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捡个太子当夫君

更新时间:2021-03-26 11:55:19

捡个太子当夫君 连载中

捡个太子当夫君

来源:微阅云 作者:四月花开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你手上那些红疹怎么回事?”“被虫子咬的,春天蚊虫多,常有的事情。”青黛语气非常轻松,丝毫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你这一天的工钱就只有三个肉包,值得吗?”百里稷对贫穷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在青黛家的所见所闻,只叫他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平常可不吃肉包,这太奢侈了,今天算是犒劳你。”青黛叹息一声,“你出生富贵人家,哪里会懂我们这种人的生活,能够让爷爷和妹妹吃饱饭我就心满意足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估计没见过女人

下午,外面忽然下起大雨,百里稷冲出茅草屋,一脸不可思议,“这屋子漏雨啊,被子都湿了。”

青黛正在纳鞋底,听说漏雨,头都没有抬一下,“茅草屋从不漏雨才不正常,你这么大个人,又不是没长手,看到漏雨不会挪一下被子吗?”

百里稷险些被气炸,他哪里做过这些,板着一张脸说道,“那被子不能用了,你重新给我找一床。

“没有了。”

“你……”

青黛抬头笑道,“大少爷,你若是不想住漏雨的房间,等雨停了,最好自己修一修屋顶,今晚若是怕冷就和爷爷睡。”

让他和其他人睡,怎么可能。

她若不是救过他的命,他真的想掐死她了。

“还有,我们家不养闲人,你的伤也好一些了,从明天起每天扫扫院子,我会买些小鸡回来,就交给你喂了。”

百里稷不可思议的盯着青黛,这个丫头居然敢差遣他扫地喂鸡?她是不是活腻了!

“不可能。”

百里稷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那就劳烦你早点走。”

“明天一早我就走。”

继续留在这里,百里稷都要疯了,这个丫头居然把他当下人使唤了。

“随你。”

青黛低着头继续纳鞋底。

晚上百里稷一夜没睡,独自坐在又冷又潮的茅草屋里面,刚刚升起那一丝对青黛的欣赏也消失殆尽。

第二天一大早,百里稷果真离开了杏花村,独自去了镇上。

一到镇上,他就去了当铺,结果得知玉佩已经被卖了,掌柜的洋洋得意地说卖了五十两。

“都是一群乡巴佬!”

百里稷骂骂咧咧从当铺出来,看到热腾腾的包子,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响。

要不是青黛,他也不至于这么山穷水尽,那个丫头真是他的克星。

这时候他看到前面有家酒楼贴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招小二,反正没人认识自己,先换顿饭钱再说。

踌躇一会儿,百里稷还是进了酒楼。

得知他的来意,掌柜诧异打量着百里稷,这年头怪事真多,这个小伙子仪表堂堂,贵气逼人,一看就是没有干过粗活的,居然来他们这里当小二,就算家道中落了也不会这么惨吧!

“掌柜,你还要不要人!”

百里稷有些不耐烦,像颗白菜一样被人打量,感觉很不舒服。

“小伙子,你是不是缺钱?”

“嗯。”

百里稷极其不情愿的承认了。

“那我给你介绍一个赚钱的好法子。”掌柜压低了声音凑了过来,“镇上李家地主儿子不喜欢女人,喜欢细皮嫩肉的男人,你若是去了肯定能讨他欢心,到时候保证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何必受这种苦。”

砰!

掌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百里稷扔了出去,一连撞倒了好几张桌子,仰躺在地上。

掌柜整个人都被撞懵了,这个细皮嫩肉的年轻人力气居然这么大。

他的伤还没有痊愈,刚刚这一下子伤口似乎裂开了,腹部隐隐作痛,他忍着疼,居高临下望着掌柜,吓的掌柜连连求饶,“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再胡言乱语小心你的狗命!”

