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二婚娇妻

更新时间:2021-04-10 10:28:19

二婚娇妻 已完结

二婚娇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一卉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我紧紧的攥着手,很想再说一些让人痛快的话,可是我的理智却告诉我不能。他说的对,我爸死了,而我还活着。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我的父亲,都和顾氏还有顾氏的人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区区钱财怎么能打发我?顾擎不慌不忙的看着我,似乎料定我会答应。“不管什么条件都行?”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自信的点点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我冷冷一笑,“好,我要顾离生妻子的位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婚娇妻第19章试读

医生看着我摇了摇头,“病人大出血,送来的太晚了,现在命是保住了,可随时都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我抓住医生的手臂,很是无助,“医生,你一定要救救他。”

医生叹了叹气随即离开,我身后响起一个女人嘲讽的声音,“余程程,这件事是你和你爸串通好的吧。”

我转过头,看见顾梦一脸讥笑的向着我走来,而他身边的是杨林。

“你什么意思?”

“你刚刚的电话我都听见了,你爸是顾氏工地上的工人,现在出事了,把事情甩到顾氏,不就是想要讹钱吗?这还不是串通?我现在就告诉我哥!”说着,她立马拿出手机,一副得意的模样。

我想都没想,夺过她的手机,紧盯着她:“你凭什么这么说!”

“你们这样的人,除了这点小心思还能有什么?眼见着攀不上我哥了,所以就想讹钱?”她一板一眼的说着,仿佛说的是事实。

我冷笑一声,对于顾梦这样有妄想症的人,我说不出话。

“怎么?默认了?我劝你,还有你爸,别打顾氏的主意。”她眼睛瞪的大大的,伸出手向我要手机。

“我告诉你,我就打顾氏的主意,怎么了?”我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我爸还在病房,没时间在这和她撕。

手臂一下被人拉住,我转头看去,是杨林。

他不耐烦的看着我,眼中蕴含警告,“余程程,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

我挣脱开没有再理会他们,说再多,骂的再狠,对他们来说都不痛不痒,我要的是,长久的折磨。

来到病房,爸爸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挂着氧气,眼睛紧紧的闭着,看上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想起医生的话,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握着他的手,一把擦去脸上的泪,心里不住的默念,你一定要挺住。

我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如果爸爸再去世,那在这世上我就是独自一人了。

我垂着头不发一语,静的都能听见墙上时钟的滴答声。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铃声响起,我漠然按下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礼貌的声音,“你好,你是余洪的女儿余程程小姐吗?”

我顿了顿,用干涸的嗓音道:“我是。”

“我们董事长想见你一面,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不方便。”说完,我就准备挂电话,那头的声音骤然提高,“我们董事长是顾氏集团顾离生的父亲。”

拿着电话的手一顿,我咬了咬牙,再次把手机放在耳边:“什么时候。”

……

下午三点,顾董的秘书便又来电话了,我走到医院门口,果然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豪车。

医院门口还有几个稀松的记者,我坐到车上,看向身边的中年男人。

那张脸和顾离生还真是万分相似,但却比顾离生多了几分威严和严谨。

他用浑厚的声音的道:“你就是余程程?”

我点了点头,他淡淡的拿出一张空头支票递给我,“等你爸爸醒了,把这个交给他,让他对今天的事做出一个解释。”

我愣愣的看着那张支票,却迟迟没有接过来。

他是想收买我爸?然后让我爸解释这次的事故和顾氏无关吗?

心中油然而生的一股怒意让我快要把持不住,“顾董事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爸现在还生死未定,你就想着用钱打发我们了?”

他黝黑的脸上骤然生出一抹不悦,眉头紧皱,扫了我两眼,随后把支票收了回去,“你要什么,你说。”

我冷笑一声,这顾氏的人,一个个还真是一个德行!

“我什么都不要,如果我爸有幸能醒来,我会让他说出实情,是你们的责任,那就该你们承担!”

“我现在就是在承担责任!”他面不改色的道。

“你现在是在收买!我爸是工伤,所有的医药费用本就该你们承担,再加上我爸受伤的原因是因为你们顾氏的问题,所以这件事,本就不赖我爸,我爸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你凭什么认为钱,可以换回一条命?”我心里是生气的,但我最不喜欢自己的一点就是再生气,我都能忍,我都可以保持理智。

我现在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打上去替我爸出气,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他额头隐隐爆出青筋,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对待吧。

“希望余小姐不要后悔。”说完之后,我就被赶下了车。

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我才回了医院。

当我走进病房门口时,医生和护士已经在里面团团围住做着急救措施。

我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声音有些颤抖道:“医生……”

医生仅仅扫了我一眼没有理会,几分钟之后,他缓缓道出几个字:“死亡时间,下午四点十二分。”

我站在原地,脑子里嗡嗡作响,所有气血上涌,我险些站不稳。

眼见着医生护士把所有的仪器收走,我连忙抓住医生的袖子,看了我爸一眼,“医生,你再看看吧。”

他拍了拍我的手,叹息道:“节哀。”

我站在原地看了我爸许久,甚至在他出殡下葬之后,我都还没缓过神来。

我把自己扔在家里,浑浑噩噩了好久,徐烟火来了几次,我都提不起任何心思。

甚至偶尔会有一些一闪而过的想法,我的人生活的这么失败,我还活着做什么?

