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情愿为你转身

更新时间:2021-04-07 15:09:34

情愿为你转身 连载中

情愿为你转身

来源:微阅云 作者:欢欢很忙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霍英东低头看了一眼,撕扯开纽扣衣服直接进了垃圾桶。 “是要我抱你,还是你长腿自己走?”霍英东瞥了温情一眼。 温情拉下了脸,立马转身避开了霍英东的视线。 但是刚转身,她就僵住了。 尤其是看到会所名字时,她脑子轰的一下就空白了。 “怎么?”霍英东皱眉。 突然觉得自己真是闲的没事,真听了董智明的鬼话腾出时间去哄一个小丫头片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霍英东的老相好

  

  温情知道霍英东此刻就站在屏幕前光明正大偷窥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所以温情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尽可能让自己正常点。

  霍英东也并不是随时随刻都有时间盯着温情的,雷老二被除掉了,他除了要接手雷家的势力以外,还要尽快扶植出来一个听话的新势力来供自己驱使。

  每次当温情听到窗外传来车声时,她就知道霍英东已经离开了。

  这段日子里,温情出奇的安生,配合治疗,按时吃饭,甚至有时候还会对霍英东笑脸相迎,所有人都以为温情这是被霍英东彻底及驯服了,就连霍英东也放松了警惕。

  虽然依旧没有撤下房间里面的监控,但是却准许温情下楼。

  只有温情知道,自己这是在养精蓄锐,等待着一个机会。

  一晃过去半个月的时间,温情身上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关于雷家那场爆炸案也逐渐平息,偶尔被提起也只是叹息雷安阳才二十出头就那么心狠手辣,因为童年对父亲的记恨竟然能赶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似乎所有的人生活都回到了正轨,

 “安阳,安阳!”

  温情掐着脖子从噩梦中惊醒,她通红着脸大汗淋漓,眼前的场景都恍惚着重影了起来,她感觉胃里翻腾趴在床头干呕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怀孕。

  霍英东平时懒得做措施,但是温情都很慎重,每次事后都恨不得将整盘的避孕药全都塞到嗓子眼里。

  她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每天她都活在罪恶感中,只要闭上眼睛她就能看到雷安阳最后盯着自己那个眼神。

他那么喜欢自己,那么信任自己……

  温情跌跌撞撞的跑下来床,黑暗中卫生间“刷刷”的流水声显得极为的诡异,温情拼命搓洗着双手,手指被她洗的发白,她却看到这双手还沾满着血迹。

  温情瘫软在地上呼哧带喘。

 “啪。”

  头顶的灯突然被打开,温情刺的赶忙捂着眼睛,等她适应过来光亮,那道高大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面前。

 温情都没有看清楚男人的面孔,就直接叫出了霍英东的名字。

  这个时候除了霍英东,没有人再敢进自己的房间。

  “怎么?霍先生有准备拿我来找乐子了吗?”温情笑嘻嘻的抱着霍英东的大腿爬了起来,伸手就去解霍英东的衣服。

  霍英东脸色一沉,直接攥住了温情的手,揪着衣领就将温情提起了起来转身就朝着楼下走。

  温情一愣。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霍英东的车上了。

  霍英东这个人很讲究,什么场合开什么车都有着规矩,坐在敞篷跑车里温情隐约猜到了霍英东的目的地。

  “怎么?霍先生寻花问柳还要带这自己的小情人吗?”温情撇嘴奚落着霍英东。

  霍英东没有说话,一脚踩下了油门,温情毫无防备差点被甩了出去,她吓得尖叫脸上都白了一圈,霍英东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快速度。

  温情紧闭着眼睛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车刚停下温情就跳下车趴在路边大吐特吐起来。

  她胃里没有半点汁,吐的全是酸水,鼻涕和眼泪都混成了一团,狼狈到了极点。

  突然温情感觉后背有一双大手在抚摸,温情停下了动作抬头去看,当看到霍英东那张脸,温情将随手一抹将脸上的污秽世全都擦在了霍英东身上。

  那件昂贵的西装顿时成为了报废品。

  温情知道霍英东不在乎那十几二十万,但是这样能恶心到他就足够了。

  “诶呀,实在抱歉。”温情倚靠树干上双手环绕在胸口看着霍英东的笑话。

  霍英东低头看了一眼,撕扯开纽扣衣服直接进了垃圾桶。

  “是要我抱你,还是你长腿自己走?”霍英东瞥了温情一眼。

  温情拉下了脸,立马转身避开了霍英东的视线。

  但是刚转身,她就僵住了。

  尤其是看到会所名字时,她脑子轰的一下就空白了。

  “怎么?”霍英东皱眉。

  突然觉得自己真是闲的没事,真听了董智明的鬼话腾出时间去哄一个小丫头片子。

  “霍英东!你想羞辱我也不要用这种办法吧?你带我来这里是想干什么?是想让我回忆,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上你的圈套,然后成为跟你一样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吗?”

