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有夫如此:娘子你跑甚

更新时间:2021-03-27 17:09:13

有夫如此:娘子你跑甚 已完结

有夫如此:娘子你跑甚

来源:微阅云 作者:阿白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出来!”“祢儿,好久不见。”来人一袭青衣翩然而至,手中把弄着一枚血色碧玉,俊朗而秀气,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人儿。不过在郝连凤祢眼里,即使再绝色,也无法为她所动。郝连凤祢眯了眯眼。“凤襄。”凤襄把玩着血色碧玉,惑人的唇轻启:“皇妹变了,变得如此不识礼仪。”郝连玄不简单呐,居然与着凤祢这个小丫头一起将凤昰国将了个军,乃至覆灭。“识或不识礼数不需要你来指教!”她知道凤襄早就有所准备,无论房里头怎么吵闹,外头一律是听不到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她是正主

萧碧巧头上那些个金银首饰晃眼得很,这妆化得有些浓了,一双似狐的黠眼看到万氏皇后后,里头更是迸发出嘲讽的样子来,下一秒却又换上了一副高傲的神态来。她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谁不知道,萧将军手里的精锐士兵,是整个玄珀国的精良。

萧碧巧一靠近,万氏皇后些许皱了眉头。这萧碧巧身上的香,实是太浓了。

“妹妹给皇后姐姐请安。”萧碧巧只是微微地低了个头。她虽是皇后,却怎么都比不上自己,自己才是皇上的重要妃子。想到这儿,萧碧巧不由得暗笑。

小喜当下攥紧了拳头,今天真是晦气,她的主子还是个皇后呢,先是叫什么郝连国师的不尊敬娘娘,现在又是一个贵妃来欺负!

万芩浮并不想让人惦记着自己的小肚鸡肠,微微一笑,扶起了萧碧巧,盈盈:“妹妹此番心情倒是不错。”

萧碧巧侧头便看到了丫鬟端着的汤羹,顿时了然:“姐姐这是要去给皇上送汤呢?”

“正是。圣上日理万机,想必也是乏了倦了,这糖水,即可消暑静心。”

萧碧巧眼里一抹嘲讽:“姐姐何必如此煞费苦心,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呢?”

万氏抚了衣角,不轻不淡:“妹妹这才是有心栽花罢。既是这后宫的妃子,心中便是只有圣上一人。妹妹如此说法,莫非是觉得此话,大有不妥?”

萧碧巧一愣,眼里闪过精光,好你个皇后,故意摆一道留给自己跳下去!不过她是谁,萧碧巧啊,怎么可能输给一个不受宠也无权的皇后?

“臣妾不敢。可妹妹却也是心知肚明的。”萧碧巧话语一软。

“噢?如何说。”

见万氏皇后着了自己的道,萧碧巧心中一喜,但没在脸上表露出来:“臣妾知道圣上的心,一直在郝连国师那儿,臣妾朝思暮想的圣上,身旁已有佳人陪伴啊。”

又是郝连国师。万芩浮心中动容,却没发作,等着萧碧巧把话说下去。

“郝连国师可谓是个倾国倾城的佳人,既是圣上的好辅助,也是舞艺非凡的,如此一等才女兼用巫术的高人,早已俘获众人暗赏。”

万芩浮眼睛掠过一阵诧异,郝连凤祢还会巫术?这巫术,不就是凤昰国的贵族一脉才传的么?莫非……

萧碧巧精灵得很,一下子就看出了万氏皇后的疑惑,音调也提高了几度不止:“郝连国师可是已亡的凤昰国的国君之女,凤昰国公主,凤祢。这巫术,已然炉火纯青。皇上在征服了凤昰国后,便将如此倾人的凤祢公主给带了回来,笙歌三日不散。”

萧碧巧高傲地挺了挺胸,她万芩浮还不是不得圣心,这很公平。妃子和皇后,一样地不受待见,还不如一个凤昰国的亡国公主。

万芩浮的脸色很不好看,萧碧巧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心里正暗暗叫爽。

萧碧巧的话让她听了尤其不舒服,蹙眉:“萧贵妃,你可知错!”

萧碧巧一愣,错?

“这巫术高与不高与圣上的宠不是你一个后宫妃子可以评头论足的,你这话,莫不是暗喻圣上糊涂!”万芩浮字字铿锵有力,着实是把萧碧巧给吓得一愣一愣的,萧碧巧后来思考了整番话,脸色竟是一白。

“是臣妾逾越了!臣妾该死。”萧碧巧忽的踉跄,赶忙福下身,她绝对没有诋毁的意思啊!

万芩浮脸色缓了缓:“死倒不至于,但是这罪还是有的。罚你静心两日,抄诵经书。”

“臣妾知错。”萧碧巧内心恨恨,隐忍着不敢发出,谁让她万芩浮是个皇后她萧碧巧只是个妃子呢?恨啊…

6-罪女,你可知罪?

郝连凤祢自凤昰国亡后在玄珀国已然待了三个月有余。

郝连凤祢叹了一口气。

“小姐…”木然唤了一声,“小姐可是在想故国?”