百里稷这会也没有力气了,黑着一张脸离开了酒楼。

没走多远,忽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循声上前,果然是青黛。

这会青黛被几个喝醉的地痞拦着,其中一人想伸手去摸青黛的脸,被她躲开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

青黛自知不是对手,但气势上不能露怯,不然只会被欺负的更狠。

“小丫头泼辣的很嘛!爷就喜欢这样的,看你穿的破破烂烂的,只要好好伺候我们,赏你一件好衣裳。”

男人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这脸长得还不错,就是瘦了点。”

“你们再不走我报官了!”

青黛心中害怕,嗓门却不小。

几个男人哄堂大笑起来,“你倒是报啊,我倒要看看谁敢管老子的事情。”

这几个地痞在镇上臭名昭著,路过的百姓避之不及,就连热闹都不敢看,深怕招惹了他们。

百里稷双手抱胸,远远的站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总算是让这个丫头吃到苦头了,看她怎么办。

青黛见无人帮忙,心中略微绝望,她咬着唇,拉上衣袖,露出瘦弱的手臂,上面有七八颗红色的疹子,“你们看到了没,我也不知道自己染上了什么病,今天就是来看病的,若是敢碰我,当心搭上性命。”

几个地痞面面相觑,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开口,“爷命硬可不怕,现在就跟我走,让我好好检查检查还有哪里长了这疹子。”

说完就要去拉青黛。

有人带头,其他几个男人也凑了上来,青黛急的眼泪都出来了,若是真落在这些人手中,她宁愿一死了之。

“放开她!”

终于,百里稷不再看热闹,起身走了过来,语气非常有威慑力。

“小子,别多管闲事。”

“就是,你知道我们是谁么!当心你的狗命。”

百里稷皱了皱眉,吐出几个字,“一群蠢货。”

“兄弟们,给我上!”

几人围了过来,百里稷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面。

青黛吓的脸都白了,他的伤才好,她是怕百里稷打不过这几个男人。

“小心啊。”

青黛忍不住喊了一句。

百里稷看了一眼青黛,一出手就绊倒了其中一个地痞,紧接着剩下几个地痞也都躺在地上了。

青黛目瞪口呆,他的身手居然这么好,难怪那天差点掐死了她,这么说那天他还手下留情了。

自知不是对手,几个地痞连滚带爬地跑了。

腹部一阵痛楚,百里稷皱紧了眉头,真是糟糕,这下伤口完全裂开了。

青黛急忙走到百里稷面前,虽然她不喜欢百里稷,但她这个人恩怨分明,刚刚是他救了她,她马上道谢,“刚才谢谢你。”

“这几个乡下人估计没见过女人,对一根豆芽都感兴趣。”

百里稷一脸嫌弃的吐糟。

会疼人的丫头

“你……”青黛瞪了一眼百里稷,算了,看在他救了她的份上,不和他计较。

百里稷没有再搭理青黛,转身离开,青黛知道他身上没有钱,追了上来,“哎,你去哪!”

“轮得到你管?”

百里稷反问。

咕噜……

百里稷的肚子再一次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的脸色一下变得很窘迫,自己在这个丫头面前是一点面子都没了。

青黛马上就跑开了,百里稷有些走不动,他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刚刚坐下,一双瘦弱的手伸到他面前。

手上还有三个热腾腾的肉包子。

“这是我今天赚的工钱,只够买三个包子,能吃饱吧!”

百里稷的喉结动了动,眼里都快冒出精光了,却愣是没有伸手。

看到他如此,青黛都急了,直接把包子塞到他手中,“饿了就吃,有什么可装的,你这人可真够别扭的。”

“你懂什么,这种东西哪是人吃的?”

百里稷继续嘴硬。

“你可真是大少爷,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还穷讲究,肉包子可不是想吃就能吃的。”

青黛非常看不惯百里稷的作风,命都快保不住了还嫌东嫌西。

最终百里稷还是抵不过饥饿吃了起来,即便饿极了,他吃相也非常优雅,一点都不急。

青黛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望着远处,并没有看百里稷。

在酒楼里面洗碗的工钱太少了,家里那二十两银子已经要花光了,镇上有个大户人家在招丫鬟,她在想要不要去,一旦去了,她吃住不成问题,每个月还能拿一两银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比其他地方工钱都多。

她想去,但一想起李家的口碑,心中又有些犹豫。

“你手上那些红疹怎么回事?”

