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南少娇妻入骨暖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南少娇妻入骨暖 连载中

南少娇妻入骨暖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末喜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简琳瞪大眼睛看向简瑶,整个人不可置信,本以为这汤会泼在简瑶身上。 谁知道简瑶这个蠢货反映在很快,楼上,简盛名听着简诗诗的声音,朝着楼下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 简琳看向简盛名,连忙对着简盛名说道:“爸,你看大姐啊,试试觉得大家才出院,身体不好,好心给大姐炖了汤,大姐不领情就算了,还把汤泼了诗诗一身。” 简诗诗听着简琳的话,立马理会简琳的意思,本来脸就烫的很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少娇妻入骨暖第8章试读

  秘书这才松了口气,看向简瑶,生怕简瑶没有听老爷子的安排。

  老爷子都是为了大小姐好,希望大小姐能够明白老爷子的苦心。

  老爷子知道大小姐那个男朋友刘响,那个人人品不行,为人自私自利,和大小姐在一起,全都是有目的。

  为了简家的生意。

  和南少爷比,刘响差的太远了。

  “那就好,老爷子交代过了,小姐准备一下,好好和南少爷在一起过日子。”秘书将协议递给简瑶,就离开了。

  过日子,跟南成霈那样的人,怎么过日子?不提心吊胆就是好事儿了。

  简瑶看着手里的协议,心里有些难受,要不是前世自己太傻了,爷爷也不会费劲心思的筹划这些,就是不想让她做出什么傻事儿。

  其实爷爷不这么做,她也不会再逃跑了,不会走前世的老路,害了简家。

  简瑶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整着心情,爷爷去国外也好,爷爷本来身子骨就不好,去国外静养,国外条件都会好很多。

  爷爷不在简家,简家这些毒蛇们,也会露出本来的面目,她也能放开手,收拾这些人,免得爷爷看到了简家这些破事儿会很心寒。

  前世的种种,她势必要让这些人,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简瑶眼底闪过一丝狠辣,转身回了房间。

  原本简琳和蒋佩仪母女,还担心简瑶醒过来了,有老爷子在,一直给简瑶撑腰,他们的日子不好过了。

  结果今天老爷子就匆匆去了国外,老爷子不在,简盛名又听他们的话,简瑶这个小蹄子,还不是等死。

  蒋佩仪想到这儿,心情立马大好起来。

  简瑶既然活着回来了,那就等着,一点一点被折磨死。

  “二姐,那个老东西走了,我想要弄死简瑶。”简家小女儿,简诗诗对着简琳说道,自从有了简瑶,老爷子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简瑶,她考上大学,要辆新车,老爷子说买什么买,让她开了简瑶开过的,却给简瑶买了新的,她怎么能不恨?

  他们都是简家的女儿,简瑶却得了老爷子所有的宠爱,简琳看向简诗诗,嘴角微微上扬:“你想怎么弄死她?”

  别看简诗诗年纪小,主意很多。

  简诗诗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凑近简琳,压低声音,对着简琳小声说着什么,简琳脸色微微一变:“这让爸知道了,可饶不了我们。”

  “放心吧,不会发现,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简诗诗给简琳递了个眼色,简琳点了点头。

  这几日,老爷子不在,简琳和简诗诗,虽然会找她的麻烦,但是也不敢太招惹她,谁知道老爷子会不会突然回来?

  简瑶去拿了高级制药师的证,前些日子,前世,她只想着怎么跟刘响谈恋爱,围着刘响转,跟刘响出去旅游,出去吃喝玩乐浪漫。

  白白浪费了这一身的本事,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蠢到放着这一身的本事不要。

  简瑶回了简家,简诗诗和简琳坐在客厅。

  简瑶看了两人一眼,难得这两人没有出去买衣服,出去花钱。

  姐妹两个最大的兴趣就是花钱,跟蒋佩仪一样的东西。

  “大姐,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简诗诗上前,热情的对着简瑶问道,他们在家等了简瑶一天。

  谁知道这个小贱人去哪儿了,一整天都不回来,让简诗诗和简琳等的着急的不行。

  简瑶看了一眼简诗诗,简诗诗是蒋佩仪后来生的一对龙凤胎,都在读大三,年纪不大。

  可是那心狠手辣的劲儿,不比简琳和蒋佩仪差多少。

  前世,简诗诗总是大姐长,大姐短,她以为自己的妹妹,得了什么好东西,都给简诗诗。

  直到后来简诗诗养成随便拿她东西的习惯,甚至把她妈妈留给她的玉镯子都给摔碎了。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蠢,把毒蛇当成妹妹。

