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昭雪

更新时间:2021-04-01 13:08:36

昭雪 已完结

昭雪

来源:微阅云 作者:茗香花魂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罗红丽忽然就情绪失了控,冲着宋小果大声喊道。“我没有杀少爷,你在冤枉我,我没有杀人……”看着失控哭嚎的罗红丽,宋小果朝一旁的捕快示意,两人便将罗红丽拖到一边捂住了嘴。宋小果慢慢走到两个哆哆嗦嗦的大丫鬟前,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夫人说,腊月十七戌时她去了陆谦房中,半个时辰左右便回了房,此话可真?”红依连连点头,话都说不出来,绿萼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回道。“正是奴,奴婢,陪夫人,回的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昭雪第7章试读

在纳晟霖冷冽的目光下,宋小果磨磨蹭蹭地跳上了软塌,却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没等她想明白,纳晟霖已经吩咐道。“把灯灭了。”

“哦。”宋小果跳下软塌,吹灭了烛火。

黑暗袭来的瞬间,她猛然才惊醒过来是哪里不对。纳晟霖让留下,自己就留下,让睡觉就睡觉,让灭灯就灭灯……

一个贱民,留宿在高高在上的七王爷屋子中,还如此乖巧顺从,这阵势分明就是要上杆子送菜啊!

宋小果僵在黑暗中,琢磨着自己遇上的这是道送菜题呢还是送命题?

总不能真把小命葬送在这里吧?抱着最后一丝期望,她总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于是挣扎着开始摸索桌上的火折子,准备再把蜡烛点亮。

“宋小果,你觉得跟在本王身边有什么不好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纳晟霖的声音,宋小果猛地一哆嗦,吓得将刚摸到手里的火折子给掉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那声音中还夹带着几许落寞。

宋小果强作镇定,一边蹲下摸着火折子,一边平静地回道。“王爷多虑了,能跟在你身边,那可是八辈子才能修到的好福气。”

“可你刚才拒绝了本王。”

“那是我……”没等宋小果编出更好的理由,黑暗中,忽然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宋小果像是被马蜂蜇到一般,直接蹦跳了起来,那只手却死死地按住了她。“宋小果,你半点都不像是这个地方长大的人,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王爷真喜欢开玩笑,我打小就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怎么就不像了。王爷你先放开手,你按得我好痛。”

“痛吗?那便对了。你这丫头嘴里就没几句真话,可我竟觉得你有些不同,真是奇怪。”纳晟霖的语气越发诡异起来。

宋小果欲哭无泪,继续在地上摸着,该死的火折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刚抬头想要再说点什么缓和气氛的话,额头却猛然碰触到一个冰凉软绵之物,宋小果瞬时大骇。自己该不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吧?本能的她反手一抓,黑暗中立即传来了纳晟霖的闷哼声。

“宋小果,你到底在干什么?”

“找东西,找东西……”宋小果揪着纳晟霖的长衫顺势站了起来。

正在此时,烛火亮了。

纳晟霖一手握着火折子,一手拎着宋小果的后脖颈,脸色虽然诡异,却是衣衫整齐,并没发生想象中的不堪。“你到底在作甚,让你歇着,你却蹲在这儿折腾,还挠了本王一把。”

仔细一瞧,纳晟霖嘴角上果然有道红迹。想到自己刚才的草木皆兵,宋小果立即哭笑不得地红了双颊,看来从始至终邪恶的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没做什么,我刚才就是找火折子点蜡烛。七王爷,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既然你留下我查案,不如我们打铁趁热、连夜问案如何?”宋小果眼珠子一转,提议道。

“趁热?这案子都快三日了……不过也好,且让本王瞧瞧你要怎样问案。”

纳晟霖冷冷瞥了宋小果一眼,不知在想什么,竟也同意了她的提议。

听说纳晟霖要连夜问案,整个陆家都惊动了,倒霉的苏元小哥不得不又往县衙跑一趟,将张县令给请了过来。足足闹腾了近一柱香的时间,陆远山才匆匆赶来,一见纳晟霖便跪在了地上。

“谢谢七王爷能为小民做主!”

