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已完结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笑轻寒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没忍住笑。从方才听到那句‘死那年十七’他便已经有些想笑,直到君离苏最后的那一句,终是让他没忍住。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有趣的人了。寻常女子,温柔些的,碰上地痞会失声尖叫,野蛮些的,会英气蓬发直接干架,胆小些的,许是会吓得抽泣,他倒从未见过,与地痞谈笑,甚至试图营造恐怖气氛吓人的。“兄台是觉得我的话好笑?”君离苏轻描淡写道。“不错,你当真很有趣,让本公子笑了,我便帮姑娘你扫了这些蝼蚁。”言罢,男子朗声一笑,曲着的腿一伸,一个轻旋已然从屋顶跃下,这般跃下,依旧是拎着酒坛子,且落地之时,没有漏出一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真讨厌-笑轻寒

一夜转瞬即过。

第二日,君离苏醒来时,迎春正好过来敲门,“三小姐,你起了么?大公子来探望你了呢。”

君离苏闻言,便下了榻去开门。

君家大公子君子谦,据说是个挺正派的人物,能文能武,器宇轩昂,是太子伴读的同时,也是几位公主的夫子。

君离苏开了门,抬眼便看见正对面有人走来。

来人一袭黛蓝色锦服,如墨的发丝有部分仅用一根蓝色玉带扎起,剩余的任由微风吹得轻扬而起,他的眉极细长,眼瞳漆黑如墨。俊美而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严峻。

到了君离苏面前,他道:“三妹,你记得大哥么?”

君离苏摇了摇头。

君子谦道:“罢了,你能恢复神智最好,别怪大哥没提醒你,以后不要与那个司徒念宇来往,他可不是什么善茬,以后那种为了男子寻短见的事可别再做了,传出去丢人,若不是乞巧节那天我经过落霞湖听到路人的惊呼把你捞上来,你或许小命都没了。”

君离苏闻言,温顺道:“大哥说的,我记住了。”

原来那傻姑娘落湖之后是被君子谦捞上岸的,可惜君子谦的举止并没有帮到她多少,后来她还是因为落水感染了风寒没有及时救治而离世了。

不过该谢还是要谢。

“三妹,谢过大哥。”君离苏朝着君子谦俯首道。

“自家人就不必说谢了,希望三妹以后多注意着些。现在三妹随我去看看你的新住处。”君子谦说着,转身离开。

君离苏望着他的背影,跟了上去。

另一边的屋子内,君梦蝶与君若芙正在喝茶聊天。

“二姐姐,你说她怎么就忽然恢复正常了?”君梦蝶始终不理解为何君离苏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不过就是出了一趟门,难不成半路上还碰见神医治好了她的傻病?

君若芙道:“谁知道呢,兴许是她运气好吧,她怎么变正常的你不需要管,反正很快她就要嫁到刘家,离开了我们君家,你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我的确是很讨厌她……”

君梦蝶的话还未说完,门外忽然响起一声仆人的惨叫,而后是一阵霹雳啪啦的声响,其间伴随着男子带着怒意的声线,“我说过几回了?这狗的性情凶残,要好好管教,方才又险些咬伤了人,再这样下去,我便要将它扔出府去!”

君若芙听闻这声音,当即道了一声,“不妙……”

而君梦蝶已经起身走向了房门,伸手将门一拉,望着几丈之外的一幕,一张俏脸顿时沉了,“大哥,你在做什么?”

前头,几名家仆与婢女跪在地上,几人身后不远的梨花树下,一只黑白毛发相间的小牧羊犬趴着不动,它的身侧,正站着君子谦。

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瓜果,想必是小狗追下人时下人不慎打翻的。

显而易见,牧羊犬被君子谦教训了。

君梦蝶的目光投向了那小牧羊犬,面上立即起了心疼之色,迈步过去便将它抱了起来。

“看好你的狗,要是看不好,我不介意找条链子把它拴起来。”君子谦望着她冷声开口。

“你将它怎么了?”君梦蝶抱着那小牧羊犬几步到了君子谦跟前,面色愠怒,“大哥,你好不讲理……”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四妹,我忍你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你若是再一直惯着这只狗,总有一日你要闯祸的,现在它就敢随便逮着婢女咬,哪天要是冲撞了客人,有你好看。”君子谦神色冷然。

