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1-04-06 18:34:44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别乱来 已完结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别乱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未央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腿,真痛,她与白墨宇谁也没有发现地上正有一滴滴的血在轻轻滴下,冷慕洵看着那鲜红的血色,却是那么的刺眼,由头至尾,仲晚秋都没有看他一眼。难道,他刚刚的话太重了吗?忽而想起她转身离开他办公室时的样子,就象是一只受伤的小鹿,那神情真的与从前那些想方设法接近他的女人有些不一样。也许,真的是他错怪了她。手机响了,冷慕洵眼看着仲晚秋就那么的与那个扶着她的男子上了的士车,“小张,什么事?”是他的秘书,这么急打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腿流血了-雪未央

“不用。”大步的越过白墨宇,她一点也不想与白家的人有什么交集,如果不是因为梁淑珍,她真的不会来。

“晚秋……”轻轻的唤她,身后的男子语意中都是歉然。

“再见。”撒腿就跑,她最怕这么帅的帅哥那么唤她那么看着她了,那双眼睛深情如水一样,可她总是觉得那是假的,绝对不是真的,第一次看到白墨宇望着自己的眼睛时,她就仿佛坠入了梦里一样。

可她不喜欢男人那么文雅那么漂亮,孤儿院的老师说她从前的父亲也是这样的,温文尔雅,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倾心的男人。

她不喜欢,如若不是父亲的那双眼睛太勾魂的被女人给勾了去,母亲就不会跳楼自杀,她也就不会因为父亲的悔之晚矣殉情而死而被送入孤儿院了。

一辈子,她也不会爱上象父亲那样的男人。

仲晚秋跑得飞快,仿佛,身后的那个男人是毒蛇猛兽一般。

“咔咔……”

紧急刹车声和汽车喇叭声突兀的响在耳边,身子一晃,剧烈的撞击让仲晚秋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痛,腿上传来刺痛,让她皱起了眉头。

一道影子很快就站在了她的身前,冷冷的却也是熟悉的男声在这一天里再度传来,“仲晚秋,你还不死心吗?”

天,冤家路窄,居然是冷慕洵。

怪不得他说的话那么刺耳,他以为她这是在勾引他吗?

手拄着地,顾不得腿还痛着,仲晚秋倔强的站了起来。

“晚秋,怎么这么不小心?”白墨宇已经追了上来,伸手就要扶她起来,“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么好的一个接近仲晚秋的机会,他直接无视那个撞了仲晚秋的男人了。

“谢谢,我们走吧。”没有看冷慕洵,而是任由白墨宇扶着她一跛一跛的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注视着是不是有的士车经过。

腿,真痛,她与白墨宇谁也没有发现地上正有一滴滴的血在轻轻滴下,冷慕洵看着那鲜红的血色,却是那么的刺眼,由头至尾,仲晚秋都没有看他一眼。

难道,他刚刚的话太重了吗?

忽而想起她转身离开他办公室时的样子,就象是一只受伤的小鹿,那神情真的与从前那些想方设法接近他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也许,真的是他错怪了她。

手机响了,冷慕洵眼看着仲晚秋就那么的与那个扶着她的男子上了的士车,“小张,什么事?”是他的秘书,这么急打来一定是有什么事。

“总裁,美国那边你要的诊断书已经拿到手了。”

“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应该没多少日子了。”

他的心一沉,“我知道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还有一个会议,赶完了才能闲下来,爷爷的事,他要早做打算了。

甩甩头,冷慕洵重新又跳上了车子,既然那女人有男人照顾她,也就不必他操心了,那晚上,他是疯了才会吻上她。

真象,那唇那眸眼都象,可惜,她不是敏秋。

车子如飞一样的驶向会展中心,他今天会是那里的一个主角,所以,再也不能耽搁了。

温柔的男声-雪未央

仲晚秋坐在车上,眼看着车子转弯,她便松开了白墨宇的手,然后向司机道:“前面停车,谢谢。”

“晚秋,你要干什么?”

“我要你下车。”

“不下。”那么漂亮的眸子看着她,若是换个女孩子一定会心动吧,说实话,白墨宇就象是一幅画一般的清俊。

“你不下我下。”她就势的向车门处移了一移,一副准备下车的样子。

“晚秋,你的腿出血了。”就那么一移,白墨宇终于发现了状况,伸手就要拉她。

“不用你管。”甩手一挥,她这两天真的是超级超级的倒霉,居然又让她遇上了冷慕洵。

“晚秋,别这样敌视我,我说了过两天我就会还你那五万块的,这事,是我爸他过份了。”

不是因为钱的事,她是压根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既是不喜欢,那便不要给他留有余地吧,“我不喜欢你,所以,请你下车。”虽然他人很好,可她必须要狠下心来,一按车门的把手,仲晚秋便推开了车门,随即的,有风汩汩的吹了进来。

司机吓坏了,急忙的一个刹车,车子便停了下来。

“下车。”她冷声道,一定要让白墨宇下车,想起白慧阴阳怪气的话她就生气,既是没有想过要与白墨宇有什么关系,她又何必要担了那个虚名呢。

白墨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声道:“晚秋,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小姐,要去哪个医院?”

仲晚秋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致,轻声道:“T大。”不过是小伤而已,她真的不想去医院,她现在缺钱,梁淑珍拿的那五万块她说什么也要想办法还给靳若雪,哪怕是卖血也要还了。

晚上的家教要上了,然后,她要再想办法找份工作,只要能配合她的上学时间就好了。

那司机看了她一眼,“小姐,你的腿伤了怎么能不去医院呢,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谢谢。”虽然是陌生人,不过也好过冷慕洵,那男人撞了她不但不道歉,居然还说她是勾引他,想想,她就生气。

“姑娘,小两口吵吵架是正常的,你男朋友好象真的很紧张你,刚刚我车了开走了他还看着这车的方向呢。”

她知道,四年了,白墨宇追了她四年了。

“摇摇头,我不喜欢他。”

“哦。”她落寞的语气让那司机再没有说什么了,只是把她载到了T大。

下了车,仲晚秋一蹦一跳的向宿舍的方向走去,腿已经不流血了,想也是没什么大碍吧,无视所有人的目光,谁爱说什么便说什么,她当没看见就好了,她做她的人,别人说别人的话。

前面就是那条通往宿舍的林荫小路了,从前,她曾无数次的与夏景轩走过这里,这里,也饱含了她无数旖旎的梦,可现在,她的梦想破灭了,那男人,再也不属于她。

他们分手了,他居然还美其名曰的给了她什么分手费,大概,就是怕她再缠着他吧。

痛,腿上又传来刺痛,仲晚秋再也忍不住的跳到了路旁的草坪上坐了下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