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无敌双宝:腹黑爹地请温柔

更新时间:2021-04-02 16:57:20

无敌双宝:腹黑爹地请温柔 已完结

无敌双宝:腹黑爹地请温柔

来源:微小宝 作者:爷俊美无双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云卿无声地卧在她怀里,雨水打得她眼睛好痛,终于,她像这哗啦的雨声一样痛哭起来,“家玉,我这里……好痛啊。”“我知道,我知道。”苏家玉捂住她的心口。“我是医生,可我治不好自己,我很优秀,可我把自己过得这么糟糕……我究竟做错了哪里?他要那样践踏我,刺穿我的心脏,剥开我的血肉,我真的太痛了……”苏家玉掩住眼泪,低头,她已经失去了呼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005:深夜不回家

云卿盯着他,脑海里闪过顾耀成的保证:他会处理那个女孩,顾家只认你生的孙子。

苏家玉也说,这两天他住院都没看见那个小太妹,估计分手了。

所以,所以她来了。

云卿,你怎么这么贱呢,给一点曙光,就以为看到了希望,他车停在家,你就以为他等着你做饭,其实他只是带女人回来做/爱。

你太贱了。

她捂着眼睛慢慢的笑出声,从地上爬起来,走出去。

顾湛宇拦住她,对上她死寂的瞳孔,他有些失神,质问,“三天前的晚上,你没回家,也没在苏家玉那,去了哪里?”

他像个神经病一样掌握着她的行踪,从前,她以为那至少是在乎。

现在,她笑的开怀,“女人深夜不回家,你说呢?”

脖子倏地被他掐住。

段乔乔见状,微微笑,“顾少,你老婆就是个荡/妇!那天晚上在酒吧,和好几个男人呢。”

“她说的是真的?”顾湛宇瞳孔烧红,猛地把她甩到床上,颀长身躯压下来,失去理智般,“男人不碰你你就饥渴?云卿,我让你贱!”

吼完就咬住她的脖子。

云卿浑身僵硬,床上还残留着味道,他的嘴唇更加让她恶心。

她拼命挣扎,衣服被撕开,雪肤香肩,男人眼底欲念涨红,发狂吮咬,她尖叫着,泪水断线。忽然就安静了,空洞的看着他,“非要这样羞辱我吗?这张床多脏!算我求你,给我最后一点怜悯,放过我吧。”

顾湛宇微微一顿。

云卿发抖地猛地推开他,经过段乔乔,一巴掌甩过去,“下次找精明点的来害我!”

“你……”段乔乔看到顾湛宇阴郁的眼神,脸色煞白起来。

……

云卿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出去的,像逃命,车都忘记开了。

夜晚中的大雨瓢泼,她脸上热热的,又冰凉一片,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她守着五年的家没了,她床上的枕巾,垫到了女人的臀下,不能再更恶心。

脚底传来尖锐的痛楚,她涣散的低头,才发现鞋子也没了。

“嚓——”突兀的刹车声,司机惊魂大骂:“看路啊!想死也别找我!”

死……

云卿怔怔地看着脚边晕出的血,再抬头,眼前车水马龙。

那一刻的世界很安静,她的瞳孔浑浊着,映着雨中的霓虹,漂亮得像黑瞿石,盯着一辆辆呼啸的车,慢慢踏出了脚。

“陆总?”

此时对街三楼豪华包厢露台,经理看着凭窗而立的高大身影,西装革履,优雅挺拔。

他单手插袋,另一手举着手机在干什么?

经理又叫了一声,男人深墨般的视线收回。

“陆总,宋小姐来了。”

“嗯。”低醇磁性的声线。

宋谨美走进来,一怔,他比姐姐形容得还要英俊!侧脸在光线下刀削斧凿,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眼神深沉见不到底。

她娇羞地想,这样的男人会同意和她交往吗?

……

云卿被一束刺眼的灯光晃住,她躲避,那光还挺执着,追着她照。

下一秒,身子猛地被人从车流中推开。

“你疯了吗!”倾盆大雨中,苏家玉颤抖咆哮,看着她倒在水洼一动不动,扑过去紧紧抱住,“傻不傻!就算谁都失去了,你还有我,还有我啊混蛋!”

云卿无声地卧在她怀里,雨水打得她眼睛好痛,终于,她像这哗啦的雨声一样痛哭起来,“家玉,我这里……好痛啊。”

“我知道,我知道。”苏家玉捂住她的心口。

“我是医生,可我治不好自己,我很优秀,可我把自己过得这么糟糕……我究竟做错了哪里?他要那样践踏我,刺穿我的心脏,剥开我的血肉,我真的太痛了……”

苏家玉掩住眼泪,低头,她已经失去了呼吸。

……

这回醒来是在医院。

“她是我们几个中最冷静的,怎么就舍得死?”

“她爱顾湛宇。哪像你,捉奸不走心,跟打副本似地鸡血一筐。”

夏水水挑眉,“我就爱钱啊,那些小婊砸冲我老公的钱来的,我能不鸡血!对了,家玉,那么巧你刚好在她自杀的马路边?”

“顾湛宇那渣让秘书打给我的!”

云卿动了动,表示自己醒了,睁开眼,两张大脸。

“别看猴子似的行吗。”她艰难的扯嗓,瞥向床头的监护仪,“我这回挂的有点惨?”

苏家玉收起听诊器,“昏迷三天!肺炎!老娘给你控制住了,老实点住一周院!”

“遵命。”

夏水水翘着二郎腿观察了半天,“卿卿,你可以哭的。”

床上的人低着眼睑,一张瓜子脸更小了,云锦的黑发挡住了眼睛,“不哭了,我现在想发财。”

“……”这什么脑回路?

