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 恰遇帝君红鸾星动

更新时间:2021-03-26 11:53:19

恰遇帝君红鸾星动 已完结

恰遇帝君红鸾星动

来源:微阅云 作者:初八姑娘 分类:仙侠武侠

精彩试读:凌音然眸色一痛,颤抖得握住玄君的胳膊,滚滚热泪落在他的伤疤之上,溅起水花。“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你……”她哽声道,心痛不已,“君儿,我是姐姐,小时候经常拿着拨浪鼓逗你笑的姐姐啊……”玄君被关在这密幽黑暗之境千年,早已忘了曾经的美好点滴,更何况那美好安稳时期他还只是个呀呀呓语的孩童。他看着凌音然红肿的眼眸,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感受到了血脉相连的亲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恰遇帝君红鸾星动第7章试读

当年噬灵族被灭之际,她的同胞弟弟玄君尚在襁褓之中,但眉心的血梅印记是出生便自带,她断然不会看错。

只是当时玄君从悬崖上坠落,为何会出现在帝夜轩的青云宫中?

如此说来,青雀那个女人说的全都是事实!

玄君抽噎两声,定睛看着一身红衣的凌音然,呆滞着往后缩了缩。

“不要……”怯懦嗓音中,带着惊慌和害怕。

宽松的白袍穿在他身上根本不合身,伤痕累累的手臂露了出来,尽是新伤旧伤纵横交错。

凌音然眸色一痛,颤抖得握住玄君的胳膊,滚滚热泪落在他的伤疤之上,溅起水花。

“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你……”她哽声道,心痛不已,“君儿,我是姐姐,小时候经常拿着拨浪鼓逗你笑的姐姐啊……”

玄君被关在这密幽黑暗之境千年,早已忘了曾经的美好点滴,更何况那美好安稳时期他还只是个呀呀呓语的孩童。

他看着凌音然红肿的眼眸,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感受到了血脉相连的亲近。

“疼……”他艰难吐出一个字,嗓音沙哑得不像个少年。

凌音然的心口一阵阵抽痛,她不顾手腕上捆灵绳的束缚,再次强行催动灵力给玄君疗伤。

“姐姐帮你,马上就不疼了……”

凌音然丢了半生修为,如今又大量使用灵力,内伤外伤一并翻滚,一口腥甜上涌。

可她不想让玄君看到害怕,生生咽了回去。

“砰!”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昏暗的密室瞬间被刺目的白光笼罩,一身墨袍的帝夜轩逆光大步走了过来。

玄君看到来人,脸色煞白不已,浑身哆嗦不已。

凌音然将他紧紧护在身后,压下泪意毫不慌张地看着帝夜轩。

“现在马上离开,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帝夜轩紧拧着眉,眸色晦暗阴沉。

“殿下,你可知他是谁?”凌音然哑声问到,眼眶通红。

帝夜轩不语,大掌一扬,凌音然就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推动着离开玄君身侧,被他紧紧攥住手腕。“跟我走。”他语气冰冷,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之意。

“帝夜轩!”凌音然挣脱不开他的掌心,声如泣血,“他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玄君,你怎可将他囚禁于此,骗我千年?!”

“凌音然,你若再胡闹,莫怪我不念旧情!”帝夜轩厉声警告,眸色锋利。

一个天旋地转,帝夜轩带着凌音然回了清心阁。

“千年前他尚在襁褓之中就已断气,是我用巫族之术让他复活,但活的只是躯壳不是灵魂,他已经不是你的弟弟了。”帝夜轩嗓音肃然,虽是解释也是警告。

凌音然整个人如坠深渊,悲伤和痛苦全都哽在喉咙。

“所以,他便是你打造出来的另一件杀人武器吗?”

帝夜轩眸色渐冷,“事已至此,莫再追问,你且安分些,不要让我为难。”

“为难?”凌音然清冷笑出声,不顾手腕上的伤将他狠狠推开。

“我为你出生入死千年,助你一统九州,你却欺瞒我千年,把我唯一的亲人折磨成那般模样……他还是个孩子,是个活生生的人!可他身上却有那么多抽筋剥皮的伤痕!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姐弟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噬灵族?!”

恰遇帝君红鸾星动第8章试读

说到最后,她近乎歇斯底里。

帝夜轩一掌将她劈晕,不愿继续纠缠这个话题,看着她已然安静似熟睡的模样,帝夜轩叹了口气。

“如今天下太平,我已不需要你再去平定暴乱……剩下半生修为我且拿走,你就安安分分做个普通女子吧。”

他说着,大掌抬起悬空放至凌音然天灵盖处,源源不断的幽蓝灵力自她体内涌入帝夜轩掌心,消失不见。

昏昏沉沉。

凌音然再次醒来,手腕上的捆灵绳已经不见踪影。

想起昏睡前的遭遇,凌音然支撑着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无力,好似一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了一般。

“怎么会……”凌音然喃喃道,正要运转灵力让自己提起力气,却发现她什么都幻化不出来!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到毫无血色——

此刻的自己,已经是个毫无修为和灵力的废人了!

帝夜轩,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凌音然踉跄起身想要出去,开门之际和前来的青雀撞到了一起,弱不禁风的她被直直撞倒到了地上。

“哟,九天神女给本妃行如此大礼,真是懂礼貌……”青雀笑得花枝乱颤,居高临下看着地上虚弱的女人,“本妃特意屏蔽下人,让你见到了亲弟弟,感不感激?”

凌音然心底压抑得好似潮水袭来一般,难受沉闷。

原来当初她去青云宫路上一个下人都没见到,皆是青雀的手笔。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居心?

“你想怎样?”凌音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青雀朝她走进了几步,压低了声音:“我想让你死。”

凌音然蜷紧手指,没有接话。

“本妃眼底可容不得沙子,一想起上任天妃依旧在天宫晃悠,本妃就夜不能寐……”

青雀阴冷说着,眸底闪过一丝杀意,“三天后是血月之日,亦是开启神界的最佳时间,届时帝夜轩哥哥会用你那亲弟弟的祭品,然后带着我直达神界,飞天升神,成为九州上下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听着她所言,凌音然的心好似已经痛到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了。

“那个时候,你那可怜的弟弟……在黑暗中被囚禁了千年,还来不及看看这九州的大好河山就没了命……”

看着青雀离去的背影,凌音然呆滞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她脑海里反复盘旋着青雀刚才那句三日后的血月之日,神情空洞。

开启神界需要噬灵族后人为祭品,这便是帝夜轩囚禁玄君的真实目的?

小说《恰遇帝君红鸾星动》 第7章 欺瞒千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