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锦绣小妻世无双

更新时间:2021-03-28 15:15:19

锦绣小妻世无双 已完结

锦绣小妻世无双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朝华曦拾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还真是造化弄人,想去的没机会,不想去的却硬生生被扯上关系。着实无趣了些。沈霏霖名声在外,难道沈灵心就会甘心了吗?时隔几年,沈灵心的名声也越传越广,听说前来求亲的媒人都把二伯家的门槛踏破了,可她一直以大姐姐尚未婚娶,自己绝不嫁人为理由将媒人拒之门外。而沈霏霖已经年芳十八,若是今年再嫁不出去,逢九不嫁,可是要连着耽误两年的时间。看来,两个人都是在比拼耐心消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绣小妻世无双第17章试读

昔日种种,玉玲和玉芯也是有目共睹,可惜那时人微言轻,帮不上什么忙,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可也是经历那些事情后,让沈玉珂看到了她们的忠心,这才一直留在身边,极为信任。

于是两个丫鬟在她面前也大胆了许多,心中所想,口上直言。

沈玉珂只是一直浅浅的冷笑,却并没明说为何。

细细回想起来,沈玉珂倒是想起当年沈霏霖为何将自己推下池塘。

当年她和沈灵心逼迫自己让出绸缎庄掌管权不果,沈霏霖便开始讽刺自己无父无母,手无缚鸡之力,若是得罪了两位伯伯,将来定有吃不尽的苦头。

沈玉珂倒也是倔强,张口便道:“我在京城尚有指腹为婚的夫君,待他日迎娶我过门,定风光无限!”

那时候的沈玉珂,还真是单纯的可爱。

可也因为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沈霏霖,让她做出杀害沈玉珂的举动。

曾经,沈玉珂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位未来夫君的身上,更因为他身在京城,在这平州城中,能与京城人士攀上关系,该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

猛然间,沈玉珂想起来了,曾经两位伯伯数次和爷爷关在书房中发生争执,出来后看向父亲的眼神都十分凶恶,着实令人可怕。

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和指腹为婚有关吧?

当年爷爷一直住在父亲的宅子上,救助历京墨爷爷的时候,父亲也在一旁,想必就借此将婚事推到沈玉珂的身上,当时的无意之举,却成为两位伯伯和姐姐的眼中刺,肉中钉。

沈玉珂和父亲倒是无感,能不能和京城人士攀上关系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自家人其乐融融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对于两位伯伯来说,这就是爷爷最明显的偏心,他们也都有女儿,而且各个都比沈玉珂优秀,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这个最不出头的老幺与京城攀上姻缘。

那时候已经懂事的大姐姐沈霏霖,想必也颇为心高气傲,也会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与京城人士攀上姻缘的人吧?

还真是造化弄人,想去的没机会,不想去的却硬生生被扯上关系。

着实无趣了些。

沈霏霖名声在外,难道沈灵心就会甘心了吗?

时隔几年,沈灵心的名声也越传越广,听说前来求亲的媒人都把二伯家的门槛踏破了,可她一直以大姐姐尚未婚娶,自己绝不嫁人为理由将媒人拒之门外。

而沈霏霖已经年芳十八,若是今年再嫁不出去,逢九不嫁,可是要连着耽误两年的时间。

看来,两个人都是在比拼耐心消耗。

当年爷爷到死都没有吐露那位神秘的京城人士,究竟是什么身份,现在看来,威风凛凛的小侯爷聘礼已下,足以让大伯和二伯家眼红。

估计现在找上门也是因为耐不住性子。

接下来便会有一场好戏上演,沈玉珂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沈玉珂用从莲花木雕中所获得的丝线和剪刀,耗费了将近十天的时间,终于绣成一副绝美画卷《犹抱琵琶半遮面》。

此绣品中一位婀娜妖娆的女子正抱着一把琵琶端坐于屏风一侧,尽管只露出半张脸,却足以让人充满期待和幻想,总觉得在屏风之后,应该有更美的景象在等着自己。

女子栩栩如生,朱唇微启,人未至声先到,光是盯着画卷,就好像听到犹如空谷幽灵的声音萦绕在耳畔,着实让人着迷。

这幅作品秀好之后,历京墨曾有幸看过一次,顿时惊为天人,更是对沈玉珂不住地夸赞,说这副绣品一定会震惊整个平州城的,要是卖的话,别人肯定愿意出高价购买的。

的确,《犹抱琵琶半遮面》一经推出,就立刻震惊了整个平州城的绸缎商,纷纷挤破了脑袋都想要预定这幅绣品,可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她人影。

沈玉珂在等。

等那些绸缎商耐心耗尽,彻底无奈的时刻。

消耗了两日之后,一直推说身体不舒服的沈玉珂终于肯与绣品商见面,等候多时的绸缎商也彻底疯狂。

“沈老板,我要订一百副《犹抱琵琶半遮面》能不能一个月内完成?”

