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糖心爹地爱妻如命

更新时间:2021-04-12 18:47:29

糖心爹地爱妻如命 连载中

糖心爹地爱妻如命

来源:微阅云 作者:陌白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又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梗! 再加上那些语意不明的话……怎么身体力行的请? 无非是一些无可描述的‘变态’请了! 林蔓笙分分钟想敲爆对方的天灵盖,赶紧避如蛇蝎地下车保平安:“免了,我有手有脚,不劳顾总麻烦。” 但不容林蔓笙伸手触碰车门,顾西辞已经先一步拉开,还用一只手虚掩住车门顶框,绅士又儒雅:“请吧,林小姐。” 林蔓笙下车时竟有一秒的错愕,想着狗男人人模狗样起来……还挺吸引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万块,不少了

  林蔓笙仿佛得了失语症一般,一时之间忘了该如何开口,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在听到那禁欲系的声音后彻底排空了。

  安静了数秒,对方又开口了,“有事?”

  林蔓笙回过神,重新整理思绪,开口道,“顾总您好,我是金钥匙信贷的林蔓笙,很抱歉如此冒昧的……”

  她正准备娓娓道来,对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说重点!”

  林蔓笙也来不及犹豫,当即问道,“您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您!请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只要五分钟,我一定……”

  对方再一次打断了她,“会开车吗?”

  嗯?这是什么问题?

  林蔓笙顿了一秒,回答,“会!”

  “去地下车库等我。”

  没等林蔓笙回应,对方果断的挂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忙音,林蔓笙皱了皱眉,这是要让她代驾吗?顾西辞的助理和司机那么多,怎么也轮不到她才对。

  不管了,能争取到面谈的机会已经很难得了,这些都不该是她思考的问题。

  可是,云鼎国际的地下车库那么大,她怎么知道要在哪里等他。

  交待安琴先回,林蔓笙乘电梯直接下了地下二层。

  这一层有四部电梯,分散在四个区域,对于云鼎国际完全不熟悉的林蔓笙来说,全然不知道该等在哪个电梯口。

  扫视了一圈,她秀眉一挑,径直朝最远的电梯口走去。

  这部电梯乘坐的人最少,并且每一个走出来的人都穿着正装气质出众,多半是行政楼层的直梯。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林蔓笙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却让她脸色突变。

  说不上来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有种惊艳的感觉,与偶像剧里帅气的男主稍有不同,他的五官、身材和气质皆不落俗尘,好看的皮囊多半千篇一律,他却美得别具一格。虽然这种词用来形容男人不太恰当,但她一时之间再也想不到更合适的词了。

  可惜了,皮囊生的这么好,灵魂却那样肮脏。

  长得再帅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变态!

  真是冤家路窄,在这儿都能碰到他。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一想起他在电梯里说的那番话,林蔓笙的脸都会不由自主的红起来,心跳也随之加速。

  与此同时,顾西辞也看见了她。

  同比林蔓笙的反应,顾西辞显得要淡定的多。

  他只是瞥了一眼林蔓笙所在的角落便移开目光继续朝既定的路线往外走,经过林蔓笙身边的时候甚至没有逗留,仿佛没察觉到她的存在一般。

  林蔓笙被他这个反应刺|激到了,昨天还在电梯里对她进行X骚扰,又在隔壁阳台偷听她说话,现在却装作不认识一样若无其事的走开?

  “等等!”林蔓笙喊住了他,要不是看他长得还可以,一定第一时间报警了,才不会在这儿跟他浪费口舌。

  顾西辞闻声,脚步未停,并没有打算理会。

  呵,有错在先还目中无人!

  林蔓笙跟上几步,“喂,我叫你呢,没听见吗?你昨晚听力不是挺好么,现在怎么不行了?偷听狂!”

  本不打算理会的顾西辞听到‘偷听狂’三个字后忍不住停下脚步,他两手插兜,转过身轻描淡写的看着她,随即开口,“林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晚我给你送的是医药箱。”

  言下之意,他做的是好事儿。

  那又怎样,他要是没偷听怎么会知道她需要医药箱?林蔓笙不以为然,和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据理力争,“这位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在电梯里说的那番话不是正常人说得出来的吧?”

  要是没有电梯里那一出,她也不至于恩将仇报。

  顾西辞面无表情的抬眼,“哦?我在电梯里说了什么?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林小姐能不能帮我回忆一下?”

  是她出现错觉了吗?

