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超神透视高手

更新时间:2021-03-29 19:04:13

超神透视高手 已完结

超神透视高手

来源:微小宝 作者:黄袍加身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可惜,他没能第三次扣动扳机。一颗匕首率先刺中了他的眉心,半截扎进了其中。枪声刺耳,却来去匆匆。先前被引来的那两拨,听到了也无法确切地辨明方向,只有把剩下这四人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他们就算是解了围。转身朝江谖草那边看了眼,确定江谖草没有因此停下脚步,汪众才放心地迎向了剩下四人,手握趟过血的匕首,出手迅疾,四者有三被一刀封喉。还没咽气的这人捂住胸口的血洞,张嘴想要叫喊,已经出不了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超神透视高手:你追我躲

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

除非汪众扔下这两个女人,否则,搜捕肯定不会就此打住。

从望远镜里观察到的速度来看,对方不乏懂得追踪痕迹的家伙,完全是照着他们回来的路线在搜捕。

带着三个女人,也就意味着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逃。

幸好的是,没谁是傻子或者娇气的。

由江谖草领着走,汪众则负责在后面清除痕迹,从树林出来,沿着沙滩的边缘绕行,没多久就使得对方的速度骤然降下。

在对方察觉之前,重新钻进了树林。

这时,天色却渐渐阴沉了下来,不出意外,一场雨水是免不了的。

对汪众他们 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消息。

怕的是,这场雨水不是一阵子的,别说后来这两个女人,就是江谖草,也没法在那样恶劣的天气里生存下来的。

取到了足够的水跟干粮,果断放弃原先营地,赶紧寻找可以遮挡的地方。

这方面,江谖草她们无疑都是门外汉,等雨水开始降落,不用再担心痕迹,汪众转而去到前面带路,终于赶在暴雨侵袭之时,找到了一个山洞。

每个人的身上都湿透了,山洞里的阴冷并不比在外面淋雨好受多少。

要不是山洞有可以焚烧的干枯树枝,汪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钻到山洞的中段,看见外面疾风暴雨的,顾不上火光显眼,立马生火取暖,叫江谖草她们把衣服烘干了再说。

没有等汪众动手,宁雯婕见火堆搭了起来,直接就生起了火,身上竟然还带着打火机,而且生火的技巧也是有的。

这点,倒是让汪众有些刮目相看,估计是跟野外生存类电视节目学的。

汪众主动到洞口盯着,把空间留给三个女人。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似乎一时半会儿的还停不了,狂风肆虐着,对方就算好想追,此时也有心无力了。

暂时,他们都是安全的。

恶劣的天气形成了天然的屏障,让搜捕只能被迫中断,加之痕迹在雨水冲刷下彻底消除,想要寻到这里,更是难上加难。

坏消息是,这样的天气条件也会对救援的海军造成影响,时间得再往后拖一拖。

对方又短时间内不打算离开,等风雨一过,他们有可能会面对更加困难的局面。

“汪众,我们都好了,你也进去暖暖身子吧。”江谖草带着两女走了出来。

汪众点点头,转身走向火堆。

这天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在风声雨声中度过的,直至深夜时分,仍旧没有停歇的迹象。

白天只休憩了一个小时,守到凌晨,才由宁雯婕她们替下,汪众抓紧时间恢复精力。

迷迷糊糊间,鼻端敏感地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争吵声依稀传来,叫汪众猛然惊醒过来,连忙跑出了山洞。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水已经停了。

争吵的声源来自江谖草跟宁雯婕她们,就在山洞外不远处。

“用得着这样紧张兮兮的吗?不就是生个火吗?昨天都生了一天了……”翁慧忻愤愤不平地看着被江谖草强行弄熄了的火堆。

没给她说完,江谖草粗暴地打断道:“你用得着这样娇气吗?喝什么热水,以为是在你家里吗?”

毫无疑问,汪众是站江谖草这边的。

昨天帮了忙生火的两女,今天却闹出了这样的幺蛾子。

那白烟徐徐升起,已经飘出了树林上方,抬个头就能看到,这跟被人卫星定位了区别不会很大。

汪众来到江谖草的身后,轻声问道:“雨停了多久了?”

江谖草怔了下,转身回道:“应该有两个多小时了吧。”

不好!

