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豪宠律政娇妻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8

豪宠律政娇妻 连载中

豪宠律政娇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锦黎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半个小时之内,无论你用任何方法,彻底断了你跟靳言之间的关系,像你这种女人,配不上他,懂吗?” 墨景琛的话说的很清楚,就是让她永远断了跟司靳言之间的关系,不要让司靳言或者她自己再保留任何的幻想。 慕浅万万没想到在墨景琛眼里,她竟如此的不堪。 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我答应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豪宠律政娇妻:想让我饶了你

  “这谁啊?说话很犀利啊。”

  “不知道呢,连墨少都敢怼,真是太年轻了。”

  “什么年轻啊,根本就是不知所谓。”

  “嘘,不一定哦,看着司少跟她关系还不错,没准会有大反转呢。”

  ……

  一旁作壁上观的那些男男女女们窃窃私语,似乎都在等着看慕浅的笑话。

  墨景琛慢悠悠的品着白兰地,似乎并没因为慕浅的指责而生气。

  须臾,抬起眼眸悠悠问道:“慕小姐,公司破产了,很闲?”言外之意无非是在讽刺慕浅,说她公司已经破产了,所以才会闲的来多管闲事。

  慕浅气的双拳紧握,抿着唇瞪着墨景琛,“我公司怎么破产的你会不知道?墨景琛,你到底什么意思?还是不是个男人,对我一个女人犯得着这么不择手段?”

  “亏得你还是律师,麻烦下次说话注意点,什么叫做我对你不择手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看上了你。”

  墨景琛冷哼一声,“还有事吗?没事就滚!”

  “我……”

  他无情的驱逐,气的慕浅火冒三丈,但又无处发作。

  强隐忍着心中的愤怒说道:“墨景琛,如果你对我个人有意见,尽管对我来,我保证二话不说。但公司有一百多号人,你等于毁了他们的饭碗。”

  说完,见墨景琛仍旧垂首盯着他手里那一杯白兰地,无动于衷。

  慕浅只好继续说道:“这一次,算我求你高抬贵手,成吗?”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回国之后竟然会遇到这么大的麻烦。

  公司是她跟好闺蜜锦甜甜两人合伙创立的,虽然后期甜甜撤了不少的份额,但她也是合作人之一。

  从创立之初到现在,她们共同经历过多少风雨坎坷。

  若今天公司砸在她的手里,她要怎么跟甜甜和公司的所有员工交代?

  此时,司靳言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些什么事情。

  但碍于是墨景琛和慕浅,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学妹,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暂时静观其变。

  “求?”

  矜贵冷傲宛如帝王一般的男人挑了挑眉,视线落在慕浅的身上,“你就是这么求的?”

  “我……”

  纵然知道墨景琛一定会刁难,慕言也只能咬牙认了,“条件,你开。”

  “呵,有点意思。”

  男人似来了兴致,伸手撩起身旁女人的下巴,“艾维尔,你说,该开出什么条件才好呢?”

  艾维尔听见墨景琛的话,顿时欣喜若狂。

  伸出纤长的指甲,指了指桌面上的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红酒,“一二三四五六七,一二三四五,总共是三十五杯酒,把这些酒都喝了吧。这样才能表达出你的诚意。”

  慕浅微微垂首,扫了一眼面前的三十五个杯子,满满的都是红酒,三杯半一瓶,差不多是十瓶红酒!

  “好,说到做到。”

  说完,她伸手解开白色西装袖口的扣子,将袖子挽起。

  司靳言走了过来,一把拉着她的手,“浅浅,别闹。”

  将她拉至身后,对着墨景琛说道:“景琛,浅浅刚回国,虽然不知道她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但我代她向你道歉,你就别跟她计较了吧。”

  墨景琛摇晃着杯子的动作微微一滞,眼睑微抬,目光在司靳言和慕浅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一番,冷哼一声:“靳言,兄弟一场,我奉劝你,离这种女人远一点。一个为了挣钱不惜什么都敢做的女人,配不上你。”

  “墨景琛,你混蛋!”

