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推理 > 民国鬼夫夜半来

更新时间:2021-03-31 12:37:44

民国鬼夫夜半来 已完结

民国鬼夫夜半来

来源:微阅云 作者:酥梨 分类:悬疑推理

精彩试读:陈北溟不知道是跑过来的还是怎的,额头上还留着细汗,脸色也有些白。“一听到你的电话我就赶快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沈岱秋有些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刚刚还想跟你打电话让你别过来的,没想到你已经到了,没什么事,是我看花眼了,自己把自己吓到了。”陈北溟挑了下眉,像是不相信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真的没事吗?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阴气比之前还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1-周行止

沈岱秋没看到他的眼神,看他半天没说话,便没有多问,“算了。”

她暂时不想探究,示意那人松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失控的行为伤害到了她,这次倒是听话的松开了手。

沈岱秋站起来突然想到什么,有些不自然的问了句,“那个,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她低着头,并没有看到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对面的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底有什么一闪而过。

“周行止。”

沈岱秋挑了下眉,这个名字确实有点年代感了。

她抬起头还想要说什么,最后又道:“算了,以后再说。”

她本来还想问的细一点,比如他当初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冤死?不然怎么会百多年来还一直没有转世轮回,但她的背现在疼的厉害,只想快点回卧室看一下。

周行止的眼神暗了下,抬头看到沈岱秋那满目苍夷的背,眼神完全阴了下去,起身打算跟着沈岱秋进去。

沈岱秋把人拦在门外,脸上带着胁迫,“在门外等着,不要想我看不见就穿过来,我能感觉到。”

周行止本来半边身子已经穿过墙去,想了想又退了回去,站在门外等着。

关上了房门,沈岱秋再三确认周行止没有进来后,才脱下衣服处理伤口。

她不知道她脱下衣服的那一刻,周行止又悄无身息的穿墙而入,不过并没有化成实体。

沈岱秋胸前围着一块毛巾,后背裸着,照着镜子反手在清理伤口,感觉到后背有什么贴了过来时候已经晚了。

周行止知道沈岱秋发现了他,也不再躲藏,化成了实体。

沈岱秋顿时羞红了脸,连耳尖都带上了红意,恼羞成怒道,“出去。”

周行止丝毫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眼神深沉的站在她身后,竟然弯下腰伸出舌头在她的伤口处舔舐起来。

沈岱秋的背不禁抖了一下,只觉得周行止舔过的地方冰凉凉的,正好舒缓了她伤口的火辣,她羞红脸转头嗔怒道,“你做什么?”

周行止没有说话,但是他舔过之处,伤口泛起了黑气,但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沈岱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周行止原本虚弱的脸上渗出了丝丝冷汗,声音都带着不正常的虚,“没事了。”

沈岱秋担心的看着他,刚想询问两句,房间的门铃响了。

她立马对周行止道,“你先离开这里,不能让他发现你,外面的人是我之前喊来做法的。”

周行止透过卧室的门向外看去,眼神暗了暗,不知是他道行受损还是外面那人太高深,他竟然现在才感觉到那人的存在,跟那天那个道士完全不同。

沈岱秋迅速穿好衣服出来,察觉到家里没了周行止的身影,才松了口气去开门。

陈北溟不知道是跑过来的还是怎的,额头上还留着细汗,脸色也有些白。

“一听到你的电话我就赶快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岱秋有些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刚刚还想跟你打电话让你别过来的,没想到你已经到了,没什么事,是我看花眼了,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陈北溟挑了下眉,像是不相信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真的没事吗?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阴气比之前还重。”

沈岱秋一时语塞,“有吗?”

这一迟疑,陈北溟已经跨进客厅,视线在地上的玻璃扫过,又看向了沈岱秋的卧室,径直朝那里走去。

沈岱秋生怕周行止还在她卧室,立马走过去,拦在了陈北溟前面。

12-谁要害他们?

“真的没事,有事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卧室挺乱的,就别进去了。”

陈北溟的眼神突然变了变,脚步停在了卧室门前,没有再走进去,“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回去了。”

沈岱秋松了一口气,点头道,“这么晚辛苦你了,下次请你出来吃饭。”

陈北溟一直严肃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好,等你的电话。”

沈岱秋点头保证,送走了陈北溟,立马推开卧室的门。

周行止已经不在了。

等她打扫完客厅准备睡觉的时候,卧室的窗户被风吹动了两下,沈岱秋闭着眼睛嘀咕道:“别吵我,我要睡觉了,把窗户关上走人。”

窗户处的黑影转了两圈,盯着床上人看了两眼,带上窗户后消失了。

不一会儿,卧室里又站了一个人,正是周行止。

周行止看着床上的人,静悄悄的走过去,沈岱秋感觉到凉意后把被子裹紧,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没睡太死,嘟囔道,“怎么又来了,要睡去客厅。”

周行止眼神一顿。

又?除了他难道还有谁来过?

他站在那里没有再靠前,手指却是忍不住在沈岱秋的眉心轻轻划过。

见她熟睡了以后,周行止走到了化妆台前,那上面放着沈岱秋从包里面掉出来的东西。

他的眼神在那些物品上面一一扫过,他之前碰过的只有这些,一定哪里有问题。

观察了片刻,周行止的目光停留在一面小镜子上,如果看得不仔细根本发现不了还残留在那上面的一点粉末。

他刚想拿手指去点,却想到什么停住了手,直接挥袖把那镜子从窗户处扔了出去。

这玩意只要一点点就能让鬼彻底发狂,直到暴毙,如果不是他道行够深,只怕刚刚就完了。

周行止打探的目光停留在沈岱秋身上。

刚刚是那块带着她血的玻璃碎片救了他,那又是谁把这些东西放在了那里?

谁要害他们?

周行止的眼里顿时划过杀意。

睡熟的人这时不知道做了个什么梦,嘴里嘀咕了句什么。

“梦到了什么?有没有我?”空气里传来一声询问。

沈岱秋感觉有一丝凉意透过眉心传到了自己的体内。

醒来的时候,沈岱秋不只感觉全身酸痛,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人。

那人感觉到身下的人的动静,抬起头来。

沈岱秋就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眸子,猛地心头一震,瞳孔紧缩,一下子就把人推开了。

这,这不就是昨晚做的梦里一直出现的眼睛吗?

但是做了些什么,沈岱秋想不起来了。

周行止被她推到床下,眼里带上了不悦。

沈岱秋没管那么多,见周行止的身子比昨天那个虚弱的样子好多了,连胸口那个伤口也愈合了一大半,莫名的松了口气。

见对方还想上床来,沈岱秋立马从床上下来,昨晚上因为发生太多事情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睡了一觉,沈岱秋看着周行止,只觉得各种别扭。

这个人昨天吻了她,还帮她……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