“我要五十副,半个月拿货。”

“我要一百二十副,谁也别跟我抢!”

等众人呼喊的嗓子都哑了之后,一直端坐不言的沈玉珂终于站起身来,轻松微笑。

“各位,请容我说句话,这幅《犹抱琵琶半遮面》可是我耗时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琢磨出来的,为此我也是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众位如此给面子,我沈玉珂在此多谢了。”

沈玉珂拱手道谢,众人也直呼客气,关键是能抢在他人前面拿到货才是他们最在乎的。

“但是这两个月我沈家发生的事情,想必诸位也都有所耳闻,我沈家绣楼突然坍塌,还遭人暗算,半夜竟然也有人意图放火,接二连三,着实让我苦不堪言。”

“沈老板辛苦了。”

对于众人的安慰,沈玉珂也笑着接受,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出口。

“诸位,经过此番一连串的事情,我沈家也着实有点捉襟见肘,诸位也看到这幅《犹抱琵琶半遮面》是多么精致绝美,你们想要拿货,我就必须要有绣娘,可绣娘日夜辛劳,我却对工钱分外为难。”

说到这里,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沈玉珂这是跟他们哭穷呢。

最近沈家的事情他们皆是有所耳闻,而且在场的诸多绸缎商皆是老东家,也分外可怜沈玉珂一人独挑大梁不容易,既然她已经说出来,自己也断然不会狠心拒绝。

“大侄女,你有话直说吧,这件绣品我着实喜欢,只要能拿到货,你提出的条件,我一律答应!”

众人扭头一看,竟然是平州城第二大绸缎商李爷!

既然李爷都已经开口,众人也没有再迟疑的理由,纷纷点头称是。

沈玉珂投来感激的目光,随即将自己的计划说出。

“诸位想必也知道,之前江柳华曾经故意往我绣楼安插绣娘眼线的事情,为此我也很是苦恼,为了让诸位安心,也为了给我自己一个交代,我绝对采取先付定金后拿货,以此来进行交易。”

自从江柳华被镇南侯府的护卫带走,到现在一直没冒泡,也算是安静了些许日子,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不会在背后搞鬼。

更何况江家在平州城势力很强,谁知在座的绸缎商中,有没有他故意安插进来的眼线,借此想让自己亏本。

锦绣小妻世无双第18章试读

“很简单,如果在座各位想要订货,就按照货款总额的三成先付定金,收到货之后再付剩下的七成。”

“这……”

众人顿时犹豫了,按说三成并不算多,可若是付钱之后没收到货,那可怎么办是好。

看出众人的顾虑,沈玉珂随即畅快直言。

“若是到期没拿到货,或是质量不佳,我沈家愿意赔付双倍赔偿金!”

众人一片哗然,之前的犹豫也彻底烟消云散。

“好,我付定金!”

有一便有二,不到一个时辰,沈玉珂足足收到一千多幅《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绣品定金,而且绣品预定也按照时间推算到三个月之后。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三个月,沈玉珂的生意都不会间断,而手中的定金也足够她支付绸缎和绣娘工钱。

一举两得。

转眼间天气越来越热,自从沈玉珂因为着凉发烧,历京墨来看过她一次后,就很少再有露过面,甚至连书信都没有来往过。

倒是老嬷嬷春抚分外热情,时不时托人从京城送来点心小吃,色香味十足,着实令人喜欢。

沈玉珂没什么胃口,倒是把玉玲和玉芯养胖了不少。

看来两人也被彻底收买,时不时替历京墨说上一两句好话,聊表心意。

沈玉珂不以为然,历京墨想做什么,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而此时的江府,却分外不宁。

已经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江柳华一点消息都没有,江秉成为此能动用的力量全都动用了,可江柳华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着实无影无踪。

若是就此罢了,那才是莫大的耻辱。

江柳华是江家唯一的子嗣,也是江秉成的命根子,若是他出现了什么意外,就凭江秉成的手段,也定会走到极端。

但因为沈玉珂背后有镇南小侯爷撑腰,凭江秉成此时怎么想,也不愿将事态逼到绝路,可这么长的时间了,历京墨不但一点交代都没有,沈玉珂的生意倒是越做越好。

眼红加心中愤恨和嫉妒的折磨下,江秉成变得越来越疯狂。

入夜,伴随着一道惊雷响起,一辆马车疯狂的在山路上疾驰而过。

雨水疯狂的洗刷着路面,不断有泥水被冲刷下来,马车在山路上行驶分外艰难。

不到片刻,伴随着一道马声嘶鸣,疾驰的马车被突然收紧,停顿在半路上。

“老爷,山路被堵住了!”车夫大声冲着车内喊道。

里面的人倒是相当沉稳,问道:“还有别的路吗?”

