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重生:王爷你失宠了

更新时间:2021-03-28 14:13:18

重生:王爷你失宠了 已完结

重生:王爷你失宠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闻君至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不行,这个男人必然是属于她的!她决不允许有人一起分享他!如果不是余子娆,皇帝也不会认为她治理恒王府无方,下旨册封两名侧妃共同管理恒王府!徐婷晚猛然收紧自己的手,眼底快速划过一丝恨意,贴身靠近月非翊低声说道,“王爷,已经两个时辰了,妹妹们应当也累了,不妨休息会儿吧。”在她刻意安排的角度下,从台下看上去就好像她整个人斜靠近月非翊的怀里似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切磋

这天几乎是一大早安满就起来了,手中的剑还没来得及挥出,就看见月非翊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那身独特的冰冷的气质让这院落一下子凉了不少。

当她四处望了望,哪里还有言末的身影,偌大的院子里只有自己和月非翊两个人。

“你安心在这里在住几天,用不了多久就会搬家了。”月非翊安排道,眼眸中满是柔和,“下个月初二,桓王府会为本王挑选侧妃,已经给你安排了新的身份,到时你会以侍妾的身份进入王府。”

安满点头应下:“好,阿满明白。”

说白了安满这个身份就好像是从天而降下来的似的,如果就这么进入桓王府的话,指不定会带来多少的麻烦。

“兵部尚书的嫡次女,也叫安满,自小被送进尼姑庵里修身养性,见过她的人并不多。”月非翊顿了顿,“前些时日,暴病而亡,只有寥寥数人知晓,这次你便顶替她的身份进入王府。”

安满捏捏鼻子,撒娇道:“让阿满顶替死人身份,也太晦气了些。”

“那个……”月非翊轻咳了一声,果断转移话题,“听言末说你泡茶手艺还不错?”

月非翊其实说的已经很委婉了,实际上,言末几乎一提起安满泡的茶来就赞不绝口,引诱的王府里的其他影卫都想要来私宅一探究竟。

“王爷谬赞了,只是略微学习过一些。”安满心里咯噔一下,环抱住月非翊的手臂,“只是现在没有好茶叶,不能让王爷指点一番。”

上次月非修带来的茶叶当天晚上安满就给他送了回去,这茶叶那么珍贵,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那就改天吧。”月非翊饶有兴致的看了她一眼。

“听说你最近在学习剑术,来,本王指点指点你。”

言罢,月非翊示意言末把佩剑递给安满。

言末转交之后,犹豫着又递了一把剑给月非翊,却被他阻止了,言末不敢再劝,只得退至一旁。

只见月非翊抬手折下一根树枝,挥舞了两下,做了一个起剑式。

“请王爷赐教。”

话音刚落,安满拔剑出鞘,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刺了出去。

这个男人和她之前见过的人不一样,好像每出的一份力都是计算好的,从来不浪费一点。

转眼二人便已过了几百招,月非翊像是故意在激发安满的潜能一般,故意每次都强压安满一头,让她感觉到压力却不取胜于她。

言末和影卫们从担心月非翊变成担心安满,要知道,当初王爷突然起兴要练手切磋,七八个影卫加上言末连王爷的衣角也没碰到一片。

当然,他们的这些内心戏如此丰富,安满是不知道的。

“王爷武功深厚,阿满佩服。”最终还是安满败下阵来,也让她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提高自己的想法。

月非翊摆了摆手将树枝丢在地上,用手帕擦擦自己的手掌,甚至连汗滴都没有流出一滴。

转眼就到了十月初二这天,皇上的特殊许可,选秀由桓王爷和桓王妃自行决定,再上报皇帝知晓便可。

人人都觉得这是皇上对桓王爷的宠爱,却不知这是一个另类的陷阱。自古以来,只要是坐在帝位上的人,没有一个是不多疑的,哪怕是对待自己的儿子。

桓王妃是京城第一贵女,若是再挑选两个身世显赫的侧妃,那狼子野心算是暴露出来了。

尽管林帧玉已经给自己的女儿私下做了近半个月的心理建设,但是到了选秀这天,徐婷晚的心里还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咬噬一般,府里住着一个不清不白的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加两个身世不凡的侧妃,这让她如何忍受!

