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 已完结

盛婚掠爱:总裁的查房小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落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江子寒!”我忍不住咬紧牙关疾声痛斥了一句,怒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却略微压低了语调,声音清冷地说道:“苏秦,但凡是被汪洋粘上的人,不被吞了也要被咬下一块儿肉来。你要是还想在恺城好好混下去的话,今晚七点来一趟锦宣俱乐部,我在五零六包厢等你,过时不候。”他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挂断了电话,我却苦于被人三番五次添堵,就算受了气也没个发泄的地方,焦躁万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去你的-苏落

还不等我把话说完,他便笑着打断了我的话,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实在是欠揍。只怕缠在他头上的纱布厚度再增加个十厘米,也无法宣泄我心头之恨。

我抿紧了嘴唇,将怒气反复压了有压,才克制住想要在他的头上暴揍一顿的冲动。

我提了一口气,面目清冷地看着他:“汪先生,酒店的诚意我已经转达到了,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手腕却是一紧,顺着力道的方向看了一眼,汪洋那张混世魔王的脸便出现在视野当中,实在是令人反胃。

“这就走了?”他冷笑了一声,低眉间手指一根根松开,末了还拿纸巾擦了擦手,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阴沉着脸一字一顿道:“我是在你们酒店被打伤的,结果打发了一个什么公关经理过来,还指望我领你们的情?!回去告诉你们老总,可不是谁都能爬上我汪洋的床的。要是不让我心里舒坦了,这件事就不算完!”

我抿紧了嘴唇,提着一口气,在心底暗骂了一声无赖之后,在他傲慢到不可一世的目光中挺直腰板儿出去了。

像汪洋这种油盐不进、目中无人的人活该被打!活在世上就是一个祸害!

我憋了一肚子的气,边给李生打电话,边出了医院。在等待接通的那几秒钟时间里,火气瞬间变旺了许多,却等来了对方还在通话中的提醒。

“我去你的!”我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狠狠地踹了一脚汽车轮胎,屏住呼吸颤抖着指尖再次拨了回去。

电话刚接通,还不等我说话,李生便急声道:“哎呦苏经理,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儿啊。昨天晚上深更半夜的我被抓去出差了,结果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嘛。”

他说话的时候刻意拉长了语调,那抑扬顿挫的语气还真是有够生动形象的,那张一筹莫展又充满遗憾的眼神似乎就在我面前飘荡似的。

我气急反笑:“是啊,每次出事的时候你就在出差。这次还真是不巧,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最起码让人觉得对得起你这总经理的称呼。”

说完以后我便挂断了电话,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上了车,将手机扔到一边,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就在我暗自庆幸居然把这个锅甩到李生这个窝囊废身上的时候,江子寒却给我打来了电话。

一看到他的名字我就觉得头皮发麻,就连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不要接电话。

我抿了抿嘴唇,犹豫了几秒之后就当没听见,任由手机不停震动着。漫长的震动之后好不容易清净了几秒,还不等我缓口气,接着又响起来了。

震得我心口发颤,脑袋也有些发晕,声声催人性命。

我心下一紧,直接将车子停在路边,一把拿过电话接起来声线发紧语速飞快地问道:“什么事。”

抬眼间便看见前反镜中的自己,双眉紧蹙,眼神冷厉,写满了生气和不耐烦。

碰壁了?!-苏落

电话中江子寒冷嗤了一声:“碰壁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他面前发了火,除了被他看了笑话以外还被嘲讽了一句。我这才慢慢才慢慢沉下气来,靠着椅背将怒气悉数压了下来,顺手在包里摸出一支烟来。

“只是下属不听话而已,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吸了一口烟,打开车窗靠着椅背,看着烟圈慢慢往窗外飘,漫不经心地回了这么一句。

“是吗?听说你的床上功夫不错。是,还是不是?”

我身子一僵,脑袋发懵了一瞬,紧接着被人看穿的懊恼和火气便涌了上来,神经质地向四周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看了几眼:“你跟踪我!”

“跟踪?”他轻笑了一声,“用在你身上太浪费。你都能拿到我房间的房卡,我听你和别人说几句话有什么好奇怪的。”

“江子寒!”我忍不住咬紧牙关疾声痛斥了一句,怒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却略微压低了语调,声音清冷地说道:“苏秦,但凡是被汪洋粘上的人,不被吞了也要被咬下一块儿肉来。你要是还想在恺城好好混下去的话,今晚七点来一趟锦宣俱乐部,我在五零六包厢等你,过时不候。”

他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挂断了电话,我却苦于被人三番五次添堵,就算受了气也没个发泄的地方,焦躁万分。

“我去你妈的!”我满面怒容地骂了一句,一把将手机扔到一边,发动了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路上横冲直撞。

要不是为了生存为了钱,我恨不得将所有为难过我的人狠狠踩在脚下,听他们向我忏悔,看他们哭喊着求饶,让他们在痛苦和折磨中过一辈子。

但是这一天似乎永远不会到来,只要我想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就不得不学会忍气吞声,学会低三下四地迎合别人,以免别人将我踩得太痛。

哪怕是别人打了你左脸,你还要笑着将右脸也送上去,顺便还要因为别人打你而扇疼了手心而道歉。

就连现在开着的这辆玛莎拉蒂也是把我卖了给换来的。

“生活真他妈的操蛋啊。”我拧眉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了一串烟圈,见红灯亮了,缓缓地停下了车子。

就在我旁边停了一辆极为破旧的三轮车,在等待绿灯亮起的时候,开三轮车的人向我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也就是这一眼,将我心口里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怒气给打散了。

这些大爷们都把大把大把的钱塞进你怀里,让你受点儿气怎么了。江子寒对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怎么了,你干的不就是这种营生么。

还真是贪得无厌。

我嘲讽般地勾了一下嘴角,将烟头从车窗扔出去之后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带着几分酸涩开车去了酒店。

在众人的注视下挺直了腰板儿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虚荣心瞬间被填满,也就不觉得有那么委屈了。

我坐在舒适的椅子上脚尖有一下每一下地点着地,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给助理打了个电话把他叫进来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