“陆远山,今夜问案之人并非本王,而是宋小果。不过有本王在,令公子定不会枉死。”

一听说是由宋小果来问案,陆远山刚才还希望满满的目光瞬时盛满了怀疑,宋小果朝他无奈地点头道。“陆老爷,七王爷将此案交由我来查,请你放心,我不会冤枉任何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凶手。”

“哦,宋小果要查案,这倒是稀罕事。”张县令来得十分快,摇晃着他那略有些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

见陆远山依旧满脸怀疑,张县令拍了拍他的肩膀。“既是七王爷下的令,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而且宋小果曾协助本官破过几桩大案子,你不都知晓么?”

“可她一个验尸的……”

“有时候死人说话比活人更可信,你就静观其变吧。”张县令果然是为官之人,三言两语就将陆远山的不信任给堵了回去。

虽是在陆家问案,但张县令还是依照惯例,带了两名捕快、一名判官前来,尴尬到了极致的宋小果,只能站在纳晟霖身旁,连个板凳都捞不到坐。

毕竟是工部尚书的庶女,纵使陆远山指认的言辞凿凿,但张县令并未轻易将周蕥荭收押,而是暂时囚在了陆家内院的房中。捕快很快便将人带了过来,初见此人,宋小果还是不免有些诧异,她比自己想象中要冷静许多。

周蕥荭大约三十左右,姿态雍容,容貌虽算不上绝美,却也气质出众。她站在厅堂之中,举手投足间都不曾有半点慌乱之色,只见她神情自然地给纳晟霖、张县令和陆远山请安行礼后,才往地上一跪。

“请七王爷为民妇做主!陆谦自幼丧母,由我一手带大。若要害他,我又何必等至今日?我膝下无所出,从来都拿陆谦当我自己的亲子对待,我们家老爷是被奸人迷了耳目,才会一心认定我就是杀害陆谦的凶手。”周蕥荭话语间条理清晰,逻辑性极强。

她甚至一开口就表明了自己没有孩子的立场,这个立场可以成为她的作案动机,也能成为她最好的保护色,宋小果冷眼瞧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暗自称奇。

周蕥荭过于冷静的表现,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她真不是凶手,第二则是此人的心理素质已经高到了一定地步。

宋小果默默观察着周蕥荭肢体上的小动作,不由皱起了眉头,纳晟霖轻轻扯了宋小果衣袖一下,她急忙硬着头皮开口问道。“陆周氏,你所谓的奸人是何人?”

“正是陆谦奶妈罗红丽,陆谦暴毙之后,此妇便在老爷面前口口声声指认我为凶手。那夜戌时,罗红丽曾差人将我请去陆谦房中,说陆谦感染了风邪高热不退,我去陪了陆谦约莫半个时辰后,便回房歇下了,我的大丫鬟红依和绿萼均可为我作证。”

昭雪第8章试读

见开口问案之人不是纳晟霖,周蕥荭眼中飞快闪过了一缕惊诧,却还是很配合地回答了面前这个娇小柔弱女子的问话。

宋小果盯着周蕥荭,脑海中幻想着那夜陆谦房中的情形,人却不自控地走到了周蕥荭面前,仔细捕捉着她的每一个神情。

宋小果虽是法医出身,却选修过微表情心理学,可此际她并未发现周蕥荭有说谎的细微表情和小动作。“戌时你到之际,陆谦是何症状?你把当时的一切再细细说一遍。”

“我到时陆谦面色赤红、双目紧闭、唤之不醒,我当时以为是高热所致,并未往深处细想。没坐多久罗红丽便借口说她会照顾陆谦,然后将我支了回去,后来的事我一概不知。”周蕥荭说的十分肯定。

宋小果转身朝着主坐中的纳晟霖请示道。“七王爷,我请求提审陆谦的奶娘罗红丽和陆周氏的两个丫鬟红依与绿萼。”

纳晟霖点了点头,两个捕快便飞快走了出去,没多久就带来了一个抽抽噎噎的小妇人和两个大丫鬟。

那妇人生就一张芙蓉面,左眼角之下有着一粒泪痣,还未开口就已泪流满面,跪在地上极为楚楚可怜。“大人,民妇冤枉,都是夫人让我说少爷是因病暴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罗红丽,你身为陆谦奶娘,身负照顾他的责任,如今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你这胆子也太肥了一些。”宋小果冷哼出声,走到罗红丽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罗红丽迟疑几秒,忽然双手掩面,抽噎出声。“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那夜少爷染了病,我让人去将夫人请了过来,夫人坐了坐便离开了,后来不知怎地,少爷就没了气。等我后来将此事告知夫人后,她便让我一口咬定少爷是因病暴毙的。”

