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许你十年,情深不悔

更新时间:2021-03-26 14:25:54

许你十年,情深不悔 已完结

许你十年,情深不悔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叶里小狼嚎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叶臻兮抬头看她,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看上去似乎温和无害,只是笑得有些奇怪。“谢谢。”叶臻兮接过了那杯水,温热的纸杯握手中,手指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无意识地抬手喝了一口水,却觉得水有些苦涩,如同她的心情,她低头看了一眼水,不过是一杯普通的温开水。然而,想到孩子的情况,她又觉得这点苦涩根本算不上什么。丢掉纸杯,本想向那个人道谢,但周围已经找不到那个给她送水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叶里小狼嚎

叶臻兮手里握着报告单,如同游魂一般走出了诊室,随后便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医院走廊的塑料椅上。

周围的人都是成双成对,有丈夫陪着大腹便便的孕妇过来产检,也有刚确人怀孕一脸欣喜的年轻夫妻。

只有她苍白着脸,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里。

“小姐,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喝杯水吧。”

一只手递过一个一次性纸杯在叶臻兮面前。

叶臻兮抬头看她,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看上去似乎温和无害,只是笑得有些奇怪。

“谢谢。”

叶臻兮接过了那杯水,温热的纸杯握手中,手指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无意识地抬手喝了一口水,却觉得水有些苦涩,如同她的心情,她低头看了一眼水,不过是一杯普通的温开水。

然而,想到孩子的情况,她又觉得这点苦涩根本算不上什么。

丢掉纸杯,本想向那个人道谢,但周围已经找不到那个给她送水的女人。

叶臻兮坐上了回何家的车,孩子同时也是何景颜的,无论他要离婚或者是不离婚,他终究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即使最终不能要他,也应该让何景颜知道,曾经他有过这么一个孩子。

只是,刚从车子上下来,她的肚子就有点抽疼,一抽一抽的疼痛很快化作钻心的痛楚传入四肢百骸。

叶臻兮脚步不稳,周围却不见一个何家的佣人。

“景颜,你在吗?”

她扶着门框站在客厅里,肚子疼痛的感觉让她冷汗直冒,听觉在痛觉的刺激下变得敏锐起来。

“嗯……轻点,不要,太快了……”

他们的房间里似乎有些响动。

她的脑中仿佛绷起了一根弦,勉强扶着扶手走上二楼,但是房门却反锁着。

明明隔着厚重的房门,但那暧昧肆意的叫声仿佛就在耳旁,女人娇媚的声音几乎要将她击倒在地。

“景颜,何景颜!”她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奋力砸门。

她不信,这么多年来何景颜都没有别的女人,怎么可能忽然之间这样肆无忌惮地就在他们的房间里做。

然而,房门却始终没有打开,声音在她的耳边开始无限放大,恶心得让她想吐。

“谁在里面,开门,你给我开门!”

叶臻兮开始慌了,这是她的家,是她和何景颜的家,一想到有别的女人占领了她的家,躺在她的床上,她就难受得想要毁灭一切。

然而,她敲门敲到浑身无力,声音却从未停止,她从门上滑下,手还在一下一下地敲打着门。

终于,有女人在里面似是痛苦似是极度欢愉地呼喊了一声:“景颜!”

是方曼语!

叶臻兮的世界全然崩塌,方曼语那一声呼喊似乎贯穿了她的头脑,她的指甲几乎要戳进墙里。

是啊,何景颜身边是没有别的女人,却还有个方曼语!

她的登堂入室,她在她面前的嚣张跋扈,他的纵容和默许,一切的一切,都被那一声呼喊血淋淋地铺陈在她的面前。

“何景颜!何景颜,我恨你!”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声,泪水顺着脸颊奔涌而下,肚子里的疼痛化作利刃,有什么在身体里逐渐流失……

怎么可能,她的孩子!

