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90:男友是个小奶狗

更新时间:2021-04-04 14:22:08

重生90:男友是个小奶狗 已完结

重生90:男友是个小奶狗

来源:微阅云 作者:顾青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白晓笙看着眼前这个委屈的小包子,忙道:“放心,我今天准备了不少,你想要吃什么尽管挑。”田诗这才松了口气。白晓笙的动作利索,给田诗的东西打包好后,就开始给黄毛他们打包。她数了数对方的人头,给他们打包了十八份。等最后一份打包好,递给黄毛的时候,白晓笙道:“六十串肉,五十串海鲜,三十五串菜,总共81.75元,我给你们抹掉零头,收你们80块钱。”说完她掏出20块钱还给黄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视死如归

等钱脱离了手,吕志涛才一脸控诉的看着白晓笙,“你就这么狠心?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的眷恋?”说到这他的眼睛通红,痛苦的道:

“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我的坏话?说我是抱着目的接近你的?晓笙你说,我能为了什么接近你?钱吗?可你看我,你说你要拿回一千块钱,我二话不说就和亲朋好友借钱还给你,我……。”

“行了!”白晓笙打断吕志涛的喋喋不休,扬了扬手里的钞票:“以前你欠我的那些,我不和你计较,就当作是买个教训。咱们也算两清了。”

只要吕家的人不来打扰她,她不会刻意和吕家人过不去。

于她来说,吕家就是过去式,一直揪着不放,只能说明她心里还存着遐想。

说完这席话,白晓笙没去看吕志涛,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吕志涛回了神,上前一步,用力的拍打房门,“晓笙,你开门!我有话想和你说,我们好好谈谈。”

白晓笙后背对着房门,不理会吕志涛的大吼大叫,把这十张钞票一字排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这对于她来说也算是意外之财,有了这笔钱,她……貌似也做不了什么?

想开个铺子吧,这点钱也根本不够啊,顶多就是在美食街租个摊位。

她那天问过了,十多平方米的地,一个月要一百块钱,首次租必须一次性交付三个月的租金。

这也算负担得起,但她压根没打算一直摆摊,所以念头才升起,就果断被她给毙了。

她现在还是努力赚钱,争取早点拥有属于自己的店面吧。

白晓笙把钱揣兜里,跑到厨房准备东西。

等三点多她要去摊位的时候,吕志涛已经离开。

白晓笙也没当一回事,骑着车去了美食街,这才刚到那儿,就瞧见林三好旁边的地上被人摆了个桌子,白晓笙骑车的动作一顿,郁闷的不能自己。

这才几点啊?摊位就被人给占了去?心里无语。看来她今天要重新找个地方了。

“妹仔你来啦?”

就在白晓笙要离开的时候,熟悉的嗓音唤住了她。

白晓笙停下动作,对着正笑眯眯的林三好点了点头,“是啊。我以为我已经够早了,没想到位置还被人占了去,看来今天不能和林姐做邻居了。”

“谁说的?”林三好眨了眨眼睛,从摊位前走出来,几步来到白晓笙面前,压低声音道:“这位置是我给你占着的。”

白晓笙讶异。

林三好比了个嘘的手势,毕竟这事情让人知道了,影响不好,要别人也和她一般,这里可不就乱了套?

白晓笙瞧着她这般只觉得好笑,随即又有些感激,“林姐,谢谢你。”

林三好摆了摆手,“我们的铺子就在这里,帮你占个地方算什么?只要你五点之前能到就成。”就在他们隔壁,她把桌子一放就成,可五点的时候就有城管过来收钱,那时候白晓笙没来,她帮着掏钱事小,就怕城管会找麻烦。

白晓笙道:“我知道的,我要不来,肯定提前和林姐说一声。”

林三好瞧着白晓笙乖巧的模样,心里别提多喜欢。她之所以会帮一把,除了因为白晓笙年纪小出来赚钱的缘故外,还因为昨天晚上那一通闹腾。

一些家事她是插不上手,但能够帮忙的地方,她却也愿意伸出援手。

和白晓笙说了两句,林三好就回了自个摊位。

白晓笙则开始把东西拿出来。

有了那一笔横财,白晓笙今天买了不少的肉和海鲜,准备多卖一些。

东西摆好,她刚准备坐下来看会书,便感觉到有人靠近,白晓笙抬起头招呼道:“麻辣烫,新鲜美味的……是你?”