大堂里,月非翊和徐婷晚二人坐在主位上,由管家带着各家的小姐一一到两位主子面前,剩余的人都在偏厅等待着。

徐婷晚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这么多莺莺燕燕,哪个不是大早上就起来打扮了一个多时辰,就为了能让桓王爷多看他们一眼,好入主这恒王府成为侧妃?

无论是为了恒王的身份还是他俊朗的容貌,京城里没有女人不对他倾心的,因此,只要是适龄待字闺中的小姐们此时都集中在了桓王府的偏厅里,也包括她的庶妹徐婷欣。

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那个男人,剑眉星目,眼里满是冷漠,一如当初第一眼见到他那么高不可攀。

只是自己只那一眼,便将一颗芳心流落在他身上,再也无法看见别人半分。

不行,这个男人必然是属于她的!她决不允许有人一起分享他!

如果不是余子娆,皇帝也不会认为她治理恒王府无方,下旨册封两名侧妃共同管理恒王府!

徐婷晚猛然收紧自己的手,眼底快速划过一丝恨意,贴身靠近月非翊低声说道,“王爷,已经两个时辰了,妹妹们应当也累了,不妨休息会儿吧。”

在她刻意安排的角度下,从台下看上去就好像她整个人斜靠近月非翊的怀里似的。

“也好。”月非翊略微思索便应许了她的提议。

休息也不过是在偏厅里休息罢了,若非桓王府的偏厅足够大,不然这么多人只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王妃特意为各位小姐们准备了茶水和点心,请慢用。”

看着桌子上那些种类多样的点心,各家娇滴滴的小姐们议论纷纷。

“王妃真是善解人意,不仅人美心底还这么善良。”

“就是就是,我以后嫁进来想来一定能和王妃打好关系的。”

“就你这姿色,还不如王妃的一根手指头呢!竟然还想嫁进桓王府来,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本身就多,更别说这一屋子的女人本就为了恒王侧妃之位而来,一时间那个说以后要嫁进桓王府的女人便成了所有人的攻击对象。

而唯一没有参加到这场争辩中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安满,而另一个则是徐婷晚的庶妹徐晚欣。

11-选秀风波

安满从始自终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可徐晚欣却不一样,打进了这桓王府开始,她就一直端着一副主人家的态度,不管谁和她说话都始终一副淡淡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大人在看一群小孩子过家家。

“我,我怎么了?虽比不上桓王妃,可是做一个侧妃也绰绰有余了。”被所有人攻击的孙玲儿慌了神。

她的父亲是朝中的五品尚书郎,虽位不高,却钟爱她母亲一个人,这么多年来,府里连个配房丫头都没有,这也就养成了孙玲儿直爽天真的性格。

“痴心妄想,要我说啊,这房里最有资格成为侧妃的应该是晚欣妹妹,姐妹共侍一夫,这是多么美的一段佳话啊!”

徐晚欣见提到了自己也不扭捏,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一只手轻轻拍着孙玲儿的肩膀,“来这里的姐妹哪个不想成为桓王爷的侧妃,再者说了不管是谁都有机会。”

徐晚欣的一番话当即赢得了所有人的赞同,如果能成为人上人,谁愿意轻易把机会让给别人?

“晚欣妹妹说的真有道理。”

“不过我还是觉得晚欣最有可能成为侧妃了,不管是从容貌还是家世来说都是最合适的。”

“更重要的是身为丞相大人的女儿竟然没有一点架子。”

没有人不喜欢听奉承的话,尤其是像徐晚欣这样的人,从小在徐晚婷光芒下长大的她更渴望得到别人的夸奖和肯定,可是父亲的眼里却从来都只有自己那个千好万好的长姐,而这种情况直到徐晚婷出嫁了才慢慢淡了下来。

这次是她请求了父亲很久才得来的机会,若是失败了,林帧玉回去还指不定怎么给她穿小鞋呢!

