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霸爱成瘾:总裁囚宠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1-03-27 15:54:33

霸爱成瘾:总裁囚宠小娇妻 已完结

霸爱成瘾:总裁囚宠小娇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落雪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这谁呀,怎么阿猫阿狗也能被放进来?”安悦嚣张的声音传来。安悦只看到了安溪悠闲的低头吃哈根达斯冰激凌,看都没看她一眼,她的火气顿时上涨。“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你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吗?怎么还有钱来这里消费?!”安悦得意洋洋的揭安溪的老底。安溪眼皮抬都没抬,继续吃手里的东西,放佛眼中只有它。安悦怎么能够忍得了,踩着小高跟哒哒哒上前,走进了才发现,原来还有同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霸爱成瘾:总裁囚宠小娇妻:心中只有你

安溪低下头,不是娇羞,而是势在必得。

既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一直没有说结婚的事情,可是她已经等不及了。

她不仅仅想要他的照顾,她更想要他,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她得要替孩子考虑,怎么也不能让孩子作为一个私生子吧?

她心中发愁,再好的饭,再可口的饭,她也咽不下去了。

他说的要习惯他,难道他没有考虑到5个月以后,她的肚子就要大起来,以后她该怎么办?!

低头想了想,现在为今之计,安悦是她最好的“帮手”。虽然免不了要被她挤兑,嘲笑一番,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让他看清事实,他还是会逃避的。

那么就让他看清,她因为他的缘故,有着怎样的处境,是怎样的尴尬与屈辱。

她就不相信了,他会让他的孩子被冠上私生子的名称。

就这么做,低头她微勾了唇角,非常期待能够遇上安悦。

今天刚好是星球六,不用上班,吃完饭,就可以找个借口,偶遇上安悦,接下来的事情只需要她引导下,凭着安悦的性子以及讨厌她的程度,她绝对会成为一个好助攻的。

安溪很难得提出想出去走一走,顾槿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出门,虽然还有工作没有完成,但还是选择跟她一起。

刚开始两人随便逛了逛,安溪好像累了,提出去星巴克坐一坐,顾槿不仅累也渴了,他点了摩卡,安溪只要了冰激凌。

安溪选择了个靠窗的位置,抬眼看了店内一眼,嘴角上扬,眼中流光闪过。

见顾槿看过来,又装作低头专心吃冰激凌。

一个嚣张的尖利的女声响起。

“这谁呀,怎么阿猫阿狗也能被放进来?”安悦嚣张的声音传来。

安悦只看到了安溪悠闲的低头吃哈根达斯冰激凌,看都没看她一眼,她的火气顿时上涨。

“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你不是被赶出家门了吗?怎么还有钱来这里消费?!”安悦得意洋洋的揭安溪的老底。

安溪眼皮抬都没抬,继续吃手里的东西,放佛眼中只有它。

安悦怎么能够忍得了,踩着小高跟哒哒哒上前,走进了才发现,原来还有同伴。

看到一个帅哥的侧颜,安悦眼中亮了亮,暗骂安溪果然是狐媚子,与她相交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优秀。

再一看“顾学长?”

安悦心中更是妒忌发狂,凭什么好的东西都是安溪的?

“没想到,你们两个在一起了,怎么睡过了,有感情了?”安悦继续挑衅。

安悦吹着红色丹蔻,满眼不屑的说:“顾学长可是有心上人了,安家的脸都被你安溪丢光了,这年头小三也不好做呀?”

低头吃冰激凌的安溪动作一僵,满眼满脸的委屈,低头不语,浑身的战抖,说明了她的委屈。

“啧啧,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呵呵,小三的孩子那不就是私生子吗?”安悦放佛能够看到安溪被她气的七窍流血。

“不反驳就是真的咯?呵呵,不要脸的小三,人人唾弃的私生子,可真是很配你啊,安溪!!”安悦双手撑着桌子,笑得讽刺。

安溪低着头,一声不吭,拼命咬着嘴唇。

顾槿脸就像墨汁一样黑,要不是顾忌她是女孩子,早就一拳打爆对方的鼻梁。

顾槿额头青筋暴起,恨不得扇她个大耳刮子,咬牙说:“滚!”

安悦边鼓掌边说:“呦呦,瞧瞧,这就护上了,安溪你可真有本事啊!”

