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誓不为妃:娘子太腹黑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誓不为妃:娘子太腹黑 已完结

誓不为妃:娘子太腹黑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半月香可可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顾潇然继续分析:“那天和我们一起留在岸上的人,嫌疑最大。我问你,舒靖涵是不是很讨女孩子喜欢,很多人都想嫁给他?”“呃……”梅清脸红了一下,她没想到小姐直呼涵王的名字,也没想到小姐如此直白的提到了婚嫁之事。在她看来,毕竟是没有出阁的女子,说到这样的事情,好歹矜持一下嘛!过了一会儿,她总算是点了点头,同时也明白了顾潇然是什么意思。顾潇然却没有直接说结论,只是叹息了一声:“这世间有些人呐,远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坏的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顺其自然

只是一瞬间,顾潇然就定下了心神,神情如旧。她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如何,还要看双方的反应。她眼下要做的,无非就是顺其自然罢了。

顾潇然朝那边碧波荡漾的河里看了一眼,巨大的画舫远远地漂着,看起来暂时是不准备靠岸了。她便对展楚岩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方才抬头的那一眼,她已经看清了展楚岩身边的几个人都是谁。虽然没什么印象了,想了一会儿,却还是能认出个大概。那都是展楚岩少年时的好友,家世都不怎么显赫,一个个却都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顾潇然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感慨,果然人以群分。这几个满身锐气的少年,比那些依靠祖荫的纨绔子弟不知道好了多少。

唯一可惜的是,展楚岩在族中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庶子,大大限制了他的前途。

天翔王朝民风算是开放,陌生男女初见时还不至于回避,所以展楚岩也就大大方方地自报家门,其余几个少年也顺便介绍了自己。至于他们眼中的惊艳,也只是突然看见一个容貌出众的少女的好奇罢了,片刻之后大家都神色如常。

顾潇然也是淡淡回应,目光并未在展楚岩身上多做停留。她不能和他有太多交集,怕他如同前世那般对她一见倾心。顾潇然心中又自嘲了一下,就当自己自作多情了。

于是这几个少年就觉得,这顾尚书家的千金虽然向来不出大门,可今日一见却是……

她言谈举止都是合宜,不愠不火,虽然说话极少,却都很有分寸,让人感觉不出冷落,反而对她心生好感。

这种与没有敌意的陌生人相处的艺术,顾潇然早在前世就学会了。

已是午膳时分,不一会儿便有几个成群结队的侍女过来,手里都是食盒,对顾潇然她们几个细声细语道:“几位小姐,涵王请几位用午膳。”她们一边说,也不等几人回应,一边手脚麻利的将东西摆开在有人搬来的案几上。

少女们一起表达谢意,顾潇然也做做样子,却是朝一旁的展楚岩几人看过去,见他们都没有讶异的神色,想必舒靖涵今日在此的消息好些人都知道了。而他们竟然也拿出了东西来吃,却是自带的干粮,自然不能和少女们相比,可他们吃得开心自然,丝毫没有一丝羞赧之态。

顾潇然想着,前世她不懂事,爱慕荣华,不明白安贫乐道有多难。前世的展楚岩最后也算有一番作为,现在看来,如果前世不是因为自己,他的路可以走的更远。

今生她希望他没有自己这个绊脚石,才不辜负他未变的品性与才华。

却有一份精美的食盒摆在她面前的案子上,倒是叫她有些吃惊,立时皱了皱眉,心中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

舒靖涵派来的女官立刻就解了她的疑惑,那女官在顾潇然身畔轻声道:“王爷特意吩咐,这一份给顾小姐。”顺便给顾潇然一个“你懂的”眼神。

顾潇然只能默默点头,女官也知趣的退下了,又是和大家客套了一番。可是方才她的举动,却都被有心人看在了眼里,一时间好几道目光都在顾潇然身上游移。

顾潇然不动声色,慢吞吞开始用餐,却暗暗地看清楚了是谁在看她。今日和她一起留下的少女都是第一次见顾潇然,之前没有一点交情的。顾潇然经历了前世,现在有时候也不惮用恶意来揣测人心了,不管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在推测,舒靖涵是不是真的对她一见倾心了。以她对他的了解,觉得可能是了,不然不会偷偷送好吃的来示好。舒靖涵虽然有时候异常狠辣,做事却是细致,便如这次,行动可谓是迅速。

如果舒靖涵被自己吸引了,她要如何做呢?是拒绝,还是利用这一点?让他陷得越来越深,然后再狠狠打击?

