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特工狂妃:冷王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1-04-01 14:55:08

特工狂妃:冷王别乱来 已完结

特工狂妃:冷王别乱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月儿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夜景清看着这群凶恶的人,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走得这么突然,而且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自己。现在,不仅夜黑风高,连个人影见不着,而且自己还毫无反抗之力。这副身子真是不争气,不仅体力弱,连敏锐力也很差。这可是特工的致命伤啊。 “老实告诉你,我们只负责收钱办事,不负责问为什么。所以,你就省了这条心吧。”大汉见夜景清一副认命的样子,知道这趟任务肯定不比上次难。毕竟当时是在水上,而且人很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逃跑-云月儿

  

  吃完饭,因为司空炎有午睡的习惯,所以两人一起在花园里闲逛了一刻多钟,司空炎就把夜景清送回了房间,然后就离开了。

  夜景清看到司空炎完全离开之后,才敢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该怎么做。

  如果是这身体的原主人,肯定会留下来继续缠着司空寒,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替自己的父亲沉冤昭雪。但是,现在身体里面住的人是夜景清,是一个从前世穿越而来的精英冷血特工。本来前世的亲情就淡薄,如今为一个自己根本不熟悉的人去舍命报仇,似乎有些不划算。不过,看在身体原主人给自己的灵魂一个安居之处的份上,夜景清打算等自己强大之后再来报仇。

  而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走,否则司空寒要是发现自己竟然还留在这里,肯定要想方设法地找自己麻烦。

  可惜天大地大,自己却对这些地方一点也不熟悉,出去之后无亲无故,也没钱没势,还不知道怎么混下去。

  突然,夜景清盯住了木床右上方的梳妆台。上面的首饰金光闪闪,仿佛在向夜景清招手,更像是在为夜景清指明一条道路——偷首饰。

  对了!

  夜景清拍了拍大腿。司空炎是王爷,他家里的首饰肯定很值钱,自己随便拿几个走,说不定都价值连城。等自己离开之后,就完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说做就做!

  夜景清豪气地站起身,朝着梳妆台大步走去。然后手一挥,几下就把梳妆台上的首饰洗劫一空。然后又从柜子里找了一件特别轻柔的纱质衣服,撕成几瓣,将这些首饰包好,放进怀里,衣袖里。

  做完这一切,夜景清又躺回床上,想着闭目眼神一会,这样自己晚上逃跑的时候精力充沛一些。

  吃完晚饭之后,司空炎便拉着夜景清往外走。夜景清从来没有被异性拉过手臂,自然别扭得要死,和司空炎挣扎了好久,才让司空炎死心不去抓自己的手臂。

  “我们并排走,不需要拉拉扯扯的,我们不会走丢的。”夜景清实在害怕司空炎不好好走路,一直抓着自己,那自己还怎么偷溜。

  司空炎听完夜景清的话,只好不做声。本来他以为这些天夜景清变得平易近人了,对自己也比从前好了,所以想试试更进一步,没想到还是妄想。现在,夜景清都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真不知道,再过多少时间,夜景清就完全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了。

  夜景清看着司空炎的脸色变化,知道自己肯定又做了什么以前身体主人不会做的事了。现在看来真的是很不安全啊,要是多待久一点,自己必定暴露无遗,到时候,会有谁听信自己的话,肯相信自己。说不定还会被当做妖女,狠狠地烧死。

  两人一路各有所思的沉默地来到街道最人声鼎沸的地方。夜景清为了打破尴尬,只好装作对什么都很有趣的样子。

  “你看,这个很好看对吧?”夜景清就像小孩子一样逛着,但其实心里一直在想如何才能不被司空炎发现,然后顺利逃跑。

  夜景清边拿着东西边往人更多的人群中走去,司空炎则好笑的走在后面给夜景清付着钱。

  不一会,等司空炎又付了一串糖葫芦的钱然后抬头看的时候,惊奇的发现夜景清竟然不见了。他不停地在人群中找着人,找了几刻钟,却毫无所获。司空炎有些着急,立刻准备回府多叫一些人来帮自己找。

  此时,街道的巷尾处,一个女人正飞快的跑着。

  夜景清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停下来,看了看左手剩下两颗枣子的糖葫芦和右手抓住的苹果,有些大大咧咧地把它们吃掉了。没办法,夜景清跑了这么久,肚子有点饿,也有点渴,而且正好手里有果子,所以就把手里的东西毫不优雅地吃进肚子里。

  而他没有注意的是,在她左上方的一所房子里,有一双眼睛看到此时此刻的场景,感到惊讶与嫌弃。

  从来没想到四大才女之首的夜景清竟然是这种样子,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她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