  温情眼睛红了一圈,这个会所正是那次和雷安明重逢的地方,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温情宁愿当时一头碰死在雷老二的刀下,也不愿意铸成这个结局。

  温情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好,霍英东伸手却被温情刻意躲了过去。

  霍英东更觉得烦躁。

  他从来没有做过讨好女人的事情,也不屑去做。

  只是想着温情出门可能会开心,就将温情拽了出来。

  他每天都要拍板决策各种各样的大事,至于那天设局到底是哪家会所,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识好歹。”

  霍英东扔下一句话,然后冷漠的转身径直朝着会所里面走去,克制着心中的烦躁才没有对温情发火。

  霍英东脾气不好众所周知,他也从来忍着,到他这个位置早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温情站在原地,抬眸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深意。

  她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紧跟着霍英东的步子追了上去。

  看着温情追上来,霍英东虽然还是板着脸,但是眼中却已经没有了冷意。

  霍英东不管是带着人来,还是单枪匹马来在这里都是一样的受尊敬,仿佛他那张脸是张特别通行证一般,不管谁看了都要弯腰问声好。

  在拐弯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一个人冲过来直接揽住了霍英东的肩膀。

  “霍爷啊,还真是你啊,听他们说你来这里我还不信,怎么就带了一个妹子,不能够啊,兄弟那里妹子多,你老相好也在,可别不给兄弟面子。”

  温情闻声抬眼看去,很惊讶在北城还有人敢和霍英东这么说话。

  当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温情就觉得正常了。

  这人温情认识,

 杨家二公子,一标准的花花大少。

  

杨家是百年大族,根基很深,势力盘根错节,在北城是算是上数一数二的大豪门。

  但凡是大家族,就难免会存在竞争,关系不和,但是这个杨家二公子却和霍英东走的很近。

  一个城府极深,一个不谙世事到时一个很奇怪的组合,却偏偏两个人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

  霍英东从来不将外人带回家,但是这杨二公子确是常客,隔三差五都要来一趟,所以温情才对他尤为的熟悉。

  “这小丫头你不是一直宝贝得很吗?怎么舍得带出来了?”杨川终于注意到了温情,玩味的瞥了霍英东一眼,脸上全是戏谑。

  “出来遛遛。”霍英东轻描淡写的开口。

  “你说你这嘴啊,还是这么毒。”杨川笑着眯起了眼睛。

  温情不是傻子,自然听懂了霍英东的讽刺,在霍英东的眼里她就是个随手可以把玩的宠物,高兴就遛遛,不高兴就踢到一边。

  “二公子,咱时间也别浪费在这儿了,还是去您包间坐坐吧,我就说霍爷最近是越来越不行了,原来是外面还金屋藏娇呢养着个老相好呢,这可得让我开开眼见识见识一下。”

  温情早就习惯了霍英东的冷嘲热讽,很快直接反讽了过去,故意给霍英东挖苦了霍英东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走走走,哥哥带你去看看,这么长时间没见,温情妹子还是这么爽快,真是讨人喜欢,你放心要真是打起来哥绝对站在你这边。”

  

  

  

  

  

  

20-吃醋了吗?

  

  杨川到是真的很稀罕温情这样的性格。

  要不是霍英东实在将温情看的紧的话,杨川早就有了将温情收了的心思。

  杨川虽然和霍英东关系很好,但是他总是在霍英东这里吃瘪讨不到好,只有温情敢怼霍英东,每次看着霍英东无言以对的表情,杨川都有一种报复回去的快感。

  看着温情被杨川拽走,霍英东眼眸里染上神色,跨步跟了上去。

  杨川玩的很开,在这些二代公子里很有分量。

  商场上杨川承认自己不如霍英东,但是在声色场上杨川绝不认输。

  杨川一进包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杨川的身上。

  “不是吧,杨公子,你这是开挂了,这出去撒泡尿都能泡到一个妹子回来。”

  不知道是调侃了一句,周围顿时都是起哄声。

  “别别别,可别乱说,这是霍爷的妞,你们这些嘴碎的小心被剁成泥扔到海里喂鲨鱼。”杨川摆手赶忙说道。

  包厢里一瞬间安静,紧跟着瞬间炸了锅,所有视线瞬间聚到了温情身上。

  但是在其中温情却感觉出了一道最炙热的。

  温情眯起了眼睛,绕过杨川径直朝着坐在最中间的女人走出。

  “你好,我能坐在这里吗?”温情挑眉,盯着面前女人看。

  女人胸口别着会所的工牌,看样子是在这里工作的,但是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风尘的气息,一条chanel经典的小黑裙将她身体衬托的凹凸有致。

