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

更新时间:2021-04-09 15:50:41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 已完结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

来源:微阅云 作者:晨曦中的天宇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其实这屋也不脏,就是好久没人住了炕上落了一层灰,高阳拿出抹布,把炕席子上的土擦干净,边擦高阳边吐槽。这是什么事呀,一个男人搬来,她还得给他收拾干净,不能不开心不说还得欢迎,要是真不好相处。她绝对会暴走,高阳收拾好炕,又扫了一下地,顺便也把炕烧了一下,一个多月没人住了,不烧炕屋里太潮。高阳烧好炕,也没心情做饭了,把她的炕也烧了一下,准备插门睡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准备搬离

展飞扛着柴禾回到了知青点,进屋他看见知青点的四个人在说话,屋里几个人说说笑笑挺热闹。

他什么话也没说去他的箱子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就出去了,知青点的几个人似乎是习惯了展飞整天这样,他们看到展飞没说话拿着东西离开也就当是没有看到。

知青点离大队长家里不远,他五分钟就到了。

展飞和大队长也不怎么熟,只知道大队长在村里的话还挺管用的,大队长姓王叫王保柱。

他进门对着房间里面就喊:“王队长在家吗?”

“在,谁呀?进屋说!”

展飞说完就听见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的声音,展飞知道这是王大队长的声音,他拿着那瓶酒就进屋了。

当他进屋看见大队长在炕上正拿着烟袋抽烟呢。

展飞把酒放到炕桌上,说“王叔,我今天看到高阳,想到她爸妈都去世了,她自己一个人住在村西头也不怎么安全,你也知道我们知青点五个人也挺挤,我记得她家三间屋子,我能不能搬过去,正好也能照顾一下那姑娘?”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展飞的心里也有些的忐忑,要知道,现在虽说提倡男女平等。

但是在农村,尤其是这里,好多的事情大家是看不惯的。

王保柱听到展飞的话,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展飞,愣了半天才说:“展飞啊,你是男人,你们住一起村里人会说闲话的。”

展飞听到大队长的话知道他是不放心他,于是他说道。

“王叔,我也是今天看见高阳自己一个人上山砍柴去了,想到冬天咱们这儿有野生口祸害人,咱们说我和她都是B市来的,她一个女孩干啥也不方便,我也是害怕她被野生口伤到就不好了,再说王叔估计也在担心她吧,毕竟前几天村里还打到野狼了呢!”

大队长听到展飞的话感觉他说的挺有道理的,他其实也害怕那姑娘被野生口给伤到了,

他知道高阳住的屋子,院子没有大门,在村子的最西头,要是真有事他也麻烦。

再说他当大队长也不少时间了,看人也挺准,他知道知青点的那几个人什么脾气,再说他们来了一年多了,还就展飞能入了他的眼。

他在高阳父母去世时也想到高阳自己一个人不安全,他想把高阳安排到知青点。

但是想到那两个女孩的性格也就没张嘴,平时他就嘱咐李山和他家里的多照顾一点儿。

没想到这后生居然想到搬过去照顾高阳,他想了想感觉也没什么,再说他们的年龄都差不多,平时也有话说。

他想了想感觉展飞的主意也不错,估计展飞也是不喜欢和那几个知青相处了。

当初他可是知道农忙过去以后就展飞自己砍柴禾,他准备了不老少呢,今天又去山上,估计是柴禾烧没了。

那几个知青也太不像样了,但是他就算是大队长也没法说这事,这后生搬出去也不错,既能照顾到高阳那姑娘也离那几个知青远点儿。

于是他说:“我等一会儿去高阳那姑娘那里说一声,你也准备准备,明天你就搬她哪去吧,省得我也睡不踏实。”

“那行,王叔,我回去收拾一下,明天我就搬过去,那王叔我先回去了,你忙吧!”展飞说完就走了。

在他走了以后大队长看到桌子上的酒,心情挺不错的,虽说他不贪这口酒,但是展飞那后生会办事,他心里挺美。

不过不能光想着酒了,他还得去高阳那姑娘那里说一声,让人家姑娘准备准备,于是他也穿鞋出去了。

现在外面挺冷,他在村里也没碰见啥人,他走了十多分钟才到高阳家,走到门口他喊了一句:“高阳在家不?”

高阳在屋里听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说话,她吓了一跳,但是她还是赶忙说“在家,谁呀?”

她没敢说让人进屋,她开门就出来了,当她看见院子里的人时,知道是村里的大队长,她赶忙说“大队长,是你啊,快进屋。”

高阳赶忙把大队长让进屋,让大队长坐下又给他倒了一碗水以后她也坐在了炕边儿。

她知道要是没事,大队长不会来她这儿,就是不知道是啥事,高阳想了想说:“大队长,你来我家有啥事?”