  对,此人就是司空寒。

  他今天本来准备派人来监视夜景清是否有要离开的决心,但是想到等一下被别人知道了,特别是柳心芙知道自己花过多精力在夜景清的身上,不知道会不会病得更重,本来她就那么虚弱。所以,为了避免人多口杂,所以,司空寒自己亲自上场监督夜景清。

  没想到却看到夜景清这么不拘小节,一副男子汉的形象。真是让人失望透顶。真想上去打她脑袋瓜子一下,怎么会变得这么不像女子。

  夜景清飞快的把手上的东西吃完之后,正准备往前走,却发现前面有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她准备从侧面走,却被侧面的人给拦住,继而人越来越多,直接把夜景清围在圈子里面,看来是一场有目的的围追堵截。

  不知道这些人和这个身体的原主有什么恩怨?

  可是夜景清思来想去,貌似都没有关于仇人的记忆,只有上次游船受伤的记忆,难道这群人就是当初那批人?

  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对自己可是极大的威胁。看来是盯自己很久了啊。

  夜景清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毫无一两肌肉,只是一身细皮嫩肉,想打赢这些个壮汉,实在是不可能,看来只能用智了。可是面对这些高头大马的人物,她觉得有种秀才遇到兵,哪怕用智也逃不掉的感觉。

  “你们是?”夜景清镇静的说着,其实是想看看眼前有几个人是稍微有点脑子的。而且,擒贼先擒王。

  “少废话。你要么是乖乖束手就擒,要么就是顽抗到底,然后被我们乱刀砍死。”站在最中央的就是领头了,而且还是最野蛮的那种不讲理之人。

  “这位大哥,死之前总得让我明白我是为什么死吧?不然我会死不瞑目的。”

  夜景清看着这群凶恶的人,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走得这么突然,而且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自己。现在,不仅夜黑风高,连个人影见不着,而且自己还毫无反抗之力。这副身子真是不争气,不仅体力弱,连敏锐力也很差。这可是特工的致命伤啊。

  “老实告诉你,我们只负责收钱办事,不负责问为什么。所以,你就省了这条心吧。”大汉见夜景清一副认命的样子,知道这趟任务肯定不比上次难。毕竟当时是在水上,而且人很多。

  “那我可不可以问你们是不是当初在船上袭击我和柳心芙的那些人。”

  夜景清不怕死的问道,其实是想在激怒对方之后,慢慢花时间来让对方平静下来,这样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说不定到时候就会有人来救自己了。

  而且说不定,还会是司空寒。毕竟司空炎要是找不到自己,肯定会去他哥那里求助。

  果不其然,大汉一听夜景清知道这件事之后,就立刻愤怒起来,顿时朝夜景清袭击过来。

  “这位大哥,你先别生气。我一个快死之人,知道这些也不为过吧。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杀我,我也不怪你们,毕竟你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能过上好生活。而我,因为没有爹娘,早就没有人疼了,死或者苟活对我来说毫无差别。”

  大汉犹豫着停下来听着夜景清继续说,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小侄女,就是被那群强盗给残忍杀死的,那么小一个女孩,甚至都还没来得在死之前看一眼自己的爹娘。

  夜景清看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立刻继续说着。

  “我只是想,我死后能找到杀我和我爹的人是谁,毕竟冤有头债有主。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在地狱里面有个规矩,枉死的人,必须找到那个冤枉他的人,然后才能转世投胎。”

  “所以,就想你们在我生命的最后帮我一个忙,我相信你们是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谁的,我只想知道,你们平常是在哪里接头啊?”

  夜景清耐着性子拖延着时间,天知道,这些话几乎都可以算作她上辈子一共说的那么多话了。

  人啊,总得根据不同的坏境开始改变,这样的人,才是聪明人。

  大汉们一听完夜景清的话,大家都沉默了,关于夜大将军的事,他们对内幕知道的不多,但是大家都很仰慕这位将军,这么多年来,要不是夜大将军拼死拼活的保卫国家,还不知道国家和轩辕国打了多少次仗了。

  他们每次在恩人家里面训练的时候,都是以夜大将军为目标的,虽然比不上他英勇善战,但是一定要勇猛无敌。

  虽然后来夜崇大将军投敌叛国,但是,当初还是有功劳的。所以在当初知道要除掉的是夜景清的时候,大家都有些犹豫,但是,恩人说这一次任务只要完成就可以拿到一笔钱好好回家种田过日子了。所以,他们还是接受了。

  正当夜景清在想着法子拖延时间的时候,这一切都被房间里的司空寒一字不漏的目睹。司空寒一边吩咐自己的心腹快去引导司空炎往这边走,一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夜景清的神情。

