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我的极品杀手老婆

更新时间:2021-03-31 11:22:21

我的极品杀手老婆 已完结

我的极品杀手老婆

来源:微小宝 作者:康俊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咳咳……别这么沮丧嘛,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找到理想的位置,只是……”司机上下打量了刘芒一会,又故作神秘的笑了笑。“你有办法?”刘芒赶紧追问道。“其实观众席的最前面有一片指定区域,是专门留给演出人员的亲友团用的,恰巧我妹也有个亲友团在那里占了一席之地,不过考虑到名额有限,所以,你懂的。”司机眨了眨眼睛,提醒意味十足。“那个,如果我想进去,需要多少钱?”听了司机的介绍,刘芒立时就恍然大悟了,怪不得他先前一听说自己要来看演出,眼光就变得那么火热,原来是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拉皮条,挣外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雪涵的闺蜜

忽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幕宣传广告,不过吸引刘芒眼球的当然不是那所谓的广告,而是画面上的一个人,没错,就是一个人,一个似乎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最主要这女人刘芒还认识。

细看之下,广告是在宣传羊城的一幕公益演出,而时间就在明天下午,看着屏幕上倍显瞩目的女人,刘芒忽然笑了。

屏幕上,女人精致的面颊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依然给人一种只能远观,不容亵玩的感觉,正是在公交车上把刘芒误认成色狼的吴雪涵。

“吴雪涵,无二之姿,天下无双,想不到你还是多才多艺的艺体生,没有玷污这好名字。”看着电视屏幕上显示的吴雪涵个人简介信息,刘芒忽然笑了。

想想最开始公交车上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又想想昨天医院发生的误会,彼此各误会一次也算是扯平了,一想到这里,刘芒又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下午医院那舌尖上的冰凉似乎依然还在。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次次的惊心动魄,刘芒面上虽然还勉强算作镇定,可内心却始终难以平静。

不管是吴雪涵那不经意的一吻,还是田诗诗带给自己的各种震撼,都严重挑拨着刘芒极其敏感的神经。

不知不觉中,刘芒就窝在沙发上疲惫的睡着了,窗外月光似纱,虫鸣依旧,夏天快来了。

当刘芒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简单的做了一份蛋炒饭,就着昨晚的剩菜,刘芒照样吃得特别香甜。

吃饱喝足后,刘芒看了看时间,已经12点多了,一想到下午的公益演出,他立时就火急火燎的向门外走去。

暮春的阳光很是和煦,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次面向大众的公益演出经过媒体的传播,在羊城应该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现在距正式开演虽然还有将近两个小时,但刘芒一点都不介意,毕竟早点去可以占个好位置嘛。

出租车上,司机是个健壮的年轻人,刘芒刚将目的地一说,司机立时就兴奋了起来,两眼放光的看着刘芒说道:“兄弟,是去看演出的吧?”

“嗯。”刘芒随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当看到司机那火热的眼神时,不禁又吓了一跳,心里也暗暗嘀咕起来:该不会是碰到弯的了吧?一想到这里,刘芒身体又情不自禁的往车门边靠了靠。

“你这个时候去,恐怕很难找到理想位置了。”司机似乎并不知道刘芒心里在想什么,继续乐呵呵的说道。

“很晚了吗?”听了司机的话,刘芒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是一场公益演出而已,难不成还会有很多人?再说不是还有两个小时才开演吗?时间完全来得及啊。

“兄弟,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这次公益演出啊,这可是羊城好几家艺校的共同演出,虽然没有明星登场,但是上台的都是各艺校的大红人啊,换句话说,就是未来的明星。”

一说到公益演出,司机立即就兴奋了起来,仿佛他就是即将上台的台柱一般。

看着司机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刘芒有些无语了,干脆就闭上嘴巴,任凭司机在那里一直喋喋不休的胡吹海说。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开始找地方靠边,看着前方广场上拥挤的人群,刘芒立时就傻眼了。

这真的只是一场艺校的公益演出吗?怎么看这势头,丝毫都不比某些明星开演唱会的场景弱啊。

仅仅就是粗略看了一眼,可刘芒却发现广场上至少聚集了上万人,只不过这跟明星的演唱会又有所不同,追星的人群几乎都是年轻男女,可这广场上男女老少都有。

“兄弟,我没骗你吧,这么多人你确定你能挤得进去?”司机嘚瑟的笑了笑,仿佛他就是这次的经纪人一般,那数不清的人头就是红艳艳的钞票。

“糟了,看来这一趟白来了。”看着广场上密不透风人群,刘芒终于明白先前司机话里的意思了,神情一时间也不可避免的有些沮丧。

“咳咳……别这么沮丧嘛,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找到理想的位置,只是……”司机上下打量了刘芒一会,又故作神秘的笑了笑。

