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龙门贵公子

更新时间:2021-03-26 14:52:01

龙门贵公子 连载中

龙门贵公子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程然, 白槿兮

精彩试读:以前他也觉得程然没啥用处,就是一个没钱没本事的穷小子,确实是一个废物,可今天……几十年了,程然是白家内部人员,第一个站在他面前敢跟他谈条件,且淡定自若的人。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废物?被触了逆鳞的程然,这下更不可能便宜白彦斌了。“爷爷,”他说:“我说实话,槿兮确实没病。”啊?!闻言,所有人再次震惊。白槿兮没病这大家都能猜到,可看破不说破这样大家还能愉快的玩耍,可你程然竟然说破,那……似乎就是在公然挑衅老太爷的权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亲自上门

白彦斌怎受的了这种气,尤其眼前这个叉着腿的还是他最恶心厌恶的人。

指着程然的鼻子,白彦斌咬牙切齿道:“程然你别他妈得意,老子就不信了,我制不了你,老太爷还治不了你?”

说罢,他把目光投向白槿兮:“白槿兮,我再问一遍,你跟不跟我去公司?如果不去,我这就给爷爷打电话,看到时候你怎么跟爷爷解释。”

闻言,不仅白槿兮有些害怕,就连李素珍也忽然有些心虚。

对于整个白家人来说,老太爷的威严毋庸置疑,没人敢挑衅,因为他随时可以把任何人踢出白家。

白槿兮担忧的望向程然。

可程然却依旧一副淡定的样子。

“放心,一切有我。”他对她说。

白槿兮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到她对程然近似盲目般的信赖,白彦斌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他面目狰狞道:“好,你给我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拿起手机,他给老太爷打了过去。

“程然,你搞什么鬼?”李素珍慌了,她即便再如何泼辣,对老太爷还是畏惧的,所以话锋一转:“想死自己死去,别拉我们槿兮下水。”

程然淡然道:“妈,您放心吧。”

看着程然那坚定的眼神,李素珍满脸狐疑。

她不确定了,就似之前白槿兮的不确定,眼前这个男人,真的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爷爷,白槿兮不跟我回公司,她那个废物老公连门都不让我进,他们根本没把咱们白家的利益当回事,您看该怎么办?”

电话里,白彦斌怒气冲冲的向老太爷告状。

白槿兮与李素珍听到这话,心中更加担忧与不知所措。

“白槿兮,爷爷让你听电话。”白彦斌把手机递向白槿兮。

白槿兮有些傻眼了,伸出的手微微有些颤栗。

也就在这时,程然却一把抢过了白彦斌的电话:“喂,爷爷,我是程然。”

他出手很快,等手机抢过去后,白彦斌才反应过来:“程然,你想干什么?”

电话里传来老太爷冰冷的声音:“让槿兮接电话。”

程然依旧平静的回道:“爷爷,实在抱歉,槿兮病了不方便接电话,更不方便出门。”

他此话一出,犹如晴天惊雷。

所有人,全部傻眼了。

纵观白家的几十年间,从来没有人敢违逆过老太爷的意思,程然是第一个。

白彦斌没想到程然会如此大胆,大声急道:“爷爷,你别听他的,白槿兮就在我们跟前。”

“完了完了……”李素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中哀鸣不已。

可程然却依旧面不改色。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显然,白彦斌说的这句话老太爷也听到了。

“直说吧。”半响老太爷低沉的声音传来。

程然似乎都能想象到老太爷在电话那头,胸脯起伏强行压制的模样。

“手心手背都是肉,”程然淡淡的说道:“都是您的亲孙,何至于这么偏心吗?”

“你是想让我道歉?”老太爷问。

“不敢,”程然淡淡的说道:“但是事情总有个对错,知道错了,就应该拿出错了的态度,认真改正。”

话已经点的这么明了,程然不想再继续下去,直接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几人还处于懵比状态。

“你竟然敢这样跟老太爷说话,”白彦斌回过神来,却是忽然狂笑:“你等着吧,我到要看看,你们这一家蠢驴是怎么死的。”

摊坐在沙发上的李素珍忽然对程然大吼:“程然,你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我们家亏待你了吗?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坑我们家?”

白槿兮见状,连忙上前安抚自己的老妈。

一直沉默寡言的白少林此时却幽幽开口:“别闹了,把家里收拾一下,别老太爷一到,看见满屋子狼藉。”

“还收拾什么呀,干脆打铺盖卷滚……等等。”李素珍忽然一怔:“你什么意思?老太爷会亲自来我们家?”

