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赠你一生幸福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赠你一生幸福 已完结

赠你一生幸福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七炫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月黑风高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打了一个冷颤。几乎是哆嗦着离开那个恐怖的男人的公寓。看着已经染上墨色的天空,我再怎么愚钝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早了,想想自己现在回家可能会面对的责怪,我突然脑袋一阵轻疼。胡乱的抓抓早已凌乱不堪的头发,目光却落在了一个汽车旅馆的招牌上面。我今天身上带的钱应该还是够住一夜的吧?想着,我走进了那个特别像小区的单元楼的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解

欧晋华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是这样的态度,他没有说话,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意和不知名的情绪。

我深呼吸,不敢大意,伸手拿过医药箱,麻利的打开医药箱,取出棉棒和酒精,准备给这个男人的伤口消毒。

回过头,却看见欧晋华侧身背对着我,我不解,"你怎么了?你的伤口需要赶紧处理,你这是……"

欧晋华没有说话,而是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直发慌,就在我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他却说:"东西放下,你走吧。"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明明刚刚是他问我是我来还是他来的,怎么这会儿又变卦了?

"还是你想留在我这里过夜?"欧晋华看着我踌躇的模样眼眸明暗不定。

欧晋华低沉的声音让我回过神。看着他冷厉的表情,我放下了手中的棉棒和酒精瓶。

许久未出现在我身上的唯唯诺诺竟被欧晋华突然的低气压激发出来,"那……那你记得好好处理一下,我先走了。"

我转过身,似乎听见空气里一丝气息松动的声音,想要仔细听确认,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我想大概是我太过紧张了吧。刚刚松了口气。

脑海里突然闪现方才匆匆一瞥他那伤口的狰狞,我忍不住反身叮嘱,"你记得一定要好好处理消毒,不然好的慢还会留疤,伤口这几天不能碰水……"

我突然觉得就这么几句话好像不够,我毕竟是个医生,得对患者负责,虽然这个患者好像并不打算和我这个医生合作,本想把平日里对那些个患者术后叮嘱的医嘱都一一说一遍,可是看着他那双越来越冰冷的眸子,生生住了嘴。

"你……还不走?"

我像是逃似的冲到玄关踏上了自己的鞋子,甚至还来不及拉一拉鞋子后跟那处。关上门。忍着脚下的不适,背靠着门的我愣了会儿神,脑海里过了一会儿刚才发生的种种,却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月黑风高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打了一个冷颤。几乎是哆嗦着离开那个恐怖的男人的公寓。

看着已经染上墨色的天空,我再怎么愚钝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早了,想想自己现在回家可能会面对的责怪,我突然脑袋一阵轻疼。

胡乱的抓抓早已凌乱不堪的头发,目光却落在了一个汽车旅馆的招牌上面。我今天身上带的钱应该还是够住一夜的吧?想着,我走进了那个特别像小区的单元楼的门。

不大不小,却还算干净。我看着睡眼朦胧的前台小姐,故作镇定道,"一间单间。"

前台小姐显然是刚刚被我的脚步声吵醒,那桌子旁边凌乱的床铺证实着刚刚它的主人睡的有多熟。

显然这位小姐不是很欢迎我这个扰人清梦的客人,扔了一个白眼给我,"身份证。"

我低头在手包里摸索着卡包,耐心的一张张翻找着,我没有生气那位小姐的态度,我想如果我是这位小姐,这时候有顾客扰了我的眠,恐怕我的态度会更恶劣吧?