墨晟穿着运动服,一头细碎的头发齐耳长,他带着厚厚的眼镜,瞧着就像是乖学生,这会他面无表情,看了白晓笙一眼,又看了看正在沸腾的锅,道:“这是你的摊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墨晟她就觉得头皮发麻,这会听他开口,便道:“是啊。”

墨晟沉默半晌,道:“我包了。”

“哈?”白晓笙诧异。

“总共多少钱?”墨晟边说边掏出钱包,询问的视线依然落在白晓笙身上。

白晓笙看着墨晟那样,确定他不是开玩笑,有些无语,想到上次一别,墨晟说知道怎么报答的话,她头疼的道:“你吃得完吗?吃不完买这么多就是浪费,浪费是可耻的。”

墨晟拿着钱包的手微缩,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带着困惑,他不明白,白晓笙卖给别人也是卖,全部卖给他也是卖,为什么要拒绝?

白晓笙放缓了语气,“我说过,我不需要你报恩,你没必要花这个钱。”要知道她今天带来的不少,卖个一百多那是完全没问题。

对方只是个学生,这么大一笔钱也很难拿出来吧。

墨晟眉头打结,思索白晓笙的话,自觉找到答案,他默默收回钱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晓笙欣慰的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吃饭了吗?”

墨晟摇头。

白晓笙看着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心软的一塌糊涂,“那我请你吃碗麻辣烫?”

墨晟内心纠结,看了眼四周的环境,又看了看白晓笙的摊位,最后像是视死如归般,道:“好。”

白晓笙不知道他心理活动这么多,见他答应,把肉菜下锅。

墨晟站在旁边,不消片刻身上就被染了味道,他不舒服的皱起鼻子,虽如此,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白晓笙很快就把东西打包好,拎着就要递给墨晟。

墨晟却没有伸手去接,他指了指白晓笙唯一的一只椅子,问道:“我能坐吗?”

白晓笙愣了下,倒是没有拒绝,把东西放在唯一的桌子上,对墨晟道:“你坐吧。”

墨晟迈步上前,微曲那双大长腿,坐在小小的椅子上,瞧着有几分滑稽,偏生他自己没有感觉到般,坐下后纠结的看着碗里的东西,半晌,他才破罐子破摔般夹起一只虾,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的准备把它咽下,却没想到那虾刚入嘴,那味道让他愣在原地,不自觉的嚼动了两下。

出头

虾仁的鲜美像是被放大了几十倍,肉质异常嫩,嚼动间,整个口腔都是那股香甜,让人欲罢不能。

以前的他绝不会吃路边摊,更不会吃像麻辣烫这样的东西,这还是第一次吃,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美味。

他这边还在吃,那边的白晓笙已经开始忙活了。

之前都是要到大晚上才有生意,今天还没六点,就有人过来买了。

来买的还是熟人,就昨天来买过的徐远。

此时的徐远一脸的垂涎,看着锅里的东西直咽口水,忙不迭拿了二十多串给白晓笙。

白晓笙笑了笑:“昨天买了那么多,没吃腻吗?”

徐远一脸气愤:“你是不知道,昨天我特意打包一份回寝室,本来准备熬夜的时候吃的,没想到我东西放下,一个没留意,东西就被我们寝室里的人吃光了。”

就为了这事,他都差点和寝室的几人干架了。

白晓笙听的好笑。

徐远却是满肚子的怨念:“一群死宅,今天要再给我偷吃,我准要把他们揍趴下。”

白晓笙瞧着他那捍卫美食的模样,无语道:“那你干脆买点给他们啊。”

徐远呵了声:“我得多稀罕他们?”一群饿狼,他就是买几十块钱都不够吃的。

白晓笙:“……。”默默的把东西给他装好,递了过去。

徐远还了钱后拎着离开。

等徐远走后,又陆续卖出去一些。

白晓笙忙完这波,墨晟已经把东西吃完,他把一次性碗筷往旁边的垃圾桶一丢,站了起身,“我走了。”