要出事…

“我们走!不想作死就跟着!”汪众拉了一把江谖草,径直朝着前方走去,扭头看了眼身后,距离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俨然生出了动静。

依稀可以看到数个光团,无一不是危险的颜色。

江谖草没有小题大做,她的担心是合理的,正是因为宁雯婕她们的作死,对方已经准确地做出了定位。

容不得半分迟疑,赶紧销声匿迹才是王道。

见汪众拉着江谖草说走就走,翁惠忻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慌不迭和宁雯婕跟上去。

呀~

屋漏偏逢连夜雨,也就是慢了一会儿,汪众正想说回头殿后的,翁惠忻先出了岔子。

江谖草皱了下秀眉,转身去找翁惠忻,等汪众走回来,当即抬头拿眼神询问他,看到后者摇了摇头,当机立断,让宁雯婕一起,扶着人先往前走。

崴得不算严重,但肯定也无法瞬间治愈。

对此,汪众没有缓解的办法,只能接受速度被拖慢的事实。

随着前面的路越发难走,江谖草她们两个扶一个,走起来比一个人散步还要慢。

汪众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唯有放弃消除痕迹,转身要去背翁惠忻。

就在这个时候,前后左右突然都发现了数个光点。

偶然间,对方对他们形成了合围之势,只是好像是完全无意的。

给江谖草她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汪众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接下来的发展印证了他的判断,其中两拨人转向了另外的方向,不再朝他们围过来,还剩下的两拨……

看来,避无可避了。

对方的人数加起来有三十四,形势不容乐观,汪众不敢轻举妄动,引得已经走开的那两拨人再掉头回来,耐着性子,等对方走得更近一些,再近一些。

先是给江谖草她们指定了方向,等他发出信号,就马上先行一步,他解决完会跟上的。

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汪众掂量了下手里的石子,朝天上用力抛出,随即就有一道美妙的弧线划向远方。

石子碰到树叶,发出声响,把剩下两拨里的一拨吸引了出去的同时,他转身直奔另一拨。

哼唧…唔…

一行七人,不到一分钟,全部倒下,子弹都已经上了膛,愣是没能打出来。

当场毙命四人,其余三人不省人事。

汪众本来想要不留一个后患的,下意识回头看了眼,猛地发现被石子引来的另一拨人,只看到了四个光点。

而之前,明明是有五个的。

转向江谖草她们逃离的方向,果然看到了那第五个光点。

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家伙没被引开,反而追着江谖草她们而去,眼看就要追上了。

没时间再琢磨缘由,汪众第一时间去拦人。

这个家伙应该也不确定,否则就会喊叫了。

直到江谖草因为摔倒叫了一声,让这个家伙知道直觉没错,疾追了几步,看见江谖草她们要跑开了,抬手就扣动扳机。

砰砰!

连开了两枪,准星不怎么样,一枪没入最近的一颗树干,另一枪却擦着树干,稍微改变了下方向,奔着江谖草而去。

来不及阻挡,汪众别无他法,纵身一跃,拦在了子弹的去路上。

这得益于他的提前预判,推断出子弹会打到树干外侧以及改变方向,否则他再快,这么近的距离,也还是快不过子弹的。

子弹正好打中他的手臂,贯穿而过,减缓了威力,并且稍微改变了方向,撞到江谖草面前的树干上,没入里面,没有再穿出来。

没能打中留下江谖草她们,男人退而举枪瞄准了汪众。

只要汪众一死,江谖草她们失去保护,想找到几个女人,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可惜,他没能第三次扣动扳机。

一颗匕首率先刺中了他的眉心,半截扎进了其中。

枪声刺耳,却来去匆匆。

先前被引来的那两拨,听到了也无法确切地辨明方向,只有把剩下这四人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他们就算是解了围。

转身朝江谖草那边看了眼,确定江谖草没有因此停下脚步,汪众才放心地迎向了剩下四人,手握趟过血的匕首,出手迅疾,四者有三被一刀封喉。

还没咽气的这人捂住胸口的血洞,张嘴想要叫喊,已经出不了声。

简单地包扎了下伤口,一边退去一边消除痕迹。

等那两拨人回过头来发现这里的情况,汪众已经跟江谖草她们会合,绕了个圈,转到这两拨人先前要奔去的那个方向。

对方只看到尸体,找不见线索,再想追来就成了妄想。

“可恶!这个中国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我足足死了九个手下!”阮金永被迫退回了沙滩,不敢再随便追了。

马斯克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可以继续,那些海军还有的是时间到不了这边,我们,在那里面是有人的,随便可以掌握他们的行踪。”

阮金永咬了咬牙,“你放心,我会把货物找回来的。回头就是听你这句实话,稍作休整,我们会再次出发。他…死定了!”

