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家有傻夫忙种田

更新时间:2021-03-28 16:32:24

家有傻夫忙种田 已完结

家有傻夫忙种田

来源:微阅云 作者:晴雨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云芳缈随口接道:“没呢,怎么还不睡?”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后,只听见一个闷闷的声音,“渺渺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帮忙啊?”云芳缈一时没反应过来,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了顾柘瑜说的是秋收的事情。她故作为难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想去的,但是我这身子……”“不去不去,他们那么坏,渺渺帮他们做事,还欺负渺渺,以后都不帮他们了!”顾柘瑜的声音猛然高了一些,看得出来是对顾家那一伙人讨厌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家有傻夫忙种田:小傻子

“咦,三婶说了什么话吗?我这耳朵似乎受了损,听不清楚。”

云芳缈其实不在意赵慧说了什么,实际上就算她不说,云芳缈也猜得到,无非是秋收还没完,要拽她这伤员去干农活——否则,赵慧又怎么会特地来这个四角透风完全入不了她眼的小小茅草屋呢?

赵慧横眉竖眼,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云芳缈,十足的泼妇姿态。顾柘瑜方一听云芳缈说耳朵受损,哪里不知道是赵慧惹得云芳缈不快活了,于是高高扬起扫帚,嚷嚷道:“你快走,你快走,我要照顾渺渺了!”

赵慧气得脸色发白,喉咙里一大堆骂骂咧咧的话还没来得及蹦出来就只得和着唾沫咽下去了——她不是怕这小傻子,不过是吃他们家白饭的野种罢了,可偏偏就是这么个傻子,力气大得吓死人。上一回耍弄他不成,还不小心被他推了个仰倒……

人总是欺软怕硬的,赵慧也不例外,可是普通人也就算了,还能说一说,骂一骂,可这个傻子懂什么呢?他只知道护着云芳缈那小蹄子罢了!

“呸,还不如死了算了。”

赵慧朝门里吐了口唾沫,这才解了些气,扭着腰肢就要离开。

可云芳缈又哪里是个受气包?她这会儿还没从被张恒和左芊芊的背叛中冷静下来,这平白无故穿越一遭就够郁闷的了,原本还想着这块地儿没踩热乎,能不得罪人便不得罪,可是赵慧这厮实在是欺人太甚,要是不呛一呛,还真以为自己多不得了呢。

云芳缈上辈子摸爬滚打,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识过,赵慧这样的乡村妇人,不过是最愚昧无知的人罢了。

“三婶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三婶不要担心,芳渺定会比三婶长寿,就不劳烦三婶操心了。”

赵慧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她听了云芳缈的话正要发作,谁知顾柘瑜眼疾手快,“嘭”得一声关上了门,差点将赵慧的鼻子给撞歪!

顾柘瑜对着云芳缈嘿嘿傻笑,似乎是在讨表扬似的,全然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

“你真是……”云芳缈无奈发笑,真是个傻子啊。

从原主的记忆里,云芳缈大概知道了顾柘瑜的一些事情。他原本不是方河村顾家的孩子,而是被人送来的,来到方河村的那年,顾柘瑜六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可惜却是个傻子。

而方河村的云芳缈呢?她原来不是方河村人,只因为故乡前几年闹灾荒,一家人跋山涉水出逃,可惜人在天灾面前尤为弱小,走到方河村,家中父母不得以将她卖给了顾家当媳妇。

想起这事,云芳缈不由得看了看顾柘瑜。顾柘瑜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又不是顾家的子嗣,即便顾家人同意照顾顾柘瑜,心里肯定也不痛快,于是他们便早有了要将他赶出门的意思,可是平白赶一个傻子,怎么也说不出去。

正当这时,受灾荒迫害的云芳渺一家路过方河村,饥肠辘辘,迫不得已要卖掉自家的孩子。

顾家人一合计,这不就是个办法吗?孩子成了亲,自然是可以让他自立门户的!