“有,但是要绕远,会耽误两个多时辰。”

“下车把山石搬走!”

车夫毫不迟疑的跳下马车,双臂紧紧抱住挡在路中央最大的那个山石,双臂紧绷,道道青筋爆出,分外用力。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山石被清理到一旁。

车夫回到马车上,手中马鞭扬起,马儿吃痛,嘶鸣一声奋力往前冲去。

当马车刚刚越过被山石阻挡的山路时,又有一阵阵山石滚落的声音传来,可那已经与马车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日天亮时分,京城的城门刚刚打开,就看到一辆满是泥泞的马车疯狂的冲了进来,在看守城门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扬长而去。

今日早朝之上,气氛分外凝重,因为甘江城外的护城堤坝被昨日的大雨冲开了,堤坝下数十户百姓在深夜中被洪水冲走,生死不明。

皇上一方面勒令工部彻查此事,另一方面下令务必要将被洪水冲走的百姓找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朝廷之上,气氛凝重,下朝之后,百官如获重释,脚步轻松。

身为工部尚书的曹运青首当其冲,在朝廷上遭受皇上呵斥,当时整个人战战兢兢,好像随时都站不稳一样。

可是出了朝堂之后,曹运青脚步尤为轻盈,满脸笑意,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一般。

着实让人看不透。

“曹大人,请留步!”

一名较为年轻的官员疾步来到曹运青的身边,表情尤为严肃。

在看到他之后,曹运青脸上的笑意更浓。

“张大人,有何贵干?”

话虽恭敬,可语气颇为阴阳怪调,听起来着实刺耳。

张文宪不以为然,急忙说道:“曹大人,下官早就有所奏明,甘江城的护城堤坝不稳,让曹大人赶紧下令修补,为何护城堤坝还会被冲毁?如此之多的百姓命丧于此,张某着实痛心不已。”

曹运青嗤鼻一笑:“张大人真是宅心仁厚,可护城堤坝又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修补的?张大人可知这修补护城堤坝是一项如何重大的事情?当初你也不过是猜疑而已,又没有十分肯定。”

“这……”

张文宪乃是工部侍郎,刚刚从地方调往京城,为人耿直,敢于直言,可对于京城官场的事情,他却根本就没有摸明白。

曹运青是谁?乃是官场最为狡猾油头的老狐狸,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乡巴佬出言提醒,简直不自量力。

“张大人且放心吧,甘江城护城堤坝坍塌的事情,本官自会给皇上一个交代,不用你费心!”

丢下这句话,曹运青大步而去,丢下张文宪心中不平。

刚刚来到尚书府门前,便有一位衣着华贵的老者急匆匆的上前求见。

“草民江秉成求见尚书大人!”

声音沉稳苍劲,掷地有声。

隔着车帘,曹运青的声音不急不缓道:“本官尚有要务在身,不便想见。”

“大人啊,草民冤枉啊!”

一声惨呼之后,江秉成直接跪在马车前,声音悲惨,无比痛心。

可曹运青不为所动,径自让马车直接进入尚书府内,随即命人将大门关上,不予理会。

三炷香之后,曹运青与江秉成在后院一个小书房内相见,但曹运青脸色不善,甚至不欲多言。

江秉成急忙行礼:“大人,草民有急事求大人。”

曹运青斜了一眼江秉成:“究竟何事?竟然敢在尚书府求见,岂不是给本官难堪?”

“大人,是草民鲁莽,可此事涉及到草民孙子江柳华,已经被镇南小侯爷劫走,将近一个月了无音讯,草民着实着急啊。”

曹运青淡淡一笑,端起茶杯自饮起来。

“江老板恐怕是求错人了,找人的事可是归户部所管,本官可帮不上忙。”

闻言,江秉成赶紧将藏在袖中的一叠银票取出,恭恭敬敬的放在曹运青的面前。

每一张银票的面额皆是五百,将近一厘米的厚度,算起来也要有上万两了。

曹运青很是无奈的闭上眼睛摇摇头:“钱老板何必如此,你若是开口,我又岂有不予理会的道理?”

小说《锦绣小妻世无双》 第17章 先付定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