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欢喜甜蜜只与你

更新时间:2021-03-29 10:15:32

欢喜甜蜜只与你 已完结

欢喜甜蜜只与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南风吟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恶狠狠地瞪着叶明歌,心中一万句草你.妈漂洋过海,愣是死在“淑女”的沙滩上——她不是叶明歌,她想弄死一个人容易得很,暗地里黑梭梭地下手就行了,可是表面上,她仍旧是个端庄贤淑的名门闺秀,那些有败素质的脏话她可说不出来。叶明歌捅娄子不怕大,继续笑眯眯地说:“忘记他的电话号码了吗?没关系,我记得。”陆涵之直接瞪圆了眼睛:“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号,你跟他什么关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信你们订婚-南风吟

“啧啧啧,叶明歌,听说你自从被陆家扫地出门之后,就去给一个老男人当了小三,你现在买这种衣服,是打算去取悦那个老男人吗?”

叶明歌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叫宋茜,陆涵之的狗腿跟班。

陆涵之走的是淑女端庄的小白花人设,所以她所有的恶意都由这个狗腿宋茜出面了。

叶明歌没有理会她,目光从她肩上穿过去,果然看见陆涵之也在这里,不过她为了避嫌,假装背对着她们俩,在店里翻看其他胸衣。

这会儿才好像是听见吵嚷声,她施施然回头,然后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妹妹,真是巧,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宋茜赶紧地把她拉过来,“涵之,这种贱人怎么配跟你做姐妹?你忘了她之前偷窃你们公司的机密资料被你爸扫地出门的了吗,没想到她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勾搭有妇之夫做小三,瞧瞧,瞧瞧她这贱的哟……真是没眼看!”

宋茜这一嗓子嚷起来,许多人都围观过来了。

不管是店里其他闲逛的顾客,还是店铺里的服务员,都用一种有色的眼光在看叶明歌。

有个顾客直接把手里拿捏的衣服丢给服务员,一脸嫌弃地啐了一口:“原来你们家的衣服,都是卖给小三的呀!”

另一个直接瞪了叶明歌一眼:“这种贱人就该丢出去被车撞死!”

服务员百口莫辩,顾客挽留不住,只好拿捏着衣服,更加嫌恶地盯着叶明歌:

“这位小姐,衣服试穿得怎样?要是不合心意的话,麻烦您换下来,我们还等着要卖给其他顾客呢!”

逐客令下得十分明显了。

真是的,他们家的内衣可都是高档好物,被冠上“专供小三”的称号的话,以后谁还敢来买呀!

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拿把笤帚把这个贱人扫地出门,免得破坏他们家的声誉!

宋茜得意得不行,更加大声地嚷嚷:“哎呀,还换什么呀!我看她就穿这身出去得了,方便她勾.引更多的男人才对……”

陆涵之等着宋茜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才打断宋茜:

“宋茜,你别这样说,她好歹是我妹妹,就算她真的跟了哪个有妇之夫……你也别说得这么直白,给她留点脸面,毕竟被我爸扫地出门之后,她的生活也很艰难……”

她这话比宋茜的更狠毒。

宋茜只说她是跟了个老男人,而她直接把这个“老男人”定义成“有妇之夫”了。

陆涵之说到这,她放开宋茜的手,过来拉叶明歌,柔声细语地说:“明歌,宋茜她向来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你别跟她计较……”

这话听来好像是在为叶明歌说话,可字字句句都是在坐实宋茜的言论,话里的深意无疑是把她打入更深更恶毒的深渊。

叶明歌扯唇一笑,浑不在意地捋了捋自己的边角发:“姐姐出来逛街呀?怎么没有跟你那个未婚夫傅南浔一起来?”

陆涵之的脸一下就冷了,恶狠狠地瞪着叶明歌:“叶明歌……!”

真是哪里疼就踩她哪处!

叶明歌状似恍然大悟:“难道传言是真的?你真的被傅南浔退婚了?诶呦诶这可丢人了,还没订婚就被退婚了,这可真是闻所未闻呢,姐姐你真是厉害。”

叶明歌笑得很放肆:“怎么,难道我说对了?那可真对不住,我不知道,我瞎猜的。猜对怪我咯?”

陆涵之想狠狠给这个贱人一巴掌,打得她满地找牙,再也嘴贱不起来。

不过她可是个淑女,可不能动手,于是她不怒反笑,对叶明歌温和地说:

“你猜错了,南浔说了,之前公司上市是公事,公布我们俩订婚的事情不太合适,所以把日子改了。”

叶明歌脸色一沉:“改什么时候了?”