病房门外,苏家玉紧皱眉头,“不会一场病智障了吧?”

“我看你才医科读呆了。“夏水水嗤道,“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啊,女人失去爱情自然就会转向金钱,总得有一样傍身的东西,卿卿不是黏糊的女人,她这也叫冷酷的理智,找条路支撑着自己走下去。”

……

一个月后。

从卫生局出来,云卿秀眉郁结。

白色本田驶离政府区,苏家玉的电话打过来,“怎么样?”

云卿扫着路况,“又一次闭门羹。”

“X治疗师的资格证都难办,更别说你要开一家夫妻治疗中心,卿卿,不如你回医院吧。”

“恶心过我的地方不呆了。何况地址都租下了,不就是一个证,总会办下来的。”

苏家玉吐口气,“我就没明白,六年前你去美国奔着心外科,怎么就弄了个性学位回来,导致工作这么难。”

“心外科满人,我被挤出去,加上国外X治疗成熟又赚钱,我不就心猿意马了。”

“你都不跟人商量就换专业,不对,那一年你根本失联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云卿挑眉,否认,“我整年都呆在哈弗大学。”

只不过……那一年的记忆是比较模糊。

6-006:粉雕玉琢的萌娃

云卿正为X治疗师资格证愁眉不展,意外收到哈弗医学院的院庆邀请函。

想着借此散心,她拎着小行李箱就踏上了横渡太平洋的飞机。

波士顿的深秋已经趋向寒冷,位于美国东北海岸的这座城市,气候很调皮。

云卿在校友安排的酒店睡了一天倒时差,外面就是波士顿公园。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里呆过一年多,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却没有多少熟悉的感觉。

好像很多地方她都没去过。

那一年她都在干嘛呢?只顾着学习?

云卿仔细的想,可还是回忆不起当时的生活细节了……

对着镜子穿好礼服,化了薄妆,夜幕降临,城市的霓虹辉映着巨大的海岸。

哈弗医学院的礼堂,灯火通明。

云卿遇上了师兄秦律,认识了不少泰斗。

夜晚十点,云卿还想发挥一把,被秦律拉出散场的人群,“院庆还有两天呢。看来,你在国内过得不好。”

“……”踩到尾巴般,云卿黑了脸。

秦律吃了颗戒烟糖,望着走出几步的女人身影,黑色修身蕾丝裙,长款,性感的衣服被她穿成了禁/欲风,长发一束,素脸冷静,只是那曲线,今晚至少六个男人盯着她看。

当然,也包括他。

他走过去,“当初抛下好工作急着回国结婚,如今都没要孩子?”

云卿正从侍者手里拿包,闻言脸孔一僵,笑了,“不愧是外科第一把手,生没生过孩子都一看就知道?”

圈子又不大,她婚姻不幸福,想必他也有所耳闻。

秦律转了个话题,“吃波士顿大龙虾去?”

……

那晚上的大龙虾把云卿吃进了医院,她太贪,吃了两只……

麻省总医院的急诊室,秦律看过医生开的药单,“呕吐两小时后能减轻,忍一忍。我有个病人术后醒来,我得回我的医院去看看,你一个人行吗?”

云卿点点头,“已经不怎么吐了。”

“好好躺着,明天院庆会参观麻省总医院,你倒方便了。”

秦律笑道,拿起外套转身走了。

云卿就这么无聊的躺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她穿着病号服跟大部队参观医院的。

但是半道迷路了……

原因是经过妇科楼,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头发慌,好像有某种力量牵引着她顿住脚步,望向那森沉的廊道里面。

脑海里蓦地就闪过几片影子,哭泣的,边逃跑边大腿流出鲜血的女人,嘴里说不要孩子,不要孩子……

那是谁?

云卿感到头疼,情绪无意识的很悲伤,浑身也有点发凉。

感觉很不好,她就赶紧离开了那里。

思绪有些乱,她也没看路,直到前面突然的争吵声打断了她。

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住院部来了。

走廊里,前面的路被两辆推车堵住了,两车上分别躺着两个老人,一爷爷一奶奶吵得不休。

听了几句,云卿大概明了。

两人是邻居,一起生病一起刚做完手术,这会儿是一起去检查。

老奶奶藏了一盒巧克力,想着路上医生少,偷偷的吃,结果盒子里的巧克力一颗比一颗少,又没别人,她怀疑肯定是老爷爷偷的!

医生护士都在劝架。

她转身想绕道,忽而就看见老奶奶的推车边沿,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白白的,胖乎乎的,有点笨拙的小爪子。

那盒巧克力就放在边沿的位置。

过了大概十秒,白白嫩嫩的小手又伸了出来,艰难的,去勾巧克力。

又得手了。

云卿眯眼,两推车并着,她看不到手从哪里消失的。

她绕了半圈,换了个好点的位置,静静等待。

又一个十秒,大概是吃完了,还敢伸出来!

云卿嘴角浓浓的笑意,挤开人群,将两推车分开,弯腰往下头的布里面一伸手,对医生挑眉,“Sir,怎么判案的?车里面有只小老鼠不知道?”

哗哗——

短促的凌乱,她双手并用揪出一只软团子,肥嘟嘟一股子奶香让她舍不得用劲儿。

“还挺重,是只小胖鼠呢!”

“女人,谁让你碰本小少?!”怀里的团子扑腾着艰难的翻了个身,粉嘟嘟的嘴,一边怒斥一边冲云卿喷巧克力。

“……”简直粉雕玉琢,让人心萌得滴水!

云卿视线触及他的五官,微闪了闪,有点像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