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日日盼君君不知

更新时间:2021-04-13 18:38:25

日日盼君君不知 已完结

日日盼君君不知

来源:微阅云 作者:明珠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木槿夕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醒过来之后的木槿夕问晴儿:“本宫昏迷的时候,都有谁来过?” 晴儿想了想,说:“皇上来过一次,慕容太医则是天天都过来替娘娘诊脉做针灸,再者淑华宫的娴妃娘娘也来看过娘娘一次。” 木槿夕微愣:“娴妃娘娘?” 晴儿点头:“娴妃娘娘是个好人,我也是听她身旁的宫女说的,那天在安宁宫,娘娘被罚跪的时候,也是娴妃娘娘派人告诉皇上的,那日皇上正好和楚王殿下大明宫,所以两位便一起过来了,说是向太后娘娘请安,但其实是让太后娘娘饶了娘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日日盼君君不知第6章试读

  慕容寅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想不到楚王是这样的人,当年师傅被人陷害,幸得楚王出手相救才保住了性命,因此我才会入了楚王的麾下,听他差遣。”

  “慕容大哥,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我这事情,你切不可告诉楚王,也不可告诉旁人。”

  慕容寅点头:“自然,楚王与你,孰轻孰重我自然知晓,你不必担心,但你确实不能再怎么折腾你自己的身体了,不然这身子以后很难康复了。”

  木槿夕苦涩一笑:“比起侍寝,这点病算不得什么。”

  慕容寅眼中露出了心疼,心疼逐渐变成了坚定:“在宫中,我会极力护你。”

  木槿夕对慕容寅感激一笑:“谢谢你,慕容大哥。”

  “你我之间的交情,不必言谢,我开些补养身体的汤药给你,若是旁人闻起来,我便说你的身体还未好,不宜侍寝。”

  慕容寅的话,让木槿夕红了眼眶,在这如履薄冰的后宫中,如若不是慕容寅帮她,单凭她一个人根本支撑不下来,这份心意,如果他日能从后宫中出去,她一定会竭尽所能来帮他。

  “慕容大哥,我还能请你再帮我一个忙吗?”

  “但讲无妨。”

  “我的女儿蓉儿,现在由木槿嫣来抚养,木槿嫣的心肠歹毒,我怕她会因为恨我而残害蓉儿,我能不能请慕容大哥你帮忙多注意一下。”

  慕容寅点头:“你的女儿便是我的侄女,她的事情我定然会帮忙,你且放心养病。”

  忍不住,眼眶的眼泪落下,“慕容大哥,你对槿夕的恩情,槿夕今生无以为报,来世定结草衔环。”

  慕容寅笑容温润:“不必,只要槿夕妹妹你能一世安好便可。”

  他把心中那份情意埋到了心底,一直以来都以兄妹相称。

  因为木槿夕装病,再有慕容寅的帮助,木槿夕逃过了侍寝的命运,但却避免不了所有妃嫔每月去一次安宁宫向太后请安。

  但事先并没有任何人通知木槿夕,过了时辰之后太后身边的内侍才来,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槿妃娘娘好大的架子,众多嫔妃都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了,槿妃娘娘倒好,不仅不来,还连一句话都没有。”

  木槿夕才惊觉自己被人算计了,她初初入宫,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日子去给太后请安,急忙梳妆,匆匆赶到安宁宫。

  殿外满天飞雪,而宫殿内殿却是温暖如春,熏香袅袅,听着各宫妃嫔的恭维,太后的脸上带着笑意,显然心情不错,但随即有内侍进来说槿妃到了,太后的脸色顿时不好了。

  “太后娘娘,这槿妃可真大的架子,仗着是皇后娘娘的妹妹,竟然连太后娘娘你都不放在眼里,要是这次不严惩她,只怕下次更加骄纵。”德妃在下边煽风点火。

  “许是病得耽搁了。”向来温和的娴妃替木槿夕说话。

  “病了难道让能传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德妃反问。

  娴妃向来不善与人争辩,德妃的一句质问,她便没有继续说话。

  “对,太后娘娘,槿妃得严惩。”三妃之一的娴妃都没有再说话了,其他人纷纷附和德妃的话。

  太后沉着一张脸,对刚刚进来通报的内侍说:“让她在外边跪上一个时辰再进来。”