  “简诗诗,你是在质问我吗?我去哪儿还要跟你汇报?”简瑶看向简诗诗。

  简盛名不在,她没必要跟着两个人演戏,浪费精力。

  简诗诗脸色一白,自从简瑶从医院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似的,以前脾气好,又好糊弄。

  现在简瑶精明多了,可想着一会儿简瑶倒霉的样子。

  简诗诗忍住了愤怒,朝着简瑶笑道:“大姐,你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说话的时候,简诗诗目光看了一眼楼上,简瑶顺着简诗诗的目光看了过去。

  见简盛名从房间出来,准备去书房,便知道简诗诗和简琳又要作妖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还有事儿,回房间了。”简瑶可不打算陪着两人演戏,不带温度的声音说着。

  简琳和简诗诗见此,对看一眼,简琳慌忙拉住简瑶,跟简瑶说道:“大姐,等一下,诗诗从学校学了一道汤,专门炖给你喝,你尝尝吧,不要枉费了诗诗的好心啊。”

  简瑶看着两人,心里觉得好笑,炖汤给她喝?

  简诗诗炖的汤,她可不敢喝,她还怕简诗诗在汤里下毒呢,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好心吗?

  简诗诗巴不得她死,还给她炖汤喝,送命汤还差不多。

  可简瑶看到简盛名在楼上,正跟着秘书说话呢。

  她要是不理会,简盛名就会觉得她对简诗诗和简琳不好,老爷子不在。

  简盛名现在是一家之主,威风的很。

  这边,简琳拖着简瑶。

  简诗诗飞快的去了厨房,端了汤过来,小心翼翼的走到简瑶面前。

  简诗诗对着简瑶说道:“大姐,你尝尝吧,加了人参和鹿茸,你前段时间出了车祸,底子差了不少,多补一补,这汤我炖了一下午,肯定入味儿了。”

  简瑶看向简诗诗,心中冷笑,若不是她重生回来的人,还真把这当成是姐妹情深,感动的都能哭了。

  简瑶看着简诗诗手里的汤,嘴角微微上扬,对着简诗诗说道:“诗诗,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不用客气,大姐,我们都是一家人,爸不是一直说了,家和万事兴吗?”简诗诗跟着回道。

  心里觉得可笑的很,简瑶这个蠢货,还是蠢,一点小事就感动成这样,她不死,谁死?

  简诗诗把手里的汤递给简瑶,简瑶伸手要接的时候,简诗诗忽的松手。

  汤连同碗一起朝着简瑶飞过去。

  简瑶不由一惊,顺手将手里的包挡住了,整碗汤就这么朝着简诗诗回砸了过去。

南少娇妻入骨暖第9章试读

  汤碗砸在简诗诗的身上,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汤是滚烫的汤,汤水溅在简诗诗的脸上。

  简诗诗疼的直叫唤,捂着脸,不停的喊着:“疼,疼死了!”

  简琳瞪大眼睛看向简瑶,整个人不可置信,本以为这汤会泼在简瑶身上。

  谁知道简瑶这个蠢货反映在很快,楼上,简盛名听着简诗诗的声音,朝着楼下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

  简琳看向简盛名,连忙对着简盛名说道:“爸,你看大姐啊,试试觉得大家才出院,身体不好,好心给大姐炖了汤,大姐不领情就算了,还把汤泼了诗诗一身。”

  简诗诗听着简琳的话,立马理会简琳的意思,本来脸就烫的很疼。

  简诗诗立马夸张的哭喊了起来:“爸,我的脸好疼,我毁容了,我要毁容了。”

  简盛名顾不得多想,把文件塞在秘书的手里,慌忙下了楼,去看简诗诗。

  简瑶看着演戏的姐妹两人,心中冷笑,她就知道,这两人没安好心,一直设防着简诗诗和简琳。

  如果不是她反应快,这碗汤,直接泼在她的脸上,到时候,毁容的人就是她了。

  简瑶正想着,看到桌子上,有支烫伤膏,微微皱眉。

  忽然,简瑶拿起桌子上的烫伤膏,一把拉过简诗诗,对着简诗诗说道:“诗诗,我不是故意泼你的汤,这有烫伤膏,我帮你擦一些,一会儿我们去医院,免得脸上留了疤痕,女孩子脸上留疤可怎么办?”

