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霸道总裁的律政佳妻

更新时间:2021-03-31 14:04:28

霸道总裁的律政佳妻 已完结

霸道总裁的律政佳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点点乱君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约定好了之后,唐云祈便自顾自地朝沙发走去。走得很迅速,甚至还有些突兀。除此之外,便没有留下其他任何的只言片语。艾筱汐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却是挑起了眼帘,神色复杂地望了他的背影一眼。从此以后,她便要与唐云祈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不得不说,心情还是很复杂的。而郑秋雁在远离了新房门口之后,差点就激动到热泪盈眶了。这心中呀,别提有多开心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霸道总裁的律政佳妻第10章试读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你睡床,我睡沙发。”

约定好了之后,唐云祈便自顾自地朝沙发走去。

走得很迅速,甚至还有些突兀。

除此之外,便没有留下其他任何的只言片语。

艾筱汐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却是挑起了眼帘,神色复杂地望了他的背影一眼。

从此以后,她便要与唐云祈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不得不说,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而郑秋雁在远离了新房门口之后,差点就激动到热泪盈眶了。

这心中呀,别提有多开心了。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盼孙子已经盼了好久了,奈何唐云祈一直都不近女色。

在遇到艾筱汐之后,他……终于开窍了。

另一边,艾丽燕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薄薄的毛毯,就被无情地赶出了唐家大宅。

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任凭着往来路人不怀好意的目光,肆意在她的身上徘徊。

鼻子一酸,委屈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整个人花容失色,浑身瑟瑟发抖。

迈着沉重不已的双腿,她失魂落魄地朝前走去。

遭受到了奇耻大辱,艾丽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而吴美娥呢,母女一脉,心意自是相通的。

此时的她敷着面膜,悠哉地靠在沙发上。

眯缝着眼,正喜滋滋地幻想着艾丽燕得手上位时的情形。

可谁知,突然之间,艾丽燕狼狈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下,吴美娥别提有多震惊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赶忙起了身。

拉着艾丽燕坐了下来,心疼地询问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弄得这么的狼狈。

这一问之下,艾丽燕心中的委屈再无任何一点的遮掩,直接倾泄而出。

“哇”的一声,扑在吴美娥的怀里失声痛哭。

而在艾丽燕断断续续的描述之下,吴美娥也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吴美娥当即气得咬牙切齿,面容扭曲,带着鼎盛的怒意,奋力地一拍桌面。

所用的力道不小,收掌之际,扫翻了旁边的茶杯。

当即,滚烫的茶水洒了一地。

“怪不得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你留宿唐家,原来她早就没安好心,准备算计咱们。”

“妈,那现在怎么办?唐家那个老太太说了,商铺绝不租给咱们了。”

话落,艾丽燕抬起了满眼泪痕的脸,不知所错地问道。

闻言,吴美娥脸色一沉。

恶毒的眼神里,一抹杀意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过。

下一刻,她无比狠辣的道:“如今,咱们好不容易哄得你爸松了口,肯吐出钱来。说什么,都不能被这个女人给搅黄了。”

“可是……可是……”

“既然她如此的不知好歹,那咱们就彻底解决了她!永绝后患。”

语气阴森森的,吴美娥整张脸都扭在了一起。

眉宇间的狰狞之色更是明晃晃,慑人心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遮掩。

一时间,就连艾丽燕都被吓了好大的一跳。

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震惊不已。

甚至,连哭泣的动作都被打断了。

使劲儿吞咽了口吐沫之后,她这才回过神来。

本能地四下打量了两眼,而后压低了嗓音,惊慌地道:“妈,你疯了,杀人那可是犯法的。”

“哼!废物,怕什么!”

闻言,吴美娥不仅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反而厉眉向上一扬,表情阴沉沉的,没好气地斥责了她一句。

紧接着,还不忘狠毒地补充一句;“无毒不丈夫,像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成事!”

