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的独宠

更新时间:2021-03-26 16:19:02

总裁的独宠 已完结

总裁的独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如是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过去三年,她懂了太多。 生命就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男友和好友相处融洽,尤思佳显然也松了口气,吃东西的时候,话也比平时多了些。白梓旋一直都是微笑倾听着,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她的一言一行。 蒋絮吃着茶楼里的特色,视线上眺,唇角一直保持着浅笑的弧度。 吃过早饭,三人走出茶楼。 白梓琛去开车,尤思佳和蒋絮两人站在门口,尤思佳马上靠过来,满眼期待的问:“小絮,他怎么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总裁的独宠:爬满虱子的袍

  与她视线相撞,白梓琛也不为自己的行为尴尬,反而大方的笑了笑:“思佳每天都会在我耳边提起你,久了,自然很好奇。”盯住蒋絮,眸目愈发的深刻。

  “小絮,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

  蒋絮挑起眉梢,眸光瞬间变化,锐利,又冷静得过分。

  “别对我放电,你不是我的菜,好好对思佳,说不定我会投你赞成票。如果……”她身子探前,眼神愈发凌厉,“让我发现你背叛她,我绝不会放过你!”

  凝视她半晌,白梓琛突然笑了,没有退缩,他同样身子前倾,挨近她那张美艳精致的漂亮脸蛋,眼眸半阖,溢出一股慵懒的迷人气息。

  “你不知道,思佳会心疼的吗?”

  蒋絮眯起了眼睛,退后,靠着椅背,“所以?”

  听到包厢外传来的脚步声,白梓琛给她一个浅笑,轻声说:“所以,你不能让她伤心。”

  蒋絮皱起了眉,盯住他,刚才对他的好印象全无,总觉得,他接近思佳,是抱有某种目的。

  难道是为钱?

  尤家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就这么一个女儿,宝贝疙瘩似的疼着,想要俘获这位大小姐芳心的男人数不胜数。经蒋絮鉴定过的,就没一个是合格的。

  可眼前的白梓琛跟那些人,又有些不同,没那么单纯。

  哪里不同,蒋絮想不出。

  尤思佳推门进来,又回到白梓琛身边:“你们在聊什么呢?”

  “在聊你。”白梓琛回答得面不改色。

  蒋絮端起茶杯,眉梢悄然挑起。

  还真是个有道行的!

  尤思佳笑了:“真的?在聊我什么?”

  “小絮说,看到你幸福,她很替你开心。”白梓琛微笑如初,说话间,目光瞟向蒋絮,轻声问:“小絮,你说呢?”

  蒋絮已显得有几分冷酷的视线,缓缓从他身上移开,红唇上扬几分:“没错。”

  尤思佳就是只单纯的小白兔,她若喜欢上一人,对方几句甜言蜜语,都会开心许久,白梓琛深昨此道。

  若是之前,她定会掀桌揍人,但现在不会了,她要顾及尤思佳。

  过去三年,她懂了太多。

  生命就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男友和好友相处融洽,尤思佳显然也松了口气,吃东西的时候,话也比平时多了些。白梓旋一直都是微笑倾听着,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她的一言一行。

  蒋絮吃着茶楼里的特色,视线上眺,唇角一直保持着浅笑的弧度。

  吃过早饭,三人走出茶楼。

  白梓琛去开车,尤思佳和蒋絮两人站在门口,尤思佳马上靠过来,满眼期待的问:“小絮,他怎么样?”

  她很迫切的希望,他能得到好友的认同。

  蒋絮取出一香烟,动作娴熟的点燃。

  尤思佳皱起眉头,“小絮!早就让你戒烟了,你就是不听……”

  蒋絮好笑的扬扬指间的烟:“怎么?你那位公务员不抽?”

  “他不会在我面前抽。”尤思佳为他辩解的样子,带着一股子小女人特有的娇嗔,很可爱。

总裁的独宠:他不适合你

  蒋絮漫不经心的吸了两口,看到白梓琛把车子开过来,烟头准确无误的丢进了旁边垃圾桶里。

  “要听实话吗?”

  “当然。”

  “他不适合你。”

  尤思佳愣了住,她万万没想到,蒋絮居然会反对!

  白梓琛降下车窗,“思佳,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尤思佳倏尔反应过来,马上把蒋絮推过来:“我还有事,你先送小絮吧。”

  蒋絮拧起了眉,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尤思佳的脸上尽是哀求,小声说:“小絮,再跟他接触接触,你的意见对我来说很重要。”

  蒋絮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皮笑肉不笑:“拜托,我的大小姐,跟他恋爱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跟他有接触的必要吗?”

  “我不管,反正你必须得喜欢他!”尤思佳难得强势一回,推着蒋絮就上了车,对着白梓琛挥挥手,“梓琛,要把小絮安全送回家才行。”

  白梓琛点点头,又不忘体贴的叮嘱:“到了家给我电话。”

  “嗯。”尤思佳的脸上,又攀上两条红晕。

  蒋絮冷眼看着,对白梓琛愈发的讨厌了。

  车子发动,身后是不停挥手的尤思佳,白梓琛调整下车镜角度,边拐到路上,边问:“要开去哪里?”

  “黄泉。”

  他一怔,视线凝向车镜里的她,眉梢挑了挑,“你住那?”

  蒋絮溢出个嘲讽的笑:“不敢去?”

  “是你住的地方,就没什么不敢去的。”话间落下,他突然踩下油门,车速瞬间飙升。

  蒋絮身子猛地一晃,头撞到了车窗上。

  白梓琛连看都没看她,在早高峰的路段上,将车子左拐右拐,飙得飞快。

  蒋絮开始有些不适,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胃里更是翻江倒海的。

  “停下……停下!”她拍打着前面的车椅,但白梓琛毫无反应,只是一味把车子开快。

  “快停下……”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海里某些片段画面,正在拼凑成篇。

  那天,细雨蒙蒙。

  父亲为了那个女人打了母亲,她跟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便拿着车钥匙冲出了门。

  她知道那个女人最喜欢鲜花,每天都会光顾一家花店。

  那天,她买了一束香水百合。

  她很喜欢那束花,脸上的笑,明艳动人,与母亲布满泪痕的脸,形成了明烈的对比……

  蒋絮的手撑着额头,眉头快要拧成了一线,摸索着车门就要拉开。

  车子猛地打方向盘,停靠在了路边。

  拉开车门,蒋絮踉跄着下了车,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便蹲下来干呕。

  白梓琛走下来,关上车门,倚靠在车前,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她。

  明明很难受,可是,却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那种感觉,折磨得人快要发疯。

  冷风吹过,她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许多。这时,身后递来一瓶矿泉水,她咬着唇瓣,接过来便狠狠地砸向身后的男人。

  “你疯了吗?!”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