“你有办法?”刘芒赶紧追问道。

“其实观众席的最前面有一片指定区域,是专门留给演出人员的亲友团用的,恰巧我妹也有个亲友团在那里占了一席之地,不过考虑到名额有限,所以,你懂的。”司机眨了眨眼睛,提醒意味十足。

“那个,如果我想进去,需要多少钱?”听了司机的介绍,刘芒立时就恍然大悟了,怪不得他先前一听说自己要来看演出,眼光就变得那么火热,原来是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拉皮条,挣外快。

“不多,五千就够了。”司机满不在乎的说道,似乎五千块钱根本不值一提。

“五千?”

刘芒闻言,立时就无语了,这哪是拉皮条啊,分明就是抢劫,五千块钱都可以买几张明星演唱会的入场卷了,自己只是来看一场免费的公益演出,如果还要浪费五千块钱的话,不就成冤大头了么?

“是不是觉得很便宜啊?谁叫我们有缘,优惠点给你也无所谓了,友情提示一下,我妹的亲友团可都是清一色的美女,你混进去后,绝对会发现是物超所值。”司机继续吹嘘道。

“不好意思啊,我想还是算了吧,我身上没那么多钱,不耽误你生意了。”

刘芒虽然不怎么重视金钱,但这些年为了给自己治病,家里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此时虽然想去好好看一下,但一听对方开口就是五千块钱,只能忍痛婉言拒绝。

“没现金不是问题,可以刷卡嘛。”司机说着就从座位下摸出了一台POSS机,笑嘻嘻的伸到了刘芒面前。

刘芒原本只是想借用没现金打消司机的念头,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装备竟然这么齐全,拉皮条之前连POSS机都准备好了,看来是专业的啊。

如果自己不刷卡,恐怕想下车都有点麻烦了,现在田诗诗又不在,如果对方想干点什么的话,自己根本就无力反抗,一想到这里,刘芒又不禁暗骂自己多嘴,也有点后悔跟对方讨价还价了。

还好来之前就把昨晚意外得到的十万块钱存进了银行,不然这时候去哪里找钱买这五千的单?不甘的刷了卡之后,刘芒只能安慰自己权当做公益贡献了。

司机收了钱也并没有食言,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刘芒郁闷的靠在座椅上,不过钱都已经掏了,就只能期望这场公益演出不让自己失望了。

“哥,你今天已经拉了四个人过来了,现在又拉来一个,我去哪里给他找位置啊,你还是把钱退给别人吧,不要让我为难好吗?”

“雪涵,哥保证这是最后一个总行了吧,你那些亲友团里面塞一个也问题不大啊,再说这个人是哥的老同学,不好意思拒绝啊。”看到自己老妹来了,司机赶紧下车,笑嘻嘻的解释道。

“可是我的亲友团都是本校的女生,你让一个陌生人挤进去不太好吧。”吴雪涵无奈的看了看车里面,当看到车里面坐着的刘芒时,立时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是你同学?”

“对啊,看上去是不是很斯文老实?不会有事的。”司机似乎并没有看到吴雪涵的惊讶,依旧在那里自圆其说。

“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难道这就是缘分吗?”看着车窗外吃惊的吴雪涵,刘芒赶紧走下车,热情的打起招呼来。

“谁跟你有缘。”吴雪涵郁闷的白了刘芒一眼,又转身对着司机说道:“哥,快点把钱退给这混蛋。”

“他刚才是刷卡的,我身上没那么多现金。”司机此时也是注意到吴雪涵的不对劲了,不过他身上也没那么多现金啊,又怎么退钱?

想了想后,司机又走到刘芒身前,脸色顿时有些不善起来,愤怒的说道:“小子,你以前是不是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

“怎么可能,只不过有一些小误会而已。”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司机,刘芒立时就有点哭笑不得了,昨天医院那误会还真不好解释,总不能说你妹妹昨天主动亲了我吧。

“老妹,有什么委屈就跟哥说,哥给你讨回公道。”司机明显不怎么相信刘芒的话,又疑惑的扭头盯着吴雪涵,

忽然,吴雪涵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一看后,发现是学校的电话,知道应该是催自己回去补妆了,再加上昨天医院那事还确实不怎么好解释,想了想后,又只能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哥,我得去补妆了。”

看着吴雪涵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司机忽然灵机一动,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误解了老妹的意思,看来老妹长大了啊,一想到这里,司机不由得笑了笑:“既然是误会,那哥就先去工作了哈,他就交给你了。”

刚说完,司机也不管吴雪涵答不答应,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一踩油门就扬长而去了。

