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薄先生的妖娆香妻

更新时间:2021-04-13 18:26:09

薄先生的妖娆香妻 连载中

薄先生的妖娆香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微微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云川哥哥,不是我......”沈悦柔连忙解释,她不能让薄云川觉得她是一个爱耍心计的女人。一旁的经纪人跳了出来:“薄总不关小姐的事情,是我看不下去了她嚣张跋扈的样子,才自作主张的!”闻言,他这才伸手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俊冷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压着语气安慰着:“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处理,不过,你可别再给我捅娄子了!”最后一句话,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沈悦欢连连点头,这才被经纪人带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薄先生的妖娆香妻:006 演技真好

季意猛地一怔,立马离开这个怀抱。

她换了一件宽松的睡衣,要是让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疤痕就不好了,不过薄云川却猛地怔住了。

她身上的香味,像极了季悦欢之前身上的香味。

“欢欢!”

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季意当场愣住。

慌乱从她的眼底闪过,她快速的调整情绪,轻笑一声:“薄总,你怎么来了?”

这声“薄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薄云川恢复了一贯的清冷,目光紧紧盯着这张与季悦欢相似的脸,仿佛是要看透她一样。

季意狠狠的掐了掐自己,抬眸,笑的风情万种打趣:“薄总,你的小娇妻还在这里呢?你这样子盯着人家看,要是让她误会了,人家可是又要遭殃了!”

说完,她自己都一阵恶寒。

而后季意敛眸。

再抬眸眼神干净的像一汪清泉,笑颜如花,红唇带着几丝诱惑的味道。

薄云川的眸子沉了几分,依旧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

她太会演戏了。

几秒钟的对决,像是一场强者之间的较量,可是,他没能看出什么破绽。

季意后背都湿了。

她最怕的就是薄云川的眼睛,带着洞悉一切的力量,睿利且迷人,最终就在她要撑不住的时候,一旁的沈悦柔坐不住了,一把拽住薄云川,声音尖锐:“云川哥哥,你在干什么?”

薄云川和季意的对视让她特别的不舒服!

季意很感谢她跳了出来,率先移开目光看着沈悦欢:“你和薄总是商量好的吗?一个打我一巴掌,一个给我一颗甜枣,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比你俩更合适的人了,不过,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你们,要无辜受累?”

季意声音带着几分冷意。

薄云川皱眉,而后才看着委屈巴巴的沈悦柔:“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悦欢看着两个人并肩而立,心里顿时升起危机感。

她低着头,尽量让自己的样子显得诚恳:“我是来道歉的,云川哥哥,自己做错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

话落,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季意面前。

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对不起,季小姐,我不是故意打你的,也不是故意找你麻烦的,请你不要原谅我,不要拒绝个云川哥哥的合作,都是我的错!”

沈悦欢尽量让自己显得卑微,这样子还能让薄云川看到她的诚意!

这样子想着,她又故意低了地头。

季意看着她,眸子里多了一丝冷意。

她越是委曲求全,越是低声下气,薄云川就越是能看到她悔过的心。

还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她冷冷一笑:“沈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担待不起。”

作势季意就要扶她起来,沈悦柔推开了她的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卑微:“季小姐,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找您的麻烦了。”

这时,一道闪光灯闪过。

季意立马松开了手。

一旁的经纪人不知道啥时候已经退出去了,想必是去叫来了记着,而沈悦柔表面上道歉委曲求全,实际上却被拍到了,如果她没有料错,沈悦欢前脚离开,后脚她欺负沈悦欢的这段视频就会出现在网上!

到时候,恐怕光粉丝都是用唾沫淹死她!

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季意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人:“沈小姐,您打我在先,道歉什么的我也不是硬要求的,可是您安排摄影师拍下来,到时候,我就成了欺辱您的人,你说,你这是道歉啊还是恨不得整死我啊?”

“你在说什么?季小姐,我是真心道歉的.......”

沈悦欢脸色惨白。

“沈小姐演技真好,当调香师可惜了,应该去拿个影后,我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调香师,这种闪光灯我见的多了,还望你自重!”

而后季意冷冷的看着薄云川:“薄总,你的小娇妻铁了心跟我过不去,既然你们不是真心实意的就请回吧。”

“砰!”

季意摔上了房门!

薄云川眯起眸子朝着四周打量,一个身影闪了过去。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沈悦柔,目光森凉!

薄先生的妖娆香妻:007 你到底是谁?

“云川哥哥,不是我......”

沈悦柔连忙解释,她不能让薄云川觉得她是一个爱耍心计的女人。

一旁的经纪人跳了出来:“薄总不关小姐的事情,是我看不下去了她嚣张跋扈的样子,才自作主张的!”

闻言,他这才伸手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俊冷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压着语气安慰着:“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处理,不过,你可别再给我捅娄子了!”

最后一句话,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沈悦欢连连点头,这才被经纪人带走了。

薄云川敲开了门,季意带着几分不耐烦:“薄总,你还想干什么?”

他大步直接跨进了屋子,猛地上前,将她扣在了墙上。

单刀直入:“你到底是谁?”

她抬眸笑颜如花:“薄总,你觉得我是谁?”

薄云川薄唇微动,笑意寒芒:“我最讨厌别人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很好!”

“我也觉得我很好,多谢薄总夸奖。”季意媚笑着:“薄总,你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撩拨女人的。”

“不,你是第一个值得我撩的女人。”

薄云川湛黑的寒眸闪过一丝邪魅,菲薄的双唇抿起的弧度完美之际。

季意冷笑一声。

她的骨子里仿佛依然残留着和这个男人曾经蚀骨缠绵的记忆。

那些画面,让季意莫名的颤栗。

曾经她在他身边,比狗忠诚,比狗听话,就是为了能博他对她一个温柔的笑,一句体贴的叮咛。

可是,他给她的却从来都是冰冷。

如今,还是同样一张脸,他却如此饥渴的贴了上来。

季意心里一阵冷笑,推开他,讽刺着:“呵,薄先生是不是认为我应该受宠若惊?真是让您失望了,麻烦您请自重,我是要脸的。”

“哦?”

他低低笑了一声。

伸手就要扯季意身上的睡衣,季意敛眸,声音带着几丝诱惑:“怎么,薄总这是饥渴了?您的小娇妻没能满足你吗?”

薄云川猛地一怔。

她的笑容,说话的语调,明明就是季悦欢!

可是为什么她不承认?

想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季意做出一副被吓到了样子,焦急的警告:“你干什么?再胡来,我报警了!”

薄云川更加坚定的他的猜想。

将她摁在怀里,腾手去扯开了她睡衣后面。

光洁的被漏了出来,性感而迷人,没有一点受过伤的痕迹。

不可能!

她身上没有伤疤,她不是季悦欢,薄云川猛地松手。

季意红了眼:“薄总,你真是的欺人太甚了。”

她跑回了酒店房间的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她猜到薄云川会怀疑她,却不想她这么不管不顾,幸好,她已经做了无数次手术,将身上的疤痕尽数修复!

削皮脆骨!

那种痛她这辈子都记得!

再出来,她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她戒备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薄云川:“叶总,你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到时候您只能去警察局说道说道了!”

她漂亮的眸子带着几分愤怒,衬的她愈发明艳!

薄云川眸子沉了几分:“希望你不要让我查出来别的事情!”

而后,他长身玉立站在季意的门口,手里紧攥着那瓶‘合欢香’沉默了良久后才转身离开。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