  被他出言污蔑,慕浅心中怒火喷涌,“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凭什么?四年前,你为了钱做了什么事情,嗯?还用不用我说下去?”

  墨景琛无情的撕开慕浅的过去,“你这种女人,不调查一番,还真不知道你有多么的肮.脏。以后,离薇薇和靳言远一点。”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慕浅的身上。

  如芒在背,抬头看着司靳言失望的目光,不知为何,心,蓦然一抽。

  “我……”她神色有些惊慌。

  随即挣开司靳言的手,上前,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一杯喝完,砰地一声,将被子重重的放在玻璃桌上。

  而后端起第二杯……

  第三杯……

  第四杯……

  ……

  第十二杯……

  慕浅喝酒的速度很快,只是那一张精致的面庞不时露出些痛楚。

  “浅浅,够了,别喝了。”

  司靳言终于看不过去,走上前,想要夺下她手里的酒杯。

  却被慕浅大力的推开,“学长,这是我的事儿,跟你没关系。”一句话夹杂着愤怒的嘶吼,似乎在宣泄着心底某一种情绪。

  一种被触及心底的伤痛,一种不堪的过往被人毫不留情的揭开,犹如伤口撒盐,痛到窒息。

  一声嘶吼,震慑了所有人。

  众人鸦雀无声,就连司靳言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她喝酒,心急如焚。

  “墨景琛,你……”

  最终,司靳言看着墨景琛开口。

  然而,话说了一半,墨景琛挥了挥手,“都出去吧,我跟她一个人谈一谈。”

  一声令下,所有人纷纷起身走了出去。

  “靳言,走了,快点。”

  司靳言被几个人拉了出去。

  他见着墨景琛似有饶恕慕浅的意思,便对着慕浅温柔的说道:“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儿叫我。”

  “嗯。”

  酒喝得太猛,这会儿脑袋有些沉重,但理智还是非常清晰的。

  众人纷纷走出包厢,关上了门。

  一时间,包厢内,静谧无声。

  慕浅就那样站在那儿,而墨景琛仍旧坐在沙发上,凛寒眸光撇向慕浅,“想让我饶了你?”

  “嗯。”

  她微微颌首,算是承认。

  “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豪宠律政娇妻:胃疼去医院

  “半个小时之内,无论你用任何方法,彻底断了你跟靳言之间的关系,像你这种女人,配不上他,懂吗?”

  墨景琛的话说的很清楚,就是让她永远断了跟司靳言之间的关系,不要让司靳言或者她自己再保留任何的幻想。

  慕浅万万没想到在墨景琛眼里,她竟如此的不堪。

  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好,我答应你。”

  慕浅话音落下,唇角扯出一抹弧度,自嘲一笑。

  挪动着僵硬的步子,做到一旁的沙发上,拿出手机,忍着胃里灼烧般的难受,翻开手机电话簿,看着上面的联系人,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她的客户,竟没有几个人是信得过的朋友。

  不禁有些伤感,每天都在为挣钱而奔波,日子却过得一塌糊涂。

  她耷拉着脑袋,手肘撑在膝盖上,白皙手指捂着脸颊,眼眶不争气的溢出了些许泪渍。她洗了洗鼻子,纵然委屈,也要调整好状态。

  最终,给芳柔打了个电话,电话中,她对芳柔叮嘱了好大一通,最终命令对方在二十分钟内赶过来。

  挂断电话,慕浅靠在沙发上,声音沙哑的说道:“半个小时内,我做到我该做的,也烦请墨少说话算话。”

  “哼,还有以后离薇薇和小宝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虽然慕浅现在不清楚她跟小宝之间的关系,但慕浅这样为了钱别有用心的女人还是远离的好。

  “好!”