“我警告你,我的亲友团都是女的,你去了后要是敢乱来,就别怪保安会把你扔出去。”

事已至此,吴雪涵沉吟片刻后,就匆匆向后台走去,根本就懒得管刘芒有没有跟上来。

经过特殊通道来到舞台最前面的指定区域时,刘芒心里的震撼更大了,先前在出租车上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本就足够震撼了,可从人群后面的视觉冲击远没有从正面看来的强烈。

“萌萌,我朋友临时跑到这里来看演出,可是没位置了,所以得和你们挤一挤,没问题吧。”吴雪涵伸手向亲友团招了招手,略显局促的说道,好在亲友团都是本校同学,里面大部分人吴雪涵都不陌生。

“朋友?雪涵,你是不是没介绍清楚啊,还少说了一个字吧。”亲友团里被叫做萌萌的一个女生立时就笑了起来,眼神里有着几分狡黠,也有着几分意味深长,更有着几分惊讶。

“雪涵,你堕落了啊,竟然背地里还藏着这么一个小鲜肉。”亲友团中的另一个女生立时笑着附和道,看向刘芒的眼神里有着浓浓的好奇。

吴雪涵可是雪吟艺术学院的新生代表,不仅颜值爆表,清脆委婉的歌喉更是如同天籁,是当之无愧的新生校花,追求他的公子少爷也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可吴雪涵却一直宛如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莲花,从未对谁有过另眼相看,而且为了让追求她的人死心,还公开发表了申明,毕业之前绝不恋爱。

只不过,吴雪涵现在却突然带来了一个朋友,而且还是男的,又如何不让萌萌等人震惊?

“瞎说什么,就是一普通朋友,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演出快开始了,我还得去准备准备。”

听着朋友们话语间的戏弄,吴雪涵立时俏脸一窘,紧接着就泛起点点玫瑰花红,可现在也没有时间解释,只能郁闷的一跺脚,转身向后台匆匆走去。

看着落荒而逃的吴雪涵,众人心里的猜想就更加坚定了起来,不过看向刘芒的眼神却有着深深的疑惑。

问医!

一米七五的身高,虽然不算矮,但也并不怎么抢眼,尤其是身体还略显清瘦,脸色更是带着几分病态般的苍白,根本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如果硬要说刘芒有什么特别的话,恐怕就只剩那黑白分明的瞳孔有着些许深邃,让人一时间很难看穿他眼底的真实想法,嘴角虽然挂着略显轻浮的浅笑,但清澈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任何邪念。

“小鲜肉,到姐姐这里来。”唐萌萌挤出人群,咯咯大笑着向刘芒跑去。

还不待刘芒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手被对方拉住了。

唐萌萌说道:“这里是咱们雪涵的亲友团,你不觉得要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美女们,大家好,我是雪涵的朋友,叫刘芒,你们可以叫我帅哥。”听到唐萌萌的提醒,刘芒先是尴尬的笑了笑,又赶紧认真的自我介绍起来。

“帅哥?”听完刘芒的介绍,一美女立时就笑了。

“刘芒?咯咯……你的名字好流氓。”

唐萌萌此时也笑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大男人竟然会有如此的名字,一时间,也被雷的不轻。

“有什么好笑的,名字又不用经过我本人同意。”

纵使刘芒自认为自己的脸皮可以做十万人的口粮,可被一群女人围着一嬉闹,此时也是有点招架不住了,对方人多嘴多,自己根本找不到机会反击啊。

“你不是雪吟的人吧,不然你跟雪涵在一起,我们不可能从没见过啊。”

终于听到一个正常点的话题了,刘芒赶紧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可还没等继续说话,另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有什么特长?”

仔细想了想后,刘芒还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特长,不过忽然灵机一动,又赶紧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一名中医。”

刘芒这话其实也并不算瞎扯,自己家里世代为医,老头子的医术在家乡也算是小有名气,尤其刘芒这么多年来还一直药不离口,耳濡目染之下,对中医也是有着不菲的造诣,只不过因为自己的病,刘芒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而已。

“那你说说什么叫医生?”大家似乎并不怎么相信刘芒的话,立时又有人开始质疑起来,毕竟连一个名字都那么不靠谱的人,怎么可能是中医?

开什么玩笑,在大家的印象中,中医不都是一群老头子吗?你看历史上的华佗,李时珍等一代出名中医,不都是留着白花花的胡子么,而身前的刘芒顶多就是双十年华,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中医?