  为什么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戏谑?玩味?还是嘲讽?

  林蔓笙气焰消了一半,缩了缩脖子道,“你说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顾西辞挑眉,“抱歉,我这样的‘变态’说过的话可以不记得,但是……”

  他忽然走近了一步,偏头看着她,刻意压低了嗓音,变得极具魅惑,“作数。”

  他说过的话可以不记得,但是作数,什么意思?

  林蔓笙感觉自己又被调戏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声音不自觉的放低,“我警告你别乱来哦,这里可是云鼎国际。”

  “你也知道这里是云鼎?”顾西辞冷笑,在他的地盘指骂他,她可真是海胆呢。

  林蔓笙没意识到自己海胆,但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不仅目中无人,还目中无法,要知道在装有摄像头的电梯里都能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难保他不会公然在这儿再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

  “怎么?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两万块,不少了。”当初她两千块买身家过亿的他一夜,如果他两万块买她已婚妇女的一夜,怎么说都是他亏了。

  不远处有车辆驶过,灯光打在顾西辞笔挺的后背,修长的身影在林蔓笙苍白的脸上一扫而过。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神色悠然,一个表情凝重,就这么对峙了整整一分钟。

  林蔓笙觉得自己疯了才去招惹他,对于他这样表里不一的变态,就应该避而远之。

  “你有病!”林蔓笙嗤了一句,转身就走。

  顾西辞也不拦着,裤兜里拿出车钥匙解了锁,一边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一边回拨了最近的一个号码。

  林蔓笙没走几步,就接到了顾西辞的电话,怏怏的表情立马来了神采,“您好,顾总!”

  “往西一百米,黑色迈巴赫。”又是低沉冰冷的一句,透着满满的命令感。

  “好,我马上到。”

  林蔓笙颔首,挂了电话,她意识到不对,往西?那不是往回走?一百米?那岂不是……

  她猛地转身,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黑色迈巴赫,车前灯笔直的照过来,灯光刺的她睁不开眼,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

  脚下像被灌了铅一样,她一步步往回走,终于来到某人副驾驶的窗外,她鼓起勇气朝里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刚好侧过脸,用一种人畜无害的口吻说道,“林小姐,说好的五分钟,你已经浪费了我三倍的时间!”

  “……”林蔓笙彻底裂开了。

高攀不起,打扰了

  顾西辞看着好像原地要炸裂一样的林蔓笙,勾唇戏谑道:“怎么,不上车?”

  林蔓笙被大提琴声一样的嗓音拉回了现实,答非所问:“你……就是顾西辞?”

  “我看着不像吗?”顾西辞身子往后懒懒一靠,一身贵气一览无遗,“还是说我就只值两千块的身价而看着不像?”

  林蔓笙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走,没任何好感:“好吧,高攀不起,打扰!”臭男人就是臭男人,即便披上尊贵的外衣一样藏不住该有的变态,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但是林蔓笙走在路上,身后却不急不缓的跟着一辆黑色迈巴赫,惹得路人们纷纷侧目,指指点点,不知道还以为小两口吵架,玩你追我逐的狗|粮戏码。

  “我说姑娘呀,小两口闹归闹,别影响市容啊。”有位老大爷好心上来劝慰林蔓笙,一脸为你好的表情,“你看,交通都要堵塞了,眼看是下班高峰期,姑娘行行好,快点儿上车原谅小伙子吧。”

  林蔓笙语塞,索性回身拉开迈巴赫的车门坐上去,“顾总,您这样一直尾随我的行为,是不是很……”变态。

  “很什么?”顾西辞很满意她能主动上车,却又装作一脸不懂她话里的内容,“大路朝天,我爱走这边就这边,还是说林小姐很自负地认为我在跟踪你,垂涎你的美貌?”

  “你没有吗?!”

  “我有吗?”

  “……”

  林蔓笙嘴角直抽抽地看着对方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磨牙忍下:“……既然你说没有就没有吧,麻烦下一个路口让我下车,谢谢。”

  “恐怕不能。”顾西辞打了一个方向盘,快速掉头往另一个方向驶去,无视身边女人因重力不稳而小小尖叫声,“我应了邀约,要求是务必带上林小姐一起前往,还请林小姐配合。”

  配合……

  配合你的大头鬼啊!