大队长看见高阳热情的招待自己,又看见炕上摆了三个箱子,屋里也收拾的挺干净,觉得这姑娘是个勤快的人。

于是他说:“高阳啊,今天叔来是告诉你一声,明天村里的知青展飞搬过来和你住,叔也知道你为难,但是现在冬天,家里就你一个姑娘,要是有野生口下山祸害时伤到你就不好了,你放心叔是看着展飞那后生不错,才让他过来照顾一下你的,她要是有啥事你和叔说。”

高阳听到大队长的话,感觉挺别扭的,让一个男人过来和她住,太不方便了。

再说她还有空间这个秘密,不过冬天她一个人确实不安全,虽说她有空间,安全不用担心。

但是要是真的有野生口进家她就算躲空间里面也是麻烦事,她也知道大队长是照顾她一个姑娘。

要是拒绝的话,估计大队长的面子就没有了,看样子估计那男人真的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人住进来,于是高阳说道。

“叔,我知道了,我一会儿把西屋储藏室收拾收拾,把炕也烧烧,我爸妈一病我也没在那屋住,屋里估计潮了,不过,叔,展飞啥时候过来?”

大队长看见高阳挺利索的样子,知道这姑娘是知他这份情。

他笑呵呵的说:“那行,姑娘,展飞明天上午搬过来,你收拾收拾,我就先走了。”

大队长说完从炕上下来就走,高阳看见大队长要走,起来准备送送他,他们走出大门。

大队长说“姑娘,别送了,回去吧!”

“那叔,你慢走!”高阳看见大队长走远了才回屋,她回到屋里就去西屋收拾一下。

其实这屋也不脏,就是好久没人住了炕上落了一层灰,高阳拿出抹布,把炕席子上的土擦干净,边擦高阳边吐槽。

这是什么事呀,一个男人搬来,她还得给他收拾干净,不能不开心不说还得欢迎,要是真不好相处。

她绝对会暴走,高阳收拾好炕,又扫了一下地,顺便也把炕烧了一下,一个多月没人住了,不烧炕屋里太潮。

高阳烧好炕,也没心情做饭了,把她的炕也烧了一下,准备插门睡觉。

晚上她准备吃些水果对付一顿,今天晚上她还得去空间收粮食,再来一个人她干啥就更不方便了。

她得把最近吃的东西弄出来,尤其是油和白面,要不然同一个屋檐下。

只要来的人不是傻子,那她要是在往外那东西,那她就是作死的节奏。

高阳吃完水果,从空间拿出油倒在了油罐子里,又拿出半袋子白面。

又拿些小米绿豆啥的,白面连袋子一起放面缸里,小米之类的东西她准备放她那屋里。

估计他不好意思来她屋里,她只要放好,估计他也不知道她都有啥。

高阳都收拾好以后,进空间开始收粮食,她估摸着时间不早了就出来睡觉。

明天还要早起,等那个叫展飞的搬家,起晚了就不好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高阳早早的就起来,洗脸刷牙,收拾好以后高阳下了一碗面条,凑合着吃完。

一个人过日子,高阳不愿意做太麻烦的饭,经常是做些简单而营养的东西。

高阳吃完饭刚刚刷完碗,就听见见大队长在院子里说话。

“高阳,吃饭了吗?我把展飞领来了,有啥事你以后就让他多帮忙干点儿,你一个姑娘家没力气。”

高阳听到大队长在院子里说话出去就看见他领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在院子里,高阳看到那个人拉着一车的东西。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人,她发现那个人挺面熟,仔细一看是她昨天在半山腰看见的人。

高阳知道这就是大队长说的展飞,高阳看到这架势,就知道展飞是把他的东西都拉来了。

“王叔,怎么早就过来了,进屋歇歇。”高阳边说边把大队长给让进屋。

大队长也不做假,看到高阳招呼他他抬脚就往屋里走,走时还说:“展小子,你自己收拾,屋子高阳都已经收拾好了,你把东西搬进去就行了,等会儿咱们两个把你的粮食拉过来就行了。”

高阳把大队长给让进屋里,给大队长倒了一杯子水以后说:“王叔,你先坐着,我去帮展飞把东西收拾一下,你们好把粮食给搬来,估计王叔也挺忙的。”

她说完就出去帮忙了,高阳知道农村人都不做假,喜欢直来直去的人不喜欢那种客客气气的。

高阳出去看见展飞在往屋里拿衣服,高阳没说话,就把车上的洗脸盆之类的小东西开始往下拿。

展飞看见高阳来帮忙,知道这是她对自己搬来没什么意见,他笑了笑,没说什么继续搬东西。

高阳看着展飞轻轻松松的搬起放衣服的箱子,高阳感觉十分的心塞,果然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她想到自己担水都没敢把水桶打满的样子,再看看人家,高阳怎么看都觉得心塞。