于是顾家人只用了几个馍并一袋糙米就将云芳缈买到手了。

而从云芳缈来到方河村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里,除了饭能吃个半饱,生活上并不比流浪时好过多少。

顾柘瑜在方河村里没有田地,云芳缈又只是个弱女子,再加上顾家人的做派,云芳缈每每被拉去给顾家做活,却从来没有得到他们一点正眼相看。

再加上这几年来云芳缈越发长大,脸蛋身姿都渐渐长开,又引得顾为真那登徒子贼心大作,每每随大房回到方河村,都会骚扰一下云芳缈。

而云芳缈的死,也与顾为真脱不了干系。

简单地将事情捋顺,不知不觉间云芳缈又有了些困乏,原主从山崖上摔下去伤得太重,她穿越过来能侥幸不死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顾柘瑜赶走了赵慧,心里正高兴,可是一扭头看到躺在床上奄奄的云芳缈,脸上的欣喜之意很快就褪去了。

“渺渺痛不痛?”顾柘瑜搬来了小板凳,坐在床边,语气十分清缓。

云芳缈有些好笑,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很痛了。可是她摇了摇头,“已经不怎么痛了。小鱼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原主的记忆在落下山崖时就没了,而她又是在这茅草屋里醒来的,期间她到底是被谁救了呢?

顾柘瑜低下头,眼里划过一丝深意,可惜云芳缈并没有看到。“渺渺你昨天没回家,我就去找你,李大婶说你去山里了,我……我找了很久,然后看到你躺在那里,你没有动……”

顾柘瑜偷偷看了云芳缈几眼,俨然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云芳缈心里有些心疼,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个傻子呢?他会担心她,会不顾山里的危险去找她,这是很多很多智力没问题的人做不到的。

云芳缈上辈子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她心疼那些孩子,他们有的身有残疾,却心思细腻,虽然被家人抛弃,却并不怨恨世界……可是他们是被抛弃的。

伸手抓住顾柘瑜有些凉意的手,云芳缈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已经没事了,小鱼儿,你要答应我,以后离顾为真远一点,他不是好人。”

云芳缈没有打算将自己受伤的真正原因告诉顾柘瑜,知道这些不好的事情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顾柘瑜声音闷闷的,有些低哑,“对,他特别坏,还会欺负我。”

得,这小笨蛋可一点也不笨,至少还知道趁机告状。

云芳缈稍微放下心来,她正受着伤,很容易疲惫,于是又叮嘱了几句,最后沉沉睡去。

顾柘瑜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云芳缈已经入睡,这个人,这张脸,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又有些区别。

以前的云芳缈怯懦又自卑,就连和他说话都是傻愣愣的。可是落了崖,似乎……变得伶牙俐齿了许多。

家有傻夫忙种田:秋风瑟瑟

正是十月秋收的时候,风卷着泥土的芬芳吹进茅草屋,云芳渺睡得十分不安稳,凉风一阵一阵地吹,叫她直打哆嗦。

上辈子不管天冷天热都是空调暖气,迷迷瞪瞪之间云芳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心里暗暗想着会不会是家里跳闸了。一根茅草被风吹下来,云芳渺蒙地睁开眼睛,四周的场景没有变化,不是地府炼狱,更不是钢筋水泥的城市。往外看看天热,已经阴沉沉黑了下来。

睡了许久,脑袋有些不清醒,云芳渺挣扎地起了身,一身的伤疼得她龇牙咧嘴,苦闷这身体原主的悲惨遭遇时,云芳渺心里对顾为真更是厌恶。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从前原主没有长开时在他眼里就像是淤泥一样。而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弟媳变成了个大美人,骂人就恬不知耻地有了龌龊心思。

一面想着,肚子里突然传来“咕咕”喊饿的叫声。云芳渺收回了心思,摸着肚子发愣。上辈子她是孤儿,可是自从自己有能力赚钱以后还真没有饿过肚子……一朝穿越,要说幸运也幸运,可是说不幸也实在不幸,这还真是叫她哭笑不得。

正当这时,顾柘瑜端了一只小碗进来,他见云芳渺自己坐了起来,眸光一闪便上前道:“渺渺饿了没有?我给你煮了粥。”

说吧,竟是像献宝一般把一碗热粥递到了云芳渺面前。

粥已经十分粘稠,看得出来是熬了很久,甚至还冒着热气。

云芳渺心里头仿佛是被这一碗粥给烫了一下,脑子里那些烦闷苦恼转瞬间就灰飞烟灭了似的。她露出一个微笑,一边接过热粥,一边打趣顾柘瑜道:“你怎么知道我饿了,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小蛔虫呀?”