江谖草来到汪众的面前,看着他手臂上染红了的布条,主动地给他解开,眸子里有晶莹在打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撕开身上衣服,露出性感的肚脐,弄下一截布缠住了汪众的手臂。

“我知道,如果不是我不忍心,你不会出手救她们的。我们,我们本来就已经自身难保了的啊……”江谖草流下了两行清泪。

超神透视高手:给个提示

汪众轻轻摇头,淡定自若地回道:“不,那也是我的决定。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江谖草小心翼翼地打了个结:“可是,为了她们,不值得的。”

翁惠忻顿时听不下去了:“喂,我们还在这里呢,你是当我们不存在吗?”

宁雯婕拉了她一把,示意她消停会儿:“小惠,别闹了,确实是我们犯了错。”

汪众没有理会她们,只是看着江谖草,“现在扔下她们,对我们的处境起不到任何改善作用的。”

娇滴滴的大小姐,确实是拖油瓶无疑。

但有二女在,换江谖草警戒的时候,会更加稳妥一些。

这时候,对方还没有撤退的打算,说明海军那边出了岔子,可能要比预定的时间晚到,多两个帮手警戒还是很有必要的。

江谖草明白了汪众的意思,螓首微颔,不再多说。

“走,回去看看。”汪众检查了下装备,当机立断道。

“回,回去?”翁惠忻顿时慌张地说道,“回去做什么呀?”

她只想尽快地躲开那些海盗,逃得越远越好。

江谖草也不明白汪众的打算,却紧追上去,稍微扶着他点,扔下一句,“爱跟不跟!”

汪众本来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倒没想到真能捡漏。

一把手枪,两个弹夹,还有两颗雷子,应该足够了。

这样看的话,对方俨然已经慌了神,光顾着追他们,都忘了先把战场打扫干净。

正想就地休憩一下,抬头朝那边看去,二三十个光团朝着这边疾奔而来。

“走!”

汪众不敢逗留,想来对方不是发现了踪迹,应该是不死心要回头再找。

树林边缘,矗立着几块奇形怪状的大石头,宛若一座小山。

不得不暂时在这停歇,宁雯婕她们有些吃不消了。

丛林跋涉,这些千金大小姐能到这份上,已经实属不易。

“那个,你又流血了,我给你再包扎一下吧。”宁雯婕说着话就走到了汪众的面前,直接把外面的小衫脱了,露出里面的蕾丝内衣。

三下五除二地把小衫撕开,就要给汪众包扎。

原本还能保持镇定自若的,离得近了,汪众才发现内衣小得完全包不住,仿佛再往前附身一下,那里面的饱满就能跳出来。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有些猝不及防,而且伤口也确实需要换包扎了,只能扭头看向一边,把心思转开。

江谖草也没想到宁雯婕如此豁得出,说脱就脱,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小嘴撇了撇,却没法插手,警惕地盯着宁雯婕,不给她做跟包扎无关的其他事情。

深呼吸了几口气,汪众缓过劲来,心里苦笑,果然太久没碰女人,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宁雯婕给他把伤口包扎好了的时候,汪众耳朵猛地竖起来,转脸看向身后的石头,透过去看到那些光团围了上来。

靠!

稍一分心,差点被包了饺子都不知道。

对方并不像是发现了痕迹,应该是觉得这里比较容易躲藏,有所猜测而已。

还好,离着有五六十米呢。

汪众给江谖草她们做了噤声的手势,随即掏出一颗雷子。

五六十米,他是能够抛得到的,只是距离太远,就会留给对方反应的时间,等上一等会更好。

按常理推断,再往前走个十几二十米,对方才会散开,从两个方向包过来。

汪众面对着石头,观察对方的动向,同时示意江谖草三女把耳朵给捂住,他要准备扔了,调整气息,打算紧跟着就冲出去。

距离他设定的距离还差几米,对方的头目打了个手势,然后全体都停了下来。

见状,汪众皱了下眉头,当即心生紧张。

对方如果直接集体往这边扔手雷……

汪众自信可以逃脱,带上江谖草问题应该也不大,但宁雯婕二女恐怕就九死一生了。

一时间,心思急转,犹豫着要不要冒险提前撤离,总好过坐以待毙。

没等他下决定,对方这时做了一个手势,让汪众不禁一怔。

“撤退?”

说撤就撤,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如同退潮一般,迅速转身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

江谖草看出了汪众的脸色有异,松开双手,尽量压低声线问道:“汪众,怎么了?”

