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神医庶女的凰途

更新时间:2021-04-02 15:01:06

神医庶女的凰途 已完结

神医庶女的凰途

来源:微阅云 作者:凤挽琴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芷乔感到脖子微微刺痛,似被划破了,但仍面不改色的道:“世子如果继续使用现在的药,不出一月便会残废,我是来救世子的!” “一派胡言!你竟敢诅咒世子!”侍卫厉声道。 “诅咒世子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也看出来了,我并不会武功,冒险来到这里,若不是为了救世子,难道是来找死的吗?”芷乔皱眉道,“你若是还不信我,可以先去通禀世子,让世子自己做决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005 熬药,一桩婚事

  含珊阁只是一进的小院子,坐北朝南立着两间正房,东西四间厢房由下人居住,北边的倒座房设置了小小的厨房和浴房,整个院子的格局非常局促。

  荣国公府的所有小姐中,只有她住的地方最寒酸,而且地方很偏僻。不过芷乔对这些并不在意,反而很满意这里的幽静。

  一进院子,便有一名穿着打扮十分利落的侍女迎了上来:“小姐,你回……”她话说到一半,面色骤然一沉,“小姐的脸怎么了?”

  “素莺!”芷乔疾走几步,抓住侍女的手,眼圈一红,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素莺是哥哥救下来的孤女,从小伴她一起长大,感情如同姐妹一般。可是后来她却被猪油蒙了心,因为素莺总是劝她不可轻信苏曼乔,她便觉得素莺是在挑拨离间,疏远冷落了她。还曾经为了苏曼乔,狠狠罚过素莺。

  她上辈子,对很多人真心真意,唯独亏待了素莺。然而她走到末路之时,却只有素莺不离不弃,最后为了保护她被乱刀砍死。

  “小姐,你怎么了?”素莺见芷乔哭了,双手还在微微发抖,顿时紧张起来,“小姐是不是受委屈了?!”

  小姐脸上一看就是巴掌印,定是被人欺负了!她就知道不该离开小姐半步,安顿行李有什么要紧的,那个该死的管事嬷嬷却偏不许她跟着小姐!

  “我没事,”芷乔擦了擦眼泪,道,“我就是太激动了,终于见到了祖母和母亲她们,我心里高兴,我以后有家了。”

  素莺知道小姐当着荣国公府下人的面,不好说实情,便闭口不再问了,只取了干净的帕子,轻柔的给芷乔擦脸。

  她心中十分恼怒,少爷说的果然没错,荣国公府就没一个好人!小姐才回来就被欺负了,却连心里的委屈都不能说!

  晴兰道:“这都快晌午了,小姐一定饿了吧,奴婢去厨房端些饭菜过来。”

  去厨房取饭的事,自然不用她一个大丫鬟做,显然她非常有眼色,有意把空间留给她们主仆。

  进了房间,素莺又追问芷乔发生了什么事,芷乔便简单对她说了一遍,最后道:“苏雪乔嚣张跋扈,但没什么心机,你以后只需躲着点她就行了。苏曼乔看起来柔弱善良,但很有城府,你以后遇上她需得小心一点。”

  素莺奇怪的看了芷乔一眼,自家小姐生长的环境太单纯,不知人心险恶,难道吃了一次亏后,眼光就变利了?这倒是好事,少爷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放心不少。

  “奴婢知道了,小姐也要小心,荣国公府不比我们以前住的庵堂,处处都是规矩和眼睛,小姐要保护好自己才行。”

  才进府不到一个时辰,她就觉得府里让人窒息的紧,想到小姐以后就要在这种地方生活了,她就心疼又担忧。

  主仆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后,晴兰算着时间,送来了午膳。

  芷乔把一张药方连同钱袋递给晴兰,道:“我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不懂,还得多仰仗晴兰姐姐才行。晴兰姐姐看谁有空,出府帮我抓一副药来吧。”

  “大小姐客气了,奴婢实在不敢当,大小姐直接唤奴婢名字就好。”晴兰笑着把东西接过去,“奴婢这就让人把药抓来。”

  半个时辰后,芷乔要的药就买回来了,同时她买药的消息也传到了老太君耳中。

  老太君眉头一皱:“她买了什么药?”大丫头该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来禀告的小丫鬟道:“晴兰姐姐说,那药方是治疗跌打损伤的。”

  老太君眉头松开,只要大丫头不是有什么隐疾就好,至于为什么买跌打损伤的药,她便不关心了。

  一下午,含珊阁里都飘着药香,到了傍晚的时候,芷乔把一盒药膏拿给晴兰,道:“这是我为琉璃熬制的伤药,你送去给祖母吧。”

  晴兰诧异道:“大小姐是给琉璃熬的药?大小姐竟然懂得医术?”