“罗红丽,你这个贱妇……”

周蕥荭忽然在一旁怒喝出声,宋小果不动声色地冷眼瞟了过去,竟在她身上捕捉到了一抹不安和焦虑。

罗红丽到底隐瞒了什么?还是她有什么把柄在旁人手中,所以才会死死咬住这番听起来就让人啼笑皆非的供词。

“陆周氏,你闭嘴。”

呵斥完周蕥荭后,宋小果才继续向罗红丽问道。“可陆周氏说了,她戌时到,只待了半个时辰便回了房,在这之前与之后,陪在陆谦身边的只有你。罗红丽,你要是再不说实话,那你便有最大的杀人嫌疑。”

罗红丽不哭了,放开双手紧咬住下唇,一双手握紧了松开,松开了又再次握紧,目光完全不敢与宋小果对视,偶有碰上之时,她也很快地避了开去。让宋小果奇怪的是,罗红丽的目光总是时不时投向陆远山,难不成指使她说谎的正是陆远山?

罗红丽这些小动作,无一不在表明着她从进门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感觉这个女子的心理似乎并不强,于是宋小果乘胜追击道。“罗红丽,杀主的后果你好好想想,是否担负得住?平夏王朝有律,弑主者斩全家。”

罗红丽忽然就情绪失了控,冲着宋小果大声喊道。“我没有杀少爷,你在冤枉我,我没有杀人……”

看着失控哭嚎的罗红丽,宋小果朝一旁的捕快示意,两人便将罗红丽拖到一边捂住了嘴。

宋小果慢慢走到两个哆哆嗦嗦的大丫鬟前,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夫人说,腊月十七戌时她去了陆谦房中,半个时辰左右便回了房,此话可真?”

红依连连点头,话都说不出来,绿萼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回道。“正是奴,奴婢,陪夫人,回的房。”

“你们在怕什么?杀人的又不是你们,都给我好好回话。”宋小果声音忽然有些阴冷,两个丫鬟瞬时吓得跪坐在了地上。

“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夫人回房之后又做了什么?有没有再出去过,出去有没有让你们作陪?”

“夫人,出,没出,去过……”颤抖着,红依忽然出了声。

“那是出去了,还是没出去?红依,忠心护主是好事,但你要搞清楚,现在死得可是这陆家唯一的小少爷,其中利害你该比我清楚。”

“红依,你不要乱说话!”周蕥荭再次厉声喊道。

宋小果唰地一下将目光望向了她,眼中满是狠戾。“陆周氏,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一再阻扰我问案,是心里有鬼吗?既然你说陆谦不是你所杀,为何不肯让她们好好说话?”

“我,我没有……阻扰……”

“那让我来告诉你,你为何不让她们开口了,因为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说真话。你说你拿陆谦当亲子对待,那我问你,戌时你到之际可有大夫在一旁,若是你真有半点在意陆谦,就不可能不为陆谦请大夫,所以你对陆谦根本没有半点感情,这是你撒谎的第一点。”

“第二,你说你到的时候,陆谦面色赤红、双目紧闭、唤之不醒。但我验过陆谦的尸体,他生前并无恶疾染身,不可能出现面色赤红一事,所以罗红丽说你只是坐了坐便离开这句话是真的,而你说的半个时辰根本是信口胡言,你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陆谦。”

“第三,你回房之后又出去过,那么我问你,在那个时辰你出去是去了哪里?偷偷回到陆谦房中,还是去了别的地方?陆周氏,难不成陆谦真是为你所杀?”

周蕥荭直勾勾地望着宋小果,后者每说一点,她面皮就微不可见的颤一下,但她并不肯低头认罪。“我没有杀陆谦,你在冤枉我,他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

“我不知道。”此女心理素质之强大,就算在宋小果的那个世界中也属罕见。

宋小果将目光再次投向纳晟霖,向他请示道。“七王爷,今夜我问案暂到这里,请求隔日再审。陆周氏、奶娘罗红丽均有杀人嫌疑,请县令大人收押,证人红依和绿萼分开看守,我要单独问询。”

“准。”

张县令连夜便将周蕥荭和罗红丽都带回了县衙,宋小果在判官记录的询问单上签了字后也随纳晟霖回了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