听到木然的话,郝连凤祢愣了愣神。想凤昰国?她会想凤昰国?

不过,她还是很惦念凤琏,唯一对她很好的皇弟。只是,苍天不作美,在凤昰国亡的那日,凤琏执意要陪母妃,被烧断的黄粱给砸住,没来得及唤她一声姐姐便闭了目,那一刻触目惊心。

郝连凤祢记住了那一眼,可从此而后,每夜梦魇,无一不是重复的片段……

郝连凤祢脸色苍白,她蒙住头拼命地甩,想把那一幕给甩掉,可偏偏愈加痛苦,最后把头撞在案上,眼泪簌簌直下:“琏儿,琏儿……”

“小姐!”木然看见主子将头往案上猛撞,冲上去扯住郝连凤祢,可郝连凤祢却是更加抓狂,一把推开木然,急急吐了口血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夜深。

“嗞…”她摸了摸额头,那是被纱布给包起来的了,伸手便将纱布拆下。现在碰过去,还是可以感觉到微微的痛楚。

郝连凤祢赤着脚走到铜镜旁,看着消瘦的人儿不禁嘲讽。

“谁!”郝连凤祢当下袖袍一挥喝到,秀眉蹙紧。一双锐眼直直地盯住黑影晃过的朱窗。

这种感觉,竟是给她很是熟悉,心底也开始焦躁不安来。这气息,不偏不倚,是来自凤昰国的。

四个月前。凤昰国因着内讧,众多皇室后代已然消逝,金玉辉煌的宫殿内沾染了众多皇子的血,就连她最喜欢的凤琏也在她面前咽了最后一口气,可是这时,又会是谁?郝连凤祢拿捏不准。

“出来!”

“祢儿,好久不见。”来人一袭青衣翩然而至,手中把弄着一枚血色碧玉,俊朗而秀气,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人儿。

不过在郝连凤祢眼里,即使再绝色,也无法为她所动。郝连凤祢眯了眯眼。

“凤襄。”

凤襄把玩着血色碧玉,惑人的唇轻启:“皇妹变了,变得如此不识礼仪。”郝连玄不简单呐,居然与着凤祢这个小丫头一起将凤昰国将了个军,乃至覆灭。

“识或不识礼数不需要你来指教!”她知道凤襄早就有所准备,无论房里头怎么吵闹,外头一律是听不到的。

“郝连玄待你不错啊,既是国师尊位,又是郝连国姓。啧啧。”

凤襄摆了摆袖袍,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可凤祢知道,凤襄越是笑,他心底也便是越有把握。

“凤襄,如果你是来调侃的,大可不必,如果你是为了杀了而来,也无需废话连篇!”

“啧啧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连额头都渗血了,”凤襄摇了摇头,依旧笑意连连,“罪女,你可知罪?”

“不知,何罪之说?”

凤襄眯了眯眼:“看来你这罪女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凤襄手中血色碧玉一挥,数道风刃带着丝丝邪气朝着凤祢劈来,郝连凤祢脚尖略点,整个人顺着风刃的气流翻侧,越过八道风刃聚气迎着凤襄拍去。

郝连凤祢手中的聚气闪烁着血色丝丝,这让凤襄很是不解。虽是不解,但也没大意。

他扯着嘴角一笑:“还有得提升呢。”反手便是一点,迎上郝连凤祢的一掌。

只见郝连凤祢狡黠一笑,便消失在他面前,只剩飘忽的笑影。

下一秒,她又悄声无息落在凤襄身后,策策一笑:“若是只把我当作凤昰国那个巫术三等的皇妹,皇兄便错了。多重移形。”

凤襄反应过来时凤祢已然伸掌,心下一惊便就血色碧玉挡去,因着震慑力,凤襄被直直拍出几米远,黑血吐出。再一看血色碧玉,正以可见的速度皲裂。凤襄一手托住胸口,眉头上虽有轻微的皱意,但脸上仍是挂着明媚的笑。

他看着傲立在那儿的女子,她的眉间,有血色气息萦绕。

原来如此!

他策策地笑了,晃得郝连凤祢蹙眉。

“凤襄,你已是第二次死去之人,有何猖狂!”

“哈哈哈,”凤襄仰头大笑,“也罢也罢,本王也料想到无人曾告知与你这一事情,郝连皇帝真是把你疼到骨子里了,”凤襄一脸认真,“祢儿,郝连玄害了你,你却还如此护他。”

郝连凤祢听闻于此番莫名其妙的话,想他只是因为自己与郝连玄联着推了凤昰国罢了,但是心情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愉快,似乎是很厌恶提前这番事。

“你走吧。”

“哈哈哈哈……”凤襄大笑,波光粼粼如细雪纷飞,消失在郝连凤祢眼前。

郝连凤祢细细品了凤襄的话,心底虽是疑惑,却也是不解的。

郝连凤祢伸掌聚气,丝丝血气萦绕。她蹙眉,这个究竟又是什么……

小说《有夫如此:娘子你跑甚》 第5章 她是正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