  这女人,真会假装。难道那些人都看不出来她是真的不伤心么?而且,这明显是在拖延时间啊。

  不过,哪怕那女人一脸忧伤的样子是装的,但还是真的很让人不舒服,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想要保护的欲望从内心深处缓缓升起。

  “小姑娘,不是我们狠心。怪只怪你得罪了比我们更狠心的大人物。拿钱帮人办事是我们这行必须遵守的。你现在就只能乖乖地跟我们走,或许还有一条生命。”

  大汉觉得,这四大才女之首要是这样死在他们手上着实可惜,还不如跟着他们回去看看,说不定上家是一个喜欢美女的人,会被夜景清给征服,到时候不忍心,就不杀她了。

  

逃脱-云月儿

  

  “大哥,不是我不想和你们一起走,实在是我已经没有想要活下去的希望。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在阴间还能见到爱我的爹娘,你说是不是?”

  夜景清边说,便顺势坐在了地上,然后把头埋在臂弯里,不再说话。

  领头的大汉见此,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他身旁的手下则是一个毫无人性的人,在大汉的耳朵旁边出着主意,无非就是趁这个好时间,一刀就把夜景清解决了。但是这位大汉明显还是有领导能力的,呵斥着手下,然后扔了一把刀给夜景清。

  “小姑娘,我就不动手了,算是对夜大将军的尊敬吧,你就在我们眼前自尽吧,我们回去也好交代。”

  “谢谢大哥,可是临死之前,我想去我们夜家的祖宅看看,我想死在我自己的家里,而不是死在异处。”

  “我知道你们是拿钱办事,我也不是白白耽搁你们时间,你们看,我这里还有很多金银珠宝,价值连城,肯定比雇你们的人给的多吧,而且,我的要求并不难完成。”

  夜景清把自己白天好不容易偷走的珠宝一咕噜全部拿了出来。

  相比较而言,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命更重要。

  而此时站在房间里的司空寒一见到夜景清竟然偷藏了那么多珠宝在她的身上,立刻睁大了双眼。以前这女人住自己家的时候,不会也是这样吧,那自己不是丢失了好多珍贵的东西?不过,似乎也没听说过府里面丢失东西。

  司空寒仔细看了看夜景清手里拿的东西,全部是父皇或者自己送给司空炎的东西,看来是才从司空炎府上偷的。

  司空寒看着街道上一脸乞求的人,顿时觉得这女人真的是很聪明,不愧是夜大将军的女儿,不仅知道逃走需要盘缠,而且还临危不惧的在要命和要钱这两个选择之间,知道应该选择要命。

  这种女人,若为男儿身,一定能干出一件大事。

  “这……”大汉一脸犹豫。这样耽搁下去,不知道最后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可是,如若不答应,这些钱不是就拿不到手了么?

  “大哥,我们把她杀了之后,钱照样是我们的。”刚才被大汉骂过的手下,立刻不怕死的又来凑热闹,男子悄悄地在大汉耳旁说。不过,这次,他是说到大汉的心里面去了。

  “你别想了!我能和你说这么久,都是看在你爹的份上,你知不知道我们杀了你,更容易拿到钱,你这是在为自己挖坑。你尽快自行了断吧,我有耐心和你耗,我这些兄弟可没有这个时间。”大汉一看到那些珠宝,立刻两眼发光,不过,心底那一丝良心还是没有让他立即动手,而是耐心地对夜景清说最后一段话。

  大汉的话刚一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很多脚步声。

  “死女人!”大汉咒骂道。

  大汉感到事情不对,立刻想上前一步抓住夜景清,可是此时夜景清手上拿了一把刀,不再像开始一样毫无战斗力,于是拿着刀和周围的人打斗着。

  房间里的司空寒见此,也从身上拿出一些暗器,唰唰地向底下的人射去。

  但由于射程太远,加上司空寒不想出面,所以下面那些人还是伤到了夜景清,正当夜景清又被刺中时,司空寒终于忍不住准备使轻功飞出去救夜景清时,却在下一秒,见到司空炎飞到了夜景清的身边,牢牢地把她抓住,准备杀出重围。

  司空寒看着两人共同战斗着,心里面很不舒服,却在下一秒,还是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反观这边夜景清和司空炎,两人通力合作,加上已经赶到的官兵,立刻让这群人一哄而散。

  在袭击夜景清的那群人全部离开了之后,夜景清最终还是坚持不住倒下了。能坚持到司空炎的到来,本来就是身与心的煎熬,现在有了依靠,终于,原主本就柔弱的身体,彻底虚脱了。

  “清儿,你怎么了?清儿。”司空炎开始还以为夜景清身上的血是别人的,毕竟地上躺了好多人,所以不以为意,却没想到原来是清儿的。这个逞强的清儿,要知道受伤的是她,他怎么可能恋战。

