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已完结

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来源:微阅云 作者:德兰沐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兰晚晚只有十五分钟,再不充上电她就要完蛋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去……墙壁上又湿又滑。兰晚晚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这底下藏着个血盆大口的怪物、如果这个下面藏着吃人的妖怪、如果这个下面藏着个被封印的僵尸……兰晚晚想着更害怕,往下走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砰砰砰……打在肉上的钝击声传来!兰晚晚抬眼看去,就见前面不远有一扇双开的红色铁门,没关紧从中间透出昏暗的灯光,还有一个硕*大的沙袋挂在半空晃来晃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叔叔总想光复兰家-德兰沐

兰晚晚眼珠子左右晃啊晃。

心虚戳着碗里的天妇罗,“什……什么事啊?”

兰鹤德面色凝重的看她一阵,重重叹气,“你这么继续跟司徒邢住下去,我太不放心了,你知道司徒邢耍手段从你爷爷手里接手兰家,咱们家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

“……”兰晚晚想起那个血腥的雨夜。

全身打了个寒颤,迟疑道:“可是我记得……那些人都是想趁着爷爷不在了,想来抢咱们家的财产吧,虽然……虽然吧……司徒邢做的是过分了点,可是这些年兰家发展挺好的啊。”

“你呀!”

兰鹤德痛心疾首,“你就是太天真了,什么都不懂,司徒邢他姓什么?他姓司徒,他不是我们兰家的人,他能真心实意的替咱们着想吗?!他做这些都是在演戏,明白吗?!”

“哦……”兰晚晚垂头。

反正每次只要她流露出点站队司徒邢,就会遭到自家亲叔叔的怒怼,不过她也能理解,毕竟司徒邢接管兰家的时间特殊,也难怪叔叔他们会乱想。

可是……

兰晚晚想着前世司徒邢对她的深情,她就明白,司徒邢就算不是真心为了兰家,他也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反倒是她,为了充电害的司徒邢误解,又不能回应人家的感情。

她啊!

真是太渣渣了。

兰晚晚陷入自我嫌弃中……

兰鹤德舀了一碗汤送到兰晚晚手边,忧虑的长叹了口气。

“晚晚,本来叔叔是不想跟你说这些,不说其他人,就是我现在在公司的处境都很不妙啊。”

“啊?”

兰晚晚关心,“叔叔,你是公司的老人了,怎么会……”

兰鹤德面色铁青,“过去为了不想像那些董事一样被赶出去,我一直小心翼翼避免被司徒邢抓到把柄,最近司徒邢拿了个项目让我负责,谁知道这个项目就是个圈套!现在项目出问题,他就把所有的问题都扣在我头上……”

说着声音猛然拔高,表情都变得有几分狰狞起来,“我知道司徒邢在想什么,他就是想把我们兰家的人全部赶出公司,这样他就能光明正大的掌握兰家的一切!”

搁在过去,兰晚晚肯定毫不犹豫的站在兰鹤德这边,一起疯狂吐槽司徒邢。

可是现在么……

兰晚晚总觉得司徒邢不是那样的人。

她扯了扯嘴角勉强附和,“这样啊,那司徒邢太可恶了!”

兰鹤德得到她的回应,缓和了下情绪,才忧心忡忡的望着兰晚晚。

“所以啊!晚晚,司徒邢狼子野心,你继续跟他住在一起,叔叔实在是担心你的安全。”

“叔叔,其实……”

“你不用怕,叔叔都替你安排妥当了!”

“不是……”

真诚的大眼睛眨啊眨,兰晚晚认真道:“叔叔,司徒邢这么凶残,要是我走了,他那你跟兰络开刀怎么办?我不能为了自己的自由,就不顾你们的安全啊。”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不能走啊啊啊!她要充电!要活命啊啊啊啊!

兰鹤德感动的眼眶微红,越发坚决让她走,“你放心,一切叔叔都安排好了,没人知道是我做的,到时候你就在国外待一阵,等我们把兰家从司徒邢手里抢过来就过去接你。”

“……”兰晚晚见自家叔叔两鬓斑白,这些年看起来都苍老了。

心下有些不忍,但又清楚兰鹤德对司徒邢的误会极深,她要是说好话肯定会被“说教”,以为她被司徒邢下降头了。

——警告!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请及时充电……

兰晚晚嗖的把手从桌上缩下去,一阵麻酥感立马上线!

该死的!