他在外一向以公正闻名,在家中同样严苛,无论是谁犯错都要教训,他从不偏袒哪个妹妹,与哪个都不亲近。

“胡说,这小狗很聪明,也只会追着下人玩罢了,你忘了连父亲都夸它机灵?”君梦蝶说到这儿,斜睨了一眼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婢女,冷嗤,“没用的废物,自己端个盘子都端不好,竟还将过错推到狗的身上。来人,将她……”

“谁也别动!”君子谦低喝一声,吓得一旁的家仆顿时僵了身子。

“将她拖到柴房里去!”君梦蝶也喝出了声,毫不退让。

“我看谁敢!”君子谦的声线自然是比她高。

“不按我说的做,明日将你们统统赶出府。”君梦蝶朝着身旁那几名家仆冷冷一笑,随后看向君子谦,“大哥你之所以维护这个贱婢,不就是因为看我的狗不顺眼?大哥我可告诉你了,我这小狗是品种高贵的西域牧羊犬,就算搭上这贱婢的一条贱命又如何,谁让她生来低贱。”

君子谦听闻她此话,眸光骤然一冷,才想要发作,却见一抹雪白的影子走到了君梦蝶的身后。

正是君离苏。

“众生皆平等,不论是人是狗都是一个道理。”君离苏开口,在君梦蝶耳畔轻声道,“狗的品种再高贵还是狗,人的身份再低贱那也还是人,何必分什么高低?四妹,我说的可对?”

君梦蝶没有察觉有人到了身边,倏然回头,正对上一张俏丽容颜,脸色有一瞬的僵硬,而后很快恢复,“我当是谁跟鬼似的走路没声呢,原来是三姐,三姐方才说的话,未免也太好笑了。人若不分贵贱,那这世道可不就乱了?若是如三姐所说,那么皇帝陛下岂不是也与我们平等了,可笑。三姐姐这话可不要出去乱说,省的招人笑话。”

她不明白君离苏是怎么说出‘众生皆平等’的话。

一个才恢复神智没多久的傻子,也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话,这种话一般也就只会从和尚口中说出来。

君梦蝶自然是不屑。

而君子谦听着君离苏的话语,面上浮现出一丝赞同之色,“三妹说得有理,即便是下人,也不该随意轻贱,下人做错事处罚是应该的,但这一回分明不是下人的错,若是还要处罚,倒显得我君家的家风不正,四妹,你该好好反省。”

君梦蝶面色一沉,“我……”

她心中不爽,却又不敢去顶撞君子谦。

君子谦在家中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俗话说长幼有序,在这个大哥面前,做妹妹的自然是不能太嚣张。

于是君梦蝶只能将火气咽下去,冷冷地看了一眼君离苏,抱着小狗转身离开。

这君离苏,当真讨厌!

多管闲事-笑轻寒

“这四妹的脾气当真要改。”君子谦望着君梦蝶的身影,摇了摇头,而后转头看了一眼君离苏,道,“还是三妹懂事些,你才恢复神智,难得有一颗宽容之心,四妹整天无故打骂下人,三妹可千万不能学她。”

君离苏点头,“大哥放心,我会和善待人。”

“甚好,这样吧,大哥挑一名聪明伶俐的丫鬟给你,你有什么不懂的问她,她都会教你,作为正统的大家闺秀,礼仪廉耻、琴棋书画这些都要好好学,不知三妹愿不愿意学?”

君离苏闻言,心道,这不等于要将她培训成窈窕淑女么?

这大哥还真会操心。

不过他三观倒是正,总比其他两个姐妹看上去顺眼。

于是乎,君离苏答应了下来,“多谢大哥。”

接下来,君子谦便带着她去看了新住处,比原来的宽敞雅致得多了,原来那小破屋何其简陋。

看好新屋子后,君子谦便调派了一个侍女给她,名唤银杏,据说是丫鬟当中的翘楚,相貌秀气,多才多艺。

君离苏领着银杏,以及之前君若芙派给她的婢女迎春与牡丹,将旧屋的一些东西搬去了新屋子。

这天夜里,君离苏领着银杏出门散步。

君若芙给的两名婢女,自然是不会比君子谦给的好,于是君离苏便选择跟银杏亲近些。

“三小姐,明日奴婢要教您才艺,琴棋书画,三小姐想先学哪个?”