话落,艾丽燕小声地抽噎了几下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只不过微敛的眸光之中,担忧的神色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少。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艾筱汐开着车,急匆匆地朝律师事务所赶了过去。

这两天她只顾着忙自己的事了,因此有好几个案子都被耽误了。

如今所有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艾筱汐自然得收拾好心绪,准备全神贯注投入工作当中去。

可当她刚一走进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整个人立马就愣住了。

原本以为自己来的都已经够早的了,可是,有人比她来的还要早。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合伙人季香川。

透过玻璃,艾筱汐看见他正一脸疲惫地靠在椅子上。

有气无力,狭长的一双眸子之下,隐隐布着一圈明显的乌黑。

只是一夜的功夫,他整个人看上去就憔悴了不少。

见状,艾筱汐挑起了眼眸,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

神色复杂,最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季香川也是纽约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是她的同门师兄。

二人初次相遇,是在学校组织的联谊会上。

当时,只是错身回眸一瞥,对于季香川来说,那抹身影便再也挥之不去了。

回国之后,他与艾筱汐一起合开了一间律师事务所。

工作中,二人是并肩携手一起奋斗的战友。

而对于他眼中那浓浓的情谊,艾筱汐又怎么可能瞧不出来。

只可惜,艾筱汐一直将他当成朋友,亲人。

就是断断没有当恋人,当夫妻的可能。

眨眼之间,艾筱汐就敛好了自己的思绪。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缓缓地走了进去。

一边走着,她一边柔声地开口打趣道:“师兄今天怎么这么早,难道是终于开窍了,知道要好好工作了?”

话音未落,季香川便赶忙转过头来。

在看见艾筱汐身影的那一刻,他狭长的眸子猛缩了好几下。

神色变了又变,最终却突兀地只剩下了一抹明显的幽怨与伤痛。

见状,艾筱汐心生不忍。

下意识地,不动声色滑开了目光,避开与之直视。

这时,季香川温柔的声音这才飘进了耳朵里:“不是来早了,是昨天晚上我一直在公司里加班。”

原本和煦的嗓音,此时却是浸润着明显的低落情绪。

顿了顿之后,他又饶有深意地补充了一句:“也就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话落,艾筱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霸道总裁的律政佳妻第11章试读

其实,从一开始她拒绝的态度就已经表明地很明确了。

只是,季香川视而不见,仍旧是锲而不舍罢了。

说实话,艾筱汐非常珍视与他的关系,很看重这段友谊。

实在是不想因为言辞过于锋利,在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后,彼此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所以,艾筱汐微微低着头,没有言语。

季香川温柔的目光一瞬不瞬,死死地盯在艾筱汐的脸上。

眼见到她如此躲闪而又纠结的表情,当即也心生不忍。

可无论怎样,他都会在她身边继续守护着的,不离不弃。

思及至此,季香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所幸也赶忙收起了低落的情绪。

眨眼之间,便迅速振作了起来。

一抬手,将手中的案卷递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开口道:“筱汐,你先看看这份案卷。我已经约好了其中关键的证人,只不过这个人难缠的很,待会儿咱们就过去跟他好好谈谈。”

闻言,艾筱汐赶忙将案卷接了过去。

低头,目光垂落,仔细看了起来。

表情严肃,神态认真。

只要是一说起正事来,这俩人瞬间便进入了工作状态。

由此一来,之前缓缓在彼此间流转着的尴尬情愫也渐渐地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季香川约见证人的地方在B市的振武酒楼,上午9点半。

收拾妥当之后,二人便直接赶往了目的地。

这个时间点,酒楼里的人已经不少了。

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但凡能来这里吃饭的,都是社会上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是政府要员,就是实力雄厚的企业家,超级有钱的暴发户什么的。

按照事先的约定,唐云祈与艾筱汐二人来到了指定的房间门口。

“咚咚咚!”

唐云祈抬起了胳膊,轻轻敲响了房门。

在静默了许久之后,里面懒洋洋,却又有些不喜的声音这才传了出来。

“谁呀,敲门敲的这么急,赶着投胎去呀?可恶,进来吧!”