正在徐晚欣享受着所有人的夸奖时,一个始终坐在偏僻角落里的女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位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徐晚欣“好心”地和安满打着招呼,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这边。

“咦?你是哪家的小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京城里不管是出阁还是未出阁的女子都会经常随同父母去参加宴会,虽然算不上认识京城里的每一个人,但差不多也能混个脸熟。

可面前的这个人,徐晚欣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说起来,安满不算是一个让人一眼看过去很惊艳的女子,只能称得上是清丽,可整个人身上的那种独特的味道却让人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怎么?来这里还必须要让你认识?”安满的态度有些淡淡的,刚才发生在偏厅里的事情她也听到了,对面前的这个看起来很大气的丞相府小姐提不起半点兴趣。

刚被众星捧月的徐晚欣现在哪里能接受这样的态度,可从小到大的实践经验却让她瞬间软了下来,“当然没有,不过是随便问问,想和你交个朋友罢了。”

一个是丞相府的小姐,一个是从未见过的京城小姐,偏厅里的小姐们哪个不是人精,捧高踩低更是常事,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

“晚欣妹妹本是好意,你这女人怎么如此不识抬举?”

安满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便站起来自报家门,“兵部尚书之女,安满。”

其实她挺感谢月非翊的,竟然给她找了个完全一样名字的身份,不然的话她适应新名字还需要一段时间。

“安满?就是那个从小生下来就被送到郊外尼姑庵的安满?不是说她胖的像头猪一样吗?怎么……”

“之前是有些胖,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但是现在病好了,身形自然也就恢复了。”安满丝毫不胆怯地回答着旁边小姐提出的疑问,这些问题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

“你……”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在作祟,徐晚欣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可能会成为自己成为桓王侧妃最大的劲敌。

可就在徐晚欣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房外突然走进来了一个丫鬟,“王妃说各位小姐想必也休息地差不多了,可以继续了。”

徐晚欣当即把自己的念头甩到了脑后,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而让她惊讶的是安满竟然和自己一起走出偏厅!

不行,这个女人一定要踢出去!徐晚欣在心里暗自想着。

休息了半个时辰的徐婉婷看见自己的庶妹站在台下,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早听闻母亲说着贱丫头最近不安分,竟然把注意打到了自己的头上。

徐晚婷默默地看了一眼月非翊的方向,当看到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时心里才悄悄松了口气。

“好了,继续吧。”

“王妃,小女有件事情不知当说不当说。”出声的人是徐晚欣,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徐晚婷觉得有些心烦,只觉得自己这个庶妹是为了故意赢得桓王爷的注意力,却出于身份不得不回应,“有什么不妨直说。”

“小女刚才出来的时候不甚丢了一只耳环,刚才让府里的丫鬟找了,却没有丢在沿途的路上。”徐晚欣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只有耳环丢了的可惜,没有半分其他的意味。

月非翊听了这话不由定睛一看,果然,徐晚欣的耳朵上只有一侧的耳环,却不过只是一瞥,很快便移开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安满身上。

安满平日里几乎不打扮自己,穿的几乎都是素色的衣衫,发髻也是随手盘在头上。可今日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发髻依旧简单,可搭配着那一身浅蓝色的裙子便显得整个人就好像一位出尘的仙子,让人移不开视线。

“想来应该是哪个眼皮子浅的揣兜里了吧,好好的耳环怎么会丢了呢?”

说话的是同一组的一个富家小姐,她的家境虽然还算可以,但在丞相小姐这个身份面前多少还是不够看的,她也想通了,与其这样,倒不如讨好一下徐晚欣。

此时的徐晚婷的脸已经完全阴沉下来了,她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了解徐晚欣这个人,因为本身是庶出的缘故,因此走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怎么可能还会犯丢耳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小说《重生:王爷你失宠了》 第10章 切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