君离苏闻言,笑道:“琴。”

琴棋书画,除了琴,其余三样她上辈子就会了。

她从前就爱好书法与绘画,尤其是画,素描写生、油画水墨画都是不在话下的。

上一世作为一名特工,要学不少东西,文要会写会画,武要散打射击,对了,还有歌舞。

出入各种高级会所,没有才艺傍身哪能进的去?歌舞是必不可少的。

而乐器,也擅长不少,钢琴口琴大提琴……可惜与这个时代不符,这个时代的人们口中的琴,是古筝。

说到古筝,她也并不是一窍不通,算是略懂,但并没有深入学习,上一世很喜欢几首古风名曲,她只单单记了那几首是怎么弹的,多的就不会了。

“好,那奴婢明日便教您琴……”

银杏的话才说到一半,倏然间从前方巷口蹿出三名地痞模样的男子。

那几名男子显然是见色起意,揉搓着双手望着跟前的两个美人,笑嘻嘻道:“两位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呢?”

银杏见这阵势隐约猜到是什么人,面上浮现出一丝紧张。

地痞流氓?

君离苏见此,挑了挑眉,往前迈一步,挡在银杏跟前,望着对面三人,笑吟吟开口,“三位大哥这是要陪同么?”

对付流氓可不难,但若是直接开打有些没意思,倒不如,逗一逗这几个流氓。

而地痞们一听君离苏的话,嘿嘿笑道——

“当然当然。”

“嘿嘿,美人姓甚名谁,多大了呀?”

“离苏,芳龄四十七。”君离苏懒洋洋地开口。

四十七……

银杏有些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三个地痞也颇觉得不可信。

“美人真会说笑,看着怎么像十七呢?”

“嗯。”君离苏阴阴一笑,“死那年十七。”

此时日头已落,狭窄清凉的小巷,美人红衣,风拂墨发,笑容妖娆诡异,低低阴笑声令人头皮发麻,“原来已经过了三十年了呢,好久没吃人了。”

三名地痞都怔住,不知为何,看着君离苏的笑容觉得有些背后发寒。

“噗!”上顶上空,响起一道喷水声。

天色虽暗,君离苏却依旧能看见前头有不明液体自空中散下,尽数落在了三个地痞的身上。

“他大爷的,是谁!”

“谁敢把水泼老子身上?”

“哪个混账东西,出来!”

君离苏见有人不合时宜地出现,打断她倩女幽魂的吓人方式,原本诡异的气氛被这么一闹霎时便消散了,顿时也没了整人的兴致,抬眸往前方上空望去——

一名身着黑衣,头遮斗笠的男子曲腿侧躺在屋檐之上,一手搁在膝盖之上,另一只手拎着酒坛子,模样分外惬意,显然已经在这儿呆了好一会儿了。

“兄台,旁观多久了?”君离苏出声道。

“许久了。”那人抬着下巴仰望天空,开口声线轻描淡写,无比清越,“原本是不想出声的,但实在……”

没忍住笑。

从方才听到那句‘死那年十七’他便已经有些想笑,直到君离苏最后的那一句,终是让他没忍住。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有趣的人了。

寻常女子,温柔些的,碰上地痞会失声尖叫,野蛮些的,会英气蓬发直接干架,胆小些的,许是会吓得抽泣,他倒从未见过,与地痞谈笑,甚至试图营造恐怖气氛吓人的。

“兄台是觉得我的话好笑?”君离苏轻描淡写道。

“不错,你当真很有趣,让本公子笑了,我便帮姑娘你扫了这些蝼蚁。”言罢,男子朗声一笑,曲着的腿一伸,一个轻旋已然从屋顶跃下,这般跃下,依旧是拎着酒坛子,且落地之时,没有漏出一滴。

君离苏本想看清他的模样,却只见他一落地便是如同狂风扫落叶般向那几个地痞发起攻势,他身形极快,不出片刻的功夫便将三人尽数撂倒在地,而后背对着君离苏,仰头饮下一口坛中酒。

那男子本以为能听到身后人一句谢,未想到,对方出口竟是轻飘飘四个字,“多管闲事。”

他一口酒险些呛了喷出,却还是闭着口往下吞,但饶是咽了下去,喉中却还是起了些许的灼热之感。

今日遇见身后的女子,他喷了一次呛了一次。

“我手痒痒正打算拿几个不识趣的来玩玩,你却给我全解决了。”君离苏望着前头的人,眉头微蹙。

黑衣男子霎时无言。

今夜才知,原来英雄救美也会是错误。

“那么在下真是对不住姑娘两次了。”一次,他喷笑破坏气氛,再一次,他多管闲事解决她要整治的人,算起来可不就是两次。

“罢了,不与你计较。”君离苏挥了挥手,“以后有些眼力劲就好。”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