“改到下个月,傅爷爷八十大寿的时候,会宣布。对了这是请柬,到时候千万别忘了来,我的订婚,还是很希望能得到妹妹的祝福呢。”

叶明歌:“……”

妈的傅南浔。

还是打算要娶陆涵之吗?

叶明歌回过神来,就见自己的手心握着一张通红的请柬卡,她懒散地笑了,

“我不信。”

“你不信什么?”

“我不信,傅南浔会娶你。除非你给傅南浔打个电话,亲自证实这件事。”

“叶明歌!你别没事找事!”

陆涵之气得喉咙一个劲地吞咽,眼睛里喷出的火几乎想把叶明歌烧成灰。

叶明歌丝毫不受她的怒火影响,笑眯眯地:

“姐姐,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信口开河不好,你的名声不要紧,要是毁了傅南浔的那可就不得了,人家可是堂堂的傅氏总裁,你在这里随意污蔑人家的清誉,可是要吃官司的。”

“你!”

“这样,你当着大家的面,给傅南浔打个电话亲自验证一下吧。”

叶明歌反客为主的提议,得到了许多围观群众的复议。

能在这个商场闲逛买东西的人,不说家里多富贵,最起码也是有钱的上流人士。

昨天傅氏企业上市的新闻现在热度还没下去呢,圈内人士都隐约知道傅总本来是打算要订婚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取消了。

这群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人到处打听这个八卦都没打听到具体内幕,这会儿见到正主在这撕逼呢,众人恨不得长出四只眼睛八只耳朵,把这里面的内幕都给搞得一清二楚。

所以刚刚他们听见陆涵之亲口说,婚约没有取消,只是改了婚期而已,大部分人其实是不太相信的。

如果真的只是改了婚期而不是退婚的话,那傅家和陆家根本不可能放任这个新闻沉寂下去,而是会直接官宣改期才对。

现在看陆涵之被人赶鸭子上架,逼着去给傅南浔打电话,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真相降临。

陆涵之有点骑虎难下。

她不是叶明歌,叶明歌什么都没有,豁的出去,她可是陆涵之,是陆家的千金小姐,未来的傅家少夫人。

这个电话,是真不能打给傅南浔。

就凭傅南浔对她的那个态度,她吃不准对方到时候会说出什么来,让她难堪。

可是怎么办,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她丢不起这个人。

叫叶明歌接电话-南风吟

这个电话,她没法打。

陆涵之死死咬着牙,瞪叶明歌:“叶明歌!”

看热闹的路人看不下去了,他们嫌弃陆涵之实在太不干脆了:“陆小姐,你就打一个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就是,就是。你快打一个。你跟傅总的关系名正言顺的话你怕什么嘛?她一个被老男人包养的小三在这叫嚣你,你还能忍?”

“陆小姐,快点拿出你未来傅家女主人的气魄来,别让这个小三太嚣张了!”

“快点打啊,陆小姐,大家都等着呢!”

“还是说,刚刚陆小姐你是为了面子信口胡说的?”

“不,我不是,我没有胡说,我……”

陆涵之被逼上梁上,颤巍巍地拿出手机,可是死活没有办法拨打出去。

因为,她没有傅南浔的电话号。

她灵机一动,按了关机键:“我也想打,不过可惜的是,我手机正好没电了。”

叶明歌笑眯眯地掏出手机递过去:“用我的。”

陆涵之:“……”妈的这个贱人,你是魔鬼吧!

她恶狠狠地瞪着叶明歌,心中一万句草你.妈漂洋过海,愣是死在“淑女”的沙滩上——她不是叶明歌,她想弄死一个人容易得很,暗地里黑梭梭地下手就行了,可是表面上,她仍旧是个端庄贤淑的名门闺秀,那些有败素质的脏话她可说不出来。

叶明歌捅娄子不怕大,继续笑眯眯地说:“忘记他的电话号码了吗?没关系,我记得。”

陆涵之直接瞪圆了眼睛:“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号,你跟他什么关系!”

叶明歌笑得更加愉快了,十分放肆地朝她飞了个眉眼:“你猜。”

“你!”

陆涵之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失去理智就要扑过来,叶明歌的手机接通了,电话那端传来一声低沉而磁性的声音:

“有事?”

陆涵之的脸一下就白了。

到手机接通前的最后一刻,她还心存侥幸以为叶明歌是在虚张声势,可直到这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一传出来,她就听出来了,这声音是属于傅南浔的。

叶明歌把手机开了扩音键,递给陆涵之:“电话接通了呢,姐姐,你要亲自问呢,还是我帮你问?”