我把身份证抽出来递给前台小姐,看着她翻开一本笔记本模样的本子,抄写下我的身份证号码……

我握着那位小姐给我的钥匙,所幸房间就在二楼,不高不低,却也好找。

打开房门,插上房卡,我把整个人都扔进了那张大床。一天的疲惫涌上心头。

一时间觉得无事可做的我,竟然又想起了在洗手间听到刘元和我们家小保姆的对话,我觉得很烦躁,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问自己。

想不出头绪,索性把自己埋进枕头里。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那么出来了。

我醒来的时候,枕头已经湿了大半,看着自己因为沾上泪水而黏腻的过分的发尾,我心里不免几分厌恶。随手扯过浴巾进了卫生间。

匆匆淋浴过之后我已经感觉舒适了许多,可是看着镜子里眼睛红肿的自己,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睡不着了,也许是之前睡过几个小时的原因,我脑子清醒的过分。

赌气的把被子蒙过头……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看着窗外已经日上三竿的架势,我匆匆的起床,扒拉了两下头发,总算还能入眼了,眼睛也没那么肿了,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看着精神抖擞的前台小姐,她好像心情很好,完全忘记了昨天半夜里我把她吵醒的那件事。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缓过神,"我要退房。"

"好的,请稍等。"

等对讲机里传来可以的时候,她冲我笑了笑,看来房间那里已经核对完毕了,"好了,这是您的押金。"

我把钱放进手包里,走出了那间旅馆。脑子里却想的是一会儿回家后婆婆可能会说的话。大概又是责骂吧?我自嘲的笑着,这么多年我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入她眼过。

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

我刚刚用钥匙打开门,远远的便听到我婆婆那夸张的大嗓门和小保姆软侬细语的谈话声,依稀听见孩子衣服之类的字眼,我不以为意,她们大概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儿做打算吧?

我突然觉得有几分欣慰,原来婆婆也不是那么厌恶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原来她也会为我的孩子想的这么长远。

换好鞋走进客厅,入目的便是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巧笑嫣兮的模样,那样的融洽,怕是拼尽了这条命都不见得得的到的。

"舍得回来了?"婆婆看见了我,不再和小保姆谈笑,而是瞪着我。

"我不过就是在外面住了一晚而已,以前你儿子天天夜不归宿怎么就不见你说他?妈,做长辈的要会一碗水端平。"我轻掀眼皮,慢条斯理的走到餐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怎么,现在还学会夜不归宿了?不就那天多说了你两句么?小脾气这么大?别以为怀了孩子就可以在我刘家安安稳稳做媳妇儿做大小姐了,还骂不得说不得了?嘁,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我漫不经心的回过头,看着婆婆,"妈,难道我做了刘家的媳妇儿就没有了自己的人生自由了么?"

"呸,还人生自由,"我想要息事宁人的态度并没有得到婆婆的迎合,婆婆瞪着我,"就你这小贱蹄子还人生自由?真是好笑。"

余光

"妈,别张口闭口就是小贱蹄子的,我好歹还是你儿子的媳妇儿,肚子里还怀着你儿子的种。"听着婆婆这么不讲理的谩骂我不免心里也有些气恼。

"哎哟,你这个小贱蹄子竟然还敢反驳我了哈,谁不知道你嫁进我们刘家一两年了都没有个消息,简直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谁知道你肚子里谁的种,让你去检查你又不去,我跟你说啊,这检查你必须去,我们家刘元不给别人养孩子。"

婆婆尖酸刻薄的话终是让我忍不住上前想要和她理论一二。余光却瞥见一张化验单,从茶几上拿起那张化验单,我瞬间觉得像是五雷轰顶一般,小保姆怀孕了,难怪她们刚刚一直在讨论什么孩子什么衣服的,原来,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喂,你看什么呢,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婆婆似乎是彻底被我惹毛了,我握着化验单的手条件反射的背到身后紧紧攥起,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婆婆举起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我睁开因为惊吓而闭起的双眸,却看见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替我拦住了婆婆的手。

"阿姨,你这样不好的,刘元哥哥会伤心的,毕竟晓云姐是他的老婆,你打他的老婆会让他很没面子的。"

小保姆的声音很好听,软侬细语的,温柔的我都不禁想要为她的‘大度’鼓掌。

只见她的手紧扣着婆婆的手腕,只是无名指间闪烁的光芒让我心头一紧,那枚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戒指,就是刘元前几日跟我说不见了的那枚婚戒,如今却稳稳当当的戴在这个女人手上,我不由觉得讽刺万分。