  简诗诗看着简瑶手里的烫伤膏,脸色一白,慌忙拒绝着:“不用,不用,大姐,我脸上的伤没事儿,就是烫了一下,没有关系。”

  简瑶看着简诗诗,见简诗诗反应这么激烈,不用猜,就知道这烫伤膏有问题。

  她前世没有看清楚,这两个人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感情不只是为了烫她。

  简瑶和简琳还在烫伤膏上做了手脚,这就想糊弄过关,还想踩她一脚,门都没有。

  简瑶上前一把拉过简诗诗,对着简诗诗说道:“怎么没关系?我给你擦点药,诗诗,你听大姐的话,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你就别怪我!”

  说话的时候,简瑶不给简诗诗反抗的机会。

  简瑶一把拉过简诗诗,简诗诗到底比简瑶小了几岁,力气不如简瑶。

  简瑶拉过简诗诗,胡乱的把烫伤膏抹在简诗诗的脸上。

  绿色的膏药,抹在简诗诗的脸上。

  简诗诗只觉得一股子钻心的疼,捂着脸,更激动了,几乎是连蹦带跳,撕心裂肺的喊着,狼狈至极。

  简琳脸色青一片紫一片,这膏药她们做了手脚。

  本来是打算,用汤泼在简瑶的脸上,然后再抹上烫伤膏。

  简瑶不是非得嫁给南成霈吗?

  如果简瑶毁容了,南成霈就不要简瑶了,这样简瑶就不能带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跟南成霈在一起。

  一切都是她和简诗诗计划好了,谁知道简瑶突然变聪明了,不像以前那么蠢,把诗诗给害惨了。

  简瑶站在那里,看着简琳着急的样子,和简诗诗痛苦不堪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多少有些解气。

  这两个人,想害她,没想到把自己给搭上了,真是活该,对于简诗诗,她一点都不同情。

  这才多大,还上着大三呢,小小年纪,就已经心狠手辣,歹毒到这种程度,好歹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前世她对简诗诗那么好,结果是在身边养了条毒蛇,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

  简盛名赶过来,看着简诗诗痛苦的样子,心里不由很着急。

  简盛名扶着简诗诗,蒋佩仪听了声音,跟着赶了过来,咋咋呼呼地喊道:“诗诗,你怎么了?诗诗,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妈,是大姐,大姐故意烫伤了诗诗,又给她涂了烫伤膏,把诗诗的脸给弄成这样。”简琳看向简瑶。

  想都不想,毫不客气的把脏水泼在简瑶身上。

  简瑶嘲讽的勾了勾嘴角,简琳居然还敢反咬她一口,挺厉害。

  简盛名对蒋佩仪生的几个孩子,都很喜欢,唯独对简瑶,一直都不喜欢。

  因为不喜欢简瑶的妈妈,不喜欢老爷子安排的女人。

  “简瑶,你怎么能这么狠毒?这可是你亲妹妹,她才多大?她才十九,你让她毁容了,她以后怎么办?嫁人怎么办?”简盛名看着没什么反应的简瑶吼着,“你仗着老爷子宠你,简直是无法无天。”

  简瑶看着简盛名气红了眼。

  前世,她还没发现简盛名对她这么厌恶,虽然不热情,但是不至于到巴不得撕碎了她的地步,全都是为了他这个宝贝女儿简诗诗。

  “爸,我没有泼她汤,也没有害她毁容,都是她自己自找的,跟我没关系。”简瑶不带温度的声音说着。

  蒋佩仪见简瑶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说简诗诗活该,气的直跳脚:“简瑶,我们平时对你不错吧?你妹妹没有的东西,我给你,你用的全都是最好的,吃的也以你的喜好为主,可是你这样对你妹妹,还说她活该,你看看她的脸,你就没有一点的愧疚吗?”

  简瑶这个小蹄子真是该死,把诗诗害成这样,还说诗诗的错,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简瑶这么狠毒?

  “我为什么要愧疚?她的脸跟我没有关系,还有,蒋姨,用的都是最好的东西,那是老爷子给我安排的,不是你给我的,至于吃的东西,也是老爷子安排,跟您没有关系。”简瑶嘴角微微上扬,对着蒋佩仪说道。

  蒋佩仪还想领这份儿功劳,门都都没有。

  简盛名看着简诗诗烫的腥红的脸,又看着简瑶这个态度,脸色更是难看了。

  上前一步,简盛名就要教训简瑶:“好,真好,你现在真是被老爷子惯的无法无天,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好歹。”

  简盛名抬手就要打简瑶的脸,简瑶往后退了两步,避开简盛名伸过来的手。

  简瑶目光骤然一冷:“爸,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你也不能打我,诗诗的脸,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小说《南少娇妻入骨暖》 第8章 姐妹陷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