  慕浅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上旋转的彩光灯,隔着氤氲的目光看着那些灯,折射出点点星芒。

  时隔多年,她本以为回到国内,将会是一片大好前景,却没想到遇到了墨景琛。

  以至于她原本顺利的生活在短短的几日,变得乱糟糟一片。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十来分钟后,门外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慕浅因为喝了酒,脑袋更加的晕乎。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前,拉开门,一眼就看见了芳柔,而她身旁则跟着一名男人。

  那人是她的公司业务部的,叫李栋。

  “诶?老公,老公,你怎么回来了?”她对着芳柔示意一个眼神。

  芳柔立马推搡着有些怯场发愣的李栋,说道:“快去扶着你老婆啊。”

  “哦,哦。”

  李栋愣了愣,连忙走上前,伸手扶着慕浅,而慕浅顺势依靠在他的怀中,“呜呜……老公,你怎么回国了?你不是在国外吗?呜呜……”

  前两天才跟司靳言找的出租房,为了能够让司靳言足以信任,她只能说‘老公’才回国。

  “这不是放心不下你,今儿买的机票就回来了。瞅瞅你喝成什么样子了?走,赶紧跟我回去,咱闺女也来了。”李栋强装镇定,梗着脖子,手僵硬的搂在慕浅的腰上。

  “是吗?妍妍也回来了?”

  为了尽早跟司靳言断开关系,慕浅只能把闺女也抖了出来。

  “别提了,你才走几天闺女就哭着闹着要找你。走,回家说吧。”李栋对着旁边的人打了个招呼,“那你们玩,我先带我媳妇回去了。”

  慕浅强撑起昏沉的脑袋,想更司靳言道别,“学……”

  她本已经想好了一句话,但当目光触及到他微微泛白又不可思议的面庞,透过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清楚的看到他眼眸深处的落寞失望。

  心,骤然一缩。

  脑子一瞬间的空白,怔怔地望着他,那些话卡在喉咙里,竟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助理芳柔一见事情不对劲,走到慕浅旁边伸手戳了戳她。

  慕浅蓦然回神,对着司靳言挥了挥手,“学长,你们玩儿,我跟我老公先回去,明儿跟我老公一起请你吃饭。”

  李栋连连点头,“那明儿见,我们就先走了。”

  遂即,李栋和芳柔扶着慕浅,出了酒吧。

  而此时,不知何时走出来的墨景琛拍了拍司靳言的肩膀,“我告诉过你,慕浅不是什么好女人。以后离她远点,人家连老公孩子都有了,就别去叨扰别人的生活了。”

  若非墨景琛提前知道慕浅的安排,兴许看见刚才那一幕,他也会认为慕浅已经有了家室。

  司靳言神色难看,一双好看的卧蚕眼眸似乎再无一丝光亮,落寞伤感的气息油然而生,似让人清晰感受到他的绝望。

  宛如濒亡的鸿鹄,毫无生机。

  “走了,跟我进去喝酒。”墨景琛搂着他,一起走进包厢。

  而此时,走出酒吧门口的慕浅急跑到马路边,扶着电线杆,一个劲儿的吐着。

  芳柔赶紧上前,递过纸巾和矿泉水让她漱漱口。

  慕浅此刻的脑子非常清晰,对着李栋微微颌首,“谢谢你,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她缓缓直起身,踉跄着一步一晃的朝着自己的轿车走去。

  芳柔对李栋说道:“你赶紧回去吧,我先送慕总回去。”

  芳柔上了车,却发现慕浅靠在副驾驶车座上,已然泪流满面。

  “慕总,你没事吧?”

  她关心道。

  慕浅摇了摇头,“没事啊,我就是高兴。公司的麻烦事儿都解决了,当然是高兴的。”她隐藏着心中的苦楚。

  “真的?天呐,太好了,慕总你太厉害了。”

  芳柔欣喜若狂,便开着车护送慕浅去了她的小区,扶着她回到房间。

  安顿好一切之后,芳柔才放心的离开。

  慕浅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借着醉意早早地就睡了,但半夜却吐得稀里哗啦,难受的整个人近乎崩溃。

  最终胃疼的老毛病也犯了,忍了一会儿,着实受不住,只好拖着身子拿着包包出去了,打算去医院。

  但老天爷总是那么戏弄人。

  她走出房间,摁了电梯,不多时电梯下来了。

  叮——

  电梯门打开,她疼的低头,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胃部,走进了电梯。

  但走进去之后才发现电梯里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小说《豪宠律政娇妻》 第15章 想让我饶了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