  “司空炎,你别太担心……我就是……太累了……把我带回去睡……一会觉就好。”夜景清无力地说出一句话,最终还是昏了过去。

  司空炎急急忙忙的把夜景清带走,忽略了那些躺在地上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要是知道的话,司空炎恐怕就该惊恐了。

  司空炎回到王府,便立刻吩咐管家去宫里请钥儿公主过来。管家看着外面的夜空,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王爷说,现在怕是都睡了吧。而且,去皇宫请人到这里,怕是也要段时间吧。

  “王爷,你先别急。我们先找府里的大夫看看好不好?我觉得钥儿公主一时半会也来不了的。”一边派人去皇宫,一边派人去请府里的大夫。

  “那你快去啊?站在这里做什么,看清儿流血么?”司空炎一看到夜景清身上的血越流越多,顿时慌了神,对从小照顾自己的管家也语气不善起来。

  幸好,老管家不会生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王爷从来不是欺负人的主。

  等到司空玥被吵醒,然后一路迷迷茫茫的坐轿子到司空炎的府上时,天几乎都快亮了。这也不怪钥儿公主,主要是进皇宫手续复杂,而且是大晚上来到后宫之中,就更加用得多时间了。

  “玥儿,你总算来了。别打哈欠了。快看看清儿怎么样了?她才痊愈不久,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住。她那么虚弱……”司空炎一见司空玥来了,就像见到救星似的。立刻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你不用念叨了。哥哥。清儿姐姐虽然身体虚弱,但那是因为长期不锻炼的结果。我发现清儿姐姐的骨骼是奇佳的,是个练武的身体。只是从小养在闺中,不曾训练。假以时日,如果你好好教她,她一定会成为武功高强之人的。这样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司空玥一直觉得夜景清的骨骼极其强健,但是因为一直以才女著称,所以从来没在功夫上面下过苦心,导致这么一副好身体浪费。如今,屡次受伤之后,不仅夜景清本人,连哥哥也该注意要教她学武术了。

  “真的么?你还是去看看吧。不管她的身体如何适合练武,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她清醒过来。”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二哥。现在我要帮清姐姐检查身体,你不方便留在这里的。”

  其实司空玥很想夜景清能成为自己的二嫂,可惜她一直喜欢的是自己的大哥。真不知道大哥那根木头有什么好。而且娶的老婆一个比一个让她不喜欢。一点不像二哥,喜欢一个人,就真心真意的对谁好,不再注意其他人。这样的男子,才是女子心目中的最佳夫婿。

  司空炎听了司空玥的话之后,为了不耽搁司空玥的治疗,立刻匆匆忙忙地出去了。司空玥看着自己二哥的表情,顿时觉得一阵好笑,心里面却是一阵羡慕。

  “清儿姐姐啊,你这辈子真的是很幸运。哪怕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却有一个很爱你的人一直在你身边。你为什么就不惜福呢?”

  司空玥默默地念着,边给夜景清查看伤口。不一会儿,夜景清被刺痛之后,立刻清醒了。

  夜景清一清醒过来,有些迷茫,也没想过自己叫司空玥到底符不符合礼仪了,只是下意识地叫着:“司空玥?”

  但好在司空玥看到夜景清清醒之后立刻去叫来了司空炎,也没有多加注意夜景清的的叫法。

  “清儿,你终于醒了。”司空炎看到脸色苍白的夜景清睁开了明亮的眼睛,立刻激动地坐在了床边。

  “谢谢……”夜景清有些虚弱的说着她上辈子从来没有说过的两个字。真心地。

  “谢谢?”

  惊讶地可不止司空炎,连司空玥都觉得奇怪。而且,仔细想来,刚才貌似夜景清是在叫自己的真名,而不是封名吧。什么时候夜景清对自己这么没有礼节,对二哥又有礼貌了啊?

  “咳咳……”夜景清一见两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立刻装作咳嗽的样子,借以逃避对话。

  “清儿,你先别说话。你现在还这么虚弱。先躺着。”司空炎一看夜景清咳嗽,立刻忽略了这段对话。但是,只有他心里知道,他一定要在合适的时候,把自己心里的疑问全部解决。

  夜景清一听司空炎这样说,立刻转过身躺好,不再说好。

  而旁边的司空玥本想问什么,都被司空炎拉着往外走,“我们出去给清儿抓药吧。”

  司空玥看着若有所思的二哥司空炎,知道自己不便多问,于是只好说了一声“好”,然后跟着出去。

  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夜景清才敢睁开眼睛。

  唉,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自己迟早会穿帮。而且,看司空炎这么喜欢原主,而自己根本就不是原主,却承受着这么大的恩惠,不好意思不说,这样白白地耽搁别人的终身大事,实在是罪该万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