顾柘瑜搓搓手,像是个得到了夸赞的小孩子一般,“嘿嘿”笑着又不停催促云芳缈:“你吃,你快吃。”

挨不住顾柘瑜那期待的眼神,云芳缈拿起勺子便吃了一口,热乎乎的粥不仅暖了胃,更是暖了心。村子里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夹杂在凉风里,让人无端觉得烦躁。可是云芳缈却没有半点抱怨的心思。

在云芳缈喝下粥又笑着夸赞了几句之后,顾柘瑜又跑去厨房端了一碗粥过来,他看看手里的白粥,又看看“卧病在床”的云芳缈,最后十分大义凛然地把自己的粥递给了云芳缈,“渺渺你吃吧,我不饿。”

云芳缈“噗嗤”笑出了声,她碗里的粥都还没有喝完,哪里会去抢顾柘瑜的?更何况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吃东西心思了。“小鱼儿,我刚刚醒来,吃太多不好,你乖乖地把粥吃进肚子里好不好?”

这下子顾柘瑜不“自我牺牲”了,他抱着碗坐在床边,没一会儿功夫便喝完了粥。云芳缈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有些苦涩,虽然顾柘瑜看起来已经是年及弱冠,可是他的心理年龄终究还是个孩子,更何况,这个“孩子”还不足六岁。

云芳缈和顾柘瑜的家十分贫穷,在云芳缈原身的记忆里,从前只要天黑下来,这个小小的家里似乎很少点灯。在夏天的时候还好,天色黑得晚,夜里还可以用萤火虫照明。可是现在正是秋天,天色暗得越来越早,萤火虫也渐渐躲了起来。而灯油又贵……

打了一个哈欠,云芳缈的眼前乌漆嘛黑一片,她真的很讨厌黑暗,这种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让她觉得自己很弱小,很无能。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挣钱啊。

黑暗里房门被人打开,云芳缈依稀间看到一个有些瘦弱的影子,那个影子开门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然后摸着黑像床边走来。即便看不清脸,云芳缈也知道那是顾柘瑜。

“渺渺,不然……不然我还是睡地上吧,我怕压着你……”顾柘瑜站在床边,声音里有些委屈。

云芳缈心里有些好笑,可是又笑不出来,她往床里边让了让身子,窸窣声在夜里显得十分清晰,不久,就听到她说道:“这么冷的晚上,你肯睡地上我还不让呢。快过来睡觉,不然,以后你可都别想睡床上了。”

这一招连唬带吓果然有效,可是顾柘瑜顾及着云芳缈的伤,还有些犹豫不决,“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云芳缈说得斩钉截铁,之所以不让顾柘瑜睡地上,一来是云芳缈清楚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夫妻”,二来嘛,自然就是他们这个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被褥了,顾柘瑜要睡地上,那可就是真的“睡地上了”。

顾柘瑜缩了缩脖子,也觉得有些冷了,他摸索着做到了床边,“那……那我睡外面一点,不要把你挤到了。”

说着,顾柘瑜果然躺了下来,然而却只是躺了外面一点点的床边。云芳缈心里无奈,要不是自己这幅身子不好动弹,她早就跳起来把顾柘瑜塞到里边儿来了。

“唉,真是服了你了,快睡吧,明天还有事呢。”云芳缈嘟囔着,自己却因为白天睡了太久而没有半点睡意。

黑暗里不时有风吹来,静默中,顾柘瑜突然轻声开口,“渺渺,你睡了吗?”

云芳缈随口接道:“没呢,怎么还不睡?”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后,只听见一个闷闷的声音,“渺渺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帮忙啊?”

云芳缈一时没反应过来,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了顾柘瑜说的是秋收的事情。她故作为难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想去的,但是我这身子……”

“不去不去,他们那么坏,渺渺帮他们做事,还欺负渺渺,以后都不帮他们了!”顾柘瑜的声音猛然高了一些,看得出来是对顾家那一伙人讨厌极了。

云芳缈的心情没由来好了许多,也就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顾柘瑜,“小鱼儿乖,我们这屋子透风,趁着冬天还没来,我打算把屋子修葺一下,你可得帮我啊。”

“啊?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顾柘瑜叫了一声,似乎已经将不开心都抛到了脑后,“渺渺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可是我不会修葺房子啊……”

云芳缈换了个舒服点的睡姿,黑暗里看不到顾柘瑜的脸,可是云芳缈还是能猜出了此时他的脸上一定是十分苦恼的。“不用担心,不是还有我吗?我保证,等到了冬天,我们的小房子一定不会再透风了。”

大概是云芳缈的声音里本就透着安抚的能力,也或许是长久的相伴让顾柘瑜十分放松,他嘟囔着答了一句:“好啊,等到了冬天,我们就不用受冷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云芳缈也没有再开口,直到身边人的呼吸声慢慢变得平稳,她才轻轻闭上了眼。

小说《家有傻夫忙种田》 第3章 小傻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