白晓笙没怎么在意的应了声好。

墨晟迈开的脚步一顿,看了眼坐回到椅子上的白晓笙,面色有些怪异,心里也别扭,却说不上哪里别扭,只得沉着脸走了。

白晓笙便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或者说,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个小插曲,所以墨晟走后她该干嘛干嘛。

今天的生意和昨天比起来,倒是好了不少,不仅来了几个生客,老客户也来了几波。

而且这些老客户买的都特别多,尤其是田诗。

今天的田诗比起昨天要早来一个小时,站在白晓笙的摊子前一脸的兴奋。

瞧见那些串串还有很多,拍了拍胸口高兴道:“你不知道,为了买你家的麻辣烫,我今天还特意调了个闹钟,到点立马就往你这里跑。”

白晓笙好笑不已,“我今天特意多做一些呢,你瞧瞧想吃什么?”

田诗往锅里面看,发现还真多了不少的东西,以前就十来种,现在加了鱿鱼、扇贝、鸡翅等等,足足有二十多种。

田诗看得咽了咽唾液,一时间不知道选什么好。

就在她要下定主意时,一群流里流气的男人围了过来,对方将近二十人,直接把白晓笙的摊位给围住。

田诗诧异的回头,在看到身后这群头发五颜六色的人后,整个人都僵硬了。

白晓笙眯起眼睛看着这群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群人看着有些眼熟?可一时半会的,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她紧绷着神经,手伸到了桌子底下,捏紧下方的锅铲。

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和这些人周旋的时候,站在最前端的黄毛顶着一对黑眼圈,扫了一眼白晓笙的摊位,不耐烦的道:“把所有麻辣烫都给我包了。”

还真是来闹事的?白晓笙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这剩下的可还有一两百串,算下来要一百块钱呢。”

黄毛眉毛倒数,凶神恶煞的就要开喷。

只是话还没出口,身边站着的绿毛压低声音道:“大哥,那小白脸还在看着呢。”这话一起,黄毛觉得眼圈隐隐作痛,气顿时泄了,不情不愿的从怀里掏出一百块,拍到白晓笙面前,“老子有的是钱,还怕老子吃白食?”他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心里却在滴血。

白晓笙看着那钱,眼里都是惊讶。

黄毛催促道:“快点,我们还有事呢。”

白晓笙回了神,松开捏着锅铲的手,接过那百元大钞,确定不是假币后,她看着这些人的眼神更怪异了。不过转念一想,打扮的流里流气,不代表就是吃东西不付钱的人啊?看来她还是太肤浅了。

她这还在心里检讨,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同学,事情都有先来后到,你不能都卖给他们不给我。”

白晓笙看着眼前这个委屈的小包子,忙道:“放心,我今天准备了不少,你想要吃什么尽管挑。”

田诗这才松了口气。

白晓笙的动作利索,给田诗的东西打包好后,就开始给黄毛他们打包。

她数了数对方的人头,给他们打包了十八份。

等最后一份打包好,递给黄毛的时候,白晓笙道:“六十串肉,五十串海鲜,三十五串菜,总共81.75元,我给你们抹掉零头,收你们80块钱。”说完她掏出20块钱还给黄毛。

黄毛面无表情的接过,话都不说一句,带着一群兄弟走了。

等黄毛一群人走远,白晓笙那颗提着的心才算放下,还真是她想太多了,这些人瞧着不怎么样,但事实上都是好人啊。

她看了眼时间,现在还没到九点呢,今天可以说是她摆摊以来,第一次这么早收摊的。

想到兜里的钱,白晓笙眉眼弯弯。

今天她准备了很多,食材就花了一百块钱,不过收益不错,卖了有两百多呢。

也就是说,她今天一天就赚了一百!

想想她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干劲十足的收拾摊子,顺带和林三好打了声招呼,这才骑着车子离开。

林三好目送白晓笙离开,忍不住感慨,“人家这生意可真好,这么快就收摊了。”

老徐正在榨果汁,听罢舔了舔唇:“你别说,这小姑娘做的麻辣烫就是好吃,我本来还准备买点做夜宵。”可惜他这还没说呢,人家就卖完了。

林三好瞪了眼老徐,顺便在他肚子上拍了拍,“你这肚子和人怀孕八个月似的,还吃夜宵?”

老徐噎的脸红脖子粗,可看着自己媳妇那横眉竖眼的模样,他屁都不敢放,榨果汁去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