“医生只是对拥有同一技能人的综合称呼,虽然医疗手段层出不穷,但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医生的定义只有八个字:医人之病,生人之命。”

刘芒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众人的不相信一般,继续侃侃而谈。

医人之病,生人之命,这八个大字虽然言简意赅,可里面蕴含的意义却是医生的最高境界,这话虽然不是刘芒想出来的,不过他以前却在自家老头子的书房见过,现在也只是拿出来堵住别人的嘴而已。

“说的好深奥啊,既然你是中医,那你帮萌萌看看呗,人都瘦了一大圈了,看着都让人心疼。”

等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后,刘芒说道:“萌萌她形体消瘦,面红并且红潮难退,眼底还隐有血丝,这是肝火旺盛的症状,精神不振,神疲乏力,最近肯定气滞血瘀,有时还腹部胀痛吧。”

刘芒这席话立时就让众女大吃一惊,她们虽然不懂中医,但症状却是不假,其中感觉最震惊的还是许妙,作为唐萌萌最好的闺蜜,唐萌萌身体最近的一些不良反应,她自然再清楚不过。

一想到这里,许妙立时就不禁为之动容,目光仔细打量了一番唐萌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旋即又吃惊的看向刘芒,搞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之法,其中,望又居于首位,望是什么呢?说白了就是看,只要看的仔细,有些病因就会显示在脸上,或者皮肤上。”刘芒似乎看出了众女眼里的不解,当即脸色一肃,像一个教学的老夫子一般解释起来。

一说到治病,刘芒又不禁暗暗感激起自己老头子来,父亲是个名副其实的老中医,刘芒生性就很聪明,加之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是得到了谭轩的几分真传。

尤其是病了以后,为了更好的调理自己的身体,刘芒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跟着谭轩学习,虽说医术并不是特别出彩,但一般的小毛病还是手到擒来,没有任何的压力,此时说起治病,也可谓是头头是道,并没有任何的生疏之感。

唐萌萌看到刘芒那清澈的眼神时,道:“药膳倒是可以一试,你弄好了让雪涵带给我就行。”

“我没意见。”刘芒无奈的摊了摊手,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勉强,现在这社会虽然不是古时候了,但思想保守的还是大有人在。

“刘芒,你既然都帮萌萌看了,顺便也给我瞧瞧呗。”玩笑开几句就够了,许妙也并不会一直让自己闺蜜难堪,一想到这里,又赶紧岔开话题说道。

“对对,给我们都看看吧。”周围其他女生也纷纷附和起来,有免费的医生现场说教,尤其是对方似乎还真有些本事的样子,所有人立时都有些兴奋起来。

刘芒闻言,立时就伸长了脑袋,紧盯着许妙略显清瘦的脸庞,想了想后,就直言不讳的说道:“心悸,失眠,食欲不振,最近压力过大,注意及时放松自己的心情。”

“嗯嗯,我会注意的。”许妙立时俏脸微变,心里有些激动起来,不过激动之色很快又低落了下来,神色中透着一抹无奈。

自从听到爷爷得病的消息后,许妙可是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了,神经一直紧绷着,吃东西也没胃口,就连刚才捉弄唐萌萌,也是一贯的性格使然。

看着许妙脸上的无奈,刘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是无法改变的,自己也没能力去改变,最多只能给别人提个醒而已。

一想到这里,刘芒又看了看身前一个画着眼影的女生,继续说道:“眼球泛红,嘴唇色暗,肝脏有症状,最近少吃肉食。”

“啊!说的太准了,刘芒,你怎么知道我吃肉吃的多啊?”

看着对方惊讶的样子,刘芒却笑而不语,又扭头看向另一位女生,笑着说道:“面色苍白,神疲乏力,月事不调外加贫血。”

“颧红潮热,形体消瘦,眼睛肿胀,肾脏有症,多吃些黑芝麻,黑米。”

“眼睑半月形,皮肤泛红点,过敏。”

“面色萎黄,营养不良,多吃些干果蛋类补补。”

“鼻梁有血丝,带斑,胆有问题,多喝些果汁,忌了烟酒。”

“眼瞳泛黄,鼻梁带斑,肝脏有病症,这也是病,而且必须得尽快治疗。”

被刘芒点到名的这女生立时就吓了一跳,此时哪里还敢怀疑刘芒的诊断,但听到有办法医治,又急忙追问道:“啊?刘芒,容易治吗?”

看着侃侃而谈的刘芒,唐萌萌此时终于是明白了,明明说好在毕业之前不会恋爱的吴雪涵,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带一个陌生男子过来看演出,只不过他确实有些与众不同,不愧是能俘获吴雪涵芳心的男人。

“那小子谁啊?看着很陌生,似乎并不是我们雪吟的人。”

就在刘芒和身边众女聊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不远处,一个戴着金色耳钉的少年不爽的皱了皱眉头,疑惑的向旁边几人问道。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