顾潇然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舒展开,她觉得现在考虑这个还有点早,至少要等明天,看看舒靖涵的态度再说。

或许是在和煦的日光下晒得久了,顾潇然只感觉困倦,以往她也有午睡的习惯,现在又吃饱喝足,只想找个地方睡一觉。再者,她其实也不需要交什么朋友,留在这里也是无聊。

于是,找了个合适的时机,顾潇然便和那群少女告了别,只说自己身子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休息了。

几人先是关切地问候了一下,之后自然是答应了,她们巴不得她赶紧走。顾潇然笑笑,只当没有看见她们眼里潜藏的敌意。

意外的是,她心有所感的回头,却看见展楚岩朝她投过来的深深一眼。

顾潇然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终究是转身走了。

……

绿草如织的草地上,展楚岩端然坐着,几个好友却是躺着懒洋洋的晒太阳。其中一个少年笑得有几分邪气,正是一贯玩世不恭的齐云枫,他瞥着展楚岩道:“喂,人家都走啦,别想了。”

展楚岩淡淡看他一眼,给他一个“你闭嘴”的表情。

齐云枫翻了个白眼,又坐起身来,胳膊搭在了展楚岩肩上,神神秘秘的趴在他耳边道:“我可都看见了,我们只看两眼,你看了人家好几眼,是不是魂儿被勾走了?”

展楚岩依旧面无表情,心里却在想着,自己为什么总想看顾潇然呢?总觉得,她似乎很熟悉的样子,可明明是初次见面。

齐云枫絮絮叨叨,神态却是认真了许多:“啧啧,似乎涵王对她很不一样呢。”

似乎只是无心之言,展楚岩却皱了一下眉,涵王舒靖涵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倒是可以一直关注顾潇然,或许是个打击舒靖涵的机会。

谁让他展楚岩和舒靖涵,注定了这一世要为敌呢?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最好的朋友,叫舒靖焰。

燕王舒靖焰,最有实力争夺皇位的两个皇子之一,舒靖涵平生头号大敌!

谣言

春游之后,顾潇然的生活一切如常,仿佛从未被打扰一般。她心里却明白,这一世的命运之门已经悄然开启,早在她重生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了今日的局面。

舒靖涵和展楚岩,是她必须要面对的两个人。至于如何做,全看她今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平静无波的过了三天,却有事情发生了。

敌人既然已经出现了,顾潇然也不打算就这样一直闷头呆在府里了,虽然眼下还没什么能做的事情,不过出门去搜集些情报也是好的。

她想知道,春游那日,看自己不爽的人是如何在人后说她的。

顾潇然说要出门走走,梅清愣了愣,随后便是喜笑颜开,以为她终于明白了外出交游的好处,却不知道顾潇然心中所想。

打听那些街谈巷议,便是在人多的地方为好,酒楼、茶肆都是好出去。为了方便,顾潇然还特意穿了一身男装,因为年纪小,倒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人家多半会以为这是个清俊小公子。

带着梅清,顾潇然出了门之后东转西转,也不买什么东西,只慢慢逛着。梅清渐渐颇为疑惑,问道:“小……公子,你想买什么呀?”

顾潇然淡淡回答:“不买什么,就是出门逛逛,顺便听人聊天。”

边说着,她便迈进了一家茶馆,找了个稍稍偏僻的地方坐下,要了一壶茶,一边和梅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响动。

梅清自然不知道她的打算,耳朵却是尖,凝神听了一会儿之后,小声对顾潇然道:“后面那桌在说你呢。”

终于找到了,顾潇然点点头,面上浑不在意,耳朵却是暗暗伸了又伸,想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好在茶馆这种杂乱地方,一般人们都没什么戒心,再说顾潇然又不是皇室中人,谈论她也不犯忌讳,大家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只听一人神神秘秘的语气:“你们听说了吗,顾二小姐,前些日子勾引上了涵王!”