  尤其是抬起头的那一眼,温情更加的肯定,这位就是杨川口中霍英东的老相好。

  没有特别的理由,仅凭着女人的直觉。

  仔细瞧着女人的面孔,温情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美,美的很有攻击性,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柔弱美女,她五官大气挺拔,看上去到像是个外国人。

  “温情,不要胡闹。”

  女人还没有说话,身后就传来了冷厉又熟悉的声音。

  是霍英东。

  温情勾唇。

  霍英东来的还真是时候。

  温情冷笑,一屁股直接挤进了人群中间,挨着传说中的霍英东的老相好直接坐了下来。

  不要胡闹?

  她还就偏偏要闹一场,霍英东的话她向来是唱反调的。

  众人惊愕的看着温情,尤其是那个女人,垂眸抬眼将温情上上下下扫了个透,眼中多了一丝探究,从来没有人敢无视霍英东的话。

  “你好,我是秦晚,霍爷经常捧我的场。”秦晚主动伸出手。

  温情看了一眼却没有接,现场的气氛一度尴尬,就连霍英东皱起了眉头。

  不过杨川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霍英东的后院着火这可难得一见。

  “会喝酒吗?”温情懒懒的开口。

  “挺喜欢喝的。”

  秦晚话音还没有落下,温情随手拿起一瓶洋酒塞到了秦晚的手中。

  “比比?我也挺喜欢喝的,不过我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享用一瓶。”

  温情视线从秦晚身上移开,别有深意看了一眼霍英东,然后利落的从旁边抽出另外一瓶,还不等秦晚回话,温情仰头已经吹了半瓶,所有人都看惊了。

  就连自诩见多识广的杨川也看的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这样争宠的。

  “温情……这是吃醋了?”杨川撞了撞霍英东结巴的说道。

  霍英东的视线从未从温情身上移开,看着酒瓶兜底,他的眸色也逐渐变深,冷脸吐出了三个字。

  “犯病了。”

  杨川撇了撇嘴,拍着霍英东的肩膀一幅看透了的模样。

  秦晚看着温情这么爽快,不甘示弱也喝了起来。

  温情用余光瞥了一眼,眼底一闪而过的喜悦,她的目的达到了。

  温情暗中狠狠咬了一下舌头,原本还正常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温情顺势身子一歪将酒瓶直接砸在了地上。

  引诱秦晚和自己喝酒,然后让众人以为自己喝醉,只是温情计划中的第一步。

  “呕……我不行了,洗手间在哪里?”温情踉跄了一下很自然的抓住了秦晚的手腕。

  “出门左拐直走。”秦晚有点懵,僵硬的说道。

  话音还没有落下,温情就捂着嘴直接往出冲,温情不敢耽搁一路小跑直接冲进了洗手间里,关门反锁一气喝成。

  温情背靠在门板上大喘气。

  今天,现在!

  就是她这么长时间来一直在等的机会。

  吃醋是故意的,喝酒也是装醉的,只有逃跑才是真的。

  这是最好的时机。

  逃跑成功就可以彻底摆脱霍英东的束缚。

  不成功则还能借着喝醉了这个由头为自己开脱。

  这是温情在短时间里面能想出来唯一周全的办法。

  温情害怕生出变故,不敢耽搁太长的时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门准备出去,但是没有想到门刚开,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是秦晚。

  温情心里咯噔了一下。

  “温小姐真是逃跑吗?”秦晚一语点中了温情的内心,饶是温情心理再强大脸色也变了一下。

  “霍英东派你过来的?”

  眼看着被识破,温情也懒得再装下去,身子紧绷着防备的看着秦晚。

  计划被打乱,温情脑子转的飞快,冒出更多的planB,甚至必要的时候她都已经做好了将秦晚撂倒在这里的打算。

  但是她没有想到,秦晚却突然捂嘴笑出了声。

  温情皱眉,还没有回过神来。

  秦晚就找了一个角度直接坐了下下来。

  “确实是霍英东让我过来的,不过你有二十分钟逃跑的时间,我最多拖着他二十分钟。”秦晚看了一眼腕表,说着就徒手掰断了身后的拖把棍,冲着自己的面门“啪”的一棍就打了上去。

  温情看着都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还不快走!”秦晚咬牙,说完最后这几个字头一歪就直接晕了过去。

  秦晚的做法让温情震惊,但是在这种状态下也来不及多想,温情用衣服上帽子盖住了脑袋,低头疾走着朝着会所外面小跑了出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