汪众回过神来,轻声笑道:“他们跑了。”

视线之内,那些光团越来越远,是紧急撤退的架势。

收起手雷,汪众拿过望远镜,往后退了几步,随即冲着石头狂奔而上,双脚在石壁上飞快地踩踏了几步,一跃到了石块的顶部。

在翁惠忻她们看来,就像是飞檐走壁的轻功一样。

“哇!好帅啊!”确定危险解除,翁惠忻不由得大声地赞道。

“关你什么事?”江谖草瞬间就接过了话,皱眉骂道:“这么大声,想要把人再引回来吗?”

翁惠忻张了张嘴,想要反驳,被宁雯婕及时拦了下来。

石头上方,汪众看了一会儿,肯定地说道:“他们不会回来了。”

距离稍远,没法确定,但结合对方的异常举动,大致可以判断出来,海上的那艘舰艇,应该就是救援的海军。

稳稳落地,汪众看着江谖草征询道:“前后夹击的话,或许会快一些。”

从距离来判断,海盗们想要悄然撤离已经不可能。

那么接下来,只有两个选择。

汪众觉得对方应该会避免海战,而选择据守荒岛。

海军不惧海战,登陆却有诸多不易。

坐山观虎斗,并不是最好的,还是速战速决,早点回家比较符合汪众的行事风格。

江谖草明白了汪众的意思,想也不想就回道:“我没问题的,她们怕的话就让她们留在这里等人来救好了。”

前面被呛没能回嘴,当下翁惠忻暴起回怼,“你才是胆小鬼!看你刚才吓得那个样子!”

“小惠!”宁雯婕立马截住后面的话,转向汪众,“我们没有问题的,你就说怎么行动吧。”

于是,三女紧跟在汪众的身后,追着那些海盗而去。

汪众疾走几步,拉开一个安全距离,发动了攻击,砰砰两声,连续命中,直接把落在最后的两名海盗击毙。

之后,马上寻找遮挡物,躲了起来。

“嘭……”

一阵疯狂的扫射落在他先前站立的地方,附近那几棵树的树皮一下子全被打秃了。

“该死!别打了!我们被耍了!”阮金永踹了两脚那两个吓破了胆的家伙,不叫他们再浪费子弹。

身后的人要往回走,顿时被他喝住,“不去!你们两个殿后!控制脚步,继续返回炮艇。”

阮金永不再心存侥幸,深知对方的狡诈跟厉害,无意多做纠缠,尽快跟马斯克会合才是最重要的。

汪众见对方已经有了警戒,暂时不打算彻底激怒对方,就跟在后面,寻找下一个机会。

毕竟,他的任务还是保护江谖草,惹来对方的疯狂反扑就是弃任务而不顾了。

直到这群越南人快要走出树林的时候,汪众才再次出手,解决了那两个殿后的家伙。

阮金永大为光火,却也没有带人冲回去,眼看就要回到岸边,只能强忍下这口气。

至此,阮金永他们已经损失近半,战斗力大降。

汪众找了个视野高地,对着马斯克两人的嘴型,大约知晓了他们的计划,果然打算据守荒岛,后面还有人的,试图给海军来个前后夹击。

再不济,他们手里有人质,也不怕海军敢随便放炮轰击。

阮金永学精了,拿人质绑成一圈,放在靠近树林一侧站着,给他们做人肉挡箭牌,防止汪众再放冷枪。

汪众返回去找江谖草她们,找了个地方叫她们躲着,不要再往前了,免得对方发现了他,震怒之下,直接实施炮击,给他们一锅熟了。

来到另一个视野高地,他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见对方部分人上了炮艇,对着军舰驶来的方向,随时准备开炮。

轰!

两艘炮艇同时开炮,其中一颗就炸军舰的旁边,掀起巨大的风浪。

军舰没法反击,犹豫了下,转换方向,减速前行。

“看来,还是要我出手啊!”汪众拿望远镜观察了半响,决定给军舰发个信号。

马斯克他们是拿住了军舰的软肋,不清楚这边的情况,人质根本都不在炮艇上。

如果军舰知道这个的话,一旦展开反击,这两艘炮艇分分钟要玩完。

看了眼兜里的手雷,汪众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离开视野高地,绕了一圈,寻到岸边,悄然地靠近。

手枪被他固定在一棵树上,汪众抬手看了下时间,从容地掏出两颗手雷。

砰!

枪声准时响起,惊起了马斯克他们的注意。

如汪众猜测的那般,所有人以及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枪声响起的地方。

这个时候,汪众冲了出去,两颗手雷同时扔向炮艇。

刚刚扔出,阮金永就发现了他。

“那边!”

“不好!有手雷!”

阮金永正要把枪口对准汪众,看到那两颗手雷砸向的目标,随即慌忙转向手雷。

然而,手雷速度奇快,根本无法瞄准,想要打中,完全是做梦!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