怎么非赶到这个时候……

兰鹤德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安慰,“晚晚,你放心,只要你能安全地从司徒邢身边离开,叔叔做什么都愿意,你别替我担心了。”

“……”兰晚晚哭笑不得。

她是被电的,不是替他担心啊。

怎么办?

得赶紧摆脱叔叔去找司徒邢才行……

兰晚晚犯愁,突然灵光一闪,有了!要是这么说肯定能行!

抬头……

表情活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

“叔叔,我已经长大了,你不能老拿我当小孩看,我也是兰家的一份子,我要留下来!我要帮你!我要夺回被司徒邢抢走的兰家!我要让爷爷泉下安息!”

这番话说的十分激昂……

兰鹤德怔了良久,不赞同的拧着眉。

“晚晚,这不是开玩笑,当初你是亲眼看过司徒邢的暴行,他对那些不支持他的人是怎么做的?难道你都忘了?!”

“……”

兰晚晚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吞了口唾沫道,“叔叔,我都想清楚了,你看我现在就住在兰家,跟在司徒邢身边,我可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啊!最近他对我已经有点信任了。”

兰鹤德见她这么坚决,只能无奈苦笑,“是叔叔无能,你现在这个年纪本来应该无忧无虑的,却还让你背负这些。”

兰晚晚忙摇头。

就着脑海里响起充电提示当背景乐,一脸情真意切。

“叔叔,我是真的想通了,不能这么浑浑噩噩下去,我要帮你!我要把兰家的一切夺回来,不能让司徒邢继续霸占咱们家的财产了!”

“是叔叔的错,你真的长大了。”

最终还是妥协了。

兰鹤德严肃,“但你要答应叔叔,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兰晚晚点头如捣蒜,“好!”

而后火速弹起身,“那……那个叔叔……我从家里带了午餐给司徒邢,我给他送过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晚晚……”

还没等兰鹤德说什么,兰晚晚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兰鹤德没待多久也走了。

在他走远后,隔壁的推门打开……

梁晶似笑非笑的走出门,轻靠在框上,“还真是叔侄情深啊。”

说话时,她修长指尖在手机键盘上跳跃,笑得灿烂极了,“兰晚晚,我看这次你还怎么忽悠邢哥!”

随即路过之前兰晚晚跟兰鹤德待过的包间,梁晶表情古怪的咧了咧嘴,“兰鹤德这么差劲,没想到对兰晚晚这个侄女还挺好啊……”

满世界找司徒邢-德兰沐

兰晚晚冲回公司。

到处找司徒邢,结果连个人影子都没找见。

“上哪去了?”

兰晚晚急的头发都炸了,“上班时间不在公司好好呆着,跑哪去了?!”

——警告!距离关机还有半小时,请尽快充电!

“我去!”

兰晚晚撒开腿跑满世界找司徒邢。

下楼找,正巧跟梁晶撞上!

兰晚晚习惯性的瞪了她一眼,继续跑,找司徒邢。

“兰晚晚,你是在找邢哥吧?别费这心思了,他不在公司。”

“……”

警惕的打量梁晶好一阵。

兰晚晚哼了声,“他不在公司,你怎么知道?财迷变神棍了?”

梁晶挑了挑披在肩上的波浪卷,“我当然知道,我跟在邢哥身边这么久,比你更了解他。”

“哦。”兰晚晚不屑,“可惜,你陪了他这么长时间,他还是不喜欢你。”

梁晶脸一阵扭曲,似乎就要破口大骂。

兰晚晚严阵以待准备回击。

可是……

梁晶忽然变平静,“兰晚晚,你不是想知道邢哥在哪吗?我可以告诉你。”

兰晚晚怀疑,“你能这么好心?”

梁晶笑得一脸怪异,“好不好心,就看你愿不愿意听了,全公司上下除了周阳只有我知道邢哥在哪,听不听随你的便。”

“……”兰晚晚紧盯着她的表情,心下衡量着她说这话的真实性。

——警告!警告!严重警告!

警告个屁!

兰晚晚没空去想梁晶说的是真是假,只催促道:“要说快说,别废话!”

梁晶真就没说废话,“昌盛大厦,地下一楼红武拳馆,你可以去那找碰碰运气。”

碰碰运气?!

这可是关乎她生死存亡的大事好吗!

兰晚晚要疯,“你刚才不是说,你知道他在哪吗?刚才那话什么意思,让我碰运气?”

“刚才我给邢哥联系的时候,他确实在拳馆,不过这会儿在哪我就确定了。”

说着,梁晶扫过她手里的保温桶,“兰晚晚,你的变化真是太大了,给邢哥送个饭都这么积极。”

兰晚晚怼,“关你屁事!”