陆涵之气得肝疼,眼见事情搞成这样没法收场了,只能一把抢过手机来,对电话尴尬解释:

“南浔哥哥,我、我……”

她倒是想当着大家的面把她和傅南浔的关系落实了,可她也没忘记,之前在傅家门口的时候,傅南浔对自己的态度。

她现在十分后悔,刚刚就不该冲动,直接约了宋茜出来,打算破釜沉舟剑走偏锋,她就应该直接杀回去问问亲爹,到底跟傅南浔的助理王鸥都说了什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可是现在,她只能被动地,被人捏在手里,身不由己。

陆涵之亡羊补牢,灵机一动,赶紧曲线救国:

“南浔哥哥,我正在逛商场打算给傅爷爷买生日礼物,你说他老人家喜欢什么礼物呢?你给我出个主意做参考好不好?我相信这礼物如果是你挑的,不管是什么,他老人家都会很高兴的。”

陆涵之越说,心就越安定。她自己十分清楚,自己和傅南浔之所以会订婚,起因都是她扶了傅家老奶奶过过马路,傅家欠她一个人情。

所以,就算傅南浔再不愿意承认和她的关系,到最后也只能接受的。

想通了这点,陆涵之说话就越来越有底气了,跟傅南浔通话的时候,看向叶明歌的眼神就充满了挑衅和不屑。

小样,跟我斗,你还嫩了点,要是能因此让傅南浔当庭广众之下承认跟我的关系,那我还得谢谢你呢!

电话那端,傅南浔沉默了一会儿,道:“叫叶明歌接电话。”

陆涵之担心傅南浔会说出什么来,赶紧故作无奈地要抢电话:“南浔哥哥你那么忙,有什么事回去以后再说,先挂了吧。”

陆涵之着急要挂电话,却被叶明歌抢先一步:“哎呀你急什么呀,再忙也不差这几分钟了,姐夫,你说对不对?”

陆涵之不甘心地瞪了叶明歌一眼,叶明歌丝毫不以为意,接过电话,

电话那边,傅南浔声音冷冷稳稳的:“你怎么会跟陆涵之在一起。”

叶明歌看不到对方,但却能感觉到对方语气很冷,不由自主地紧张了一下,她觉得傅南浔可能生气了。不过她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他生气?她还要快爆炸了好么!

想到这,叶明歌心中那复仇的因子瞬间都叫嚣起来了,她舌尖舔了下唇,挑衅地说:

“姐夫,我姐老是说我是被有妇之夫的老男人包养的小三,最了解男人的喜好,我也觉得我挺了解你……”

她故意顿了一下,眼睛斜着看向陆涵之,成功看到对方脸色变成惨白的了,这才愉快地又往下说:

她拖着长长的尾音,看着陆涵之一副恨不得直接跳起来把她锤死在地的愤怒表情,心里一股扭曲的快感:

“你们这种男人的喜好,你们男人呀……最喜欢穿着性.感的女人对不?所以我建议我姐多买点性.感内.衣,到时候给你看,增加你们夫妻之间的情趣,姐夫,你觉得怎样?”

傅南浔:“……”

什么准备订婚用品?

什么内.衣多买几件,他喜欢?

就算是他喜欢,那也是私人的事情,容得她这个“小姨子”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招摇地宣布?

这个小狐狸精为了给陆涵之添堵,这真是毫不留情地把他拉下水,一点余地都不留了。

真是欠收拾。

傅南浔眼神幽幽的,沉沉呼吸着:

“你在鬼叫什么姐夫?谁是你姐夫?”

叶明歌笑嘻嘻地:“哦,忘了告诉你了呢,我大概是前世积了德,所以这辈子有幸跟您的未婚妻做了姐妹。所以你如果真的跟陆涵之结婚了,那我就是你的小姨子,我叫你姐夫,也是应该的。……所以,傅先生,你是不是要跟陆涵之结婚了?”

对方许久不出声。

叶明歌虽然脸上笑嘻嘻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紧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冒汗。

她害怕听见对方说出确定的结果。

那样的话,不仅仅是自己被打脸,面子丢光,更重要的是她的复仇计划就算是直接失败了。

这是她万万不能允许的。

等了半天,对方仍旧不出声。

这种沉寂般的安静,就像一个犯人在等待法庭的宣判一样,令人焦躁不安,时间等得越久,越叫人恐慌。

叶明歌等不到答案,沉不住气地又问道:“所以,你还要跟陆涵之结婚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