那几天一度让我沉沦让我塌陷,那种被黑暗紧紧包围的孤独感和绝望感,我从来没有过,我也再不想去体会。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同样的陌生电话,同样的声音,同样的事情。

我直接挂断,把东西砸了一地,发泄着我深藏在心的情绪。

可是最终,我还是去了,去了顾离生他家的别墅,去见了顾擎。

“你找我来做什么。”

他坐在书房前的椅子上,面目端正,示意我坐下再说。

我没有忤逆,而是坐在了他的对面,与他对视。

他沉默了一会继而道:“几天过去了,这件事仍旧没有平息,虽然对顾氏来说这样的事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却影响了我们集团最近的项目,所以,希望余小姐能好好考虑一下,私了,对你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时候的我就像是一个火炮,谁点炸谁。

二婚娇妻第20章试读

“想必顾董还不知道,我爸已经去世了,因为你们的失察,因为你们的错误,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结果你,不但没有悔意,不但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还要用钱来掩盖!钱有什么用?钱能让我爸活过来吗!”我奋不顾身的喊出来,根本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而显然,顾董被我这样一吼,刚才本就不好的语气,现在变得更加阴沉了,“余洪的死,我很惋惜,我也可以表达你所要的歉意,但是余小姐请你再好好想想。据我所知,你如今父母双亡,你一个小姑娘,有钱没钱那是天大的差别。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总要为活着的人考虑。”

老奸巨猾说的就是这样吧,一字一句说的很有道理,并且让人产生一种纠结的心里。

我紧紧的攥着手,很想再说一些让人痛快的话,可是我的理智却告诉我不能。

他说的对,我爸死了,而我还活着。我的孩子,我的丈夫,我的父亲,都和顾氏还有顾氏的人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区区钱财怎么能打发我?

顾擎不慌不忙的看着我,似乎料定我会答应。

“不管什么条件都行?”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自信的点点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我冷冷一笑,“好,我要顾离生妻子的位置。”

‘啪’的一声,顾擎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你要什么?”

“我要现任总裁,顾离生结婚证上的位置。”我再次说了一遍,心里却隐隐泛酸。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是目前,我一无所有,我不怕失去什么,就怕什么都得不到。

“胃口不小,本以为还是个正直的小姑娘,结果现在看来,呵。”他的不屑和嘲讽表现的很是明显。

手掌越攥越紧,他的眼神让我难过。

被人误解的滋味,不好受。

我没有辩解,而是坦荡承认,“那顾董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余小姐,我顾擎的媳妇,你没有资格当!”

想必他之前已经把我调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既然你看媳妇的眼光这么挑剔,那你看女婿的时候,怎么就不挑呢?”

顾擎眯着眼看我,仿佛我触碰到了他的大忌,“你是因为杨林那小子,才想进顾氏?”

顾擎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这么多年,那看人的眼光不是一般的老辣。

一下道破了我的目的。

我缓了缓心神,矢口否认:“顾董,我想嫁给顾离生仅仅只是因为我喜欢他。”

“是吗?”一道磁性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我瞬间回头,看见顾离生靠在门边,满身寒气。

他怎么来了……

顾离生走到我身边,欣长的个子让我被迫微微抬头看向他,顾擎冷冷一笑,重新坐在椅子上,恢复了以往的霸气,“你来的正好,对于余小姐刚刚提出的条件,你接受吗。”

顾离生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若有若无的敲打着,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的答案。

“可以。”

我震惊的看向他,他怎么会同意!

顾擎也是一脸阴寒的看着他,那隐隐要爆发的怒气,我感受的一清二楚。

“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他的眼睛仿佛有着要命的吸引力,深邃的一望无际,让人想要进去探索,甚至想要珍藏。

“对我来说,名分不重要,你想要做我妻子,可以,不过只是名义上的。”

这个条件对我来说,不难,甚至是很简单。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顾擎再次看不下去想要出口阻止,顾离生却摆了摆手示意我先出去。

我点点头,却在关门之后并没有离开。

按照顾离生以前的性格行为来说,他不会答应,可是今天却出人意料。

我把身子微微贴近门边,想要听清楚里面的谈话,可是这隔音效果该死的好,哪怕这么安静,我也只能听见几个字,好像是有关公司的。

正在我思索之际,门被打开,我踉跄了两步,差点倒地,顾离生却站在我面前,冷漠的看着我。

他转身要走,我连忙拦住他,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什么时候结婚。”

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随你。”说完,便快速的下楼离开了。

得了这个承诺之后,我强迫着自己高兴,因为我的目的达到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我自顾自的笑了笑,出了顾家别墅,便给徐烟火打了一个电话,“陪我出来喝酒吧。”

“程程,你是不是还在难过啊,你都这样几天了,你这样下去不行啊!”

她担忧的声音让我觉得异常温暖,至少,我还有朋友,我不是一个人。

“徐烟火,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不好啊,我现在心情好极了,赶紧的,出来。”带着笑意的声音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是真的,可眼角泛起的泪光却没人看见。

我挂了电话,抬起头,正要离开,却看见顾离生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旁边。

他扫了我一眼,示意我上车。

车子开到中途,他突然的一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让我回了神。

“刚刚你都听到了,我没有目的。”他脸上带着讥笑,明显不是很相信我的话。

与其让他猜测,还不如我给他一个定义,“我从小就生活贫寒,吃不饱穿不暖,后来好不容易长大了,和杨林结了婚,他说他养我,可是他的那点工资,我过得仍然很清苦……本来他和我离婚我很难过,可是我遇见了你。”我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似乎是在诉说,其实我的余光却一刻没有离开过他。

不知道他是信了还是怎么,下车之前他留下一句,“你应该有的我都会给,只要你听话,别奢望不该你的东西。”

我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嘴角勾了勾,他这是信了吧。

来到和徐烟火约定的地方,刚一坐下,她便上下审视了不止两遍,“你没事了?”我摇了摇头,没事了。

她叫来服务员,点了两杯饮料,随后握着我的手,郑重道:“程程,你放心,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变了,你还会陪着我吗。”

小说《二婚娇妻》 第19章 :付出生命的代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