而后狂奔上电梯,朝着昌盛大厦进发。

梁晶站在窗边垂眸看着从公司跑出去的兰晚晚,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与此同时。

地下拳场,灯光阴暗。

擂台上有两个人正在激烈的对抗,更准确的说是有一方被碾压式的虐揍当中……

砰!

一记直拳,男人喷*血倒地不起!

司徒邢面无表情的甩了甩手上的血,呼吸微喘,两眼赤红的盯着倒地的人,就跟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般……

让人看一眼都心生惧意。

“再来。”

男人一手捂着喷*血的鼻子,一手冲着司徒邢摇头,“不……不行了。”

司徒邢眼神微微眯起,“换人,继续。”

男人艰难的转了下脖子,看到擂台底下横七竖八躺着的小伙伴们,苦笑连连,“邢哥,今儿真没货了,要不然你跟大阳打吧。”

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周阳,冷眼嗖的杀过去,“……”

草,出卖老子!

男人捂着鼻子爬下擂台——他也没办法,邢哥今天火力太猛了,再继续下去,他们小命都要玩完啊。

司徒邢眼角都不带偏一下,“上来。”

周阳苦哈哈的上擂台,“总裁,梁晶跟兰小姐水火不容,说不定那段录音是她伪造……”

话没完,一记凶猛的勾拳打出来!

周阳结结实实的挨了下,慌忙往后退,“总……总裁……”

司徒邢眼神阴狠至极,下手的动作越发狠厉。

周阳心里苦啊。

助理太难当,除了工作还要当个出气筒……

里面打得凶狠。

外头,兰晚晚站在地下拳馆的入口,看着台阶上遍布的垃圾和污秽物,还有黑漆漆看不到底的台阶深处……

她头皮有点发麻,左右看看。

“不会……找错地方了吧?”

好歹司徒邢是兰氏财团的总裁,怎么会跑来这种地方?

兰晚晚又瞟了眼墙壁上用黑漆歪歪斜斜写着“红武拳馆”四个大字……

——警告……

“得,不管了!活命要紧。”

兰晚晚只有十五分钟,再不充上电她就要完蛋了。

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去……

墙壁上又湿又滑。

兰晚晚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这底下藏着个血盆大口的怪物、如果这个下面藏着吃人的妖怪、如果这个下面藏着个被封印的僵尸……

兰晚晚想着更害怕,往下走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

砰砰砰……

打在肉上的钝击声传来!

兰晚晚抬眼看去,就见前面不远有一扇双开的红色铁门,没关紧从中间透出昏暗的灯光,还有一个硕*大的沙袋挂在半空晃来晃去……

找到了!

兰晚晚喜出望外冲进去!

砰!

周阳身体往后腾空重重摔下,口吐鲜血……

角度刚好对准兰晚晚!

“啊啊啊啊啊!”

兰晚晚吓得尖叫。

司徒邢瞳仁猛烈的收缩了一瞬,偏头冷冷盯着出现在这里的兰晚晚。

看到尖叫的是兰晚晚……

周阳求生欲爆棚,硬生生的把涌上来的血吞回去,捂着嘴飞快爬下擂台消失在角落。

擂台上头顶一盏白炽灯打下来。

司徒邢站在上面,脸上的表情全部隐没,就算看不见表情,也能感受到他此刻心情极度糟糕,随时可能暴走。

——警告!最后五分钟,五分钟!请及时充电!

——插播一则广告,想死吗?想死的话,推荐你使用最优墓地APP,海景、学区、阳关道……应有尽有,优惠多多……

兰晚晚被脑子里这串脑残的广告给整笑了。

继而咬着后槽牙恨恨的想,我才不想死!大好青春不好好活着,死什么鬼!

兰晚晚撑起笑脸,“邢哥,没吃午餐吧?这是我早上出门让厨房特地做的,你要不要吃?”

司徒邢弯腰从擂台上的跳下来,抽起搭在边缘的毛巾擦手上的血,径自往她的方向走过去。

“……”兰晚晚秒怂。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

司徒邢脸色阴沉似水,“拿来。”

兰晚晚愣了一秒,慌忙把保温桶递过去,强笑,“邢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让厨房做了点……”

哗啦!

司徒邢面无表情的将保温桶摔在地上,里面的饭菜撒了一地。

兰晚晚脸色登时白了。

要挨打了吗?!

是要被暴揍了吗?!

小说《刑婚厚爱:晚晚要充电》 第15章 叔叔总想光复兰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