  如果暴揍资本家的狗头不用吃牢饭的话,此刻林蔓笙真的已经动手……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的林蔓笙,手机“叮”的一声,传来一条语音短信。

  “妈咪,快来哟,云鼎国际商城XXX米其林餐厅,我今天可是约好了帅叔叔一起吃饭的~”

  “林、一、念!”

  林蔓笙磨牙,好一个皮痒的瓜娃儿,居然擅作主张替她约好了人。

  于此同时,车子已抵达目的——云鼎国际商城。

  “这么巧?”

  林蔓笙看着目的地,打心底里发出一声疑问,这跟小奶包发过来的地址一模一样。

  云鼎国际商城,云鼎集团著名的产业之一,全球连锁,业内第一,整个商场涵括了民众的一切衣食住行及娱乐等,而且云鼎集团严格要求每座商城建地要占1000亩起,务必豪气又任性。

  “到了,下车。”

  顾西辞率先一步下车,却见车上的林蔓笙始终没有任何动作,转而回身探进一颗头,模样既正经又裹挟着意味不明的暧昧:“还是说林小姐身体不便,需要我身体力行的……请?”

  突如其来的荷尔蒙气息,很是让人窒息。

  所以林蔓笙面对突然靠近的那颗头颅,第一反应就是把身子往后一缩,像极了一只反应过度的小白兔,显得惴惴不安。

  这般模样,简直令某人玩味又莞尔。

  “虽然外表可甜可盐,但不代表你这样就能加价,毕竟2万已经是2000块的十倍,不再多了。”

  又是这个莫名其妙的梗!

  再加上那些语意不明的话……怎么身体力行的请?

  无非是一些无可描述的‘变态’请了!

  林蔓笙分分钟想敲爆对方的天灵盖,赶紧避如蛇蝎地下车保平安:“免了,我有手有脚,不劳顾总麻烦。”

  但不容林蔓笙伸手触碰车门,顾西辞已经先一步拉开,还用一只手虚掩住车门顶框,绅士又儒雅:“请吧,林小姐。”

  林蔓笙下车时竟有一秒的错愕,想着狗男人人模狗样起来……还挺吸引人!

  二人一前一后,前往顶楼的米其林餐厅。

  林蔓笙突然想起自己从小奶包那儿得来顾西辞的私人号码,不由得地总往身侧瞟去,莫非小乖说的那个帅叔叔该不会……

  “林小姐,你这样怀揣着不明心思三番五次地偷瞄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打什么小九九,准备垂涎我的美色,毕竟我也知道自己长得帅。”顾西辞的嘴边始终噙着一抹戏谑的笑意,因为他发现自己一旦不正经起来,其实连他都害怕。

  “口区——”林蔓笙再也不想保持自己良好的教养,侧头夸张的干呕一声,“咳咳顾总你想多了,毕竟一个身价过亿的总裁仅仅想用两万就要买她人一夜,如此既抠又狗的行为,实在没人敢肖想。”言下之意,你顾西辞仅仅靠美色就想为所欲为了吗?抠逼并不能!

  二人抵达餐厅。

  林蔓笙的视线刚飘进餐厅的门,就看到小奶包左拥右簇,成熟老练地调戏一众长得好看又年轻的女服务员。

  小奶包对其中一位长相和身材尤为出众女生道:“姐姐,你长得可真美,手儿也巧,心灵手巧可谓是你的代名词。”

  女生不自觉的递过一把梯子,问:“这怎么说?”

  小奶包顺梯子而下:“因为你剥过的石榴籽,原本只有6分甜,可经过的你手剥开送入到我的嘴中,它就是10分甜,甜得让人想化成一滩春水。”

  “咯咯咯~小弟弟,你嘴儿可真甜。”

  小奶包边说,边咸猪手地摸上人家女生的手,“姐姐,你是用什么牌子的护手霜,干这么多的活儿手还真柔柔嫩嫩,告诉我,我也买一支送给我妈咪。”

  “咯咯咯,小弟弟你可真逗。”

  但小奶包已经不满足于吃小豆腐,嘟囔着小嘴张开双臂,“姐姐,宝宝要抱抱。”

  “怎么,你要下来了吗?”

  小奶包一本正经的说:“哼,宝宝已经是小大人了,只有小孩儿才坐儿童座椅。”

  ……

  顾西辞瞅了一眼正无奈抚额的林蔓笙,不由得嘀咕:“这孩子,基因到底随了谁?”想他像小奶包那个年纪的时候只会玩泥巴,可没小奶包现在这么骚,那么花。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