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大叔老公深度索爱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大叔老公深度索爱 已完结

大叔老公深度索爱

来源:微阅云 作者:凌凌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他猛地捉住夏悠悠食指,在印泥上沾点红墨,在签名处按下夏悠悠食指印,一气呵成。就那么简单,协议生效了,夏悠悠根本不懂里面合约上面说的是什么。苏成军嫌弃看了她一眼,摇摇晃晃回房了,嘴里还喃喃自语说着点什么,声音逐渐模糊了。夏悠悠快速跑出苏家,一脸惊慌失措,一向遇事淡定的她,这次脸色都惨白了。她拖上箱子,捡起地上文件,头也不回,没有任何眷恋,住了十年的房子,到此为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惜了这张好脸-凌凌七

夏悠悠看了看秦海,他依旧是一脸的嘲讽,夏悠悠心里却突然暖了一下。

“就算是那晚给你的报酬”

听着秦海依旧不算太愉快的语气,她却抿了抿嘴笑了。

“谢谢你”

秦海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夏悠悠换上衣服,连忙往咖啡厅赶去,苏成军现在是不可能会再给弟弟支付医药费了。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咖啡厅这份工作,决绝不能丢。

蓝山梦咖啡厅。

夏悠悠埋头写着什么,好友谢芷晴灰溜溜走来,一屁股坐在旁边沙发上。

“天天被这个老巫婆折腾,真够累的。”她扭扭脖子,用粉拳轻轻拍打脖子。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杂志,入目而来的是秦家二公子回归秦氏集团。

“哎。悠悠,快看,这个秦家二少这张脸,简直迷死人呐”谢芷晴一脸花痴,眼里闪着光,看着八卦杂志。

没得到夏悠悠回应,谢芷晴调皮凑过去,“你在写什么呢,上班够累的,下班还折腾。”

谢芷晴眨眨眼,抢过桌面上那张纸。看了看。

“悠悠,你怎么申请来公司集体宿舍呢?”

她感到莫名其妙,印象中的夏悠悠,家境应该不错,怎么突然就搬出来,宿舍条件也是一般般。

夏悠悠倒无所谓,“想着平时上班近点,还可以去看弟弟。”

她边说声音慢慢变小,眉宇间轻轻拧紧,最近发生那么多事,弟弟那边医药费不知还剩多少。

夏悠悠想了想,突兀站起来,“芷晴,你帮我把申请交给主管,我去趟医院。”

话音刚落,她立即冲出门口,朝医院方向跑去,离医院不算远,最近发生太多事,探望弟弟的时间少了。

还没进到病房,在门口就听见房间里的弟弟对医生说,“医生,求求你你不用再给我姐姐打电话了,我们付不起这个医药费,至于我的病,听天由命吧。”

弟弟夏致慢慢说道,仿佛看淡一切。

夏悠悠躲在门外,鼻子酸酸的,眼睛被蒙上一层薄雾。

妈妈临走前,最放心不下就是夏致,可这个做姐姐的,却无能为力。

夏悠悠最后没有走进病房,而是偷偷看了一眼苍白无力的弟弟,悄悄走了。

她要回苏家,要去求苏成军,哪怕已经知道没有任何希望,哪怕知道羊入虎口,她都要回去。

一路上,秋意越来越浓了,是不是深秋让人特别伤感。

夏悠悠一路回到苏家,傍晚落幕,皎洁的月光洒在街道上,她的心凉凉的。

苏成军没有在家,庆幸中又夹着无措,她回到自己房间,这个住了十年的房子,如今看起来,陌生得让人害怕。

夏悠悠收拾自己的衣服和物品,简简单单一个箱子,带上妈妈的照片,准备离开。

这里,终要结束。

这时,大厅门被人一脚踢开,带着沉沉怒气。

透着光线,进来的人带着满身酒气。

是苏成军。

夏悠悠条件反射怔了下,由心生的恐惧。

看到夏悠悠在屋里,他眯起眼,摇摇晃晃,抬起一只手指着她,想说话。

“呃……”苏成军重重打了个嗝,一股浓浓酒气扑鼻而来。

“悠……悠悠……?呃。”