  娴妃表情一变:“太后娘娘,那槿妃生着病,外边冰天雪地的,会把人冻出事的。”

  太后冷哼了一声:“就这点风雪还能要她的命?想当年哀家怀着陛下的时候,可是和先皇在边疆打着战,那里的环境何其辛苦,哀家都抗下来了,不过是小小的风寒,这都扛不住?”

  太后明显已经不悦,娴妃也不敢再继续替木槿夕求情,只是这眼眸之中尽是担忧,想了想,唤了一声身旁的婢女,低声说:“久些你出去禀告皇上安宁宫这边的情况。”

  现在能救木槿夕的人,也就只有皇上了。

  

日日盼君君不知第7章试读

  木槿夕在安宁宫外跪了整整半个时辰,虽然有人替她执着伞,但风雪还是飘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的血色,跪了半个时辰,她的双腿早已经失去知觉了,支撑她继续跪下去的,是她对蓉儿的牵挂,还有她对沈从拓的怨,木槿嫣的恨。

  身体开始摇摇欲坠,神智也逐渐昏沉之时,身边的宫女似乎看到了什么,语带惊喜的说:“娘娘,皇上来了,有救了!”

  闻言,木槿夕转头看向宫巷的左边,视线朦胧之间,她看到一身黑色锦衣的人朝着她走过来,宛如当年初次遇见那个人之时,意识和视线都逐渐模糊,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木槿夕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意识混混陈车的,她只知道在她身边说话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先是皇上,后是陪着她进宫的晴儿,接着是慕容大哥,最后是一道温柔似水的女声,直到最后她似乎出现幻听了。

  她听到了沈从拓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声说话的声音。

  沈从拓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她的寝宫之中?

  皇宫后院,岂是他想踏足就能踏足的,且他对她的生死毫不在意,又怎么可能来看她。

  是梦吧?

  那声音虽然听似在她耳边,可像是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所以她听得并不真切,她只听到他句句威胁:“木槿夕,你要是敢死,本王绝对不会让蓉儿祭拜你,你要是敢死,本王让她喊旁人一辈子娘。”

  木槿夕在心底苦笑,即使在梦中,他依旧不肯放过她,要继续折磨着她。

  他大概不知道,她曾经是多么的爱他,更不知道,即便现在他对她百般侮辱,折磨,她竟还对他有着割舍不了的感情。

  她爱了三年,一年比一年深,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放下。

  “木槿夕,你听着,你给本王好好的活着!”

  活着……替木槿嫣继续受罪吗?

  这个想法占据了她的所有思绪,带着恨意,她又落尽了无限的黑暗之中。

  木槿夕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醒过来之后的木槿夕问晴儿:“本宫昏迷的时候,都有谁来过?”

  晴儿想了想,说:“皇上来过一次,慕容太医则是天天都过来替娘娘诊脉做针灸,再者淑华宫的娴妃娘娘也来看过娘娘一次。”

  木槿夕微愣:“娴妃娘娘?”

  晴儿点头:“娴妃娘娘是个好人,我也是听她身旁的宫女说的,那天在安宁宫,娘娘被罚跪的时候,也是娴妃娘娘派人告诉皇上的,那日皇上正好和楚王殿下大明宫,所以两位便一起过来了,说是向太后娘娘请安,但其实是让太后娘娘饶了娘娘。”

  娴妃这个人,木槿夕默默的记住了,她向来不喜欠别人的,若是有机会,她一定会还了这个人情的。

  “除了他们,还有谁来过吗?”

  晴儿继而摇了摇头:“除却满春殿中服侍的人,就没别人来过了。”

  木槿夕微微点头,看来那晚听到的,确实是她在梦中听到的。

  

完本试读结束。