“被虫子咬的,春天蚊虫多,常有的事情。”青黛语气非常轻松,丝毫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你这一天的工钱就只有三个肉包,值得吗?”

百里稷对贫穷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在青黛家的所见所闻,只叫他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平常可不吃肉包,这太奢侈了,今天算是犒劳你。”青黛叹息一声,“你出生富贵人家,哪里会懂我们这种人的生活,能够让爷爷和妹妹吃饱饭我就心满意足了。”

“如今天下太平,能穷成你们这样,也是少数。”

青黛摇头,“天下太平不假,但百姓依然苦,我们这种人很多,大少爷,像你这种人才是少数。”

百里稷若有所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贫苦的人,也不知道普通百姓是如何生活的,这和他想象的以及听到的都不一样。

百里稷吃了两个包子,把剩下一个递到青黛面前,语气非常生硬,“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不下了,给你吧!”

说完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青黛看到百里稷衣服上有血迹,她猜他的伤口裂开了,想着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她,青黛也不好意思真的不管他。

“你的伤还没痊愈,若是暂时没地方去,再住一阵子,等伤好了再走也不迟。”

“又让我去那个破茅屋里面淋雨?”

百里稷眼下也没有去处,确实需要一个地方养伤,只是说出来的话总带着嫌弃。

青黛被气的半死,“什么臭脾气,爱去不去。”说完转身就走。

百里稷没想到青黛居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虽然气恼,但又拿青黛无可奈何,待她走远之后才跟上。

这个死丫头真是……

剩下那一个肉包子,青黛自然是舍不得吃的,拿回去分成两半,给王老汉和朝颜。

王老汉问起,青黛谎称自己已经吃过了。

一老一小许久没有吃过肉,拿到肉包吃的那叫一个香。

这一幕落在百里稷眼中,这个丫头倒真会疼人。

青黛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面的百里稷,她有些诧异,笑道,“原来你认识回来的路啊。”

百里稷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倒是王老汉关心问道,“你今天去哪了?”

“我出去转转。”

面对王老汉,百里稷语气缓和了一些,回了房间之后才发现被子已经晒干了。

他刚刚躺下,青黛跟着进了屋,“我让朝颜去叫刘大夫了,让他帮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这几天你就躺着别乱走了。”

百里稷有些昏昏沉沉的,嗯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大夫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他也没有动,这会他实在是没力气。

第二天,青黛准备去镇上做工,出门之前特地去看百里稷,一进屋就察觉到百里稷不对劲,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她伸手摸了摸百里稷的额头,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糟糕,居然发烧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很快朝颜也进了屋,看到百里稷双目紧闭,问道,“姐姐,他怎么了?”

“额头很烫,今天还要叫刘大夫过来瞧瞧。”

朝颜忧心忡忡提醒,“咱们没钱抓药了。”

“爷爷呢!”

“上山捡柴去了。”

“朝颜,他的情况很不好,怕是不能拖,镇上的李家在招丫鬟,一个月有一两银子,我去问问能不能预支工钱。”

听说青黛要去李家,朝颜脸色一变,当即摇头,“姐姐,你可不能去那里,我们村的翠芝不就是不明不白死在了李家吗?那可不是个好地方!”

“你别担心,我再去打听打听,朝颜,这事别告诉爷爷,免得他担心。”青黛郑重其事的告诫朝颜。

“反正我不能让姐姐去那种地方,实在要去就让我去。”

“你简直是胡闹。”青黛板着一张脸,语气非常严厉,有些唬住了朝颜。

朝颜红了眼眶,“我就是担心姐姐,要不咱们不管他了。”

青黛看了一眼双目紧闭的百里稷,有些歉疚,“我不能不管,我欠他一个人情,朝颜,你去请大夫,我不在,家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青黛拍了拍朝颜的肩膀,快步出了屋。

朝颜拦不住青黛,抓住了门框,忧心忡忡的望着青黛离去的方向。

现在她没有别的办法,想来想去只能去找王勇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