白少林瞥了程然一眼,微微一笑:“万一呢。”

与白少林对视,程然心中一惊。

这种眼神,他没有接触过,但却让他无比震撼,因为他似乎在白少林的眼睛里看到了波澜壮阔的江山。

这个平时被老婆骂都从没还过嘴的男人,这个跟自己一样,遇事总会选择谦让的男人,在这一刻,让程然觉得,并不是那么简单。

“哈哈……”白彦斌更是狂笑不止:“你们傻了吧,老太爷是什么身份?会来你们这种破地方?”

然而,当半个小时后,一辆辆豪车停在白少林家楼下时,白彦斌傻眼了。

何止是老太爷。

白氏里所有的高层,以及白家重量级的人物都到了,这里面还有白彦斌的老爸白少辰。

白少林家住四楼,虽然不算高,可对年事已高的白老太爷来说却并不轻松。

被人搀扶着的爬到四楼的时候,早已气喘吁吁。

白槿兮的老爸白少林,连忙上前搀扶老爷子。

望着自己这个话不多的儿子,老太爷心里忽然泛起一丝苦涩,不无感慨的说道:“很久没来过你这里了。”

“十六年零三个月。”白少林道。

老太爷身体一震,脚步忽然有些蹒跚,他说:“上次来,还是你妈走的时候。”

“是。”

进了客厅,白彦斌依旧处于震惊之中,他不敢置信的说:“爷爷,您怎么能来这种寒酸的地方?”

老太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白彦斌的老爸白少辰却冷声呵斥白彦斌:“滚一边去。”

白彦斌有些懵。

他爹说:“还不是因为你办事不利!”

程然淡定的站在白槿兮身前,白槿兮要过去问候家族长辈,却被他拉住了。

这一幕,被老太爷看在眼里。

“是我看走眼了。”老太爷深深的看了程然一眼,说。

程然依旧微笑不语。

“你觉得凭借一纸合同就能吃定我这个老头子?”老太爷冷声问道。

程然摇头:“是合同背后的八千万。”

“哼!”

程然继续说道:“还有亲情。”

“嗯?”老太爷皱起眉头,但表情却缓和了很多。

“都是您的儿子孙子和孙女,有的人住别墅,有的人住这种地方,有的人在公司任经理、任主管、任一切要职,有的人却只能当一名受人欺凌与白眼的小职员。”

程然问道:“这正常吗?”

老太爷眉头紧锁。

“外人都看不下去。”程然说。

“你懂什么?”忽然,白彦斌插嘴道:“任要职,那是因为我们有那个能力,白槿兮只能当个受人白眼的小职员,是因为她没那个能力!”

“是吗?”程然忽然笑了:“有能力,你,你们上这里来做什么?自己去搞定月亮湾房产啊,找一个没能力的人做什么?”

“……”

15-暴打白彦斌

“你这个废物懂什么?”虽然程然说的是事实,可白彦斌依旧不服气的反驳道:“谁知道你老婆有没有给你……”

“闭嘴!”

白彦斌的话没说完,白少辰便怒声呵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只见这时的老太爷脸色也极为难看。

程然那张脸也沉了下来。

他们都知道白彦斌接下来会说什么,好在被白少辰阻止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有的事就是这样,一句话可成事,一句话也可以败事。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尤其是名门贵族家的家丑,更何况,白彦斌也只是胡乱猜测而已,只可惜他的这种猜测安慰的只是他自己,对于其他人来说都不讨喜。

尤其程然。

现在的白槿兮俨然就是他的逆鳞。

“在我看来,你更废物。”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白彦斌一眼。

他说的是实话。

以前他也觉得程然没啥用处,就是一个没钱没本事的穷小子,确实是一个废物,可今天……

几十年了,程然是白家内部人员,第一个站在他面前敢跟他谈条件,且淡定自若的人。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废物?

被触了逆鳞的程然,这下更不可能便宜白彦斌了。

“爷爷,”他说:“我说实话,槿兮确实没病。”

啊?!

闻言,所有人再次震惊。

白槿兮没病这大家都能猜到,可看破不说破这样大家还能愉快的玩耍,可你程然竟然说破,那……似乎就是在公然挑衅老太爷的权威了。

白彦斌可算抓到机会了,他自以为很聪明,自以为一句话可以把程然拍死,至少是拍入绝境:“爷爷,你看,我就说他是在撒谎,他们一家人都是故意折腾您老人家,他这是在挑衅。”

白老太爷皱起了眉头,脸色更加难看。

“我这么做,只是想让您看看,你儿子孙女一家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是想让您重视我们。”程然依旧淡然的说道:“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看到,您重视我们。”

“当然,我是一个外人。”程然笑了笑:“我发誓,即便有一天您百年之后,我不会取您白家一点一滴的好处,这个您可以立遗嘱,可以公正。”

“他们是您的直系亲属,虽然我们并不在意,但您不能太厚此薄彼不是?”

