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君权负红颜

更新时间:2021-04-02 16:25:28

君权负红颜 已完结

君权负红颜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小米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皇上,施针已经完成,皇后娘娘已经昏过去了,着……”御医的声音打断了容御天的思绪,容御天回过头,看到床榻上的沈羽飞已经盖上了重重的被子,整个人看起来那么弱小,让人怜惜。容御天的目光闪了闪,轻轻的扬了扬下巴:“无碍,只要朕的龙子安然无恙就好。”“皇上,那皇后娘娘的手……”虽然刚才御医就想接着沈羽飞的手腕,但是没有容御天的允许,他实在不敢肆意妄为,若是惹得龙颜大怒,自己身家性命也就不保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权负红颜第6章试读

身体的疼痛,沈羽飞已经感受不到,麻木的神经,牵动着骨髓。

没有什么被心痛的感觉更加清晰,像是有人拿着刀,在自己的心上刺来刺去。

若不是因为父亲还未平冤昭雪,沈羽飞很可能就撑不下去了。

李公公看着沈羽飞这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对着身边的人开口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娘娘扶回房间。”

“是,公公。”一旁的小太监,这才回过神来,地上的血色触目惊心,他们动作很轻,生怕弄疼了沈羽飞异样,这样的罪责,他们担当不起。

如此严重的伤势,沈羽飞还是否能够支撑下去也是一件难事。

“公公,御医来了。”

门口传来叫喊声,李公公这才松了一口气,“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进来,若是娘娘有什么差池,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一番话,让众人都胆战心惊,谁也没有想到沈羽飞的身体竟会虚弱到这个地步。

当初,沈羽飞带兵打仗,战功赫赫,受了多少伤,都挺过来了,今日怎么这区区五十大板,就如此严重?

李公公不敢耽误,对着御医嘱咐了两句,就匆匆离去了。

沈羽飞满头冷汗,嘴唇毫无血色,完全已是垂死之人,御医伸出手给沈羽飞诊断脉搏,已经微弱的几乎感受不到了。

但是御医还是迟疑的给沈羽飞诊断着,脸色突然难堪起来,他着急的站起身来,看着沈羽飞,声音都带着颤抖:“皇后娘娘如今身体虚弱,这个胎儿怕是保不住了。”

“不,你一定要帮我,我要留下这个孩子。”沈羽飞苍白着脸,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开口对御医祈求着,“若是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此事陛下还未知晓,臣……”那个御医看到沈羽飞这副样子,心中有些不忍。

沈羽飞拼命的摇着头,收紧用力的抓紧那个御医的衣袖,眼神里带着几次残存的希望:“帮帮我,留下这个孩子……咳……”

话音未落,就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御医谎了:“娘娘,你如今身体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如今能不能撑下来,能够撑多久,我也不敢保证,这个孩子臣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这是你一个身为御医的人应该说的话吗?”

冷傲威严的声音传来,房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一脸引产的容御天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看着沈羽飞,冷哼一声:“我还真是小瞧你了,竟然敢瞒着朕,偷偷怀上龙种,是不是忘记了朕说的话。”

“容御天,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沈羽飞几乎是佣金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朝着容御天嘶吼着,她已经承受不住了。

容御天看都不看她一眼,对着身边的御医开口吩咐着:“朕要她们母子平安,若是做不到,朕就杀了你。”

冷冷一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震慑力十足,御医浑身一震,立刻跪在地上:“皇上放心,臣一定竭尽全力保住皇后娘娘以及龙子,只是按照娘娘现在的情况,必须采用非常之法方可起效。”

“非常之法,何意?”容御天听到这话,微微蹙眉,扫了一眼床榻上的沈羽飞,突然愣住了,他从未见过沈羽飞如此脆弱的样子,如同一朵快要凋谢的花朵。

曾经她骑上战马,那样英武,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让人不得不高看两眼,为何如今变成这副样子,是在这深宫之中将她变得如此了吗?

容御天的心理闪过一丝痛楚,他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对于他来说,沈羽飞不过是自己登上王位的工具罢了。

君权负红颜第7章试读

容御天保持镇定,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看着跪在地上,惶恐的御医,声音里带上了几分不满:“朕问你话呢,为何不答?”

“此举虽然能够保住皇后娘娘母子平安,但是却只是暂时的,恐怕撑不过十个月。”御医说着声音低了下去,若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他断然不会开口说出这件事情的。

容御天听到这话,眼神里闪过一丝困惑:“何意?”

“需要利用母体全部的精血归于一处,给腹中的胎儿提供足够的营养,但是对于母体的损耗也是相当大的,按照如今皇后娘娘的情况,臣不敢保证娘娘能否撑得下去。”

御医说完,机会跪倒在地上,这样的法子,无异于是掏空了沈羽飞整个人去养这个孩子,这样的后果太过于冒险,但是对于沈羽飞现在的情况,除此之外,别误他法。

容御天只是冷哼一声:“此举甚好,若是她能够撑的过去,那是它的福分,若是她撑不过去,那就怪不了其他人了。”

容御天凉薄的话语传到了沈羽飞的耳朵里,沈羽飞的嘴角带上了几分苦笑,咳咳一声,再次吐出几口血来,全身的精血是吗?

沈羽飞从小习武,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再清楚不过了,若是按照这样的法子继续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过倒也无妨,十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只要能够看到父亲出狱,她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御医得到了容御天的赞同,站起身来,走到了沈羽飞的身边,看着沈羽飞,眼神里带上了几分愧疚:“娘娘,对不起了,若非是非常时期,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不是一直想要保住孩子吗,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沈羽飞已经没有力气开口,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许,御医这才动手。

春花看着眼前这一幕,哭的更加厉害了,但是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来。

容御天只是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眼神里尽是嫌弃,似乎根本就不想和自己沾上半分关系。

沈羽飞的心早就已经千疮百孔,若非是李公公通知他,自己已经有了身孕,怕是自己死在这里,他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想来自己也是可笑,对着当初年少时的一句话,竟然记住了五年。

若非今日之事,她也不会对容御天死心的这么彻底。

若是有来生,她甚至不愿意在和容御天有任何的牵扯,只要自己的一家人能够好好的活着,已经知足了。

沈羽飞的心里如今只有后悔,肚子里的还是已经是她最后的执念了。

银针刺入体内,原本麻木的身体竟然也产生了死死痛觉,沈羽飞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掏空一样,血液里只有疼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

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手死死的抓着床上的被褥,但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御医看着沈羽飞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娘娘,你忍一忍,还有几针,马上就好。”

沈羽飞点了点头,几乎昏厥,都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在坚持着。

容御天转过身不再看她,连容御天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眼神里不经意间带上的怜惜。

“皇上,施针已经完成,皇后娘娘已经昏过去了,着……”

御医的声音打断了容御天的思绪,容御天回过头,看到床榻上的沈羽飞已经盖上了重重的被子,整个人看起来那么弱小,让人怜惜。

容御天的目光闪了闪,轻轻的扬了扬下巴:“无碍,只要朕的龙子安然无恙就好。”

“皇上,那皇后娘娘的手……”

虽然刚才御医就想接着沈羽飞的手腕,但是没有容御天的允许,他实在不敢肆意妄为,若是惹得龙颜大怒,自己身家性命也就不保了。

“不必了,废了就废了,今日起,你每日来这里诊脉,不得懈怠。”容御天冷冷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