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相思满堂醉君颜

更新时间:2021-04-04 18:57:45

相思满堂醉君颜 已完结

相思满堂醉君颜

来源:微阅云 作者:问红尘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白景瑄微点头,目光从欧阳清身上收回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民房:“不出所料,那些被绑架的少女就在那间房子里,让人过去搜查。”“是。”那人回头下了命令,一队人马立即奔驰而去,他这才注意到晕在地上的欧阳清,迟疑地问:“少将军,这是?”白景瑄骑白马而过:“带上她,看她的模样像是安阳府失踪的大小姐。”欧阳清在一片温暖中悠悠转醒,入眼是藏青色绣海棠花帐子,暗银挂钩,身上盖着大红鸳鸯织锦被,床边火盆燃得正旺,扫一眼屋内装饰算不得奢华,可比起那破败的柴房简直天壤之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思满堂醉君颜第2章试读

欧阳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目光直勾勾地像狗看到了骨头,可眨眼间,她却泪流满面,哭得不可抑制。

白景瑄摸摸脸,丫头怕是被吓到了,刚想要安慰几句,他脸色忽变,勾起的微笑僵在脸上,因为欧阳清昏了过去。

远处,一队身穿铠甲的士兵策马而来,见到白景瑄,众人下马,为首一是副将长安,他恭敬地道:“少将军,歹徒已全部缉拿归案。”

白景瑄微点头,目光从欧阳清身上收回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民房:“不出所料,那些被绑架的少女就在那间房子里,让人过去搜查。”

“是。”那人回头下了命令,一队人马立即奔驰而去,他这才注意到晕在地上的欧阳清,迟疑地问:“少将军,这是?”

白景瑄骑白马而过:“带上她,看她的模样像是安阳府失踪的大小姐。”

欧阳清在一片温暖中悠悠转醒,入眼是藏青色绣海棠花帐子,暗银挂钩,身上盖着大红鸳鸯织锦被,床边火盆燃得正旺,扫一眼屋内装饰算不得奢华,可比起那破败的柴房简直天壤之别。

她睁开眼,入眼便见把身骑白马的玄衣少年坐在床头,他眉眼修长,目含星光,鹰鼻薄唇,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

欧阳清一把抱住男子,哭道:“阿景,你怎么才来找我,你也和我一样穿越了吗?呜呜呜,我一个人在这儿好害怕啊……”

阿景就是欧阳清现代的热恋男友。

她死死抱住男子的腰,忘情的哭泣,全然不顾身后一行人惊掉的下巴。

白景瑄的长随兼副将长安深深的吞了下口水,惊掉的下巴还没来得及合上,他家主子的清白没了,二十年不近女色的圣人就这样被一个丫头抱了?抱了……

“阿景,你怎么不说话……”欧阳清哭得泪眼朦胧,摸索着他的脸,突然凑过去在他嘴角“吧唧”亲了一下。

众人频频倒吸气,长安简直要晕过去,主子竟然被一个毛都没有的丫头强吻了!这要是京都的贵女们知晓,得碎多少芳心啊!

白景瑄二十年来没遇到过这种事,被人偷亲竟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在原地,还是身后的齐嬷嬷重重的咳了一声将他惊醒,他刹那间脸色大变,急急向后掠去,像是在和她划清界限。

欧阳清犹自诧异男友怎么离她而去,便见一个婆子跳出来,目眦尽裂的指责自己:“大小姐,请您自重!快和世子爷道歉,你怎么可以行为如此放荡,实在是丢尽了安阳府的脸面!”

欧阳清呆愣:“世子爷?谁啊?”

一旁的小丫头小蝶眼睛都哭红了,扑过来急忙解释:“小姐,你快点和世子爷道歉啊,奴婢知道您刚醒过来神志不清,肯定不是故意的,您快道歉啊!”

“你……你是谁?”

此话一出,屋内迎来一片寂静,可怕的寂静。

小蝶不可置信的问:“小姐,我是小蝶啊,奴婢从小就伺候小姐,您不认识我了吗?”