苏成军笑眯眯晃着身体朝她走去,浑身上下散发淫秽的气味。

这情况,必须要逃。

夏悠悠倒吸口气,“我来拿点衣服就走。”

说完,她快步朝门口走去。

哪会有那么容易。

苏成军立即挡在她面前,抬手摸摸脑袋,还有块纱布缠着。

夏悠悠心里一惊,上次用花瓶砸他逃脱,没想到伤那么重。

她这时才彻底意识到自己危险,脸色一下子发白起来。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你这十年吃我的用我的,现在是时候还了。”

苏成军说话有些含糊,这一身酒味,是喝了不少。

夏悠悠没有接话,她此刻正想着要怎么脱身,对于一个喝醉酒的人,你跟她说道理,简直就是浪费。

苏成军嘻嘻笑着,让人觉得反胃。

“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是的,她不是苏成军的女儿,却养育她十年,弟弟的病能维持到现在,也是他的原因。

所以,这债,夏悠悠一定会还。

“还?你拿什么还?你有多少钱还?”苏成军打个了嗝,接线咿咿呀呀说,“没事,你没钱……还有……还有身体。”

话才说完,苏成军就要扑上去,说什么这次都不能让这只小绵羊跑了。

这时电话响了,中段苏成军的动作,他拧眉不耐烦掏出手机。

“干什么!”似乎好事被打扰,苏成军一脸不耐烦。

通话时间大概维持了好几分钟。听不到对方说什么,只看见苏成军的脸扭曲得变了样,还带着熊熊怒火。

“艹他妈的,滚!”他大声叫道,抬手狠狠把手机摔在地上,发出清碎的声音。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举动把夏悠悠着实吓到了。

她小心翼翼移动步伐,试图想悄悄走出去。

“婊子,要不是你,我会走到这一步吗?”

苏成军一手用力扯住夏悠悠头发。

“啊——”被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夏悠悠不禁失声。

“死丫头,我现在全玩完了,你满意了?”苏成军猩红的双眼带着怒火,每一个字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一只手扯住夏悠悠的头发,用力,再用力。

夏悠悠感觉整个头皮都要掉下来了,疼痛让她眼里淌着眼泪。

她抬手奋力推开苏成军,手无缚鸡之力,又怎能挣脱。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弟弟也是!”苏成军大声吼着,像头兽性大发的狮子,再加上酒精上脑,完全不能控制。

冤家路窄-凌凌七

说完,他用手用力一推,将夏悠悠整个人扯到在地上,整个人被摔出几米远,发出巨大声响。

“砰——”

“啊——”夏悠悠叫出声,全身上下被一股疼痛贯穿。

脑袋突然被重重甩了出去,顿时失去知觉。

她眉头紧紧皱着,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只见苏成军怒气冲冲走进房里,不一会拿了个什么文件出来,丢在夏悠悠面前。

“给老子签了这份协议,老子就当你还债了。”

他喝醉了,但不至于烂醉,商场打滚那么多年,这点清醒的意识他还是有的。

说完,苏成军蹲下身子,一只手掐住夏悠悠下巴,用力抬起。

“长了一张好脸,可惜了。”

他猛地捉住夏悠悠食指,在印泥上沾点红墨,在签名处按下夏悠悠食指印,一气呵成。

就那么简单,协议生效了,夏悠悠根本不懂里面合约上面说的是什么。

苏成军嫌弃看了她一眼,摇摇晃晃回房了,嘴里还喃喃自语说着点什么,声音逐渐模糊了。

夏悠悠快速跑出苏家,一脸惊慌失措,一向遇事淡定的她,这次脸色都惨白了。

她拖上箱子,捡起地上文件,头也不回,没有任何眷恋,住了十年的房子,到此为止。

风肆意拍打在她脸上,即使是微微凉意,仍让人觉得寒冷,身体不由自主颤抖,夏悠悠抬眸忘了眼天空,黑得可怕。

没地方去,夏悠悠来到医院,这个时候,弟弟是她唯一的依靠。

她轻轻走进病房,望着夏致那张惨白的脸颊,她的心微微痛着,妈妈走了,弟弟生死未卜,她的世界全塌了。

弟弟的医药费已经没有了,医院一直没有来通知,但是却被弟弟阻止了,弟弟不想带给她任何负担,他情愿选择自生自灭。

夏悠悠从医院走出来时,天空飘着细雨,雨点一颗颗落在她脸上,冷醒了她。

她深吸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咖啡厅方向走去,那里有间员工休息室,虽然地方很小,但却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趴在休息室里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夏悠悠被一声高调怒斥声吵醒。