程然的话说完,大家直接呆若木鸡。

他提到过了几个谁都不敢提到的话题,包括老太爷百年、立遗嘱等话题,这在白家是一个大的口忌。

白槿兮一脸错愕的望着程然,望着这个属于她的男人,忽然间觉得他变的十分陌生。

白少林始终没说话,但此刻看程然的眼神也变了。

可白老太爷的眉头却忽然舒展开了。

“所以,我来了。”

程然却摇了摇头:“不,还不够。”

“程然,你不要太得寸进尺,爷爷能来,已经是给了你们家天大的面子。”白彦斌怒道。

谁料,闻听此言,程然的手指却猛然指向白彦斌:“我们之间该做的事还没做完,当然还不够。”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白彦斌的身上。

程然说:“当初我们打赌的时候,现在在场的很多人都看到了,钱我还给你了,而且是五十万,所以,你该怎样做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什么?”

“程然把彦斌的钱还上了?”

“真的是借了二十万还了五十万啊?”

人们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从他们的惊呼声中,老太爷也知道了程然并没有撒谎。

白彦斌恼羞成怒:“程然,你别他妈做梦了,让老子钻你这个废物的裤裆,你有什么资格?”

程然没理他,面不改色的看向老太爷。

一屋子人都陷入了沉静。

事实上,程然当初跟他打赌,只是因为话赶话,到了那个份上,真要让他钻自己裤裆,他想都没想过。

可这又怪谁呢?

白彦斌平时讥讽程然,整天喊他废物土包子,他都毫不在意,可白彦斌却不该侮辱白槿兮。

这是伸着爪子挠程然的逆鳞啊。

他不钻谁钻?

白槿兮也紧紧注视着老爷子,先前她想让老爷子主持公道,可老爷子视而不见,现在程然面对程然的强势,老爷子是否还会偏袒他的乖孙白彦斌呢?

白家那些唯白彦斌马首是瞻的人们,此刻都屛住了呼吸,就连白彦斌他爹白少辰都不敢出声。

见白老爷子没开口,白彦斌认为爷爷是偏袒他的,得意的挺着胸膛:“程然,你算老几?真以为凭一纸合同,爷爷就拿你没办法了?”

“要我说,现在你赶紧跪下,给爷爷道个歉,说不定还能原谅你,让白槿兮一家继续待在白家,不然,从此就从白家除名吧。”

“就你这样的土包子,别以为攀上白家,就真成了乘龙快婿,在我们大家看来,你不过也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而已,我……”

啪!

话没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打在了白彦斌脸上。

“我忍你好久了。”

“这一耳光,是替槿兮扇的。”

程然甩了甩手腕,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又是一脚踹在白彦斌肚子上,白彦斌当即退后好几步,狠狠摔在了地上。

“这一脚,是替岳父岳母扇的,教教你什么叫做尊重长辈。”

白老爷子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程然的突然爆发,是他们从来不曾想过的,平常一个处处忍让的人,竟然有胆子打老太爷最疼爱的孙子?

“你……你敢打我?”白彦斌爬起来,满脸错愕的指着程然。

程然一步一步逼近,强大的气场让白彦斌下意识后腿,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子不教父子过,既然你老爸没教过你,那么,这最后一耳光,老子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反手就是一耳光,重重的打在白彦斌脸上,瞬间白彦斌鼻子和嘴里,都流出了血,十分狼狈。

白少辰见儿子被打有些心疼,刚准备上前阻止,白老太爷就开口了。

“彦斌,愿赌服输。”

程然之所以会动手,就是在逼他,让他亲自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子推出来。

如果他再不阻止,恐怕白彦斌会被这个疯子给打残。

他一个光脚的,自然不怕他们这些穿鞋的。

再说了,让白彦斌钻程然的裤裆,不管怎么说也只算是家丑。而丢了八千万的融资,没了新项目,那白家将会慢慢没落,孰轻孰重,老太爷心里明镜似的。

“可是爷爷,他打了我,我凭什么……”白彦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

“要不然你就滚出白家。”

白彦斌彻底傻眼了。

小说《龙门贵公子》 第14章 亲自上门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