  “略通一二而已。”芷乔谦虚道,“我别的本事没有,只能做点药膏给琉璃,希望它早点好,祖母也好早点放心。”

  “大小姐有心了,老太君知道大小姐记挂她,一定很高兴。”晴兰笑着说了一句,便拿着药膏送去给老太君了。

  晴兰走后,芷乔从袖中取出另一瓶药,给琉璃熬制药膏只是幌子而已,她真正要做的是这瓶接骨续筋的药。

  荣国公府突然把她接回盛京,自然不是怜惜她孤苦伶仃,而是因为一桩婚事。

  荣国公和五皇子穆王曾口头约定,结秦晋之好,而要联姻的双方,自然是穆世子白景时和荣国公的嫡孙女苏雪乔。然而几个月前,穆世子意外受伤断了双腿,若他能够痊愈还好,否则便前途尽失,荣国公自然不愿把嫡孙女赔在他身上。

  但是曾经答应的事,荣国公也不好反悔,于是便想钻个空子,以长孙女代替嫡孙女。反正双方并没有缔结婚书,他完全可以说自己要嫁的是长孙女,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前世的时候穆世子白景时的双腿果然残了,于是她便代替苏雪乔,与白景时定了亲,可是定亲后不久,白景时就因伤势恶化不治而亡,她守了望门寡,成为众人口中的扫把星。

  英王世子白景宣就是这个时候走进她的世界的,她被白景宣温润如玉、温柔多情的假面所吸引,一颗心自此陷了进去,为他出生入死,为他机关算尽,最后被榨干所有价值后,落到那个凄惨下场!

  芷乔握紧了手中的药瓶,她必须在白景时的双腿彻底残废之前治好他,这样她便不用为苏雪乔替嫁,也不会名声尽失,被所有人忌讳唾骂了。

  而且,穆王府和英王府势同水火,白景时和白景宣自然也相看两厌,能给白景宣增添一个劲敌,何乐而不为?

6-006 翻墙,邪肆世子白景时

  入夜之后,芷乔用药水给自己易容后,换上一身黑衣,凭着对府里的熟悉,避开了巡逻的侍卫,翻墙出了荣国公府。

  她记得这个时候的穆世子,并没有在穆王府养伤,而是住在一处别苑里。她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别苑,在墙外转了半圈后,微一提气,纵身扒上墙头。

  下一刻,一把寒光湛湛的剑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芷乔毫不意外,她只跟哥哥学过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只能对付街上的混混,遇上真正会武功的,一招都招架不住。所以自己会被发现,她一点也不惊讶。

  “你是什么人?”持剑的侍卫冷声问道,眼神如刀的盯着她,大有随时会割断她喉咙的意思。

  “我要见世子。”芷乔镇定的与他对视,脸上毫无惧色。

  侍卫脸色微变,世子住在这处别苑的事非常隐秘,这女子是怎么知道的!他把剑又往前送了送,声音更冷:“你怎么知道世子在此的?谁派你来的?!”

  芷乔感到脖子微微刺痛,似被划破了,但仍面不改色的道:“世子如果继续使用现在的药,不出一月便会残废,我是来救世子的!”

  “一派胡言!你竟敢诅咒世子!”侍卫厉声道。

  “诅咒世子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也看出来了,我并不会武功,冒险来到这里,若不是为了救世子,难道是来找死的吗?”芷乔皱眉道,“你若是还不信我,可以先去通禀世子,让世子自己做决定。”

  侍卫虽然觉得她十分可疑,但事关世子的身体,心中并不敢大意,略一犹豫后,便朝暗处挥了挥手,让人去禀告世子。

  片刻后,那人回来了,道:“世子要见她。”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我刀剑无眼!”侍卫警告了芷乔一句,带着她进了别苑。

  芷乔跟在他身后,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她心里并不如表面看起来这么镇定,穆世子白景时素有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名声,他的属下也个个都杀人不眨眼。她来之前,生怕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当成刺客处理掉了,还好事情比她预想的要好得多。

  侍卫带着她在别苑里七拐八拐,把她完全绕晕之后,终于到了一处庭院前。

  “世子,属下把人带到了。”侍卫在门外通禀道。

  “进来。”如冰玉相击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仅仅两个字,便让人心里无端生寒。

  侍卫推开门,又严厉的用眼神警告了芷乔一下,领着她走了进去。

  琉璃宫灯下,一名紫衣男子慵懒的靠在躺椅上,手边放着一本半开的书,冷风从房门吹进来,翻动了几张书页,便把他如竹似玉的手露了出来。

  芷乔看着他那只手,不合时宜的想到,一个手握屠刀的人,竟有这样一双漂亮的手。她的目光随后往上移动,落在他脸上时,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白景时墨黑的长发用玉冠整齐的束起,发丝如瀑布般流淌在椅背上。他生了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琥珀色的眸子冰冷幽深,看起来有些邪肆,薄而浅淡的唇似勾非勾,唇角一朵梨涡若隐若现。明明周身都透着冷漠气息,却又诡异的散发着危险的魅惑,既像是拒人千里之外,又似在引人飞蛾扑火。

  如仙似魔。芷乔心中不由闪过这个词。

  见芷乔盯着他看,白景时唇角一弯,整朵梨涡显现出来,这一笑当真是颠倒众生,然而芷乔却头皮一麻,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颗珍珠击在了眼眶上,痛的她立刻就流出了生理眼泪。

  “这只是给你一个小教训,”白景时声音冷冰邪肆,“你最好能解释清楚你来此的目的,否则不仅你这双眼珠保不住,连命也得留下!”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