我不想追究刘元和这个女人的事情,但是,若是想我下去,也没那么容易,就是为了肚子里这个宝贝儿疙瘩,我也必须得坐好了这个刘太太的位置。哪怕那个男人不爱我了。

婆婆一直强调着让我去医院检查。那些话语我几乎都能倒着背下来。

偷偷扔掉已经被汗湿的化验单,我正眼看着婆婆,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不会去医院,因为我没有做对不起刘元的事情。"

这样的我正是婆婆所看不惯的,永远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认为我嫁给刘元是为了贪图他们家的钱,一旦遇上比刘家还有钱的,就会跟人跑了。

婆婆的想法我一直知道,只是最初的时候好歹还有刘元的维护,现在看来,就刚刚进门看到的两个女人融洽的场景,我怕是连那几分的温暖都失去了。

婆婆对我的态度很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对不对得起刘元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医院的数据最明朗,有胆子就去医院啊。"

"我不去。"斩钉截铁,我不能去医院,因为一旦做了决定就代表我已经输了,输在我自己都不信任自己,所以为了维护这剩下的一点点尊严,我也绝对不能答应去医院。

客厅里的氛围很是紧张,就连电视里男女主角那含情脉脉的对话声在此刻都显得尤为突兀,看着眼前比我合适的多的婆媳组合,我心里不由满是苦涩。

"阿姨你别这样,晓云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她就是这样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保姆对婆婆说完这些个安慰的话语又转头看向我,"晓云姐姐,阿姨也是为了你和刘元哥哥好,你就答应了吧,别给阿姨添堵了。"一番话说得好听又巧妙,把所有的错和不可理喻归在了我身上,看着婆婆一副所言极是的表情,我不由深呼吸来平静自己的心情。

"这是什么话,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刘元的事情,我是个女人,孩子是谁的不是谁的我当然清楚,我还不至于连谁什么时候上的我我都不知道。"

我从来没有说话这么偏激执着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小保姆,我就是想开口怼她。大概是为了我那份维护不易的爱情吧。

吃午饭的时候刘元回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回来,可是在他数次与小保姆眉目传情被我抓到后那一点都不尴尬的表情……

我气得扔了筷子,"我吃饱了。"

大步走向卧室,像以往一样睡了个昏天暗地。但是若是知道这短暂的安逸会让我失去我肚子里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我是断然不会这样的。

小保姆和婆婆拿着绳子进入我的卧室,窸窸窣窣,轻手轻脚,竟然没有让向来浅眠的我有丝毫感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定睛一看,却看见不远处的沙发上小保姆和婆婆肆意的笑容,像是终于摆脱了什么一般的表情。

我看着身旁的吊瓶架子和手上插着的点滴的针头,像是想到了什么,没有扎针的手惊恐的抚摸上自己的腹部,平坦空荡的感觉告诉我我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双眸充血的看着婆婆和那个女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那是我的孩子,也是刘元的骨肉,你们怎么可以不问过我们夫妻的医院就这样决定他的去留?你们凭什么?"

我像是疯了一般,歇斯底里的吼着,带着几分悲鸣。我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只是婆婆还是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谁让你不听话,我都说了让你来医院检查,我刘家不养杂种,怎么可能忍耐你生下杂种呢?你倒是都没有人家一个打工的让人来的舒心,也难怪我儿子最近对你兴趣不大。"

我咬牙,什么兴趣,什么打工的,婆婆这意思无非就是承认了那个小保姆的地位,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对刘家来说才是可有可无的吧?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抛弃和放弃。

"出去。"我对着婆婆指着门的方向,这是我第一次在婆婆面前装优雅破功,我失控了。

婆婆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你……"

"你竟然敢指着我鼻子说话,不想活了是不是?信不信我儿子回头来收拾你?"

"阿姨,你别这样。"

"晓云姐,你就别气阿姨了。"

小保姆手忙脚乱的模样,在我眼里看起来竟有几分像笑话。

"滚啊。"我沙哑着嗓子,我不想看见这两个虚伪的女人,至少现在不想。

那两个女人虽然不甘心,却还是出去了,手抚摸上自己的肚子,宝宝,对不起……我痛哭出声。

小说《赠你一生幸福》 第4章 我不解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