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狠宠娇妻:老公,慢一点

更新时间:2021-04-04 17:08:32

狠宠娇妻:老公,慢一点 已完结

狠宠娇妻:老公,慢一点

来源:微小宝 作者:野棠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初春的海城,空气湿冷,顾熙站在私立医院门口,打了个冷战。可曾有过后悔?大约不曾……检查完身体,对方把十万元预付款打进了她的账户,用这笔钱安排好弟弟的手术,明日去海边别墅住下,等待受孕并且养胎,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见弟弟和母亲。这一天过的昏昏沉沉,一切已经妥当,晚上她去了好友那儿住。“太帅了!希望以后我去实习可以有机会采访他。”顾熙洗了澡上床,看到身旁的孙朵乐又在抱着一本杂志,对上面的封面人物垂涎欲滴,恨不得抠下封面上的男人吃进嘴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狠宠娇妻:老公,慢一点:不二人选

“名字顾熙,19岁,大一学生。经过调查品学兼优,条件很合适。生下孩子后,以她的条件,无法对孩子以后的抚养权构成任何威胁,请您放心!”

私人医院走廊里,秦秘书拿着手机在对手机那端的人汇报。

很早就联系了这家非法代孕机构,但人工授精受孕的胎儿,在母体里流掉了,是受精卵的问题导致孩子没有存活。

既然人工授精受孕没有成功,那只能选择另一种方式。

……

初春的海城,空气湿冷,顾熙站在私立医院门口,打了个冷战。

可曾有过后悔?大约不曾……

检查完身体,对方把十万元预付款打进了她的账户,用这笔钱安排好弟弟的手术,明日去海边别墅住下,等待受孕并且养胎,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见弟弟和母亲。

这一天过的昏昏沉沉,一切已经妥当,晚上她去了好友那儿住。

“太帅了!希望以后我去实习可以有机会采访他。”

顾熙洗了澡上床,看到身旁的孙朵乐又在抱着一本杂志,对上面的封面人物垂涎欲滴,恨不得抠下封面上的男人吃进嘴里。

孙朵乐很兴奋,举着手里的杂志把上面的男人指给顾熙看,“他可是海城最最钻石级别的单身男人了,知道吗?听说这种身高和身材比例的男人,下面那玩意都很大喔……”

“咳——”顾熙盯着那个封面上的男人,接着听到孙朵乐的话就呛着了。

烦躁的抢下孙朵乐手里的杂志扔一边去,啪地关了灯,嘀咕一句,“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孙朵乐还在不住嘴地说着有关这个男人的事情……

顾熙充耳不闻。闭着眼睛手抚上小腹,两个月前,这里曾孕育过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人工授精受孕很容易流产,虽然那个孩子跟母体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她心里还是痛了很久。

……

第二天清晨,一直负责跟顾熙联系的秦秘书发来消息,九点钟来接她。

孙朵乐去上课了,顾熙退出房间关好门,这是一栋旧房子,一共七层。

走出小区,对面的马路上停着那辆她见过的黑色宾利,车牌依旧被遮着。

上车后,顾熙主动将车上的黑帘拉上,将自己处于四周被窗帘包围了的状态,视线除了看得到车内室顶,什么也看不见。

对方有担忧,兴许是怕她看到路,日后孩子出生会循着这些线索找麻烦。

海城很大,但对于熟悉这座城市的人来说它很小,不得不防。

但他们不知,她其实算得上半个路痴。

独栋的双层别墅,附近没有路牌,别墅外面有一颗很茂盛的红花楹树。两月前,顾熙每天就是在这里日复一日地等待肚子里的宝宝发育,相伴的,除了伺候自己饮食起居的一行人,就是这可以赶走她心里忧虑的红花楹树……

重新站在这里,有一种任命的哀伤哽咽在喉。

除了平常心看待,还能做什么?

今晚他会来。

送她来的车离开了。

顾熙望着车消失的方向抿唇苦笑,这样出卖尊严和身体是不被人理解的吧,就连她自己也无法理解,可是没有别的出路,困顿中所幸还有这条路,虽不堪。

当晚,顾熙躺在舒适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眼睛被蒙着。

有车上山的声音,到别墅前,停下,熄火。

她只希望今晚快过去,并期盼今夜就能怀孕,怀孕这一年的时间,着实难熬。

走进来的男人,驻足床边。一身黑色西装,黑与灰系条纹衬衫,这样深色系的搭配,更显了他的严肃与成熟。

因为生子这件事,他知道她的资料,也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是记者发布会上的一个美好闪身,但他记住了她阳光干净的笑脸。没有选择进行第二次人工受精受孕,大抵,他得承认,他对她有些私心的。

也正是因为那一面之缘,在选择给他生子的女人时,他指定她为不二人选。

他蹙眉凝视她许久,而后,声音低沉地询问,“喜欢开灯,还是关灯?”