她的指甲几乎要抠进门里,但那个男人却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天神般地出现,她的世界一片灰暗……

第8章-叶里小狼嚎

叶臻兮倒下时,何景颜正好走进家门。

仿佛觉察到了什么,他走上楼,便见那殷红浓稠的鲜血在地板上蔓延开来,这一瞬间,他的眼睛仿佛也被那鲜血染红。

“叶臻兮,臻兮,你醒醒!”

然而,无论他怎么呼唤,怀中的女人都只是苍白着脸,单薄得如同一张白纸……

叶臻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回忆起之前的事,她的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孩子……

“虽然妈妈知道你现在还不想来,但没想过你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你也恨他们吗?”她红着眼睛对着空气说话,声音哽咽,眼泪一点点地没入发际中。

想要起身,却因为极度虚弱,不过刚撑起来便立刻重新倒了回去,疼痛让她皱了眉头,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深深地呼吸。

“醒得挺快嘛?”方曼语娇媚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她一身火红的长裙,外面披着一件男士外套,叶臻兮一眼就从外套的材质和款式上看出,那是何景颜的。

“不需要你假好心。”叶臻兮此时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方曼语,一想到之前的场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就产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她现在只想见何景颜,她一定要当面问他一句话。

“我也不想管你啊,但是你晕在我的房间门口,我只能拜托景颜送你来医院咯。”方曼语假装用手指扯了扯外套,动作中故意露出了肩膀上的红痕。

看到叶臻兮倏然变了的目光,她的嘴角勾起得逞的笑意。

“你的房间?那明明是我的房间!”叶臻兮没想到方曼语居然这样无耻,明明是她在别人家里勾搭别人的老公,她居然还敢说是她的房间门口!

“有什么区别,马上就是我的了。”方曼语丝毫不在意,抱胸站在门口,笑容带上了恶意。

“然后,不好意思地通知你,你的孩子没有了!”

叶臻兮倏然摸上自己的肚子。

即使刚才已经猜到,即使她知道这个孩子留不下来,但从方曼语的口中知道这个消息,还是让她的心重重一沉。

“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方曼语见叶臻兮瞬间惨白的脸色,丢下一句莫名奇妙的话,如同胜利者一般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

“我要见何景颜,何景颜!”

叶臻兮疯狂砸着被子,一手挥到旁边,手上正在输液的针管缓缓沁出血来。

何景颜推门走进来,就见叶臻兮像疯子一样把周围弄得一塌糊涂。

“你发什么疯!”他赶紧上前压制住她的双手,一手按了旁边的护士铃。

“你好脏,不要碰我!”叶臻兮见到何景颜,却仿佛被刺扎到一般,手脚并用开始奋力挣扎起来。

“我脏?”何景颜缓缓松开了手里的力道,直起身俯视着她。

“叶臻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臻兮眼睛通红,疼痛让她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她第一次用那样嫌恶的语气对着何景颜说话。

“何景颜,你真让我恶心!”

何景颜的身子似乎僵了一下,正想说什么,一个小护士过来把何景颜劝出了门。

半晌,等医护人员把病房重新整理之后,他从外面走了进来,俊美的脸上带着冰冷的气息,与刚才那个焦急的他判若两人。

“叶臻兮,既然孩子没有了,那就签字吧。”

一份离婚协议书被重新摆在了她的面前,白纸黑字,仿佛他硬如铁石的心肠。

她还虚弱地躺在床上,他却毫不留情地逼她再签离婚协议。

“如果你还要玩同样的把戏,我那里还有很多份。”他说起了之前她故意污染协议书的事。

叶臻兮别过脸去不看他,难不成他还能按着她的手签字不成!

终于,他的脚步声缓缓离开,但还是把那份协议书留给了她。

好半晌叶臻兮才侧过头看了一眼病房门,他走了,她用力把协议书甩到地上,泪水缓缓流下,隐入枕头里。

她用了十年来爱他,却没想到换得了这样一个结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