闻言,二人皆是眉头一皱。

在没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里面的这位非常的难缠。

却不曾想,只是刚刚一开口之际,就能令人厌恶到这种地步。

紧接着,迅速敛好了脸上的情绪之后,一推门,二人直接走了进去。

进了屋,抬眼一扫,艾筱汐顿时便瞧清了里面的情形。

暗红而又宽大的圆桌前,坐着一男一女。

男的瞧上去大约有四十左右岁,长得肥头大耳,头顶稀疏,看上去有些油腻腻的感觉。

其中,最为显眼的要当属他脖子上那串黄金大链子。

金灿灿的,分量很足,很显眼。

浑身上下,都透漏出一股浓重的暴发户的气息来。

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艾筱汐微微一愣,总觉得这个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但一时间,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到过。

挨着他坐着的,是一个很年轻的漂亮女人。

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浓妆艳抹,穿着有些暴露。

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就是眉宇之间隐隐浮动着一抹贪婪的神色。

尤其是那炙热的视线,更是一瞬不瞬,死死地盯在男人的大金链子上。

而在俩人的身后,则是端端正正,站了六个黑衣人。

负手而立,带着墨镜,面无表情。

自艾筱汐走进房间的那刻起,暴发户的眼神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眼前一亮的同时,他疑惑地眯了眯瞳孔,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下一刻,却是整张肥脸都阴沉了下来。

“张先生,我们是……”

季香川面带微笑,客气地开口说道。

“闭嘴!”

然而,话未说完全之际,就被爆发户粗鲁地给打断了。

只见他斜睨着眼,一脸恶狠狠的神色。

紧接着,冷嘲热讽的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不就是一些念书念得多了,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自诩清高的家伙吗。

开口之际,整个人不仅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语气更是恶劣到了极点。

闻言,艾筱汐与季香川二人顿时一愣。

此时无论是谁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那浓浓的敌意。

眉头紧皱,艾筱汐望着那双落在自己身上阴沉不已的眼睛,不由地挑起了眼帘,深深地打量了这个暴发户一眼。

隐忍着心中的怒意,镇定地开口问道:“这位先生,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哼!艾大律师贵人事忙,自然不会将我这种小人物放在心上了!”

暴发户冷哼了一声,眼中阴狠的神色不减。

语气更是阴阳怪气,透露着尖锐之感。

全然不顾艾筱汐与季香川二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又忙不迭地口吐恶言“瞧你这么老,长得倒还挺漂亮的。怎么?你妈没好好地交交你做人的道理吗?与人相亲约好了说不来就不来,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你这样的女人,也难怪会一直都嫁不出去。”

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他还不忘一边嘲讽地向上扬了扬眉角。

“你胡说什么?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话音刚落,还未及艾筱汐有所言语,季香川首先就怒了起来。

他一改往日间的和煦之感,眉宇间迅速布上了一抹锐利。

冷冷地瞪着暴发户,当即出言给予严厉的警告。

因为对于他而言,最受不了的事就是看到艾筱汐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然而,暴发户却直接将季香川给忽视了。

神情之中带着轻蔑,瞧都未瞧他一眼。

挑衅又恶毒的目光,就只顾着落在了艾筱汐的身上。

这个暴发户为人非常自大,有钱之后心里又极度膨涨,不可一世。

要知道在以往的时候,以他雄厚的资产,有多少小姑娘等着投怀送抱呢!

所以,对于那日艾筱汐所给予的“羞辱”,小肚鸡肠的他一直记在心里。

却不曾想,今日冤家路窄,他定要连本带利全都讨回来的。

艾筱汐危险地眯了眯瞳孔,眼神一点一点地冷却了下来。

眸光流转,迸射了一抹冷锐的寒芒。

她浸润职场多年,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什么难堪的场合没遇到过。

但只有一点,是她无法接受,也是从来都不允许发生的。

那就是,别人肆意侮辱她已故多年的母亲。

而同时,艾筱汐也终于想起来了,自己与这个肥头大耳之间的过节。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