狠宠娇妻:老公,慢一点:成功受孕

顾熙未经人事,身体在他的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眼睛被蒙着,看不到他的摸样,只能感觉到他的唇轻咬着她的肌肤。

身上的人折腾了她两次才离开。

事后,顾熙蜷缩着身子,身下的粘稠与疼痛很不适,床上只剩下她一人,耳边是他离开时留下的一句,“为何不继续未完的专业?”

他认识她?

顾熙原本是新闻学专业,但致命的理由让她必须放弃梦想,这个人怎么知道?正思索着,就听到车启动离开的声音,逐渐变远,消失。

伸手取下蒙住眼睛的红绸,缓缓睁开眼睛,已经一室明亮。

冰凉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抱住自己吻痕遍体的身子蜷在被子里,空气窒息压抑。

他压抑着想要温柔,却在进rutā的身体后完全克制不住。身体的不适感还在,提醒着她刚刚在床上发生的事情。

顾熙始终记得这是很公平的交易,陌生男人支付给他为弟弟手术的金钱,她付出自己身体,不该心存委屈,不该心存怨恨……

五年前母亲和父亲离婚,母亲带着弟弟和自己离开那个家的时候,母亲倔强地在父亲面前承诺过,就算日后讨饭吃,都不会用父亲的一分钱!

当时嫁给父亲的小妈听了,咬住了这句话不放,母亲更是火爆性子,从来都被小妈三言两语刺激的大发脾气。

顾熙没想到,父亲居然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们母子三人就算死在外面,也真的再也和他无关。

弟弟今年才十岁,虽然智力有问题,可毕竟是父亲亲生的。做父母的怎么会嫌弃亲生骨肉的缺陷?

顾熙曾背着母亲偷偷找过父亲,父亲拿出这二十万手术费,小妈一定会知道,所以父亲坚决不拿。

小妈有一个儿子,比顾熙大两岁。乔闻森,这个人顾熙永远不愿去想!更不愿意对他低头!

小妈过门一年就争气的给父亲生了一子,已经四岁,父亲更是对亲生小儿子喜爱的不得了,就对身有缺陷的另一个儿子不管不顾。

走上给别人生孩子这一步路,无奈,却也是百般考虑过,所以并没有后悔的感觉…… ……

一个月后:

医院里,秦秘书陪在顾熙身边,医生的结果很快出来了,“恭喜你顾小姐,妊娠三周半!”

顾熙扯动嘴角接过检查化验单,手指摸着小腹,这里再次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是跟她这个母体有血缘关系的……

昨晚在别墅里已经拿着验孕棒试过了,最近一直都在紧张是否怀上,得到结果心也放下了。

不用问医生注意什么,别墅里有专业并专门伺候顾熙孕期直到生产的人。

秘书打开车门上车示意司机开车,转头对顾熙笑,“已经成功受孕,十个月后你可以自由的生活了,调整一下心态让心情好一点。”

顾熙苦苦地笑,对秦秘书道,“我现在可以给我弟弟打个电话吗。”

秦秘书点头。

顾熙拨通了弟弟的号码……

病床上的男孩按照以前姐姐教他的方式,拿起脖颈上挂着的手机按绿色键,好听地声音一遍遍叫着,“姐姐……姐姐……是姐姐……”

“是姐姐,顾泽,你要听话……”顾熙将视线转向车窗外,手指抹着眼角突然流出的泪水。

一日三餐他们准备的特别讲究,为了孩子,顾熙不爱吃的也勉强吃点……

这些人都非常小心,生怕孩子有个什么事儿。

中午:

小保姆端来的一小盘水果,顾熙窝在沙发里见着水果摇头直躲,“不吃了,坚决不吃了,肚子里的宝宝还没有发育我都要撑晕了……”

看到就胃酸。

“不行的姐姐,秦秘书交代过我们要看着姐姐您吃光才行。”小保姆看了一眼水果,再无辜地看了一眼顾熙,表示她们也是听命办事。

“啊?”顾熙惊讶,吃光?不只是她抗议,牙齿们都在抗议!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