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终将过往熬成伤

更新时间:2021-03-29 15:14:48

终将过往熬成伤 已完结

终将过往熬成伤

来源:微阅云 作者:鹿茸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一道狐疑中带着颤抖的女音从身后响起,打断了叶暖的思绪。 叶暖起身,看到了走廊对面站着的一对男女。 女人穿着一袭宽松的孕妇装,但小腹并未隆起,鞋也换成了平底鞋,赫然是四年不见的叶瑶,而她身边陪着的男人正是慕寒琛。 叶瑶犀利的眸子微眯。 下一瞬,眼眶里就盈满了泪痕,红着眼朝叶暖走来,去拉她的手…… “暖暖?竟然真的是你,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和妈妈这些年都很担心你,你怎么不回叶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野-种-鹿茸

  叶暖后半截话一下子顿住了,窘迫地红了脸,一言不发。

  路人看叶暖的眼神都带着一丝鄙夷:“太太,你要是再遗弃孩童,我就要报警了!”

  无奈之下,叶暖只好带着小宝一起离开。

  她牵着小家伙的手,掌心满满,心底空白的一处似也得到了弥补。

  她偷偷给顾辞尧发了微信,让他来接儿子。

  但顾辞尧一直没有回复。

  小宝像条小尾巴跟在叶暖身后,妈咪妈咪叫个不停。

  叶暖讪笑着蹲在小家伙面前,和他平视:“小宝,你听阿姨解释,其实昨晚吧,我和顾先生……”

  “叶暖?”

  一道狐疑中带着颤抖的女音从身后响起,打断了叶暖的思绪。

  叶暖起身,看到了走廊对面站着的一对男女。

  女人穿着一袭宽松的孕妇装,但小腹并未隆起,鞋也换成了平底鞋,赫然是四年不见的叶瑶,而她身边陪着的男人正是慕寒琛。

  叶瑶犀利的眸子微眯。

  下一瞬,眼眶里就盈满了泪痕,红着眼朝叶暖走来,去拉她的手……

  “暖暖?竟然真的是你,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和妈妈这些年都很担心你,你怎么不回叶家?”

  她的伪装和柔弱,落在叶暖眼底,全都是恶心。

  叶家原本也是江城有名的富豪,但叶暖母亲早亡,叶父次月就带着比叶暖还要大一岁的叶瑶到她面前,说这是她姐姐。

  小三母女登堂入室,惯会装柔弱。

  叶暖年纪小又失去了母亲,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每次都被她们陷害,让叶父觉得她骄纵,渐渐疏远了她……

  叶暖皮笑肉不笑:“是担心我回来跟你抢慕寒琛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叶瑶哽咽着摇头,然后薄唇贴近叶暖的耳畔,用只有她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最怕的当然是没人替慕爷爷的死背锅,四年来,寒琛把你当成凶手,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叶暖闻言震惊地望着叶瑶……

  “一切都是你做的?”

  叶瑶不说话,眨了眨眼。

  叶暖想到慕爷爷对自己那么好,平静的心下涌起一层骇浪,像被撕裂了。

  啪!

  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叶瑶的脸上。

  “叶瑶,你该死!”

  叶瑶一声惊呼,踉跄着往后退,身体失去平衡,直挺挺地往地面栽,惊恐大喊:“我的孩子……”

  “瑶瑶。”慕寒琛阔步上前,及时伸手将叶瑶搂在怀中。

  叶瑶身体虚晃了下,靠在慕寒琛怀里才勉强站稳,额头渗出了冷汗,她拉着慕寒琛的手:“不关暖暖的事,是我没有站稳……”

  慕寒琛怒火中烧,恶狠狠推了叶暖一掌。

  “叶暖,你这个贱/人!你明知道瑶瑶怀孕了还要推她,当年爷爷被你害死了,现在你还想谋杀瑶瑶和我的孩子么?”