不过想到家里就有一口水缸,以后估计她不用担水了也挺美。

再说以后砍柴也有人帮忙给弄了,这样一来有个人给自己作伴并且还是免费的劳力,日子想想也挺美。

虽说现在的人比较封建,但是她当初看的多了,就当是拼房的访客了。

车上的东西不多,就一些日用品铺盖衣服,他们两个人一会儿就搬完了。

展飞搬完东西就喊大队长,他昨天说要搬出去,知青点的那几个人可是甩了他好一顿脸子。

随身空间重生在七十年代:同居的第一天

那几个人知道展飞搬走了,以后可没人给他们担水砍柴,他们感觉展飞太不够意思了。

展飞想到他们的脸色,露出嘲讽的眼神,他展飞不说,但不代表他展飞傻。

平时多干点儿活就当锻炼身体了,他还想着以后去当兵呢!

但是他们对他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

他宁可在高阳这里把所有出力的活儿都包了,也不愿意看见他们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现在有条件让他找到借口搬出来,他可不就是紧紧的抓住了呗。

就算高阳和那几个人的脾气一样,但是怎么说一个麻烦也比四个麻烦要强,这个帐展飞还会算的。

再说高阳知道他要搬过来可是把屋里和炕上都打扫干净了的,展飞搬东西时可是看到屋里炕上一点儿灰也没有。

地下也扫的挺干净,看样子高阳就比那几个知青强,最起码现在他是一个人住。

不用担心柜子不上锁会被别人乱翻了,想到这展飞笑的挺开心。

“王叔,我把东西都拿到屋里去了,咱们再去拉粮食吧!”展飞在院子里喊道。

“知道了,展小子。”大队长说完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展飞也拉着车子去知青点拉他的粮食,展飞平时是和那几个人一起吃饭。

不过他的公分挣得比较多,粮食也比他们多,这次他搬出来,可是把他的粮食也拿来了。

估计他们几个以后如果再不好好出力,以后也许会饿肚子。

展飞想想都感觉开心,脸上的笑脸那是压抑不住的,果然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人不开心,自己心情就会好的感觉真的不错。

当展飞和大队长去了知青点拉粮食,知青点的那几个人看见展飞搬粮食时刚想说点儿什么时。

就听见大队长说“展小子,今年你的公分不少,粮食怎么现在不多了呢?就算你一个男劳力也不可能吃那么多啊!你可不能瞎祸害,你要知道现在离下次分粮食还有半年多呢。”

知青点的四个人听到大队长的话哪还能说别的,要知道他们以后探亲开介绍信什么的可都攥在大队长手里呢。

展飞笑笑什么也没说,要不是他们几个实在是太过分了,展飞也不会有离开的想法。

毕竟相处了两年的时间呢,再说又是一起来到这里的,但是他们几个越来越不像话了。

以前他们几个还会和他一起准备过冬的柴禾,今年他们几个看着他不是爱计较的人以后就什么也不管了。

展飞实在是不想和他们相处了,撕破脸皮都不好看,毕竟村里人可是把他们划在了一起。

既然现在他都离开了,只要他们不过分展飞也不准备说什么了,只当给他们几个留些脸面了。

“王叔,我们不是吃的多吗?剩下的粮食也够我一个人吃的,再说我还会套个兔子,逮个野鸡什么的,我的粮食能吃到下次分粮的时候。”

展飞说完就和大队长搬自己的那份粮食,其实展飞也觉得他的粮食似乎少了。

他抬眼看了一下那几个人,知道他们几个是趁自己不在拿了些他的粮食。

不过展飞也没准备要回来,不是说他展飞好欺负,只是展飞觉得没必要。

就算他们几个拿了他的粮食,但是他们几个的粮食绝对没他的宽敞。

大队长看见展飞的样子知道这孩子是吃亏了,但是看到他没准备计较的时候。

他对展飞的印象更好了,怎么说他们几个是一起来到他们村的。

要是真计较那么多,他们几个人的面子上都下不来。

不过通过这件事,还是看出来那几个娃娃没展小子好。

其实就算展飞的粮食多也不过有三四百斤,并且大多数还是玉米高粱之类的东西。

白面也就四五斤,小米没有了就剩了十来斤大米,一个二十岁的男人来说其实真的不多。

不过大多数人在春天时都会挖些野菜之类的掺在饼子里,剩粮食不是。

这些知青第一年可不知道,今年才学会过日子。

展飞和大队长一会儿就把粮食装车上了,大队长觉得既然是他同意展小子搬家的。

他就应该来帮忙,再说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大队长,冬天没事帮点儿忙啥的不算什么。

再说他看展小子也顺眼,他觉得展小子这后生实在。

展飞可不知道大队长的心思,他要是知道绝对会自我感觉良好的。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和实在两个字挂不上钩的,在B市时,他那些朋友都知道他手黑心狠。