欧阳清使劲拍了拍头,头脑中有模糊的影子却杂乱无比,她尴尬的笑:“我好像有点失忆了。”

齐嬷嬷板着老脸,探究的打量:“大小姐,您可别和老奴开这种玩笑。”

欧阳清白了她一眼:“我有什么理由和你开玩笑?”这婆子简直是容嬷嬷的翻版。

齐嬷嬷一时语塞,转身去看白景瑄,神色为难,白景瑄面无表情的道:“欧阳小姐昏迷三日,期间本世子请过大夫,大夫说落水受了风寒,只是脑后有个大包,瘀血散不尽,是有可能出现失忆症状的。”

白景瑄只给她一张侧脸,冷硬的弧度让人退避三舍:“你都记得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呃……”欧阳清使劲回想,只能把那些凌乱的记忆拼凑出来,“我叫欧阳清,我爹是安阳……我以前好像住在郊外,出门就是农田……在一条山路上我被土匪劫持,跳河欲自尽但是没死成,暂时就这些了。”

小蝶“哇”的一声哭出来。

白景瑄沉着脸对齐嬷嬷道:“如此看来,情况不是很乐观,这毕竟是贵府之事,我不便插手,安阳府既然找到了大小姐,京城名医云流,你们不如即刻启程。”

齐嬷嬷暗暗点头:“世子爷说得对,这几日叨扰世子了,我家老爷让奴才转告,待您回京定登门致谢。”

“无妨,举手之劳。”

这是欧阳清听到阿景的最后一句话,下一刻他便冷着脸踏门而出,一片衣袖都没留下,欧阳清大闹,挣扎着下床去追他:“阿景,阿景你要去哪儿?”

“这成何体统!小蝶,大小姐神志不清疯了,还不赶快把她按住!”齐嬷嬷怒道。

“小姐,我的祖宗啊,您可别乱叫了,那是宁国侯世子,咱们得罪不起的!”小蝶死死拖住她的腰,趁她失神将她拉回床上。

“……宁国侯世子?”

后来欧阳清听说,宁国侯世子白景瑄十五岁上战场,提一杆红缨枪大杀四方,十八岁封副三品将军,容貌俊美,手段毒辣,最忌讳女子近身,曾有一官家千金仗着和他有妯娌关系,故意亲近,结果被白世子当场卸了一条胳膊……

实在可怕。

齐嬷嬷见她行为无端,训斥道:“大小姐,即便您失忆了,可是你好歹也是千金小姐,怎么能虽然对男子又抱又亲?这件事若传出去安阳府的名声就毁了!”

欧阳清没好气的反问:“当时屋子里就我们几个人,你们不说我不说,难道阿景会自己说出去吗?这件事要传出去,除了小蝶就是你!”

小蝶立马摇头,以示忠心:“小姐放心,奴婢不会说的。”

欧阳清仰首瞪着齐嬷嬷,只见她神色极其难看的吐出一句:“老奴自然也不会。”

欧阳清点点头,又问:“齐嬷嬷,您能低头看我一眼吗?你这样,我只能看到你两个鼻孔。”

“……”齐嬷嬷脸黑如锅底,“大小姐还是要谨言慎行,这岂是一个侯府小姐该说的话?小蝶,帮大小姐收拾行李,夫人还等着见人。”

“是,齐嬷嬷。”小蝶小心翼翼的答,看上去很是畏惧。

相思满堂醉君颜第3章试读

回去的路上,欧阳清仔细分析了现下境况,发现自己穿越的这具身子,竟然是古代版灰姑娘。爹不疼,娘去世,继母歹毒,竟将七岁的她送到郊外庄子自生自灭,而原身也是命苦,好不容易能回去当侯府大小姐,却在回京途中被人劫持,直接命丧黄泉,好在她穿了过来,剩下的路就让她来替原身走完吧。

既然这里的牛鬼蛇神如此多,欧阳清打算按兵不动,看看情况再说。

回到安阳府已经两日后了。

她从温暖舒适的马车中探头出来,露出一截水红色的袖子,只见气派的侯府门前黑压压一片人,她微微失神,没注意到小蝶伸出的手,她右手一按马车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利落地跳了下来,立刻引起一片抽气声。

欧阳璃站在徐氏身边,轻轻的扯她袖子:“娘,姐姐怎么这般粗鲁?”

徐氏勾着抹笑,冷哼:“山野长大的丫头,你还指望她懂什么贵女风范?”

欧阳璃闻声轻笑,水眸潋滟,海棠红蹿银枝的衣裳衬得人比花娇。

在齐嬷嬷的指引下,欧阳清来到继母徐氏身前,她照着齐嬷嬷的教导,规矩的行礼:“母亲,女儿不孝,让爹娘担忧了。”

徐氏穿的体面富贵,发上的金饰晃得欧阳清睁不开眼,她抓住欧阳清的手,待她行完礼才道:“自家人还行什么虚礼,好孩子快些起来,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日日为你祈福,希望菩萨开眼佑你平安,现在见你平安无事,我……”

徐氏声音带了哭腔,她身旁的欧阳璃急忙拿出手帕给她抹泪:“姐姐,你不知道,娘这几天日日睡不好,我常看到她夜里偷偷掉泪呢。”

欧阳清微愣,好一出母女情深,此时她应该说些什么呢?

