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神医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1-04-04 17:10:05

神医世子妃 连载中

神医世子妃

来源:微阅云 作者:云珞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是。”莲心转身便走。从厨房送来苏打水之后,莲心便道:“主子,你开开门。”“柔雪姐姐歇下了,放在门外吧,待会儿我劝她喝。”百里孤烟吩咐道。莲心走后,百里柔雪这才挣脱了她的束缚,怒目相瞪:“你究竟要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对未来的太子妃大不敬!”“你也说了,是未来的太子妃……什么都还没定下来呢,柔雪姐姐这么着急做什么?”百里孤烟轻哼了一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医世子妃:诀别书信

原来如此!上官婧眉对她投毒,借此中断了太子大婚,这些事其实宗政昭颜和百里柔雪并不清楚!上官婧眉虽然表面与百里柔雪交好,但私底下也是在暗暗较劲的!

宗政昭颜的容貌不算出色,清秀而已,但加上“太子”这个名号,周身的光环便大了一圈。纵使他身边站着百里柔雪,也无法阻挡万千少女倾羡的视线。

百里孤烟原想说些什么,但思量着手中并没有他们一干人等的罪证,况且她现在人微言轻,哪里定得了当朝太子和未来太子妃的罪?她若此时与宗政昭颜翻脸,非但不能报仇,只怕往后日子反倒不好混。

念及此,她收起冷若冰霜的表情,朝着宗政昭颜欠了欠身子,“是小女唐突,冲撞了太子爷。还望太子爷不要怪罪——”

“怪不得你。”宗政昭颜忙上前扶了她一把,“本王也是十分自责的。五年前,若不是烟儿围场坠崖,本王早已与她……”他声音一顿,又接着道,“烟儿不愿拖累本王,狠心与本王分手,本王也是今日才知道她的苦心。”

她主动与他分手?

呵……呵呵……百里孤烟在心底冷笑两声。

宗政昭颜从怀里掏出一纸书信来,扔入火盆中央,奔腾地火苗飞快地将其吞噬。“这是当年你烟儿表姐写给本王的诀别词,留着也没用了,且烧了吧。”

宗政昭颜,你好样儿的!移情别恋杀了人,还要维持住自己痴情不悔的形象!手段可真是高明!

百里孤烟自然记得那一纸诀别词,那是他以母亲的命为要挟,逼她写下的!

“姐姐,烟儿姐姐!”百里柔雪望着灵堂,突然间痛哭出声,“若早知道姐姐心中还有太子爷,妹妹我说什么都不会答应嫁给昭颜的,我甘愿一个人孤独终老!”

百里孤烟震惊地微微张开嘴巴。这一出出戏,就跟排练好的一样,在她眼中假到极致,可旁人见了,却忍不住为之落泪。

“柔雪表姐,你也别太伤心了,我扶你回屋休息吧。”百里孤烟走上前去,挽住了百里柔雪的臂膀。

“好。”百里柔雪知道上官婧琬与百里孤烟的关系,也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同她把话说清楚,免得她没事找事!

一进百里柔雪的香闺,百里孤烟便轻笑了一声,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

百里柔雪眉头一皱:“你笑什么?”

百里孤烟仰头巡视了一圈,笑道,“我记得这何园本是烟表姐住的地方,不知柔雪表姐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我……”

百里柔雪刚要辩解,百里孤烟便目光一狠,将她打断:“何园是太后御赐的住处,牌匾是当朝圣上亲题的字,而这门口镇宅的石狮更是九皇子贺喜时送的。柔雪表姐,你何德何能,凭什么住这里?!”

百里孤烟面上的温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漠,焦灼的视线,似要在百里柔雪的脸上烙上一个印记来!

百里柔雪的面色也沉了下来,随手擦干了眼角那假惺惺的泪水,冷睨着对方道:“上官婧琬,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来教训我?!我是内定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大晋国的国母,你哪儿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

神医世子妃:紫莲妖娆

呵,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被逼急了吧?百里孤烟不言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百里柔雪便接着道:“我知道你与百里孤烟关系好,但她死也就死了,又不是我送她上路的,你干嘛死拽着我不放?”

百里孤烟突然逼近一步,与她四目相对:“不是你害死她的?她会无缘无故摔下悬崖?柔雪表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头七还魂’之说,你住的是烟表姐的屋子,她会回来找你的!”

百里孤烟的眸子暗黑如墨,冰冷得吓人。

百里柔雪只觉得背脊发寒,一把将她推开:“你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妖言惑众!”

“要我滚出去?”百里孤烟勾了勾唇角,“那可不行,你的戏都演完了,我的戏还没开始呢!”

大家都在后院祭拜,整个何园就她们两个人,百里柔雪只觉得阴森可怕,警惕地瞪着对方:“你不过是相府里一个病秧子,青楼妓子所生,你自身都难保,凭什么来管我们将军府的家事?!”

两个人的争执声越来越大,引来了过往丫鬟的关注。

丫鬟莲心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问道:“主子,有什么事吗?”

百里柔雪刚要叫唤,便被百里孤烟单手捂住了嘴巴。百里孤烟拔高了声音道:“莲心,你家主子大约是看了不干净的东西,胃里翻腾得厉害,你去厨房冲一壶苏打水来——”

“是。”莲心转身便走。

从厨房送来苏打水之后,莲心便道:“主子,你开开门。”

“柔雪姐姐歇下了,放在门外吧,待会儿我劝她喝。”百里孤烟吩咐道。

莲心走后,百里柔雪这才挣脱了她的束缚,怒目相瞪:“你究竟要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对未来的太子妃大不敬!”

“你也说了,是未来的太子妃……什么都还没定下来呢,柔雪姐姐这么着急做什么?”百里孤烟轻哼了一声。

“你!”百里柔雪被气得不轻,面色惨白。

百里孤烟从门外取过那一壶温热的苏打水,表情认真了倒了一杯,举着琉璃茶盏递到百里柔雪唇边:“柔雪姐姐,来,我喂你吧——”

“我不喝!我的身体好得很!根本就不需要喝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百里柔雪吓了一跳,连忙推却。

百里孤烟手上故意一抖,满满一杯的苏打水全都洒在了她的素色袍子之上。

百里柔雪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口喘息了两下,仰眸重新望向百里孤烟。她盯着对方的胸口,就像见了鬼似的,双唇颤抖,震惊地快要晕厥过去!

百里孤烟一身素炮,左胸的位置层层晕染,画出一朵妖冶的花朵来,血色诡谲,像是胸口被人挖空了似的!

“柔雪妹妹不记得了吗?”百里孤烟指着胸口的位置,“就是这里,五年前我摔下悬崖,险险生还,你在我这里补了一剑!”

“你,你是百里孤烟!是鬼,鬼啊!”

百里孤烟出门之前特意穿这身白袍,不是没有原因的。这白袍是当初百里孤烟随宗政昭颜出征滇南之时所获,滇南气候阴湿,生长着不少草药,这白袍之上便染有紫莲,紫莲的汁液无色无味,但遇到苏打水就会变红,晕染出血一般的颜色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