  叶暖被这一掌推得跌在了地上,膝盖擦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渍。

  她怔怔地抬眸望着慕寒琛。

  一瞬不瞬的,满目沧桑和悲凉。

  慕寒琛直觉她这个眼神让他很心虚,但他还没开口,就见叶暖突然笑了起来,笑意中带着嘲弄和隐忍,

  慕寒琛越不安脸色越阴鸷:“你他妈笑什么?”

慕寒琛,向小宝道歉!-鹿茸

  叶暖慢慢敛了笑容,那表情却很冷。

  “当然是笑你可悲,慕寒琛,你口口声声说要提慕爷爷报仇,却压根不知道真凶就是你枕边人!叶瑶她亲口承认是她推了慕爷爷!”

  慕寒琛愕然,下意识看了一眼怀里的叶瑶。

  叶瑶挤了挤眼,委屈地咬着嘴:“暖暖,我已经说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你何必倒打一耙?还污蔑我……我谋害慕爷爷?”

  慕寒琛眼底酝酿起一层风暴,没有丝毫的信任:“叶暖,你够了!想要脱罪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瑶瑶生性善良,不是你这种歹毒的女人!”

  在慕寒琛看不到的角落,叶瑶挑衅地朝叶暖笑了笑,像在炫耀。

  叶暖浑身一僵。

  是啊,慕寒琛怎么会相信她的话?

  她平静地看着他:“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说完,叶暖缓缓扶着墙爬了起来,打算离开。

  可慕寒琛却猛地上前一大步,试图去拉叶暖的手:“站住!”

  “不许欺负我妈咪!”小宝此刻气咻咻地跳了出来,刚好拦在了慕寒琛和叶暖中间。

  虽然不知道他们几个大人究竟在说些什么,可小家伙却下意识要护着叶暖,小胳膊叉着腰,睁圆了澄澈的眸,奶凶奶凶的,就像护着老母鸡的小鸡仔,寸步不让。

  慕寒琛盯着突然冒出来的小宝,怔住了。

  他的眉眼间隐约和叶暖有几分相似……

  叶瑶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暖暖,你什么时候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这就是你当年怀着的那个野-种?”慕寒琛联想到了什么,俊脸阴沉:“你竟然还把他生下来了!”

  小宝当即不开森了,眸子赤红,跟被激怒的小兽一样,蹬蹬蹬上前,抡起没什么力度的小拳头,一下下捶打慕寒琛的大腿——

  “小宝找到妈咪了,不许说我是野-种!”

  慕寒琛额头青筋一根根鼓了起来。

  他一把扼住小宝的手腕,狠狠将他甩开。

  “滚开,小-贱-种!”

  叶暖心下一惊,几乎是潜意识里的动作,快速扑了过去,稳稳地将小家伙抱在怀中,担忧地打量着他:“小宝?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妈咪,我没事。”小宝挺了挺胸膛,骄傲道。

  妈咪担心他了呢。

  叶暖冷冷望着慕寒琛:“慕寒琛,向小宝道歉!”

  慕寒琛烦躁地拽了拽领带:“要我给你的野-种道歉?妄想!”

  “你说谁是野-种?”

  就在此刻,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宛若锋锐的利刃撕裂了空气,直逼众人耳畔。

  众人循声扭头去看,只见顾辞尧一袭笔挺的黑色西装,单手揣在兜里,迈着沉稳的步伐走来,面容很冷,周身萦绕着森冷的气场,最终驻足在叶暖面前。

  逆着阳光,他高大的身影投落淡淡的阴影,笼罩着叶暖……

  两人靠得很近,叶暖甚至能嗅到他须后水的味道。

  “爹地!”小宝看到自家爹地来了,摊开双手要抱抱。

  顾辞尧弯腰,单臂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小宝坐在他的臂弯,指着慕寒琛告状:“这个坏叔叔欺负小宝和妈咪,还骂我是野-种。”

  顾辞尧冷漠疏离的视线瞥向慕寒琛。

  顾家和慕家同在江城,平常也有过生意往来,但并不深。

  “慕先生好大的威风,我怎么不知道我儿子是野-种?”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