“多谢母亲关心,都是我不好。”

闻言,徐氏便笑了:“看我光忙着掉泪,倒忘了正事儿。”她拉着欧阳清的手走到台阶最高处,斜眼一扫,底下顿时鸦雀无声。

“这就是咱们府上的大小姐,因病养在庄子,如今回来你们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好好伺候,若是被我发现谁敢怠慢,一律赶出侯府!”

欧阳清淡淡的皱眉,下面大约二三十人,穿着打扮不想寻常奴才,都比较体面,她发现底下这群人双手、脸颊都有些红,刚刚他们不断的措手哈气,看起来像是冻了许久。

徐氏这么做,究竟是想让众人不敢怠慢自己,还是另有图谋?

底下大约有二三十人,听了这话脸色各异,齐齐道:“谨遵夫人吩咐。”

接着,徐氏低头问她:“清清,她们都是府中管事,你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欧阳清皱眉,回想以往看过的古装剧,主人公都喜欢撒银子赏下人,随即咳了一声,道:“那个你们等了许久也累了,就每人赏银……十两吧!”十两应该不多吧?她记得古装剧的王爷公子都是一扬手白银千两,黄金百两的,十两银子对于侯府也就吹口气吧?

此话一出,安阳府门前有片刻的寂静,随即管事们个个欢呼雀跃,只差跪下喊欧阳清祖宗了!

“多谢大小姐!”

欧阳清被震耳欲聋的谢恩声吓到,随即便听徐氏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好了,各自散了吧,璃儿,清清,外面冷,咱们进屋说话。”

亭台楼阁、曲折回廊,一步一景、动静皆宜。

即便现在只是料峭初春,一切都还是深动的死寂,欧阳清也看得出来,安阳府的景致是极好的,想必他这位爹爹定是个品味高雅之人。

欧阳清随着徐氏进屋,丫头们鱼贯而入,香茗散发清香、各式点心小巧精致,这间屋子摆设极多,欧阳清看得眼花缭乱,样样奢华,满眼金银,比起方才所看之景竟是落了下乘,有些俗落。

徐氏手中握着手炉,冲着欧阳清招手:“我听说你落水受惊失忆了?”

欧阳清满脸落寞:“是啊,女儿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徐氏一听,眼中划过得逞的笑,表面却很是惆怅的叹气:“哎,我可怜的孩子啊,别怕,京都多的是名医,我一定找人把你医好。还没给你介绍,这是你的妹妹欧阳璃,璃儿,见过姐姐。”

欧阳璃眉眼带笑,肤白唇红,她身段婀娜,举手投足透着高雅的贵女姿态,她轻轻笑开:“这五年来妹妹一直挂念着姐姐,如今姐姐回来了,可不要嫌我烦,我可要好好亲近姐姐一番。”

“妹妹客气了,我初来侯府,诸事不明,如后还需要请教二妹妹。”欧阳清暗地翻了个白眼,要真挂念她,五年了,也没见这位好妹妹去探望原身,想来也只是个走场面的人。

说了不到两句话,屋外风风火火跑来一人,隔着老远就开始喊:“娘亲,哥哥给我买的蹴鞠呢?”

欧阳清闻声去看,是一位有些圆润的小公子,穿着宝蓝织锦绣花袍,小脸白嫩却目露凶光,圆滚滚的着实有些胖了。

小公子谁也不管,径直跑向徐氏:“娘,我的蹴鞠呢?哥哥说已经给我买了。”

徐氏露出慈母般的笑,指着欧阳清,道:“蹴鞠就在里屋,那个不急,你看这是谁?霖儿,这是你姐姐欧阳清。”

他瞥了眼欧阳清,眼神毫无波动,随即扭头,不耐烦地道:“什么姐姐,我不认识她,我的蹴鞠呢?我要去玩蹴鞠!”

徐氏扭不过他,招了个丫头过来,欧阳霖拿着蹴鞠开心的跑出去了。

徐氏深深叹气,语气像是安慰:“霖儿还小不懂事,你当姐姐的多担待,毕竟血浓于水,他不会忘记你的。”

欧阳清愣在原地,有些摸不找头脑,徐氏一见她如此,顿时想到她失忆之事,好心的解释:“方才那是咱们府里的二公子,是你的亲弟弟欧阳霖,霖儿年纪小贪玩一点也正常,以后熟悉了他自然会想起你的。”

“……”

小胖子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

欧阳清只想扶额长叹,原身委实命苦,自己的亲弟弟居然对她视若无睹。之后徐氏又吩咐了几件事,就让人送欧阳清回院子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