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婚不由衷,宝贝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4-03 09:54:38

婚不由衷,宝贝心尖宠 已完结

婚不由衷,宝贝心尖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浮生千欢 分类:都市情感

精彩试读:那个裴承风没有说谎,杨氏真的出问题了!她跟杨一铎相互看了看,杨一铎的脸色铁青:“我去找杜微……”杨以晨连忙拉住杨一铎还没开口,就听到客厅里传来方洁的声音:“咱们两个孩子跟杜家那姑娘感情不是挺好的?要不……”“你想什么呢?”杨建民说:“杜家那姑娘是杜明顺前妻的女儿,你还不知道杜明顺现在那老婆?杜微在杜家压根没有一点地位,上次咱们危机她帮咱们,找的也不是她爸杜明顺,而是求的杜氏的董事,还是下了跪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不由衷,宝贝心尖宠第14章试读

回到杨家还没进门就听到妈妈方洁惊诧的声音:“喂喂喂?又挂电话?什么老同学,关键时候没有一个用得上的……怎么会这样?那个十焱是什么来头?不但撬走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放这种狠话?我这些老同学都不敢帮我们!”

爸爸杨建民叹气:“十焱一年前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抢我们的生意,现在又撬走了杜氏……我们……我们应该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呀!”

十焱?

杨以晨心头一惊。

“什么得罪不得罪?我看根本是杜明顺跟十焱给我们下的套,半年前可是杜明顺亲自上门来主动要跟我们合作的!现在居然临时反水……”方洁的声音又尖锐了几分。

杨建民连忙低声呵斥:“你小点声音!别让爸爸知道!”

方洁立即压低了声音:“我这不是着急吗?自从十焱跟我们抢生意,我们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杜明顺那个时候主动来找我们让我们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说什么稳赚不赔,以为这个项目是杜氏在做,我们势在必得!

可现在杜氏居然反水不跟我们合作了!还不上银行贷款,我们公司就得倒闭!倒闭了以后家里怎么办?你和我吃点苦没什么,爸跟两个孩子能经得起折腾?”

杨以晨的呼吸都停滞了,家里已经这么危急了吗?

那个裴承风没有说谎,杨氏真的出问题了!

她跟杨一铎相互看了看,杨一铎的脸色铁青:“我去找杜微……”

杨以晨连忙拉住杨一铎还没开口,就听到客厅里传来方洁的声音:“咱们两个孩子跟杜家那姑娘感情不是挺好的?要不……”

“你想什么呢?”杨建民说:“杜家那姑娘是杜明顺前妻的女儿,你还不知道杜明顺现在那老婆?

杜微在杜家压根没有一点地位,上次咱们危机她帮咱们,找的也不是她爸杜明顺,而是求的杜氏的董事,还是下了跪才……

现在决定不跟咱们合作的是杜明顺,咱们自家的危机怎么好让人小姑娘再为难?”

“那个十焱到底什么来头?”方洁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呢?”

杨以晨听了心里凉了一截,拉了拉杨一铎,然后走到门边打开然后用力关上,又大声说:“你小心点,别碰到伤。”然后扶着杨一铎进门。

听到杨以晨声音的爸爸妈妈已经站起身,看到杨一铎脖子上手上都被包扎过,方洁吓了一跳冲过来问:“怎么回事?”

杨一铎不吭声,杨以晨说:“过马路的时候没看红路灯,让车给蹭了……”

“车蹭了?”方洁声音拔高:“你别替他打掩护,我看他是想不开撞墙去了吧!”说着扬手要打杨一铎。

杨以晨连忙拉住方洁说:“妈,他屁股上也有伤,您消消气,医生说他没伤到骨头,但是也要养着,最近多吃些清淡的,还有喝点顺气的补补!”

“补补?我看得饿他几顿让他知道天高地厚,看他还闯不闯祸!”话虽这么说,但安顿了杨一铎,还是去吃放熬了骨头汤……

……

晚上躺在床上,杨以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父母的无奈,想着杨一铎的黑脸,想到自己只有三个月寿命的诊断书,她心乱如麻。

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专注的盯着她,让她如芒在背……

“啊!”怎么会想到他?

杨以晨突然坐起身,双手捧住脑袋……

“我……我想的是裴学长!只是……因为两个人长的太像的原因吧!”杨以晨自我安慰,但脑海中却回荡起这个男人冷清的声音:“如果真如你所说,你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那在你有限的时间里回报杨家的养育之恩,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

是啊……

有限的生命力,她唯一能做的……

这时候手机突然想起……

婚不由衷,宝贝心尖宠第15章试读

看到手机里杨一铎的笑脸,杨以晨犹豫了一下接听:“你怎么还不睡?”

那边沉默了一下说:“你不也没睡?”

杨以晨抿了抿嘴:“你想说什么?”

杨一铎的声音沙哑:“我想知道,在面馆,如果杜微不发火打断你,你要说什么?”

居然问这个?

杨以晨有些奇怪,她深吸一口气,凝重的说:“我可能会反问你‘你没有因为我是养女就轻看我?你尊不尊重我这个姐姐?’然后你一定会说尊重,没有轻看我,然后我可能会说‘那好我临死前还有第二个心愿,我希望你以后保护杜微。’”

“所以杜微看穿了你?”杨一铎的声音里满是苦涩。

杨以晨说:“看穿我有什么?难道我们三个不是最知道彼此的吗?除了感情没有看明白,其他的,我们对彼此不是了如指掌吗?”顿了顿又问:“你不心疼杜微吗?我们跟她成为好朋友之前并不知道她家里有钱,只是知道继母虐待她,你不是因为心疼她才跟她成为朋友的……”

“心疼不是爱!”杨一铎打断了她,又叹口气说:“姐,就如杜微说的,如果我因为你的遗言娶她,或者因为爸的公司需要救济娶她,都是不尊重她,对她的伤害!”

“这我知道!”杨以晨说:“所以我只是想,我如果死了,你要以朋友的身份照顾杜微连我这一份……我并没有让你娶她,不是吗?”

“我知道。”杨一铎沉默了一会儿说:“姐,你现在……还……还把我当你弟弟吗?”

“说什么傻话,你本来就是我弟弟,什么当不当的?”杨以晨心里紧张,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风轻云淡。

杨一铎听了长叹一口气说:“好!我知道了。早点睡吧!”

……

挂了电话,杨以晨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慢慢躺下。

“就算知道了你对我的感情,我也不能跟你有情爱关系!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啊!”

……

第二天一早,杨以晨吃过早餐跟杨家人打了招呼,说去学校上课顺便帮杨一铎请假,但实际上她不但帮杨一铎请了假,还帮自己请了假。

因为去学校的路上她给裴承风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在距离杨以晨学校不远的一家咖啡馆。

这里的东西死贵死贵的,杨家人给杨以晨足够多的零花钱,但作为养女要秉着勤俭节约的品格并不常来。

当她到咖啡馆的时候,报上包厢的号,服务员就把她引到楼上。

以前来只是在一楼的大厅里跟同学们喝喝咖啡谈谈天,楼上从没来过。完全没想到这楼上别有洞天。

杨以晨走进门看到明媚的阳光洒了地板一地,那冷峻的男人就被笼罩在这光辉中。见她进来,他侧头,冲她扬手。

杨以晨走到对面坐下,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动忽视了周围高档的装潢。

“要喝什么?”裴承风的声音比之前更和善些。

杨以晨摇摇头说:“我们开门见山吧!”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