展飞装完粮食,拉着车子往高阳家走去,大队长也帮忙推着。

说实话,东北的路,尤其是冬天下雪以后踩实诚了以后,绝对特别滑。

车上一车粮食可不好推,要是一个人可是没法走路的。

等到展飞安顿好,已经是中午了,冬天的东北可是一天吃两顿饭的。

毕竟冬天不干活,谁家的粮食都不宽敞,所以展飞也没留大队长吃饭。

大队长也知道这种情况,他也没计较,不过在大队长走时,展飞把他最后一瓶酒给了大队长。

东北的男人都喜欢喝酒,尤其是冬天没事的时候,但是现在都是凭票购买的时代。

酒就是个稀罕的东西了,虽说东北人自己也会酿酒,但是粮食可是大事,平时没事谁也不会糟践粮食。

所以说展飞的酒可是送到大队长的心坎儿里面了。

高阳看到展飞居然会给大队长送礼,她也挺惊讶的。

毕竟展飞平时可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他居然也知道贿赂人,高阳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展飞送走大队长,看见高阳居然在发呆,不知道为什么,展飞忽然觉得高阳呆呆的样子特别可爱。

他感觉心里痒痒的,忽然想捏捏高阳的脸,不过由于他们还没熟悉到那种分寸,展飞也只是把这个想法压到了心底。

过了一会儿高阳回过神来,看见展飞在看自己,高阳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高阳可知道自己的性格,平时就喜欢发呆,尤其是一个人想到别的事时,高阳敲了敲自己的头。

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可不能随时都发呆了,毕竟家里现在多了一个人,以后可得多加小心。

尤其是在空间这件事上更加小心得,高阳看展飞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

高阳对自己说,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脸红什么呀?

虽说现在的时代男女之间来往的不多,但是高阳的前世见到的男人可不少,比展飞长得好看的也不是没有。

不过那时候高阳似乎没开窍,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再说,高阳现在的这个身体可是才十六岁,花季少女一枚。

现在高阳才觉得自己重生似乎也没吃亏,年轻了七八岁,她还是赚额不是。

不管高阳怎么想,脸上可没带出来,高阳感觉既然以后都一个屋檐下了,还是得好好相处不是。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高阳开口问道。

展飞刚才看到高阳脸红,心情瞬间好了不少,毕竟高阳可是因为他脸红的。

虽说展飞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见高阳脸红他心里高兴。

但是看见高阳要帮忙,他感觉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毕竟以后什么事有人能搭把手,而不是他自己出力还连声谢谢都没白眼狼强。

“不用,我自己一会儿就收拾好,你要是有事就忙你自己的去吧!”

高阳看到展飞自己一个人有条不絮的收拾东西,就知道展飞说的不假。

那她也就没必要伸手帮忙了,高阳就回自己屋里了。

展飞不愧是当兵的训练出来的,收拾东西十分的干净利落。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收拾好了,展飞收拾好以后,准备把车还回生产队,现在东西基本上都是集体的。

平时借可以,但是用完的尽快还回去,展飞想了想还是准备和高阳说一声。

“高阳,我准备现在把车还回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你要是有啥需要我干的等我回来再说。”展飞说完推着车走了。

高阳在屋里听到展飞的话还挺纳闷,她怎么感觉他们的关系有些暧昧呢?

她觉得展飞这样说话似乎他们的关系不是单纯的室友,她怎么觉得他们似乎是恋人的感觉呢!

高阳想到这儿’呸‘了一声,她也感觉自己想多了。

他们现在只是单纯的室友,再说家里的东西可不是高阳自己用。

展飞出力也理所应当,这样一想,高阳感觉展飞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单纯的是她自己想多了。

高阳想完看了看她的菜,发现她箱子里的菜还没有发芽,于是她又用空间里面的水浇了一下她的三箱子宝贝。

她浇完菜以后发现她没事干了,现在做饭还早,于是她把原主父母留下的书找了出来,她准备好好的学习一下。

前世她可是才初中毕业,学习也不怎么好,既然今生她准备考大学,那她现在就应该努力了。

她也只是从小说上看见恢复大学不是七五年就是七六年,她现在开始努力!

那么她怎么着也能考上一个一般的大学不是,毕竟还有五六年的时间呢!

成功可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她决定从现在就开始准备,要不然等农忙的时候估计她可是没有精力学习了。

高阳找出所以的课本,她准备从小学的开始看,她以前的知识可是都就着馒头给吃了。

虽然小说上都说第一次高考十分的简单,但是她可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

她前世的化学可是一点儿也不会,要是这次基础再打不好,那她估计也只能修理地球了。

就算她有空间也不顶用,因为她记得开放可是在八几年,她要是不能考上大学的话。

那等到开放她都三十多了,在农村三十多不结婚,那绝对妥妥的是作死的节奏。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