命的时候。

莫长风轻摇摆扇,周围的树木上突然响起了无数声蝉鸣,一股夏天的燥热顿时袭来。

陆青歌的心头再次被这种燥热占据。

但是陆青歌早就有了经验,岂会等这秋杀招起势,因此莫长风出招的时候陆青歌便已经动了。他直接一剑刺向莫长风的面门。

霎那间树林再次归于寂静,有微风从场间扬起,树叶纷纷萧萧而下。

但是这扬起的微风还未展现它真正的实力便被陆青歌的剑给破了,微风顿时消散于天地,只剩下几片树叶还在缓缓飘落,仿佛是在证明它来过的痕迹。

一招相遇势均力敌。

莫长风的折扇再次摇摆起来,随着折扇的摇摆,场间更生出一道风柱,吹的大地是尘土飞扬,荒草直接拦腰而断。

但是莫长风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折扇继续摇摆,那风柱竟然也逐渐的变粗变长起来。

只是瞬间风柱便由一人高变做了三人多高,风柱扭转的身体就像是一条风龙。

那条风龙朝着陆青歌扑了上去。

风龙未至而势先到,陆青歌此刻只觉一股巨大的风压扑面而来,全身的衣袍更是被风吹的飒飒作响,就像一面在狂风中迎风招展的旗帜。

这一招很强大,但是陆青歌却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他知道自己避无可避,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剑朝着风龙斩了下去。

斩我明道。

陆青歌用木簪簪在头顶的头发被风扬起,散落在身后。

天空中陡然出现了无数道剑光,这每一剑都代表着陆青歌对斩的理解,斩过往、斩自身、斩情......

无数的剑光辉织成一面剑网,然后和风龙撞在了一起。

就像是安静的湖面突然掉落一块石子,场间突然生出了一股涟漪,然后这股陡然化作巨浪,朝着四面八方涌了过去。

草折。

树断。

但是两人却是丝毫未动,就像是被海浪拍打的礁岩,任凭你雨打风吹去,我自巍然不动。

时间仿佛静止,直到一个声音划破沉寂。

噗!

莫长风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刻莫长风再次受重伤。

陆青歌的嘴角也流出了鲜血,但是因为凭借着斩我明道之中蕴含的强大剑意,所以陆青歌只是受了轻伤。

莫长风不明白终于醒悟过来,之前陆青歌只是先天五层就可以凭借这一招击败自己,现在更不用说陆青歌已经是先天六层,虽然自己之前有保留实力,但是对方是的的确确的一招破了自己的秋杀将自己击伤。

他想起曾经听到人们议论陆青歌的那句话,只凭借剑意就可以先天境下无敌,起初他还有些不信,但是他现在信了。他修炼的可是玄级八品的功法,无限接近玄级九品,但是依然不是陆青歌的对手。

他知道他败了,他服下丹药的第一时间就应该选择逃走而不是去杀陆青歌。可是他的内心不甘,他不甘心承受终生只停在先天五层的代价,他必须让陆青歌来偿还,可是他发现他还是小看了陆青歌。

他很怕死所以不想死,当他看着提剑走过来的陆青歌他很是恐惧,他知道下一刻他们即将要出胜负,即分胜负又分生死,而且死的那个人还会是自己,所以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很是恐惧,他知道下一刻他们即将要出胜负,即分胜负又分生死,而且死的那个人还会是自己,所以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此刻莫长风甚至想跪在陆青歌的面前乞求陆青歌放他一条生路,但是他忍住了。

因为他在这一刻接受了死亡,从而变得无所畏惧起来。

当人们面对死亡的时候往往都会很恐惧,有的人会被恐惧所支配不敢直面死亡,有的则是在恐惧之后接受了死亡变的勇敢无所畏惧起来。显然莫长风属于后者。

“既然你想要我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莫长风长笑起来,脸上更是出现了青色的如血管状的东西。

那是莫长风的经脉。

在这一刻,莫长风竟然选择逆转真气自爆。

随着莫长风的狂笑,他全身的经脉都因为真气逆转而凸出,皮肤更像是如充气了一般膨胀起来。随着他身体的不断膨胀,他身上的气势竟然也变的越来越高,那是他体内真气即将外泄丹田即将爆炸的征兆。

等到他的气势到达顶点的时候,就是莫长风自爆的时候。

就在莫长风身体刚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陆青歌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在一次领略了莫长风的疯狂。

“绝对不能让莫长风自爆,否则自己就算不死恐怕也要残废。”陆青歌想道。

当人选择逆转经脉自爆时,威力十分巨大,同境界的人是根本无法抵挡住爆炸的真气威力的。

必须要阻止他!

陆青歌此刻的心也真正的慌了起来。

“不能让对方得逞!”陆青歌咬牙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陆青歌只觉体内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

出剑!

出剑!

于是陆青歌端着剑直刺莫长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莫长风马上就要到达顶点自爆的时刻,陆青歌竟然直接一剑刺出。

这一剑很快,快到莫长风的皮肤刚刚因为无法承受体内的真气而被挣裂的时候,陆青歌便已经完成了起剑和收剑。

然后原本鼓胀的如一只皮球一般的莫长风突然便泄了气。

莫长风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腹的丹田位置,他发现自己的丹田处竟然有一个剑洞,全身的真气正从这剑洞中倾泻而出。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这么快?”

莫长风看着身上的剑孔满是不可思议,他不明白为何对方会如此的快,快到有些不可思议。

莫长风看着陆青歌,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脸上满是不解与震惊。

陆青歌也没有想到竟然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悟出了流星剑法与追月剑法中隐藏的奥义一剑-流星追月。之前他体内的喊声便是他的心意,他没有想到这顺心意的一剑竟然就是流星追月这一奥义之剑。

陆青歌此刻的心真是太激动了,他没想到真的有这奥义一剑,更没有想到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够悟透的奥义一剑竟然会被自己误打误撞的在这种为难情况下悟出。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能够悟出这一剑是与他修炼慧剑有关,若不是慧剑暗自与流星追月的这一剑契合,不然他断然是不会悟出这一剑的。

今天他在莫长风身上学到了很多,身上有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所以很高兴。

但是这里靠近翡翠城,现在首要的还是要把莫长风的尸体处理,然后赶紧离开。

于是陆青歌便把莫长风的尸体拖到一山沟处,然后挖个坑将他的尸体给埋了进去。而且陆青歌在埋尸体之前更是从莫长风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储物袋。

小说《不灭剑宗》 第8章 斩草除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