安溪拉着顾槿的袖子,低声哀求他离开。

安悦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羞辱安溪的机会呢?

安悦笑得张扬,继续加料,说:“你们还得感谢我,呵呵”

“是你?”

“是你!”

安溪与顾槿同时出声。

“不错,是我,凭什么你能让两个风云人物都喜欢着你,凭什么你命这么好,那个被满脸肥肉,大肚子压在身下该是你,为什么会这样,都是你,你害得我。”安悦风一样的上前,想要爪花安溪那张古惑人的脸。

顾槿算是知道了,原来都是安悦惹出来的,他的月月,他心中一痛。

安溪看顾槿痛苦的表情,知道那不是为她。

她眼中的寒光如同啐了冰一样,暗骂安悦这个猪头。

安溪楚楚可怜的说:“小悦,你怎么能这样,我不会跟你争什么的。”

安悦最不喜欢她叫她小悦,生气的说“你别得意,你以为顾学长会娶你?做梦吧?你一辈子就是小三,你孩子注定就是私生子!”

安溪果然泪流满面,掩面而逃。

安悦才算是解了口气,看到安溪的柔弱样子,满脑子冒火,尼玛的,太会装了,好一朵小白莲,标准的绿茶婊一个。

“呸,演不下去了?戳到痛处了?”安悦继续叫嚣。

“装,可劲装,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都看清你的真面目!”安悦阴了阴眸子。

顾槿厉声警告“自作孽不可活,别惹安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转身紧追安溪,生怕她想不开,情绪过于激动。

安悦看顾槿一副紧张的样子,皱了皱眉头,难道她还真的猜中了?

以后不是就有笑话可以看了?

安溪明知道她喜欢李绍,她即使不喜欢也霸占着李绍,占据着他的心。

安悦知道,安溪不喜欢李绍,可又不松手,她最痛恨这种表里不一的人,恨的牙痒痒,又没办法。

若是安溪与顾槿一起,那么她不是就有机会了?

这个消息一定要让李绍知道才行,要不安溪三言两语就把李绍拿下了。

她就弄不懂了,李绍为何对如此虚伪的小白莲如此的放在心上?

难道他都看不清,她总是在敷衍他,愚弄他吗?

最痛恨欺骗的李绍,若是知道安溪不喜欢他,他还会不会这样的无条件宠着她,信任她?

不行,她得去确认一件事情。

翻开通讯录,拨了出去,要求对方密切关注安溪的一举一动。

本以为,安溪会像一条丧家之犬,狼狈不堪,可是她看到的却是安溪依然光鲜亮丽,而且还跟她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安悦怎么不愤怒呢?

她就是想看安溪可怜的样子,能维持多久,在爱情的考验下,她会怎样选择?

霸爱成瘾:总裁囚宠小娇妻:我们结婚吧

紧追而去的顾槿,总算是把安溪截住了。

安溪本身只是做个样子,哪能真跑?

她就是想要激起他的愧疚,看他怎样选择?

是选韩月还是选她与孩子?她在赌,拿孩子作为赌注,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她知道她已经占了先机了。

那么接下来就需要她继续添把火了!

她凄凄惨惨的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的好,我不该拖累你的,你还有你的小月,对不起,这段时间打扰了。”,说完她捂着嘴想要跑掉。

顾槿紧紧的拽着她的胳膊,一个用力把她拽到了怀里,“怎么那么傻,我说过,我会负责的”。

她身子颤了颤,说“不用,我会把孩子生下来,你想的话,多去看看就行了,我就不打搅你和韩月了。”挣扎着想从他怀里退出来。

顾槿抱紧了韩月,温柔的说:“我们结婚吧!”

安溪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捂着嘴,眼泪啪嗒啪嗒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到了顾槿的胸前。

“真的?!可我不能这么的自私,一切都是我的错,与你无关,你不用负责的。”安溪越说越小声,最后脸红的不成样子。

顾槿的目光太过火热,让她的心砰砰乱跳。

“真傻,这样善良的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呢?”顾槿叹息了省。

“小月,既然已经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与你还有很长的日子。傻瓜,以后别这样了,凡事要多替自己考虑下,嗯?”顾槿刮了一下安溪高挺的鼻梁。

顾槿温柔的看着她,说:“放心,这个事情,我已经考虑很久,已经跟家里商量过了,我父母都非常想要见见你。”

如果她不逼,他是否会主动提出呢?