“哪个顾二小姐?”

“嗐,还能哪个?就是顾尚书家的那个,又笨又恶毒!听说她小小年纪,脾气不小,天天对庶妹不是打就是骂的,不就仗着自己是嫡女吗?”

又有人被吸引过来,问道:“她怎么能勾引上涵王呢?”

先前那个神神秘秘的人解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他们说那个小妮子天生是个狐狸精,长得有几分姿色就开始勾引男人了,啧啧。”

顾潇然一字不漏听着,面无表情,心里却是暗暗好笑,比这些更加刻薄恶毒的话她都听过一箩筐呢。她只是疑惑,这些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梅清却是眉头紧皱,手里紧紧攥着杯子,看起来很想摔杯为号,让他们别再说了!

只是顾潇然云淡风轻的,梅清看了她好几眼,见小姐示意自己稍安勿躁,这才慢慢消了火气,却在心里骂着那些乱嚼舌根的人。

听了一会儿,顾潇然已经收集到了不少信息,却是不再继续坐下去,而是结了帐,出了茶馆。

接着,顾潇然带着梅清,又转到了城北的一个茶馆,再次坐了进去,依旧是只喝一杯茶,顺带打探消息。

两盏茶的功夫,出来的时候,顾潇然依旧云淡风轻,梅清却是越来越生气。

顾潇然想了想,又多走了好几条街,再找了一个茶馆,开始找人攀谈,谈的却是她自己,一开谈渐渐地就几乎吸引了茶馆中所有的人,连小二也加入进来,倒是说了好些顾潇然没有听过的坏话。

回到府中小院,关起门来,梅清终于可以发泄了,一脸委屈地问顾潇然:“小姐,那些人怎么这么说你!到底是谁在背后造谣!”看起来仿佛被骂的是她一样。

顾潇然轻轻摇了摇拿来扮男子的折扇,淡淡一笑:“真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出名,啧啧。”

梅清默然了一下,恼恨道:“小姐还有心思说笑,一点都不生气吗?”她在想,小姐真是淡然的过分了,老是这样可不好,会被欺负的。

“他们说的又不是真的,我为什么要生气?”顾潇然反问。

梅清再度默然,简直不能理解自家小姐的想法。

看自己丫头纠结恼恨的模样,顾潇然终于好心地开始分析背后原因:“你刚才说的很对,这事是有人在背后造谣,而起因,就是因为前几天的春游。”

梅清想了想,春游的时候她在顾潇然身边,小姐并没有和涵王有太多的接触啊,不就是一顿饭吗?怎么会……

顾潇然继续分析:“那天和我们一起留在岸上的人,嫌疑最大。我问你,舒靖涵是不是很讨女孩子喜欢,很多人都想嫁给他?”

“呃……”梅清脸红了一下,她没想到小姐直呼涵王的名字,也没想到小姐如此直白的提到了婚嫁之事。在她看来,毕竟是没有出阁的女子,说到这样的事情,好歹矜持一下嘛!过了一会儿,她总算是点了点头,同时也明白了顾潇然是什么意思。

顾潇然却没有直接说结论,只是叹息了一声:“这世间有些人呐,远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坏的多。”

梅清愣了一愣,然后才低声问道:“小姐,你是听谁说的?难道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吗?”她疑惑的是,顾潇然平时根本没有接触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深刻的体会?

顾潇然笑笑:“书上。书上说了多少乱臣贼子、奸佞小人的故事,看多了也就记住了,这世上不是没有好人,而是好人太少。”

主仆二人沉默了一会儿,梅清看着眉目清淡的顾潇然,只感觉一阵心酸。自大夫人去世后,可以说,顾潇然在府中就是和自己相依为命了。随即她又释然了,这样看来,小姐的早慧是必然的,却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最后是顾潇然打破了寂静,声音却也压抑了几分:“这谣言现在还不算完,那些人肯定贼心不死。”

她顿了顿,声音却是低哑,又道:“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