“你这个臭丫头,什么地方不好睡,跑来这里睡。”

老巫婆主管揪起夏悠悠的耳朵,破口大骂。

“你还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呢,成何体统。”主管越骂越起劲。

夏悠悠耳朵被扯得生疼,立即清醒过来,揉揉眼,一脸诧异。

她不缓不慢地说,“钟主管,这里本来就是公司的休息室,我在这里休息,没有触犯到公司条例。”

说完,夏悠悠拉开与钟主管的距离,躲开她扯疼耳朵的手,懒懒伸个懒腰,有理走天下,她夏悠悠未曾怕过。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哼,你现在拿公司条例压我?”

主管钟姐一脸不悦,本来就对夏悠悠满身意见,现在看她这幅有恃无恐的样子,更是满腔怒火。

夏悠悠没理会她,每天刁难她也是见怪不怪的事,当一日三餐吧。

钟姐看见她满脸不屑的样子,那股怒火一下子串上心头。

“上回你申请住宿没批过。”钟姐昂头上下打量夏悠悠,眼眸里尽是鄙视,“不自量力的东西。”

她冷冷说完,便抬起高姿态走出门口,还特意把门摔得贼响,像是在宣示胜利。

无聊,夏悠悠心里暗暗骂道,其实跟公司申请宿舍批不下来她心里也猜到了,只不过亲耳听到也难免有几分难过,毕竟从今天起,偌大的城市,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她。

秦氏集团。

秦浩天貌似心情不错,鱼尾纹嵌在眼角上方,虽然上了年纪,但并不因此坏了身材,健硕有力,魄力十足。

这间奢华的办公室坐着父子三人,秦荣也在场,看着午点时间就要到了,秦荣提议去自家咖啡厅吃饭,三人一前一后走出门。

秦海捋了捋衣服,双手往口袋一插,跟上脚步,三个人身材高挑挺拔,不得不说基因遗传得非常好。

蓝山梦咖啡。

夏悠悠埋头认真擦着复古式餐桌,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场从门外逼进来。

秦浩天和两位儿子浩浩荡荡走进咖啡厅。

钟姐和总经理越过夏悠悠身旁快步上前,“秦董好。”

恭敬礼帽面带微笑。

很少见钟姐这等恭维,管他谁来,做好自己分内事就好,夏悠悠心里想,低头继续打扫桌子卫生。

这见怪不怪,咖啡厅经常会来一些有钱有权的人,夏悠悠没多想什么,擦完桌子就转移上吧台干活了。

没过一会,谢芷晴一脸焦虑跑,扭曲的脸带有些难看,“悠悠,悠悠。”

她弯着身躯走来扯住夏悠悠衣角,额头溢出汗珠。

“你帮我招呼下vip包厢,我这肚子今天拉了四次了。”

谢芷晴苍白的小脸发出求救信号,今天轮到她看vip厢房,里面无论是谁,都不允许怠慢。

“我这给你拿药去。”夏悠悠顾不上那么多,满是担心,丢下手中抹布转身。

“别别别,你赶紧帮我去包厢招呼下,我茶水都没倒呢。哎哟。”谢芷晴刚说完,惨白的脸色又开始发作了,她捂着肚子,急忙跑出去。

“芷晴……”夏悠悠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不见谢芷晴身影了。

“愣着干嘛?还不去干活!”钟姐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从旁边蹦出,一脸不爽。

“上班时间就会偷懒。”

没等钟姐说完,夏悠悠立即拿起水壶往包厢走去,淘气的拍拍胸口,翻了个白眼。巧妙躲开一场嘴舌之战。

“咚咚咚……”

vip包厢门口,夏悠悠轻轻敲门,得到允许后走进去。

刚跨进门,眼光就扫到坐在正对面的秦海。

她心里一怔,手上端着的水壶跟着微微颤了下。

果然冤家路窄!

小说《大叔老公深度索爱》 第5章 可惜了这张好脸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