看来他的心中还有这韩月,放不下她?

她会慢慢的让他忘记韩月,心里,眼里只有她。

安溪不会向自己母亲那样傻,留不住父亲的心,活生生的被小三气死。

她对小三不会手软,对韩月更不会手下留情的。

现在李绍与韩月在一起,目前这个样子,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看来,这次安悦这个助攻,还不错。

人蠢了点,留着还有用处。

欺负她的人,她会一个不留的慢慢欺负回去。

现在最为主要的是留住顾槿的人与心。

事情已经朝着好的方面发展着,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在她安心等待成为顾槿新娘的时候,韩月得知了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不知廉耻的求这个,求那个,想要见顾槿一面。

顾槿不知道为何就是不见她,不见说明心里还有她,无法面对她,无法看她伤心,所以就避而不见。

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好好的羞辱一番韩月。

于是提出想要看看顾槿的父母,就随着他回了老家。

一方面她想要躲避李绍,既然韩月知道了,李绍肯定会知道的,现在她不方便见李绍,害怕他的纠缠,更怕顾槿吃醋。另外一方面,她可以假借顾母的手,畅快淋漓的羞辱韩月。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们前脚刚回来,韩月后脚就到了。

她言语间,故意误导顾母,是韩月红杏出墙,为了高攀,耍手段爬上了李绍的床,给顾槿带了顶绿帽子,顾母一听,怒火中烧,就要给韩月打电话,安溪安抚了顾母,显示她的大度与贤淑,顾母对安溪非常的满意,怎么看怎么喜欢。

安溪太懂的讨好顾母了,把顾母捧得高高的,戴高帽子,顾母自然是安溪指哪,她到哪。

顾母以前觉得韩月就是性子冷了点,手脚勤快,现在与安溪一对比,就显得韩月过于清高,没有把未来的婆婆放在眼里,没有足够的尊重她,不由得对韩月一肚子气。

竟然敢对自己的儿子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她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没多久,韩月找上门,她没有给韩月一点的情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看着韩月失魂落魄的走了,她才解了点气。

没有大耳刮子扇她,已经够仁慈的了。

她不会当着啊槿的面,给韩月如此的难堪,毕竟自己的儿子,她心中清楚,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她要杜绝他们的见面,叮嘱安溪看紧儿子。

韩月多次上门,刚好顾槿与安溪都不在家,每次都被顾母狠狠的骂了一顿。

直到最后一次,她实在是病得不轻,想要做最后的努力,又找上了门。

开门的自然是顾母,顾母见面就一顿讽刺,直到她坚持不下去,豁了出去,顾槿才从她熟悉的那个房间里出来,再次见面如同陌生人一样,他看她的眼光是如此的陌生,对她受伤他更是没有看到一样,她的心彻底的绝望了。

事情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当顾槿说你也要幸福,韩月心碎了,没有你,我怎么会幸福,她在心里说到。

难道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吗?

她与他的幸福时光,他与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她好不甘心,她是不会放弃的,哪怕是付出生命。

她要做他的新娘,她已经盼了很久了。

可是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失魂落魄的走在那条去顾槿家的,再熟悉不过的路上,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与动力,她想到了死,就这么的一死了之。

当她站在他们经常约会的海边,迎着风,闭着眼睛,跳下去,海水淹没了自己的那一刻,脑海中一个稚嫩的男孩声音响起“安安,要勇敢的活着,哪怕是什么都没有了,也要活着,活着,活着”那个声音一直在脑子里叫嚣。

“安安,星星哥哥”一系列熟悉的画面,冲破脑海。

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有这段记忆,那个星星哥哥到底是谁?

她怎么会忘了她的星星哥哥呢?

“活着,活着,活着”脑子里满是这个声音,吵的她脑瓜子疼。

她在水里拼命的挣扎,想要想起那个男孩的样子,可是怎么也想不起。

身子被一个大力,拖出水面,被人拽着往岸上游去。

“还真是蠢?这样就受不了了?”一个熟悉道骨子里的声音响起。

韩月一惊,他怎么会来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